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TOZ#B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ATOZ#B

#孙哲平生贺/醉酒PLAY,无肉不欢
#befuddled
——lead a befuddled life 醉生梦死



张佳乐退役了。在他所效力的国家队与霸图均摘得桂冠之后。
满负盛名、得偿所愿,回归生活也是好事情。和其他传统运动员一样,电子竞技选手生活中大多数时间都用作练习了,那是他们的职业同时也是爱好、是他们的荣耀。为此选手们或放弃或错过了生活中许多其它美好的东西。
左右赛后是夏休,除了国家队的不能沾酒,其他相熟的一律决定为这位老将破上一例,今夜不醉不归灌他丫的!

结果退役第一夜,美好生活没给张佳乐酒后微醺的酩酊与情迷,给了他一个烂醉交流不能的孙哲平。张佳乐给这一包厢里东倒西歪的拍了张照留念,感叹,哦生活。

孙哲平站挺稳、还能走直线,就是脑子已经糊了,你不领着他他沿一个方向能走到底从Q市走到B市去……张佳乐实在不想折腾,架着人出去直接进了隔壁酒店。


醉酒后的孙哲平像只呆呆的大型动物。张佳乐牵着他到床边坐下,准备去倒杯热水却被扣着手不让走。张佳乐笑起来,低头拿嘴唇碰碰孙哲平的眼睛,说我去去就回,超快,不信你数十下?
孙哲平开始数,四后面是六,七接着是三,还没数清楚张佳乐就回来了,真快果然没骗人。张佳乐把杯子递到人面前,孙哲平也不接,低头弯腰含着杯沿要喝。张佳乐好笑,就着姿势抬高杯身喂他,感觉跟弱智儿童欢乐多似的。

喝了水再擦把脸,张佳乐觉得把孙哲平哄上床他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趁人还老实赶快囫囵冲个凉水澡。身上还湿哒哒的穿着酒店睡衣就出来,打盆热水放一边,蹲孙哲平面前帮他脱鞋子。刚脱一只醉鬼好像明白了他的意图,他把张佳乐拉起来,自己把另一只蹬了。

真聪明。

张佳乐揉揉孙哲平的头。酒鬼像是受到了鼓舞,特卖力,两下脱了T恤站起来解皮带脱裤子。搭档的时间不短,在一起则更多年,张佳乐鲜少看到孙哲平醉酒的样子,实在太好玩了。张佳乐边笑边称赞,真太棒啦!好了我们洗一下睡觉、不是,内裤不用——

醉鬼浑身赤条的站张佳乐面前,听到下一步指示自觉踩进盆里蹭两下就揽过边上呆掉的人倒进大床里。

哎……你是不是真醉啊?

张佳乐给扑个结实,完全被压在身下,孙哲平撑起身体,像大型猫科动物捕捉到猎物一样。他眼里的侵略意味有些许陌生,干眨眼睛不回话,有点呆还有点可爱。张佳乐抬手点点孙哲平的鼻尖,说你要是敢逗我玩……
假设句有点绕,孙哲平没听懂,他只看到张佳乐在对他笑,保护良好白皙细长的手指近在嘴边。
孙哲平擒了那只手去亲,不同于自己,张佳乐皮肤凉凉的,贴上去很舒服。孙哲平顺着指尖向上亲吻,嘴唇动作太轻,经过臂弯弄得张佳乐好痒,边笑边收胳膊躲。一下没东西可亲了,孙哲平有点失望。
张佳乐抬手勾着孙哲平的脖子将他拉近,温柔的揶揄,笨。说着含住他的唇吻上去。


终于吻到一处,醉鬼像是开了窍,掀了张佳乐的睡衣贴着腰向上抚摸。孙哲平口腔里有股酒味,他侵占领地一般扫舔过每一处,叼着张佳乐的舌头缠搅着吮吻,霸道至极 甚至不让他回应。张佳乐并不抗拒,口腔内所有神经都战栗着酥痒,略微缺氧的窒息感与酒香让他有些酩酊。
但孙哲平的体温因为酒精而飙得过高,摩挲着他的手掌像是要烫伤人一般,所经之处的皮肤皆着起火来。
手心下的皮肤光滑微凉,孙哲平想要更多,想亲吻想抚摸,他太热了,想贴在一起。他舔舔张佳乐的嘴唇,利索把他的睡衣推高脱掉,外裤内裤一并扒了。

