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

#张佳乐生贺/题源:相恋十年三十题*14陌生的熟悉的你的样子
#无肉不欢/制服PLAY
#感谢好肉帮我挑标题,满足你



愿赌服输这种事情张佳乐当然不会赖账,他又不是输不起的人。孙哲平挑眉展开个笑,看起来有点坏,说来点情调啊,浪漫的弹药专家。张佳乐抬抬下巴,既然赢家都提要求了,他就给他来个大的。
他原是这么野心勃勃决定的,可打开包裹的那一刹那还是耻得看都不想多以看一眼——救命啊时光机!
张佳乐不知费了多大心理建设才重新把盒子打开,将那件颜色颇嗲的制服拎出来前后看看,觉得自个儿光用看的都能冒烟了。收到包裹的日子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扯个节日做理由都做不到。唯一支撑他的只有孙哲平这一条,情人间的小玩笑么,当然尽兴最重要。

刚买来的衣服理论上是得过次水的,张佳乐也不知道这种能不能洗,反正不可能把它们挂起来晾的。无论室内室外都不行。就这么穿吧,张佳乐舒口气,开始换衣服。上了身感觉也没想象中那么难为情了,不过就是一件短袖护士装,虽然很贴身但包裹得相当严实,光上衣就长得可以盖住臀部。背后一水儿的扣子,一丝肉都不露。他反着手一颗一颗往上扣子,扣完最后一颗,脖颈藏了一半在竖领里,看起来严谨又禁欲。张佳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发热却忍不住想笑。有点陌生,又觉得新鲜,还挺好玩。

上衣穿好了,继续,他记得护士都是穿齐膝裙的。张佳乐在里头翻翻找找,有听诊器、护士帽、蕾丝半透明底裤——靠,张佳乐就手扔了。剩下还有吊带袜和长手套,以及一个意义不明的针筒,没了。
这可是拿来调情的,又不是穿了去上班的。他居然还妄图找出个下装来……张佳乐眼一闭简直觉得自己很傻很天真。可是这么一来制服就太短了,弯腰穿袜子时明显感到后边溜上去了。这感觉糟糕得人耳朵都红了,穿个衣服都那么耻,一会儿还见不见人了。吊带有点难操作,选了个XL仍然不够长。就算他机智的用了孙哲平的账号买的,也实在不好意思顶着他的皮去问客服有给178的人穿的么。算了吊带就不要了,套个大腿袜意思意思。


武装完毕后张佳乐往床上一靠开始玩平板,一开始还挺紧张,玩着玩着就忘了。嫌丝绸手套太滑影响发挥还把右手的给摘了。孙哲平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的小护士躺在床上,粉嫩的制服下两条长腿微曲着,包裹在白色的长筒袜里,露出一小截大腿和半边美好的臀线。
孙哲平一怔,脑子里还没绕出句话,张佳乐倒先抬眼看他一眼,打个招呼,说你回来啦。接着就急忙低头去盯他的Temple Run去了。
开玩笑马上就要破记录了!张佳乐全神贯注,连身边床褥一沉,孙哲平坐到身边都没法分神。孙哲平也不说话,就撑着胳膊看着他,张佳乐散着头发,大概窝在床上玩太久,帽子都歪了。他给人一直盯着看,一下想起自个儿到底等在这干嘛的。这下可没法再玩游戏了,张佳乐的手指停了,脸也红了,眼睛滴溜转一圈就是不看人。 孙哲平低头拿嘴唇碰碰张佳乐,张佳乐垂着眼眨眨,孙哲平揉把他的头发,说我洗个澡。


这下张佳乐起来也不是,继续躺着也不是。决定穿制服时那种豁出去的洒脱没了,他放下平板,拉拉短得自欺欺人的下摆,紧张羞臊得恨不得找个洞藏起来。
结果他还什么都没想好,浴室的水声就停了。张佳乐心里一紧,愣愣看着浴室的门被打开,孙哲平从里头出来,走近,欺身压下来,将他拢在身下。
刚冲完澡的人浑身还在冒着热气,皮肤上的水珠滴落下来。有的坠在浅粉的护士服上,印出一个深色的水痕,有的落在张佳乐脸上,热热的顺着脸颊往下滑。张佳乐仰着脸看孙哲平,后者眼里满是充满占有欲的侵略神态。
张佳乐觉得必须得说点什么,不然体现不出所谓情调,就说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啊,有。孙哲平觉得张佳乐真是好玩极了,配合道,大概发烧了。
哦、哦那得打针……张佳乐一下想起还放在盒子里的听诊器和针筒,忘记拿过来了。但孙哲平并不打算让他下床,他沉声笑一声,低头吻张佳乐。

