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TOZ#P

#孙哲平生贺/娱乐圈架空,车震+束缚PLAY/无肉不欢,睡醒后撤图换外链地址
#perfume
——I caught you,对你深深崇拜 深深迷恋 深深的沉醉



孙哲平今天难得不必开会,张佳乐却通告连通告要忙到下午。都是正爱拼的年纪,忙起来只有夜里睡觉才在一处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孙哲平一个人也没什么享受的心思,索性在家里给自己加个班。终于离出门接人的时间还有半小时,便关了电脑起身换衣服。
突然想起张佳乐跟他说最近新拍的广告就要投放上电视了,不知是今天还是明天,孙哲平打开电视换台找起来。

很快就找到,已经播到一半,张佳乐和一个漂亮姑娘在舞池中相拥旋转。和他搭戏的是个当红花旦,两张赏心悦目的脸孔都给面具遮了一半去,只瞧得清他伏在人耳边蜜语的开合嘴唇,以及她甜甜勾起的嘴角。
真情还是假意都在舞场陷入黑暗的一瞬间全部消散,张佳乐用吻手礼结束了他的风度,放开舞伴在舞池中快速穿梭。他在黑暗里跑上既定路线,狂奔中撕扯华丽的礼服扔得铺天盖地,像疯狂的爱丽丝。而那姑娘倒也毫不客气的追上去,把自己的大裙摆撕成了超短裙。
孙哲平看得笑起来,原来张佳乐饰演的是偷天怪盗,身手漂亮的穿越重重关卡,最后运用高大上的光线把展厅中心的透明展柜切割开,陈列在此的宝石轻松落入囊中。这时按照剧情发展女警官终于追来,怪盗闪身进入死角,同时利用手中的工具开始无声的切割着通风道。而此刻偌大的顶楼露天展厅,原本搜索范围极大,女警官却轻易就锁定了怪盗。
她的枪口漆黑,笑容危险,好心对怪盗做出解释——i smelt you.

一款香水的广告,至于究竟是怪盗自身的味道还是方才虚情假意时沾到警官了就不必深究。香水名叫Capturer。


接到人时距离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职业精神一流的明星一到孙哲平面前就秒变脸,神采奕奕的表情瞬间消失,整个人怏怏的。孙哲平揉揉他的头闻到一股陌生的香味,他打开后座门,张佳乐顺从的矮身进去。
等孙哲平关上车门自己坐进驾驶室,后头的人已经趴下了,他无奈,递了保温杯过去。

乐乐,喝点热的。
唔……

张佳乐纵然很想直接睡个不省人事,还是撑着骨头爬起来接过保温杯。为了赶夕阳的自然光剧组全体都自觉放弃晚饭,他没按时吃饭,孙哲平不会高兴。张佳乐决定乖一点,给自己倒了一满杯热腾腾的巧克力,全部喝掉,看向后视镜里的注视着自己的人讨巧的笑笑。

乖,睡吧

孙哲平收回目光发动车子。


原想先带张佳乐去吃点东西,结果他真没五分钟就睡过去了,呼吸很沉。孙哲平把暖气打高,直接开回家。
一回自家小区睡了一路的人倒醒了,砸吧着嘴喊人,孙哲平应着,把车开进车库。空气一热那点香味更来劲儿,孙哲平把后座打开,半个身子探进去想把人抱出来,张佳乐睡的暖不肯出去,还迷迷糊糊伸手去搂孙哲平的脖子要他也进来。

回屋里睡不舒服点啊?
不好,你陪我躺一会儿。
哪有我的位置。
那你……张佳乐也不说他让一点,见孙哲平顺着自己胡闹就笑起来抬手捏他的脸,别板着脸,笑一个?

暖气开的太足,张佳乐又给他的大衣盖了一路,脸蛋红扑扑的。笑容很甜很勾人,而陌生的香味却让孙哲平很烦躁,他当然不会真的给张佳乐摆脸色,却一点不乐意他身上有自己不熟悉的味道。
好在今天开的是路虎,孙哲平便应邀真的进去整个人撑在张佳乐上方。捏着他的下巴轻摇一下,嘴上打起了商量,说那你让我亲一口?动作却一点没客气,直接叼着人耳朵就舔咬起来。
张佳乐给舔得一阵颤抖,耳朵一下就羞红了,却仍是笑眯眯的搂紧孙哲平的脖子还揉揉他的头发,尽是放纵意味。

你亲。

孙哲平有点暴躁,张佳乐是捕捉到了的,他不知道原因不过愿意陪他疯一把。张佳乐伸手扯开孙哲平的领口与领带做最后的邀请,立马就被按在后座上吻住。
孙哲平边亲人边粗暴的脱张佳乐的衣服,倒又点像广告里的撕法。唇舌太霸道,张佳乐被吮疼了,轻哼一声,亲吻就平缓下来。


车里自然不如床上舒服,孙哲平决定速战速决免得张佳乐腰受罪。好歹车里有手霜和套,孙哲平结束了亲吻直接下口将粉嫩的乳尖含进嘴里吸吮啮咬,手向下探去将乳白的手霜抹在穴口。前戏不必充分,撩拨起张佳乐的情欲就行了。

节奏太快张佳乐的羞耻心跟不上身体反应,胸口才被牙齿磨得刺痛立马就被温柔的舔舐吸吮,酥痒得他想呻吟出声。这么想着张佳乐就真的发出了甜腻的鼻音,羞得连忙抬手咬住自己想把这声音堵在喉头,却被孙哲平牵过手扣在手里。
很快扩张就结束,孙哲平给自己带套顺手摸了两下张佳乐已经挺立的性器。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这么快,就被孙哲平仅仅用嘴撩拨得完全勃起了,简直不堪的都不想睁眼。而更不堪的是他就这么闭着眼被孙哲平打开双腿,摆成了羞人的姿势,孙哲平的性器抵在穴口,却没有动作。

