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follow me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follow me

#张佳乐生贺/题源:相恋十年30题*11
#无肉不欢/情趣PLAY,直接外链
#投喂某个三次元吃不成肉的小可怜



快递送上门来一个包裹,挺大,却轻,看形状大约是个礼盒。收件人那栏是浅花迷人就算了,寄件人居然写着“YOU KNOW WHO”。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孙哲平签收后就给张佳乐发个消息,说快递给你收了。
那头张佳乐正带学生蹲深山老林里采风,大概不忙,立马就回个电话过来,问,什么快递?我最近没买东西啊。
孙哲平扬眉,说等我拆开。
嗯嗯。

果真是个礼盒,设计简单配色大方LOGO一串飘逸的花体字母,整体低调奢华有内涵。但孙哲平看不懂鬼画符似的鸟文,还是没搞明白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干脆开盒。
哦懂了。包装得再华丽安全套润滑剂这种还是一眼就被认出来了。最上头还有一张卡片,孙哲平打开来看。
尊敬的浅花迷人,您好!
感谢您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陪伴。在我品牌创建五十周年之际,愿这份礼物也能给您带来愉悦与惊喜。……

敢情是人情趣用品公司周年庆抽客户,抽到张佳乐了。这倒是运气好……不过张佳乐什么时候注册的这种会员,孙哲平怎么不知道。
电话那头还好奇着呢,连连催问拆了吗?是什么呀?
不好说,你自个儿回来看吧。
切,还卖关子……张佳乐被吊胃口有点不开心, 嘟囔道那我晚上才能回啊!
那就晚上看呗,回来吃还是吃了回啊?
吃了回吧,晚上带他们吃顿好的。
行。

晚上孙哲平去饭店结账接人,归家路上俩人聊聊今天采风的趣事。张佳乐浑身放松靠在副驾驶上,合着眼跟人说话。孙哲平掌着方向盘,看他。问,累了?
张佳乐感受到目光就睁开眼,冲他笑一下。孙哲平当年狂得天上天下的,都给时光打磨得这么会心疼人了。张佳乐摇头,答还行。
孙哲平继续看路,揉把他的头发,说那就好。

回到家就看茶几上摆这个礼盒,张佳乐这才想起那个没由来的快递。过去拿来看,LOGO有点眼熟,问就这个?谁寄的啊……
嗯。

一打开盖立马明白为什么眼熟了。张佳乐差点喷出来……陈年往事他自己都忘了,就像偷偷做坏事给人抓包一样,张佳乐羞窘地干咳一声,捏着印有自己ID的小卡片抬眼瞧孙哲平。
孙哲平挑眉,接手礼盒,把里头的软管拿出来掂掂。说,先洗澡?


那还是张佳乐刚跟孙哲平在一起那会儿的事情,张佳乐觉得孙哲平买弄来的润滑剂不太舒服,有点…太油太滑了。抱着认真钻研的态度,他GOOGLE了一下午,选了个满意度最高的牌子,一不小心把这家各种水溶性弱酸性液状乳状,包括七七八八各种口味,总之凡是日常款都买了一支。预备实践出真知。估计买太多,糊里糊涂就被邀请成了会员。
后来货还没到孙哲平就换了种新的,挺好用的。张佳乐也就不好意思再拿出来,藏着藏着都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难怪刚才问他累不累……张佳乐愤愤儿地想,瞎心跳一把。洗了澡干脆也不换睡衣了,随意套个浴衣就出来。孙哲平正靠在床头研究润滑剂,这上头的字母长得方正,好认多了。
老夫老妻多少年了,什么没羞没臊的事情都干过。张佳乐也没了之前的害臊劲儿,爬上床扑进孙哲平怀里,好奇的拿过他手里两管东西看。

枫糖的还是巧克力的?孙哲平问,接手毛巾给他擦湿头发。初秋的天气渐渐转冷,张佳乐体凉,喜欢洗热一点。热水冲刷得皮下血液很活络,情事还未开始有些地方就已经泛起同深陷情欲时类似的浅浅潮红。
张佳乐趴在孙哲平胸膛上,水滴顺着发梢落下来,眼神也显得水泠泠的。他瞅孙哲平一眼,含着笑,很是招人。