不知道是不是刚洗了澡的缘故,孙哲平的口腔很热。唇舌相抵交缠之间津液都融合在一起,来不及吞咽的就顺着嘴角流了出去。孙哲平的吻强势又霸道,张佳乐被亲得动情不止还有点酩酊,很快就投入得抬手去勾人的脖子,把那些个道具抛到九霄云外。孙哲平的身体贴着他的,隔着薄薄的布料传递热度,张佳乐感觉自己也有点发烧,好像快化了。
不知不觉烫人的手掌已经贴着皮肤挤进贴身的布料里,这个不敬业的小护士啊,裙底果然是煞风景的棉布内裤。孙哲平就手褪下扔下床。张佳乐感到身下一凉,双腿就被打开,孙哲平将自己嵌进去。
束缚着身体的下摆被推高,腿被分得更开,臀部被抬高,俩人已经开始有反应的地方赤裸的贴在一起。 进展比平时快了一点,一个吻都还没结束就要入正题似的。不过张佳乐觉得很舒服,被孙哲平抚摸身体的感觉很好,接着落下的细细密密亲吻也叫人沉迷。他顺着孙哲平的动作抬腿去缠人。

嗯……耳廓被舔吮得麻麻痒痒的,张佳乐轻哼一声,忍不住想缩脖子躲。孙哲平被缠在腰上的细腻触感蹭的痒痒的,手顺着就摸上人套了袜子的大腿,含着张佳乐的耳垂说话,热气一股脑全扑在人耳边。
宝贝你刚实习啊,不量体温就打退烧针?说着还捏了把掌心下的软肉,张佳乐听得一阵羞窘,只好乖乖说,哦…那量呗……
孙哲平动了动腰,用难以启齿的地方轻撞张佳乐,问,用哪里量?

问得太色情,张佳乐一下不知该怎么回答,整个人都羞得要烧起来。他说不出话,眼睛睁得圆滚的水泠泠地向上瞧着人。
才开了句黄腔就害羞成这样,真不知道他怎么会有勇气去穿情趣制服。孙哲平对赌约没有期待当然不可能,但他并没有想到张佳乐会做到这一步。 对于张佳乐的努力孙哲平很享受,同时心里酸胀酸胀的。很奇怪,原来对同一个也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心动。
他亲亲张佳乐的额头,语气放缓,哄他,哎这衣服怎么脱啊?
张佳乐瞬间特想吐槽孙哲平土,人淘宝都说了“柔软轻薄,绝对好撕”,还脱呢。不过他在脑海里稍微幻想了个动图…真是够蠢,想着就噗嗤一下笑出来。
孙哲平不明所以,扬眉,问乐什么呢?
不告诉你,张佳乐调皮的眨眨眼,撑起身体,说,扣子在后面。


孙哲平靠到床头,带着张佳乐坐到自己怀里。刚才还激情火热,这会儿节奏突然慢下来,那些轻微温柔的小触碰反倒催情至极。他的实习小护士乱七八糟的。帽子歪得都要掉了,手套也丢了一只,连下摆都被崩开了。张佳乐脸上浮着潮红,瞧着自己的眼睛却很亮。
孙哲平给他把帽子摘下来,顺顺被蹭乱的头发。张佳乐的头发软软地散着,他双手撑在孙哲平肩上与他对视,被温柔对待了就冲人甜甜笑一下。接着便被捏着下巴吻住。

情欲重新在甜腻缠绵的亲吻里快速升温,对彼此的渴求甚至比方才更急迫。那一水儿的扣子太耗耐心,孙哲平边解边猜想张佳乐是如何红着脸,也许还会不好意思地闭上眼睛,背着手将它们一颗一颗扣上。真是光用想的就觉得他可爱得要命。

护士装也被脱了扔下床。就像顺序弄错了一样,蔽体的衣物全没了,毫无遮挡作用的白丝和手套却还在身上。
原本最纯洁的颜色,此刻却成了最淫糜放浪的搭配。
俩人的性器早已硬挺相抵着黏糊糊的磨蹭在一起,都有点急不可耐。孙哲平低头舔吮着已经挺立充血的乳尖,一手扶着人一手将润滑液挤在张佳乐臀缝间,然后手指便沿着小缝向内探去。

唔…!

润滑剂通常都是被捂热了才往他身上抹的,张佳乐一下给凉到了,身下的小穴都被刺激得可怜地收缩一下。孙哲平安抚地揉揉那处,张佳乐配合地稍抬起身体,让揉按在私处的手指进入得方便些。
孙哲平对这具身体太了解,很快就让那里变得又湿又软。情事的美好记忆也很快被唤醒,还只是手指出入就已经能带出许多黏膜分泌的液体来,滋咕滋咕的。水声和低低的呻吟揉在一起,暧昧情色得叫人浮想联翩。
身后的快感算不得强烈却足够刺激,俩人的性器都被晾了半天,孙哲平刚一块儿握住套弄了两下张佳乐就腰一软再坐不住。他可不想被手指操到高潮,低头贴在人耳边腻腻的要求。

进来……

那里已经开拓得足以承欢,孙哲平便有求必应撤了手指,带套,扶着张佳乐的腰帮他跪起来些。张佳乐一手撑着孙哲平的肩,一手扶着性器缓缓沉腰。被动插入的过程慢而磨人,孙哲平耐着性子亲他,掌心贴着肌肤带有安慰性质的抚摸揉搓。性器的尺寸一如往常那么压迫人,张佳乐中途还停了一下,好半天才终于含进去。
终于契合到一处,俩人都舒口气,情事开始还没多久,但这一刻仿佛熬了太久才到。
被撑满的感觉叫人满足得浑身战栗,张佳乐攀在孙哲平肩上的双手都在微微发抖。孙哲平鼓励得亲亲他,张佳乐抿着嘴笑一下,而后凑到人耳边说出和那羞涩笑容毫不相干的荤话。

真的好烫…帮你消消火?

