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TOZ#J

[全职/双花]ATOZ#J



#孙哲平生贺/婚纱PLAY,无肉不欢,两小时后撤图换外链地址
#june
——June Bird,我的责任与梦想



退役后俩人每年夏天都满世界玩,行至拉斯维加斯,说不心痒是假的。那种血脉贲张心跳加快,随着肾上腺分泌而来的紧张刺激没几个男人抗拒的了,孙哲平示意玩玩?张佳乐也跃跃欲试,不过要玩,就玩场大的。

行啊,孙哲平笑,怎么个大法?

张佳乐把五颜六色的筹码随手一抛,拉过孙哲平在赌场疯跑,把赌客的尖叫和工作人员的喊声全部甩在身后。孙哲平也跟着他疯得大笑起来。两人狂奔,跟逃债似的,孙哲平不知张佳乐要做什么,不过这种刺激感倒是蛮爽的。
也不知跑出多远终于停下,俩人气喘吁吁,张佳乐撑着膝盖喘腰都直不起来。孙哲平也气不顺,说话断断续续,问,跑个…大的?
张佳乐直起身子,双手叉腰露出笑容,和他俩当年还在百花时一样张扬又耀眼。他胸膛还起伏着,下巴一抬,冲着不远处的教堂,那里正在举行婚礼。

人生…豪赌,敢不?

一瞬间瞳孔剧烈收缩,孙哲平不顾自己喘息,甚至不顾张佳乐还在大出气上前钳住他霸道的吻下去。张佳乐被掌着后脑强迫抬起头,气势汹汹的唇舌搅得他乱七八糟,呼吸困难到甚至出现窒息感。张佳乐抗拒着本能的晕眩,伸手勾住孙哲平的脖子将自己贴得更近。
再亲下去孙哲平自己都要站不住了,他放开人,和张佳乐额头互抵着对视,不自觉就傻笑起来。张佳乐也笑,眼睛亮亮的很招人。孙哲平喊他一声,却又说不出别的,活了三十多年头一次觉得自己嘴巴这么笨。
张佳乐被他一喊,刚才的霸气去了一半,还搂着人脖子呢眼睛却垂下看向别处。

不是、现在就结啊…哪、哪有这么随便的……
孙哲平低头贴着张佳乐发烫的脸颊,应声,嗯,听你的,你说。
一腻歪另一半气势也全没了,这会儿张佳乐才开始害羞,说话都变小声。

分开准备…晚上六点酒店碰头,然后一起……

婚是要结的,但孙哲平完全不想做什么分开准备,尤其是此时此刻,他根本不可能放开张佳乐。
张佳乐感到圈在腰上的手臂收紧,有点勒,就知道孙哲平的占有欲又发作了。真是的这么大个人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张佳乐笑,抬手揉揉孙哲平的有点刺拉的头发,老实靠人怀里。

现在不分开,抱我一会儿,腿还软着呢。



孙哲平不知道该做什么准备,一个人漫无目的的乱晃。他给自己挑了套西装,想了想没给张佳乐买,一会儿买多了又不知道穿哪套好了。戒指肯定是需要的,但孙哲平从来没给张佳乐买过戒指。一来职业选手根本没什么机会带,买了也是放着;二来……又不是对珠宝感兴趣的姑娘家,没人惦记,退役后就忘了这茬了。
孙哲平不知道张佳乐喜欢什么样的戒指,挑了一对朴素的对戒平时戴,一颗鸽子蛋晚上婚礼用。孙哲平也不知道他戴多少号的,最后还是牵了柜台姑娘的手作对比。

西装戒指都有了,接下来完全摸不着头脑。孙哲平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还是毛头小子的时候,心跳的比十七岁那年跟张佳乐表白时还厉害。
还差什么啊……花。再来捧花。

结果就成了孙哲平拎着西装袋,揣着首饰盒,手拿捧花一个人坐在公园长椅上。不太像新郎,反倒有点落寞……孙哲平抬手腕一看,折腾了半天才下午一点。还有五个小时,他不觉得饿,索性坐在长椅上回忆过去的点点滴滴。
傻乐的模样终于有点像准备去求婚的小伙子。

不知不觉日头都斜了,一位白人老太太在长椅另一端坐下,见孙哲平的模样便笑盈盈发问,年轻人,要去求婚呐?
孙哲平摇头,答,去结婚。严格来说刚才求婚的还是张佳乐呢。
天呐!她答应你啦?年轻人,你真是最幸运的人!不快去找你的新娘子,坐在这儿等什么呢?!

