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魏叶]糟糕时代记事#1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魏叶]糟糕时代记事#12

#非原著向/校园架空
#12主双花/两笔双花肉沫



12.listen,my heart



其实想想挺丢人的。除去捅破窗户纸那天,魏琛直接把叶修就地正法了,之后他再没展现那晚的气势。就像梦里开了挂,直接跳到第四关打败了小火龙扛回桃子公主,而梦醒后魏琛又老老实实回到第一关,马里奥没有长高也没有子弹,遇到蘑菇怪只能跳起来。
也许是二十年才降临的盛大初恋太迟了些,自那之后魏琛老感觉不自在。例如当叶修为省力气不好好站,软着脊椎倚在他身上的时候。明明是叶修惯有的动作,魏琛却总会在那个熟悉的带有体温的重量靠过来的时候,不可避免地心跳加速。换做以往靠也就靠了,现在魏琛会伸手就势揽着叶修的腰,像是要护着他似的。原本吊儿郎当的站姿顿时就暧昧起来,叶修小小僵硬一下,便任其搂着。
纯情的实在愧对平日里俩人喷出的那些垃圾话,随便哪一句,看到这小粉红小心跳的都得羞愤而死。

只可惜心脏猥琐了十几二十年,哪是处个对象就能治好的。
叶修这种年级第一到了毕业聚餐上必然是众矢之的,都到吃散伙饭的份上了,可没谁逃得脱。叶修酒量多差魏琛是知道的,饭局才开他就混到物理班来原想帮叶修挡着点,结果一看叶修难得一脸愁云惨淡,瞬间又改变主意了,笑着双手抱臂作壁上观。
叶修斜睨魏琛一眼,拿过一瓶给自己满上,举杯站起来。说,我是三杯倒,别都指着我喝。班长发话,大家今天一定要、喝高兴了啊。我先走一个。
说罢豪气地一杯抽了,物理班一看这架势都嗨了,鼓掌的鼓掌喝彩的喝彩,巴掌还没拍够就看叶修喝干落杯,坐下往靠背上一倒,不省人事了。整个班都吓到了,这才开场呢,班长就被自己放倒了?包兴荣伸出手指头低头瞧,磕磕巴巴说老大,不是说好三杯吗!?这不对啊!

魏琛大笑,把人架走,说大家尽兴啊。
又回到化学班,给叶修置张椅子让他靠着自己睡,完全不妨碍魏琛吃香喝辣。不过要照顾醉鬼,灌他酒的人就少了。不然一会儿都醉得跟滩泥似的可怎么回去。

其实叶修没醉死,说了三杯就是三杯,现在只是迷瞪了,渴睡。
魏琛……
嗯?
魏琛。
哎,在这儿呢。


同样是三杯的量,张佳乐这种就比叶修好玩多了。三杯下去整个人都找不到北了,却还没倒,你要跟他喝他就喝,你不跟他喝他还不依。
自己班吃好喝好,酒过半巡就开始往别人班上窜,相熟的都得碰一个。

孙哲平过去找人的时候张佳乐就是这么个不讲道理穷闹腾的状态。英语班一看有人来抢他们班花了,都亢奋起来,挡在张佳乐前头不放行。“不行不行不孙哲平你不吹一瓶休想把张佳乐领走!”“交杯!交杯!”
原本只是英语班的姑娘们在喊,一下子附近的都围过来起哄,从“喝一个”变成“亲一个”最后连“结婚”都喊上了。
怪只怪他们这对太打眼,起初高调的风风火火,好不容易尘埃落定了吧谁想还持续高光一亮就是两年,天天秀恩爱闪瞎眼。这会儿该报的都来抓紧报了。

张佳乐根本没意识到这一切和他有关,醉鬼嘛,热闹就高兴,看到孙哲平更高兴。他随手又开了两瓶新的穿过人群举到孙哲平面前,喊大孙,快来!
孙哲平在心里叹了声小祖宗啊,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吹一个和交杯酒混合,两人的手臂绕在一起,张佳乐在闪光灯中漏了一身酒,孙哲平只得把自己这瓶干掉又把张佳乐剩下半瓶吹了。
终于能把人领走,张佳乐还推他,别扶我,我没醉!看我走直线!然后一个S差点栽进邻桌一大锅汤里。