孙哲平把头靠在张佳乐颈窝里,狠嗅一把,挺好闻的,就含着皮肤想尝更多。嘴上又吸又舔的,手下没什么章法只胡乱的揉摸,像是检查肥瘦似的。张佳乐有种要被吃拆入腹的错觉,他想这样不行,又不是在菜市场挑猪肉,不能随这醉鬼来。刚挣起来就被重重按过胸口,孙哲平不懂控制力道,一下揉的张佳乐轻哼一声,粉嫩的乳尖立马挺立起来。
声儿腻腻的,好听,孙哲平找到目标了,边继续向下舔吻边对准硬挺的肉粒捏掐拧转。

哎…别一直弄……嗯、疼……

那么一小块皮肤哪受得了,疼痛接连而来,快感还来不及体会又被蹂躏的刺痛,周围一圈都迅速的红了。听到张佳乐拒绝,醉鬼特乖马上停手,把人弄疼了,要安慰。孙哲平放弃口中平直的锁骨,向下含住那颗红肿的果实温柔舔弄。

天……

吃了一鞭子,那糖来的就特别甜。方才来不及体会的酥麻加倍涌出,张佳乐手指插进孙哲平有点刺人的短发里,不由自主的头向后仰挺起胸膛想把自己送出,完全忘了之前还想着要跟人抢主导权。
孙哲平舔着舔着又吮咬起来,手里还不忘照顾另一边。经历欺负和安慰的乳尖更加敏感,张佳乐特别有感觉,而且那些感觉糟糕的统统聚集到下腹。他不住呻吟去推孙哲平的头,可醉鬼不为所动,听着撩人的呓吟吸吮的更加用力。折磨了好一会儿,张佳乐已经完全勃起了,他有点耻,居然仅仅是被玩弄乳尖就这么大反应,这身体到底多听孙哲平的话。
张佳乐没时间做心理建设,孙哲平跟平时不一样,照顾不到他的情绪完全不打算放过他。张佳乐可不想被舔到射出来,那简直不要活了。他只能忍着羞耻拿腿去蹭孙哲平,边蹭边推他,说不要了……

张佳乐蹭的孙哲平挺舒服的,可嘴上又拒绝他了。孙哲平有点搞不懂,不高兴的松了口。那里被磨咬得红肿不堪,湿漉漉的透着诱人的水润光亮。另一边还只是被揉按的稍稍充血而已,孙哲平很想叼进嘴里去尝。但张佳乐不让,他只能继续向下。
很快张佳乐身下的反应就被发现了,换做平时孙哲平肯定要贴着人耳边说些更羞人的话去逗张佳乐,弄得他更臊更敏感。但这会儿老实的醉鬼没借此去欺负人,这有什么,他自己老早就硬了。孙哲平刚碰了碰兀自淌水的顶端张佳乐就呜咽一声。硬挺许久的性器终于被重视了,一上来就被舔,张佳乐有点受不住。
孙哲平吐出颤抖的性器,从张佳乐腿间抬头,说了情事进行到这里的第一句话。

可爱。

孙醉鬼发自内心的觉得他的乐乐好可爱。张佳乐心头一紧,只感到这两个字的杀伤力比平日里的撩人情话更强劲,拂得他浑身都失了力气。
他还未消化,孙哲平发表完看法低头就将性器整个含进嘴里。比起取悦张佳乐,孙哲平更像是品尝,柔软的口腔黏膜紧紧包裹上来,舌头在性器顶端的凹槽里顶来弄去把淌出的水都舔干净。刚才还没人理,现下又太刺激,张佳乐鼻尖都酸了,忍不住收起直打颤的双腿想让孙哲平停下,让自己缓一缓。孙哲平扶着碍到他的双腿往边上拨,将张佳乐软绵绵的身体打得更开。他重重一吸,张佳乐整个人都发起抖来险些就要去了——
结果孙哲平尝完了味道满意的将颤抖的性器吐出来,继续向下,张佳乐濒临高潮就差临门一脚,整个人都要疯了。

你怎么这样……

他的声音和身体一样软着,又甜又抖得不像话。嗔怪的句子还没说完就再说不出话来,孙哲平抬高他的腰找到新下口的地方。红润敏感的后穴颤颤开阖着,不知是害怕还是催促,他毫不犹豫就舔下去,绕了两圈就往里挤,进不去就拿手指帮忙。
对正在进行的事情的认知让张佳乐瞬间就被激的哭出来。孙哲平不是第一次舔他,但是之前不会真的进去……张佳乐又耻又经不住异样的快感,肉体与精神的双重刺激让他觉得身体都不听使唤了,连在没有润滑液的情况下孙哲平的手指都轻易挤了进去。