是啊,等什么啊,管他几点。
孙哲平道了谢,归途借地儿换好衣服,直接回酒店再说。


推开卧室孙哲平就愣住了,他没想到张佳乐比他还早。

张佳乐提出分开准备,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准备什么,戒指孙哲平肯定会挑的,他找套衣服和花就行。结果选礼服的时候就为难了,不知道孙哲平会选什么样的,样式能配套当然最好啦,不能配套一黑一白也不错。就怕撞色又款式不搭,多蠢。
张佳乐苦恼的翻了半天图册,身边都是欢喜待嫁的女孩子,蓬蓬的白纱裙子像朵幸福绽放的花。
反正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张佳乐决定,为孙哲平,蠢一回也不是不行。

于是映入孙哲平眼里就是这副景象,张佳乐穿着白纱侧卧在他们的床上,层层叠叠的大裙子像一朵开得正好却被搁置的花,鼓鼓囊囊的。也许是等太久太无聊,他居然把捧花当做抱枕搂怀里就这么睡过去。张佳乐不会弄头纱,也搞不懂吊带袜,大概努力好久也穿戴不对都给自暴自弃的扔到了地上。

张佳乐被开门声吵醒,他撑起身体抬手揉揉眼睛,丝绸手套蹭得眼睛不舒服,连连眨了好几下。好不容易看清来人,露出一个笑容。

大孙,你回来啦。

孙哲平的新娘子乱七八糟的,刚睡醒迷迷糊糊,声音软软糯糯的,头发也乱蓬蓬,裙子都有折痕了。他甚至还赤着脚。孙哲平却眼眶发热,心跳得近乎耳鸣。手里的捧花掉了,他双手捂住口鼻,心想完了,自己可能要在张佳乐面前流泪了。

平日里孙哲平也半开玩笑的要求过张佳乐在床上穿回女装,脸蛋美又是长头发,不利用资源太可惜。只是每每提及这个话题张佳乐总是害羞的话都说不出来,埋着脑袋也不看人,只是摇摇头。孙哲平也就笑着哄哄他,说你不喜欢就不穿,我说着玩的。
好不容易张佳乐克服羞耻心满足孙哲平一回……但这一下也来得太大了。
普通女装跟婚纱哪里是一个概念,何况这可不是闹着玩,这是要去结婚啊!

张佳乐没想到会把孙哲平感动成这样,心好像被轻轻的戳了一下,酸疼酸疼的。他庆幸自己豁出去了,甜蜜的笑起来,冲傻站着眼眶都红了的人伸出手。

来抱抱我。


吻到一处后一切都乱套了。张佳乐原还想让孙哲平当心点,别压皱了裙子,结果被舔过上颚的酥痒引得他禁不住一阵抖,推拒在人胸膛的手都成了邀请。孙哲平二话不说脱了西装扔下床,张佳乐配合的扯松他的领带乱解领扣。

衣服也没脱清楚孙哲平就直接欺身压上去,对着张佳乐裸露出的皮肤下口舔吻,手已经往下翻过层层叠叠的白纱探入新娘裙底,居然是棉布的……

乐乐,不敬业啊,内裤不换?
换、换什么换,又看不到!
张佳乐早就被彻底吻醒,两句话就羞得脸都红了。孙哲平笑,故意把蓬蓬的裙子推高,裙底风光显露无疑。
不是给我看的?

张佳乐狂摇头,想收腿奈何人已经嵌进他腿间了,只得拿手去压那白纱裙子。他只是豁出去穿婚纱跟孙哲平宣誓,可没豁出去穿婚纱跟他来一炮,太耻了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呢!

婚纱都穿给我看了,还不准我脱,是藏着什么呢——

说着孙哲平将张佳乐的底裤褪下,牵过他还带着丝绸手套的手探入裙底,一起握住那还未抬头的红润性器,带着他上下撸动起来。

为什么新娘子的裙底会有这个呢?乐乐,为什么?