说完就撑着人肩膀借力自己动起来,流氓都耍了,还有什么羞不羞的。他遵循本能稍稍抬起身子,让体内怒胀的物什滑出去些,再沉腰坐下含回去。敏感点找不到,就前后晃晃腰摆摆胯,让肉刃顶得更深些。
床笫间的情话就是这么个用处,情到浓时叫人把持不住。孙哲平按下直接把人压到身下操干的冲动,让张佳乐再努力会儿。然而被动的柔软内壁束缚感实在不够过瘾,张佳乐那几下简直如隔靴搔痒,催人发狂。孙哲平索性提起他的腰自己从下往上直接顶上去。

啊——!
等你消火,得消到明年。
嗯…慢、啊……

退出到只留顶端埋在里面,接着就长驱直入大力的统统捅进去,每一下都狠狠撞在张佳乐体内敏感的腺体上。撞得人爽利得发痛。张佳乐被顶得哇哇乱叫,不但腰酥了,浑身的骨头都没了力气,再撑不住身体向前一倾软到人怀里。
快感来得紧密且激烈,被顶弄的地方酸胀得要命。交合处给磨蹭得酥酥麻麻的,就像细细密密的电流顺着尾椎骨向上攀爬,侵蚀着百骸四肢,叫人沉沦再无法自拔。张佳乐挂在孙哲平身上,半阖着眼睛,嘴里俱是听不得的甜腻呻吟。逼人的快感游离周身最终都汇聚到下腹,他快射了,临近高潮性器胀得难受,就只欠了那么一点刺激。但张佳乐并没有伸手碰自己,那些蚀骨销魂的舒爽是孙哲平带给他的,难过也是。很难解释这种近乎自虐的感情所带来的快感。只是无论那是什么,他都统统接受。
孙哲平并没有让他等太久,他埋在张佳乐肩窝里,吮咬着口边每一寸肌肤。缠裹着性器的湿热黏膜骤然收缩,他便抬头去亲他,张佳乐喜欢接吻,孙哲平再清楚不过。
颤抖的性器也被握进手里,由下而上捋过茎身,揉按着敏感的凹槽。终于被疼爱了,只是一下刺激太大,张佳乐被吻得呻吟都模模糊糊发不出,带上难耐哭腔。平滑的指甲抠弄了两下冒水开阖的铃口,张佳乐就呜咽一声释放在孙哲平手里。

高潮的快感持续了十几秒,张佳乐靠在人怀里真的一点劲儿都没有了,要不是孙哲平还搂着他只怕要直接一坐到底。
孙哲平哄着吻着他,抱起张佳乐让他躺下。两人身下仍交合在一处,张佳乐体内含着性器还硬挺着,压迫感只增不减,随着姿势改变又进得更深了些。


刚经历高潮的身子太敏感,张佳乐被那个霸道的物什顶得有些难过。情事还远没有结束。孙哲平宠他,他也愿意纵容孙哲平。张佳乐并不抗拒,只勾着人索要一个吻。
孙哲平低头亲他,细腻的舔过口腔内每一处,像巡视领地又像在安抚,身下再度开始动作。张佳乐还在不应期里,孙哲平一开始力度不大,浅浅抽插着,顶端碾着敏感点边缘蹭过去倒也让人舒服。快感一点点累积,直到体内那凶悍物什逐渐加力到大开大合狠狠操干,那些丝丝密密的爽利就像被引爆了似的一股脑都砸出来。

身体好热,汗水使得那些原本可有可无的配饰都黏在身上,变得讨人嫌了。张佳乐半眯着眼,抬手把指尖伸到孙哲平嘴边,孙哲平就配合的叼了手套,帮他脱掉。

大孙…呜、袜子……
挺好看的啊。
呜…不要那个……

孙哲平当然不会明白这层薄得透肉的袜子怎么会让人不舒服。不过求着他的张佳乐总是显得又乖又可怜,让他既心疼又恨不得一口吞下。无论他提什么要求,孙哲平都不会拒绝。
他身下动作不停,扔狠狠捣弄着人,把人操干得不住呓吟,嘴上却温柔得不像话。他亲亲张佳乐的额头,哄他,好,给你脱了。 说着直起身体,手指伸进箍着肉的丝袜边缘,一点点向上剥开。从膝弯、到小腿肚、到脚踝、到脚心,一寸寸亲吻。
张佳乐就躺在人身下,看着孙哲平亲吻自己的身体,心跳得近乎耳鸣。


床上结束后又去浴缸里继续来了一次。尽兴是相当尽兴,但张佳乐觉得有点尽过了。结束后给人抱出来的就算了,睡到半夜还腿软得连自己走到厕所都不行……总之这回耻度已经突破大气层插上翅膀飞到银河系了。
而这一切,好像根本和那件小护士衣裳没半点关系。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