舔弄的水声、湿热的触感和内壁的揉按同时进行,张佳乐完全抗拒不了,他只能抬手挡着脸小声哭吟,不行…呜……大孙、不要了……

被拒绝第三次了,孙哲平觉得自己有必要和张佳乐谈一谈。醉鬼完全不觉得自己欺负人了,直到他直起身子捉了张佳乐挡着脸的胳膊,才看到人都被他弄哭了。孙哲平不明所以,一心疼好像脑子也清明了一点,他俯身把人搂进怀里,亲吻他的头顶。
话还是要谈的,孙哲平稍拉开距离,喊他,乐乐,张佳乐。
张佳乐被完整喊了名字,就睁眼去瞧人。红红的眼睛水泠泠的,孙哲平将泪水亲吻干净,贴在耳边说,我要干你。

过于直白的宣言让张佳乐不知所措,他应该怪孙哲平又口无遮拦耍流氓的,却因为终于被温柔对待而魔怔一般。他垂着眼睛说不出话,连单音节的鼻音也不行,只点一下头。终于讨到许可的孙哲平就笑起来。


就着刚才半舔半捣弄的扩张,孙哲平再多压按了两下就撤了手指,直截了抬起张佳乐的腰当对准颤颤开阖的穴口一个挺腰就全部捅进去。
疼痛和压迫感是可以预知的,但热度却完全料不到。孙哲平的性器比他的手心嘴唇要烫太多,几乎是炙人的。粗硬的性器重重的直接撞在他最酸软的地方,张佳乐被顶得失了声,同时被痛感和剧烈的快感冲击那好不容易缓过去的前端居然直接到顶,乳白的精液尽数落在他肚皮上。
孙哲平没有马上开始动作,而是手下抚摸揉按着他犹在排精的性器帮他延长高潮。灭顶的快感让张佳乐如坠五里云雾,脑子一片混沌。他只看到孙哲平仍挂着笑容,有点坏又有点帅,低头亲吻他,然后直起身子把他再支不住的腿架到肩上。

孙哲平好像跟他说了些什么,张佳乐搞不清楚,孙哲平握着他的腰大力抽插之后他就什么都搞不清楚了。体内被烫人的性器碾压得又热又痒,伴随着每次顶弄带来的酸软酥麻扩张不足的疼痛都渐渐消散了。孙哲平仍是掌握不好力道,操弄的张佳乐呓吟不断。张佳乐感觉他几乎被对折,腰都要断掉了,孙哲平还对准了那处最要命的地方,每一下都狠命撞上去。左右今天耻度都破完了,张佳乐索性放纵的高吟出来,柔柔腻腻的气音撩人的上扬。
明明身下那么凶,孙哲平的表情却温柔的不像话。张佳乐猜想他酒大概渐渐醒了,可以换自己醉了。

孙哲平好不容易才进到那个蚀骨销魂的地方,张佳乐刚经历了高潮的身子不知有多敏感,紧窄又粘人。黏膜已经为了情事渐渐自行分泌出肠液,性器一侵占进去就被湿热的缠裹上来,不准他退出去一般努力吸吮着。孙哲平一次比一次插入的快速而凶狠,逼得身下人哭吟声愈加缠绵且色气。他将肩上颤抖的小腿举高,侧头拿脸颊贴在上面,时而低头亲亲张佳乐的膝弯。

一不小心又把人操哭了,孙哲平心里舍不得,又想借着酒劲儿再多欺负一点。孙哲平依照张佳乐央求的,慢一点,夜色如缎,他可以慢慢来。


张佳乐第二天醒来都不知时间了,没有常规训练和自主加训,有的只是情事后的餍足与慵懒。孙哲平的腿还压在他身上,他就这么给压着趴睡了一夜。他不太轻松的在孙哲平身下翻个身,看到一张极近的睡得很熟嘴唇微张的脸,不费力气就亲吻到那张嘴。

张佳乐的年龄于电子竞技确是老将了,于生命却还十分年轻。
他对之后的时光充满期许。不熟悉的酒店房间落地窗外能看到巨型广告光鲜亮丽,植物奋力进行光合作用,成群的白鸽在飞。张佳乐闭上眼,埋进孙哲平怀里,将腿挤进他腿间与他亲密的拥在一起。他打算睡个回笼觉,顺便美美的考虑一下醒来后吃点什么好,反正要承担宿醉头痛惩罚的不是他。
张佳乐弯过嘴角,感叹,哦生活。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