张佳乐一下给问懵了,羞的脑袋都要转不动了。丝滑的布料有点凉,包裹在性器上感觉陌生却奇妙。欲望一点点苏醒,孙哲平却还在逼问他。张佳乐像是被提问的学生,因为不知如何作答而有些害怕,他被注视得说不出话只轻轻摇摇头,双眼无辜得像盛满了六月的晴空。
可爱得孙哲平再舍不得逗他,叼着他的嘴唇吮吻起来,手下动作越来越快。口腔内太多腺体都被吸吮舔吻得酥酥麻麻,一片片的痒,口舌纠缠间津液都盛不住顺着嘴角流了出去。

张佳乐被吻得昏呼呼的近乎酩酊,身下也被异样快感刺激的泻了出来,乳白的精液尽数沾染在纯洁的婚纱上。
孙哲平亲亲他,拿了套和润滑液过来,扯掉张佳乐的手套,边舔吻着被保护得很好的敏感手指边熟练的做着扩张。尽管张佳乐害羞的不得了,却十分配合,扩张很顺利。孙哲平拿了套子准备撕开,被抓着手臂拦下。

不要那个……

孙哲平愣了一下,平日里他们都很注意这方面。偶尔一回……应该不要紧吧,而且难得张佳乐会提出这种要求。孙哲平从善如流,欺身压回去,贴着张佳乐的耳朵说话。

不用更舒服?

炙热的性器抵在穴口慢慢研磨,弄得张佳乐紧张又难耐,这种时候还问什么问题……他侧头躲开扑在耳蜗的烫人气息,小声发出暧昧的鼻音,应一声。

万一中标了,孙哲平沉声笑,问,咱是不是也未婚先孕一把?

听者还穿着婚纱呢,一不小心就脑补出不靠边际的画面,张佳乐整个人都臊得不行。反正孙哲平老是这样,不折腾他的羞耻心就不算完。张佳乐一咬牙,就你会说羞人的话么!
他正过脸,双手捧着孙哲平的脸让他与自己面对面贴得很近,郑重的,羞怯的,小声的予以还击。

那你给点力……婚后我给你生一个。

孙哲平二话不说就给力的整个捅进去。又深又大力,撞的张佳乐一下声都发不出来,要命的地方被狠狠摩擦过爽利得发疼。真是小瞧不得床笫间的情话啊,那一下太凶狠张佳乐还没回过味儿来,孙哲平就立马继续给力给他看。张佳乐很快就被连绵不断的快感逼得发疯,理智都快灰飞烟灭。
他受不住的直摇头,呻吟都染上了哭腔。

呜…慢、不行…不行……

孙哲平搂着张佳乐哄吻,温柔的将他可怜兮兮的泪水都舔吻干净,身下的凶行却一点放轻放缓的意思都没有。张佳乐太害羞了,体内热度异常高。湿软的黏膜缠人得紧,不住吸吮着引得孙哲平越干越深入。
不知是错觉还是怎样,张佳乐越是哭着求饶体内恶意驰骋的粗硬性器就越是胀大了一圈,肉贴肉的交合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骇人物什上突起的经脉与顶端的凹槽,是如何不饶人的碾压顶弄着脆弱敏感的内壁,酸软酥麻得人直出水。而那些被黏膜分泌出来的津液又是如何被烫人性器碾开,随着抽出而被带出,又随着插入大力拍打在不住收缩的穴口。
那里滑腻腻的痒痒的,又被粗糙的耻毛蹭得有点疼,好想被更粗暴的对待。连同身前一直被包裹在婚纱里的胸口一样,那里早就硬挺起来想要被照顾,却因为隔着布料得不到任何抚慰,只能蹭在柔滑的里衬上难耐的不得了。
一面舒服的太过了,一面又得不到。已经释放过一次的前端又再次有了硬度,且很快就被刺激的流出水来,随着主人被操干的频率可怜得一晃一晃的。

不多时张佳乐就又想射了,他软绵绵的去推孙哲平握在他腰间的手,撒娇着要求孙哲平摸摸他。
孙哲平却不为所动,只牵过他的手贴唇边亲吻,说乐乐,不碰试试?

