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TOZ#H

#孙哲平生贺/PLAY with yourself,and then../内含电话PLAY、DIRTY TALK情节
#H
——(非传统意义的)无肉不欢



作为一个荣耀狂热爱好者兼职业选手,在经济条件支持的情况下,世界首届荣耀邀请赛此等盛宴孙哲平果断得去看现场。还能见证家属奋战,一石二鸟啊。
对此张佳乐非常开心,他前脚刚走,吃了两顿洋伙食,后脚立马就给孙哲平去了个清单。于是荣耀狂热粉兼职业选手的国家队家属原本潇洒手插裤兜说走就走的计划没能实施,他认命的扛了两大箱子布丁梅子干瓜子红薯条到机场办理托运。零嘴送到还接到张佳乐的短信——「没泡面啊,差评」
一看就是领队借了手机发的,孙哲平笑,回复道「滚你的蛋」

比赛期间比起见孙哲平,张佳乐见他的零食倒是多一些。毕竟不是来玩的,张佳乐出不去也不会出去,一门心思都扑在比赛上。而夺了冠之后他昆明也不回了,直奔北京,剩下的整个夏休世界冠军张佳乐都跟他家属厮混在一起。


冠军不是终点,张佳乐在第十一赛季仍效力于霸图,孙哲平的荣耀也在义斩继续。若没有梦想,何必忍受分居两地的苦。何况都要奔三的人,也没那么多矫情。只是夺冠的狂喜和半个夏天的耳病厮磨纠缠在一起,感觉太好,一个人了心里反而更空旷。
尤其是呆在宿舍,面对一张空着的单人床。那是林敬言的床铺,他搬出后也并没有安排新人住进来,于是张佳乐一人享受着双人间。
夜里张佳乐侧卧着,盯着那张床,恍惚间会想起第五赛季,他也是这样盯着一张没人睡的床铺。那里一空就是两年多。挺不着边际,张佳乐翻个身摇摇头想把那种思绪甩掉,长发蹭在枕头上,他盯着天花板反而更想孙哲平了。

想着想着……就想歪了,脑子里都是半个月前两人是如何腻歪在一起,鼻子不酸了身体却燥热起来。

靠……张佳乐有点郁闷,反应要不要那么直接啦,一点儿小悲伤瞬间烟消云散。习惯情事后反而对自己泻火很难满足,他懒散又嫌弃,起身准备冲个澡平复了好睡觉。
结果在衣柜里胡乱翻睡衣的时候摸到件不是自己的衣服。那是去苏黎世之前,张佳乐在孙哲平家收拾行李的时候不小心装进去的,陪他打了一趟邀请赛,又打包回来的,孙哲平的衬衫。

没有做多思考,他将衬衫捂住口鼻,如愿以偿嗅到孙哲平的味道。


张佳乐重新倒回床上,胡乱解开自己的衣扣,同时蹬了裤子。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手探向身下,握住仅仅是闻到熟悉味道就半抬头的性器,一通套弄。
但感觉远远不够,孙哲平平日里不是这样弄他的。他的指腹更硬些,力道也不太对。他回忆着孙哲平摸他的时候,是如何由下而上揉捏过经络,如何坏心眼的蹭过顶端的凹槽,如何挤压着湿润的马眼。好不容易做的有几分像了,却又想起那里被舔的酥麻,被湿热口腔黏膜包裹的酸胀,被吸吮时带来的逼人快感。
他不满的借着性器淌出的津液向身下探去,指尖触碰到穴口就让他一抖。从来没做过的事情……但那里已经敏感的开阖起来。只是揉按穴口就一阵麻痒,里面也好像要。没有润滑液,他只能就这自己的液体试着往里探入,刚进去一点就戳到娇嫩的内壁,戳的他惊叫一声。
疼……张佳乐忍着羞臊和痛感,又换了个角度,结果又是刺痛。他憋着嘴,委屈的抽抽鼻子,让孙哲平的气息充盈自己,收回手又重新握住性器套弄起来。

