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同行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同行

#张佳乐生贺/题源:相恋十年三十题*10改
#一句原著照搬有



孙哲平退役时曾接到做义斩战队指导的邀请,他笑笑拒绝了。跟拒绝兴欣挑战赛夺冠的奖金分红一样。后者还有那么点帮忙的意味在里头,前者就真是各取所需了。那时义斩需要一位领路的老将,孙哲平则需要一个重新上阵的席位。而现在该走了。
他当不了战队指导,也不会去当。把梦想加注到别人身上,再看着他们实现,这对孙哲平来说没有意义。看到新一代选手成长起来,他当然会感到欣慰。只是归根结底,这是联盟的发展,跟他孙哲平本身没多大关系。

那日楼冠宁送他到机场,孙哲平冲这位前队长潇洒一摆手,拎个行李包往肩上一挂,走了。张佳乐在青岛等他。他念旧,在霸图呆了这么几年,临走了肯定一堆东西舍不得。


孙哲平时常觉得张佳乐是个矛盾的综合体。从俩人见面之初,到现在,十多年了,他还这么觉得。
那会儿刚入联盟,作为正副队他俩没少一起接受采访拍照。每每拍出来孙哲平都挺面无表情,这个是正常的。但他身边的张佳乐老冷着一张脸,问题是他冷着脸也没瞧出什么高冷气质,反倒忧郁得很。可在战队张佳乐明明不管有没有阳光都灿烂啊,整天乐呵呵跟个晴天娃娃一样,呆宿舍里洗个衣服都要哼小曲儿。

孙哲平把电竞之家的采访往张佳乐面前一摊,问,乐乐,这什么脸啊?肚子饿了?
张佳乐抬眼瞧孙哲平一眼,答非所问的抿嘴笑着指尖点到杂志上,啧啧,百花的队长长得蛮帅的嘛……哎,大孙你还挺在乎公众形象的?
他在乎个鬼,但孙哲平自个儿瞧着都觉得那垂着眉眼楚楚委屈的副队像是给边上那个大个子正队欺负了似的。顿感憋屈,孙哲平跟人打商量,别苦着脸啊,笑一个多好看?

采访杂志这么严肃的事情张佳乐当然不敢乱冲镜头乐了,不过眼下他的队长要他笑一个,那就、满足他呗。
张佳乐抬手勾过孙哲平的脖子,拉低他,靠过去。然后调出手机拍照功能,摄像头对准,咔擦一张。
那是他俩第一张张佳乐有笑容的合照,头碰着头很亲密。当时孙哲平还弯腰弓着身子,显得脑袋有点歪。后来他们有了很多很多亲密的,笑容灿烂的合照。


孙哲平到的时候张佳乐东西都收拾好了,就一个行李箱,手提袋都没有。出奇的简洁。孙哲平挑眉,问就这么点儿?
张佳乐点头,孙哲平扶过拉杆,说那走吧。

张佳乐挺像仓鼠,爱囤东西还念旧舍不得扔。在百花那会儿就那么大点宿舍给他塞得满满当当的。两个大男生,两张单人床,共用一个大衣柜和双头电脑桌,在加个独立卫生间就是全部了。标配的家具摆设都简单的不能再简单,张佳乐却能把这么点小空间变得很家。跟他呆一块儿,一天天过的都是日子。

中午在张佳乐熟悉的店里吃了个饭。在霸图张佳乐还是挺老实吃食堂的,毕竟每天一个人出去溜达打牙祭有点没意思。不过青岛的海鲜确实不错,节假日偶尔拉着张新杰带他们去找地道正宗的店吃一顿。
后来那些店张佳乐都记下来了,孙哲平复出义斩之后离得近,得了空就带着孙哲平全部都吃了一遍。就像孙哲平带他吃北京一样。
张佳乐挺能吃的,这点从他清清瘦瘦的小身板完全看不出来。许久之前,孙哲平第一次跟张佳乐两个人干下一整只烤羊腿的时候就想,跟这小子搭伙太行了,不但能做搭档,往后还是无肉不欢的好战友。