毕业宴到最后有拉着手穷说话的,有抱着头哭的,还清醒的把已经被放倒的一分,真该散了。

叶修美美地睡了一觉,这会儿能自己走了。魏琛还是很欣慰的,准备跟叶修再去吃点东西,毕竟一顿饭他就喝了杯酒。

张佳乐就没这么好办了,自己走不了道还要闹。别说他那五厘米可不是白长的,多少还是沉了点,加上醉鬼原本力气就大,孙哲平架着人没走两步就东倒西歪。张佳乐根本不听指挥脚一软非要往地上去,孙哲平头疼,干脆把人当麻袋往肩上一抗,这下老实了。快走到酒店门口肩上的人又挣起来,孙哲平对着张佳乐屁股就是一巴掌。

别闹。
你顶着我的胃了…疼……

孙哲平一想,不对,是不能这么抗,一会儿得吐了。赶紧把人放下来,才放下来就给吓一跳,醉鬼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伤心事,正红着眼睛悲伤呢。孙哲平矮身把人抱起来就走,不顾后头被扶着出来的女孩子尖叫“啊啊啊公主抱!等了三年终于给我——肖班我的手机呢!!”“小戴…听话把空调遥控器还给服务员……”

张佳乐乖乖地配合伸手搂住孙哲平的脖子,把脸埋进人肩窝里躲着。孙哲平侧头亲亲他。
酒店门口都是排着队等着这些毕业生的出租车,孙哲平跟魏琛打了个招呼,就拦了车往家开。坐进后座张佳乐也没从孙哲平身上下来,搂得紧紧的,脑袋贴着人就露出一个后脑勺,辫子都闹散了。估计在司机眼里他们就是一对普通的腻歪小情侣。张佳乐头发散得乱糟糟,孙哲平不会绑,索性给他把发绳解了,用手指梳顺张佳乐一头软软的毛。

怎么了?孙哲平低头问,毕业了舍不得?
你打我……

张佳乐说着还抽抽鼻子,那委屈劲儿……孙哲平也喝了不少,估计下手没个轻重,听话笑起来,伸手揉揉刚才打过的地方。老实道歉,嗯,打重了。接到道歉的人一点都不满意,张佳乐“哼”一声,还是埋着脸不愿意出来。

乐乐,还有哪儿不满意都说了,我检讨。

沉默半晌,孙哲平都要以为人睡着了,颈窝的脑袋动动,头发软软地蹭过皮肤。

没了。
那这回就算了,行吗?
脑袋继续摇一摇,不行。醉鬼完全不讲道理,我再想想……
孙哲平拍拍背,好,再想想。


回了家,孙哲平把张佳乐放沙发上,想起身去给他倒点水喝,张佳乐却不肯撒手仍然紧紧抱着人脖子。
孙哲平,我又想起来一件。
孙哲平撑着沙发陪醉鬼说话,嗯,说说。
张佳乐抬起头,醉酒的人眼睛不太聚焦,水泠泠的,问为什么我们睡在一起那么多次你都……

孙哲平一瞬间好像酒醒了,又像是醉了。

张佳乐脑子一半清楚一半浆糊,想不出合适的措辞,索性挺直腰吻上去。也不管孙哲平愣神直接探入口腔,勾住他就缠人的吸吮。还未舔舐完齿贝,处处撩拨的软舌就被叼住失去了自由,孙哲平掌着张佳乐的后脑霸道地夺回主动权。
张佳乐被推得向后倒去,孙哲平嵌进他腿间,将他完全压在身下。就像之前他第一次来孙哲平家的时候一样。只是这次张佳乐没再羞臊,大概是借助了酒精,他被亲得津液都顺着下巴流到脖颈上还是勇敢地去蹭孙哲平,再明显不过的邀请。

撩人的亲吻结束,孙哲平直起身体脱了T恤,还在红着脸喘息的人上手就去摸人家硬实的腹肌。醉了酒的张佳乐像突然切换到里人格,相当放得开,还色迷迷的。

孙哲平任他摸,俯下身,撩起张佳乐的上衣直接揉捏上粉嫩的乳尖,问手感还喜欢吗?
张佳乐被按得直哼,听话就笑起来,诚实的点点头,手指向下滑到孙哲平的裤扣,勾着人贴近自己。
大孙,快来。