张佳乐被顶弄得有些迷瞪,花了一点时间才明白过来孙哲平什么意思。他没有再继续要求,任凭孙哲平在体内冲撞,边难耐的呻吟边可怜的抽抽鼻子。


插射不是之前没有过的事情,但都是无意为之,毕竟这情况太难了,难得一次都足够攻方满足上好久。向来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但既然孙哲平开了口,那就试试。
越是想着要射越是困难,那些爽利、酥麻、难耐统统都汇聚到身下却得不到出口。快感像滚雪球一样积累的张佳乐难以承受,前端甚至胀得发疼。

孙哲平也说不清他是怎么了,魔障了一样。他就要彻底拥有张佳乐了。拥有他的身体,他的心,甚至他的所有欲望。这样的认知让他心中的凶兽觉醒一般疯狂的叫嚣着要将张佳乐整个吞下去,完全占为己有。
实际上有没有那张纸,孙哲平这辈子都会跟张佳乐死磕到底。何况他俩在拉斯维加斯扯了证,领事馆也不会给他们公正,仍然不具备任何法律效益。但那又怎么样。孙哲平只有两个梦想,张佳乐和荣耀,为此他愿意随时赴汤蹈火。
现在张佳乐要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孙哲平毕生所求,实现了。

张佳乐呻吟越来越放纵,哭腔也越来越明显,像是被人欺负狠了,那腻腻的声儿听得孙哲平揪心。内壁也缠得他越来越紧温度早已飙高,那种临近高潮才会出现的剧烈收缩绞得他几度要发疯。做这种事当然是为了让两人都舒服,此刻的张佳乐却显然并不好受。

张佳乐却没有任何抗拒,他艰难的抬手勾住孙哲平的脖子,小声喊着他的名字索吻。舍不得啊,孙哲平身下动作放缓,不再逼迫着他。他贴着张佳乐的唇舔吻安慰,手向下探去。

不试了,乖,队长疼疼你。

谁想孙哲平手还没翻过层层叠叠的纱裙,性器缓慢却压迫的正碾到身下人要命的地方。张佳乐被捣弄得惊叫一声终于到顶。压抑多时的快感一并爆发,巨大的欲望得到纾解,终于喷薄而出带来灭顶般的高潮与羞耻到不行的几乎失禁的顺畅感。而孙哲平被绞得太狠也直接统统交代给张佳乐了。前端犹在排精,同时体内还被滚烫的精液冲刷着,不知是太舒服还是太羞臊,张佳乐真的呜呜哭起来。
他抱紧孙哲平的脖子,埋在他肩窝里哭的稀里哗啦的,任凭孙哲平怎么哄都不肯把脸露出来。


欺负的太过了……孙哲平又心疼又觉得张佳乐可爱到不行。他自责的慢慢退出来,侧身躺下将张佳乐搂进怀里抱好,一面哄他一面温柔的顺着他的背。
好半天张佳乐终于肯抬起头,眼睛都哭红了,湿漉漉的别提多招人疼。他抽抽噎噎的抱怨,老是我被你压……
孙哲平笑,亲亲他的新娘子,承诺道,行,今晚就给你操,别哭了宝贝。

俩人躺床上腻歪的说着情话,又休息一会儿,起来洗澡收拾一下自己,好歹晚上还要出去办大事呢。结果孙哲平的西装算是全毁了,窝在地上的和还穿在身上的都皱得跟腌菜一样。那婚纱也没法穿……裙底满是引人脸红的东西。
最后俩个三十多的大男人T恤短裤装了把嫩,穿得跟十七岁第一次见面似的,手拖手出门。



——我孙哲平,保证,从今以后,不乱看任何姑娘,不乱跟任何姑娘说话。如果乐乐不在身边,晚上归家不超过十点。一切工资上交,不私藏小金库。乐乐说抽一根烟就不抽第二根。笑什么啊,憋住,说正经的。一生以“乐乐的话都是对的”为准则,如果乐乐错了,自觉遵循人生准则。你永远不用跟我道歉。
张佳乐,我,咳,我请你允许我永远拥有你,无论环境好坏、富贵或贫贱、健康或疾病,我会爱你、尊敬你并且珍惜你。无论死亡是否将我们分开,你都是我的责任与梦想。
你愿意一生保有我的誓言,将自己交给我吗?

——我愿意…愿意愿意愿意。



#tags里欠他们一场婚礼,算补上啦,接上了27里的老梗好开心!结婚词胡诌的别计较……
(终于搞成女装PLAY了,我也搞了个大的……此生无憾(多糟糕的人生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