孙哲平搂着张佳乐的时候也曾捏捏他腰上软软的一层薄肉,问他,你吃的都长哪儿去了啊?光糟蹋粮食不长个儿。
张佳乐可不乐意孙哲平故意拿身高逗他,切一声,也捏回去,说我有能量啊!
那时他还没长起来,搁在联盟里真算不得高,吴雪峰、韩文清、王杰希和杨聪,一溜儿上了一米八的。说来也有意思,黄金一代一出,瞬间拉高了整个联盟的平均水平的同时,把平均身高也带下去了。后来悠起来三厘米的张佳乐得意的以傲人身高出现在第一届全明星周末上。
孙哲平笑,圈着人问,能量呢?
张佳乐也笑,抱着孙哲平的脑袋正正贴人嘴唇上亲一口,回答传递给你了!

仔细想想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张佳乐总是活力的乐颠乐颠的,像个小太阳,感染得他身边的人都跟着快乐起来。
但孙哲平还是猜错了,其实张佳乐也没那么爱吃肉,那时他就是痛快的放开肚子陪孙哲平大吃一顿而已。张佳乐更爱吃甜的。各种各样的甜品花里胡哨,哪样哪家最好吃他都分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
他们吃遍了昆明,过了四年又一起吃遍了青岛和北京的小吃,但张佳乐还是钟情昆明。张佳乐说了,就那里的豆花是甜的,好吃。
于是退役后的二人又回到了最初携手并肩的地方。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在游戏里搭档打拼,而是投入生活。


张佳乐身上有股天真劲儿,或者说他傻也行。当初连招呼都没正经打一个,孙哲平说要跟他组个战队,张佳乐就跋山涉水的一路奔到祖国西南来。然后死心塌地守着百花。
只可惜初心未得酬,这组合就散伙了。
后来的义斩挺好的。对孙哲平来说,正好。那份念想始终都存着,割舍不掉,但再没法为之拼搏。冠军梦,对他来说也早已经远去了。
但那个时候,早在好几年前的张佳乐,并不这么想。张佳乐对他太了解,他明知道孙哲平绝不乐见自己背负起两个人的梦想去拼。孙哲平不需要,也做不出这种事。
但张佳乐就是要,非要,一定要。他要百花拿一个冠军。他们战队的名字是他的狂剑取的,必须配得上最好的。为此无论付出什么,都值得。

直到现在孙哲平想起那段,还是并不好过。胸口会有点闷,像给软绵绵的东西堵着了,想摆出个合适的表情,垂眼笑笑,又笑不出。这不是他自己的事,是张佳乐的,他就很难释怀。
就这么个柔软的人,倔起来老牛都拉不回。
其实张佳乐就比孙哲平看得开多了,他没有后悔过。孙哲平是他荣耀的一部分,是他出发的地方。张佳乐仍然和以前一样,从来都觉得值得。

现在他们都退役了,荣耀成了十多年的习惯,闲暇时间俩人还是会玩玩。孙哲平玩浅花迷人,张佳乐则玩临走时楼冠宁塞孙哲平口袋里的再睡一夏。
网游么,尽兴最重要。孙哲平老把弹药当近战使,张佳乐一开始特别扭转脸就看到自己风骚弹药的脸近在咫尺,慢慢也就习惯了。
直到张佳乐捡了个小徒弟,也是玩弹药的,跟他后头师父师父的喊,见了孙哲平就特有眼力价直喊师娘。结果那小徒弟好的不学,尽跟着孙哲平学那股狂野劲儿。张佳乐看着徒弟非常勇猛的冲进人堆都为那皮薄馅大的弹药心疼。