却怎么弄都觉得不够,张佳乐想将衬衫抱在怀里,又想让它展开包裹住自己,就像它的主人是如何将自己搂紧。孙哲平总是将他搂在怀里哄吻,贴在耳边说话,炙热的鼻息让人经不住颤抖起来。张佳乐攥紧衬衫的手慢慢松开,隔着布料摸到胸前的突起,他学着孙哲平对待的方式去揉按肿胀的乳尖,捏起拧转,有酥麻的快感却也有过电般的刺痛。那里一定被弄红了,张佳乐疼得闷哼一声,孙哲平就不会让他疼。若是弄得重了孙哲平还会安抚的将他含进嘴里,舌尖绕着那里打转,温柔的舔舐出一片片酥痒。
可他现在疼了也没人安慰,心里一酸手下更用力了,撸动的越来越快,性器甚至被摩挲得有点疼,只有颤颤开阖的马眼一下一下的蹭着孙哲平的衬衫让他产生并不是在独自抚慰的错觉。

衬衫已经被蹭湿一片,就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这个点会发消息给他的应该只有一个人,张佳乐手下动作放松,一面仍是缓缓撸动着一面按开短信。

孙哲平问他睡了没,张佳乐也是被临近高潮的快感逼得有些晕乎,想也不想就拨过去。

猜你也没睡——
嗯…哈……
……乐乐,在干吗呢?
在想你……

孙哲平几乎是立即明白过,一下就上头了。他们在一起那么多年,花样很少,情事上张佳乐的每一处都归孙哲平照顾,从来没为了调情让他自己来。他吸了口气,闭眼想象此时张佳乐的模样,问道,在想着我做什么?

嗯…你猜……

孙哲平的声音立竿见影的,让一直缺失的东西补充了一些。张佳乐也顾不得被听到的羞耻了,被孙哲平一而再的发问反而呻吟的更自然。

我猜,你的睡衣扣都解开了吧?
嗯……
裤子呢?脱了还是挂在腿上呢?
脱了……

明明早就一丝不挂了,被问到却还是觉得羞耻,仿佛他告诉了孙哲平什么,孙哲平就能看到什么。他现在攥着他的衬衫自己套弄性器的模样也会尽数落在孙哲平眼里。一想到这个身下立马更有感觉,甚至抖动了两下像是就要去了,孙哲平的发问却还在继续。

敞着腿呢?后面摸了吗?
一下就被抓包了……张佳乐又羞又窘,只得老实承认,摸了……
按对位置没?按对了就能让你很舒服的,舒服到前面会出水的?
嗯啊…没……

张佳乐这下更委屈了,他不但没找到还把自己弄疼了。

笨。孙哲平沉声笑着揶揄,声音因沾染上情欲而变得沙哑,听得张佳乐耳朵都要烧起来。那声音还在继续蛊惑,想不想我帮你揉揉那里?

唔……
不想?
想……

……我也想,现在就想干进去,你爽到的声音可不是现在这样——小可怜,现在前面什么颜色了?
呜……张佳乐也想要孙哲平,天知道有多想,但他得不到,他只有话机里的声音和一件衬衫。他的性器被盖在衬衫下,顶的染湿得半透明布料一动一动的。

呜不知道……
咳、你还盖着被子呢?这么害羞啊……下回我们去浴室做,让你看看颜色——
嗯啊——

张佳乐被孙哲平的乱许诺激得终于到顶,精液尽数射在那件衬衫上。他敞着腿喘息,话机都要举不稳,就听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低沉沙哑的声音继续响起,孙哲平显然也憋了好一会儿。

舒服了?
嗯……
乖,有劲儿了来给我开个门。
什么!

张佳乐不顾身体还软着一下撑起来看向门口,难道孙哲平连夜跑到青岛来陪他过周末……而刚才的短信其实是要他开门……张佳乐一下没了刚才电话里的大胆,他呆呆的看看房门,又看看身上那件沾了糟糕东西的衬衫,不知是这通电话羞人还是衬衫更羞人……而衬衫的主人,边坏心的笑着问“傻了?”边为了证明自己没开玩笑似的,小声敲了敲门。

「咚咚——」



#其实我在这个和乐平肉里纠结了很久……毕竟哪有男人愿意被压一辈子,为了爱也不行,偶尔交换一下也是情趣呀。但是……我实在写不来硬汉受!!……张乐乐对不起!
#困跪了错字没看,请先将就……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