孙哲平才十八岁,考虑那么多做什么。他想处处护着张佳乐,张佳乐只想跟他并肩一起去未来。


毫无经验的第一次,没有润滑剂也没有安全套,甚至不在柔软的大床上。孙哲平借了张佳乐的精液开路,扩张做得不太顺畅,持续了很长时间。整个过程张佳乐并不觉得疼,顶多有些不适,大约是酒精麻痹了痛感,却没有麻痹快感。张佳乐只觉得胸口都被人吮咬得快破皮了,有点刺痛和很多很多的酥麻,忍不住去推孙哲平的脑袋。

别弄了……

孙哲平松口,又舔舔,那颗被反复开发的粉嫩乳尖挺翘着,因过分吸吮充血呈艳红色,水润得像等待采摘的成熟果实。

刚才嫌我没动作,这会儿又不要了?
要……求欢的话语像把柔柔腻腻的小刷子,搔在孙哲平仅存的理智上。张佳乐不怕死地抬腿去勾孙哲平的腰。
让我尝尝别的……
孙哲平二话不说撤了手指,招呼都不打直接挺腰全部捅了进去,张佳乐被冲撞得仰头惊叫了一声。叫声太惨,把孙哲平的理智又拉回来。孙哲平搂着人亲吻他的额头,伸手摸了摸两人连接处,还好并没有出血。
弄疼你了?
张佳乐不作答,肉贴着肉的热度要把他烧晕了,只贴着人耳边说你动动……见孙哲平没反应又去蹭他,说我不疼,你快点……
孙哲平的神经又断一次。他捏着张佳乐的腰肢直接大开大合操干起来,顶得人不住呻吟再说不出什么引火烧身的话语。

张佳乐被体内粗大炙热的性器顶弄得阵阵酸胀,尤其是捣弄到某个要命的地方,撞得他酥麻爽利的不行。身体得了趣,开始配合内壁里横冲直撞的骇人物什,黏膜自行分泌肠液提供润滑。导致在没有润滑液的情况下孙哲平抽插得越来越顺利,不一会儿甚至除了引人遐想的拍打声还能听淫靡的水声。
刚开始还享受得很,时间一长,持续的大力操弄张佳乐就受不住了,甜腻的呻吟都带上求饶的哭腔。

呜慢一点……
不是你让我快一点。
嗯…不是的……

现在要慢也不可能了,孙哲平正酩酊,作为醉鬼他也是不讲道理的。
何况是第一次被湿热肥软的嫩肉包裹吸吮着,孙哲平被缠得头皮发麻,理智早就噼里啪啦烧得干干净净。醉鬼可考虑不到张佳乐明天下不下得来床,眼下行乐要紧。每个抽插的瞬间,贴着内壁磨蹭时张佳乐都会难耐地颤抖,而当准确撞到黏膜某个地方,就如现在——

啊——!

呻吟会更色气,更大声。张佳乐整个人会因快感而潮红,露出迷离而情动的表情,连后穴也会剧烈收缩起来。

够不够深?
张佳乐被情潮推得半点清明都不剩,搞不清楚孙哲平在说什么,迷茫地摇头。紧接着就被狠狠贯穿,性器碾压到太里面,连囊袋都重重拍打在敏感的会阴上。张佳乐被激得哭吟一声,腿直打颤。
哦,不够啊。这回张佳乐听懂了,连忙点头,够了…呜呜…不要了……
位置对不对?
醉鬼孙哲平也开启了里人格,不知是太坏心眼还是过于执着地纠结于张佳乐不满意这点,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而张佳乐最难耐的地方被直接地大力地顶戳到,他像过了道电,张着嘴连声都发不出来。孙哲平低头轻轻舔吻张佳乐的生理泪水,温柔的和身下的凶行截然相反。
位置也不对?
张佳乐说不出话只能点头。
哦,那我继续。
啊…不行…那里不行……

醉鬼孙哲平简直糊涂了。



过了今夜他们四个要一起去读大学了,就这么告别呆了三年的省高。像做梦似的。

孙哲平问张佳乐是不是不舍得,因为这里确实有太多回忆。都是美的,都是好的。
省高的宿舍搂后面,不远处有一片低开的桃杏,逢花期便会开出连绵如云的水粉的玉白的花。孙哲平高中三年每个春天的清晨,都在那片花海里听张佳乐念些优美的异国语言。
他起初听不懂,后来渐渐的都理解了。张佳乐曾多次,甚至在他还听不明白的时候,垂着眼睛念过某句诗歌,只给他一个人听。

——listen,my heart,to the whispers of the world with which it makes love to u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