昆明的冬天也暖,大周末赖床亲热的时候张佳乐突然没头没脑冒出来一句徒弟。孙哲平没听清楚,问啊?
哎,我徒弟教了我一个词,叫反攻。张佳乐信誓旦旦的说。

孙哲平靠坐在床头,挑眉,低头看着趴在怀里的张佳乐。张佳乐仰着脑袋,眼睛亮亮的,有点色色的,特别期待的盯着他瞧。有点像等待被投喂肉骨头的家宠,明明没怎么着他,就显得又乖又可怜。
虽然有点不爽在床上听到其他人的名字,即使对方只是个还在念书的小屁孩。但就反攻而言孙哲平很快就表了态。张佳乐高兴这件事在孙哲平这里是排头等的。他展开个笑,说来。

说来也奇怪,这么多年了,情事上从一开始就一直都理所当然着。张佳乐总归是舒服的,就随孙哲平高兴。不过男人在这方面向来无师自通,就像平日里孙哲平对他做的一样,从接吻开始,继而向下。
张佳乐顺着舔吻,到硬实的腹肌还是没忍住,不甘心的偷啃了人一口。孙哲平给他咬得一阵痒,没绷住就笑出来。张佳乐郁闷的抬眼睨孙哲平一眼,小眼神还凶巴巴的,孙哲平立马收了笑容,憋住,揉揉张佳乐的头,示意继续。

张佳乐从来没有给孙哲平口过,他只握住先套弄两下,然后低头试着去舔怒胀的性器顶端。显得有点笨笨的。孙哲平半靠坐着,张佳乐的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和久经人事的性器一对比舌尖的颜色显得那么浅嫩,湿湿软软的顶弄过顶端的凹槽,将马眼分泌出的腥甜津液舔舐干净。他真的不会,舔孙哲平就像舔冰激凌一样。
张佳乐的身子弯的很低,几乎是趴伏着跪在人腿※间。害羞的垂着眼睛,却因为没把握偷偷抬眼去偷看孙哲平的反应。

即使张佳乐很青涩,但那些努力还是让他很有感觉。只是比起快感,孙哲平更闷得慌。
乐乐,过来。
孙哲平的呼吸明显变重了,张佳乐还挺得意,听到他喊自己就顺从的直起身,接着就被按到怀里吻住。张佳乐软软的舌瓣上沾了自己的腥味,很催情。孙哲平的吻缠绵又霸道,肆意爱抚着柔软黏膜内各处腺体。张佳乐给人亲的一阵酩酊。晕乎乎,干脆放松身子软在人怀里,交给孙哲平好了。
反正总是什么都交给他的。

张佳乐一开始总是羞得很,做到后来就放开了,或者说没精力再去羞臊,进入嗯嗯啊啊随便孙哲平怎样都好的状态。承受方被弄得深陷情欲,舒服的眼皮都没力抬的样儿才是最让攻方满足的。孙哲平喜欢被他做成这样的张佳乐。
他跟张佳乐一块儿这么久了,他要他笑,要对他好,要他高兴。跪在那里低着背的样子孙哲平舍不得。即使这在情人间并算不得委屈,孙哲平还是不想让他做这种事。
他撑在张佳乐上方,贴的很近。并没有去亲吻张佳乐的身体,而是专注的看着他的表情。看他舒服得轻皱着眉头,眼睫颤抖,半张着嘴不住哼哼的模样。孙哲平喊他一声,张佳乐就懒懒的睁开眼,湿漉漉的,迷茫的,与他对视。然后红着脸,在孙哲平的注视下,水泠泠瞧着人,随着情事的节奏发出那些起伏婉转甜腻撩人的呻吟,一声一声。

虽然张佳乐不像孙哲平是肉食主义者,不过他仍然陪了孙哲平,绝对是想怎么无肉不欢就要怎么无肉不欢的好战友。另外一种意义上。
昆明这么个四季如春的地方,花总一直开着,浅浅的,迷人的。而他们在联盟之外的地方继续生活着,仍然玩荣耀,一起一直一直往前走。



#原标题:你的手还是这么冷……大概就是这世界七绕八绕变来变去的,最初暖手那个人的还在身边呢?
#老是得掰自己一下才能把大孙从首都的户口转到昆明去……
#基友说乐乐的反攻只进行到了3%……靠好歹有10%吧!!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