乐乐,看着我。

张佳乐应声睁开眼睛,只觉得自己真的疯了。而孙哲平与他十指相扣,笑着、对视着,将自己一寸一寸埋进去。俩个人离的很近,张佳乐的颤抖呜咽,他轻皱的眉头、水泠泠的眼睛,连眼睫的轻动都尽数被孙哲平捕捉到。让他着迷到疯魔的人,正躺在他们的车里,不那么舒服却全心全意的接纳着他。

终于抓到你了。

鬼使神差的,孙哲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说了这么句话,也许是受那愚蠢的广告影响,或者是那陌生的香味在作祟。而张佳乐更鬼使神差的,居然还配合得上。他那一下被顶的近乎酩酊,抬手抽了孙哲平挂在脖间的领带,交到他面前,说,你抓住我了,要不要把我绑起来?
他说完孙哲平都愣了两秒了,张佳乐自己才如梦初醒般臊得眼神乱瞟,手却没收回来。孙哲平低头亲亲他,接过领带。当然舍不得真绑,情趣而已,弄出印子了肯定得心疼的抽自己。桑蚕丝的材质松松散散绕了好几圈也不会不舒服,系个蝴蝶结,像猎物又像礼物。

绑完孙哲平在张佳乐手腕上亲亲,可张佳乐早就耐不住,不想领情他这些小温存。孙哲平还完全埋在里头呢……都好一会儿了,那尺寸一动不动简直压迫人。张佳乐被压着哪儿都动不了,只能忍不住小声催促。

你动动……

孙哲平笑,伸手护着张佳乐的头顶动作起来。


后座再宽,张佳乐被顶得一晃一晃的完全不由自己,也好怕会被撞的失去平衡掉下去。他一没安全感浑身都紧张起来,孙哲平几乎是本能的捕捉到他的小情绪,身下的动作便稍慢下来。

怎么了乐乐?
嗯…我要掉下去了……
孙哲平笑,身下一个深挺捅得张佳乐惊叫一声整个人往上一怂,说,让你非要睡车里。才使完坏就看张佳乐委屈的嘴巴都瘪起来,孙哲平只得安抚的揉揉他的头发,又把护在他身侧的胳膊往里挤了挤。说,别怕,抱着你呢。
张佳乐双手被束,勾不成孙哲平的脖子了,只能拽着他的衬衫领口撒娇。
那你抱紧一点……
说完就如愿以偿被亲吻,孙哲平贴在他耳边保证到,好。

不够宽敞的空间挤进来两个人,这让被压在身下的张佳乐几乎动弹不得,他完全任孙哲平折腾,顺从的被摆成方便他侵犯的姿势。甚至乖乖的自己要求被绑住了双手,连勾着人索吻都不行,除了呻吟与承欢什么都做不了。这样的认知让张佳乐浑身颤栗,身心都更加敏感。耳侧孙哲平低沉的喘息仿佛都大声了些,体内凶狠驰骋的物什更是炙热的烫人,坚硬的仿佛要将他碾尽。内壁被挤压过带来的酸胀堆加得越来越难以承受,而当体内要命的地方被用力撞击到,那一瞬过电般酥麻就将累积的快感统统引爆。

张佳乐的身体越来越热,香水借由体温而蒸腾发散出了唯独会出现在张佳乐身上的味道。孙哲平熟悉他们,这让他更加兴奋,抽插的越发快,大力得张佳乐嗯嗯呀呀断断续续的求饶。孙哲平心疼又心动,嘴唇温柔的舔尽他被逼出的泪水,身下动作却越来越凶还快如打桩。张佳乐就快到了,他知道,紧致包裹着他的黏膜更湿更烫,哆哆嗦嗦的缠着人索要更多,跟主人抽抽搭搭的抗拒截然相反。那种临近高潮的骤然收缩实在蚀骨销魂得紧。

呜…不行、不行……
行,乐乐,你喜欢的。

张佳乐被连续快速捣弄着敏感点,快感像暴雨一般打下来完全受不住。他要被逼疯,几度临门一脚却就是不到顶。孙哲平一手挡在他身侧,一手护着他的头,分不出功夫去照顾他早就湿哒哒流了好些水的性器。张佳乐被绑着连摸摸自己都不行,前端早就胀得发疼,他抽噎着胡乱呻吟,不知是想让孙哲平慢一点还是想让他给自己个痛快的。而孙哲平当然不会慢一点,他贴在张佳乐颈窝里狠嗅一口,张口咬上张佳乐滑动的喉骨。就像动物世界里食肉动物对待猎物一般,不能更明显的宣示着所有权。

——我抓到了你了,你是我的。

而张佳乐被突如其来的刺痛与体内的重顶激得连声儿都发不出,终于迎来高潮,和孙哲平一起。


孙哲平用自己的长风衣将张佳乐裹得严严实实,终于把人从车里抱出来。边往屋走边问,一会儿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能不能泡在浴缸里吃啊……张佳乐靠在人怀里连眼皮都不想抬,他可是辛苦工作一天饭还没吃自己先被吃了。小声抱怨,饿死了……
孙哲平笑,夸奖道,机智。



#感觉好短啊,当不饱肚子的零嘴吃吧,牛肉粒什么的……太困了明天再看错字,多担待
#香水是张佳乐的助理觉得好闻,喷了两下在他身上好玩的,可不是花了小姑娘来的……但是孙哲平同志,毫无意识的,吃醋了(嗯

*《香水》——五月天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1. 無題

好棒!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