又不会半途去闻味道。说完张佳乐就看到一条——可食用。孙哲平显然不会就只是拿来当润滑液这么简单。
哎…这两个都甜啊,你又不爱吃甜的……

孙哲平被浑身冒着湿气的人勾得不想再等,支起腿将他锁在怀里,仰头去亲张佳乐的脸,湿热的吻一点点向藏在发间的耳朵挪去。张佳乐被亲得有点痒痒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英文说明都长得差不多,他胡乱瞟两眼再看不出两者还有什么差别。
配菜都行。孙哲平边含着人耳垂的软肉轻轻咬啮边回答,你选一个喜欢的。反正最甜的主菜他都吃了这么多年了。张佳乐被湿热的触感和细小刺痛引发的酥麻感弄得也很快进入状态。呼在耳廓的热气在催促他快点做决定,做完决定好行快乐事。

张佳乐干脆就听话挑了个合自己口味的,要巧克力……
行。

孙哲平抽掉张佳乐手里的软管放到一旁,专心致志吻他。舌瓣顶弄缠吮,熟悉地爱抚挑逗,在对方柔软的黏膜上细细舔舐。通过细腻的快感传达着爱意。孙哲平搂在人腰间的手也慢慢下移,掀了衣摆探进去,掌心贴着裸露的大腿摸上去。没遇到意料中的布料,指尖直接按在圆润柔软的臀肉上。
反正也要脱的,张佳乐干脆挂了个空挡出来。恰好缠绵的亲吻结束,张佳乐稍向后撤,眨眨眼,见孙哲平一顿就捧着他的脸啄吻一下。
他甜蜜的笑起来,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mini surprise.

孙哲平抱着人撑起身体,翻身将张佳乐放到床上。他头发还半湿着,颜色比平日里要红得深一些。浴衣只腰间松散一束,打开后露出赤裸而美好的身体。张佳乐眼睛亮亮的,招得孙哲平再度俯身亲他。他手指抬起张佳乐的下巴,继而下滑,一路抚摸过脖颈咽喉、肩胛锁骨,揉上胸前的小突起。
张佳乐闷闷的轻哼一声,孙哲平放开他让他好好出声。情动后张佳乐还是会坦率的呻吟出来,但一开始难放开,就自己压抑着声音。就像现在,这种隐忍又总关不住的暧昧鼻音简直性感到无以复加,孙哲平不想错过。
细细密密的舔吻向下,被捏按半天的小肉粒早就硬硬的挺立起来,红艳艳的像成熟的小颗果实。而另一边,孙哲平低头舔上去吃进嘴里,还软软的。等待许久的地方终于被照顾,张佳乐忍不住发出满足的气音。

他皮肤白,身上那几处也总是浅浅的颜色,像未经人事那么粉嫩生涩。可被碰了又敏感得很,立马对孙哲平作出反应,一下就暴露出这是被疼爱过许多次的身体。矛盾得充满了诱惑力。
孙哲平拿来润滑剂往张佳乐身上挤,他下手没个轻重,一捏软管就挤出一堆,把半边胸口都盖住了。张佳乐轻轻抽了口气,那里只露出个红红的小乳尖,可怜兮兮的。
很符合自身气味,润滑剂也是巧克力色,孙哲平将之抹开,就像涂了层巧克力酱在张佳乐身上一样。浅色的乳晕上都是厚重的巧克力色,淫靡得秀色可餐。手指继续绕着乳晕打圈,揉捏充血得发胀的乳首。孙哲平亲亲他,然后低头舔舐着这具甜腻的身体,一寸都不放过。

其实这些巧克力色液体滴在身上的感觉很不舒服,好凉。张佳乐都给冰得一个激灵。以往孙哲平总是捂热了才往他身上涂,也没这么用过。大概觉得凉是正常的。那处沾满了润滑剂都湿哒哒滑溜溜的,被指腹按弄的感觉有种说不出来的羞耻。张佳乐脑子还没转一个圈另一边又落入温暖的触感里,给冰了那么一下再被湿热的唇舌抚慰,舒服好像都变多了。被舔弄的酥麻感让他呻吟出声,就像是因为冷,感官也被调动得更敏感。
他变得更想要孙哲平的触碰,亲吻也好抚摸也越好,最好所有肌肤都能贴在一起。张佳乐想要孙哲平抱着他,孙哲平很热,可以让他也热起来。
他的手指穿过孙哲平刺拉拉的短发,要他抬头。视线对上,接着就如愿被搂进怀里。

孙哲平原想慢慢来,一寸寸将他的领土全部亲吻一遍。但张佳乐显然不想等,他便一面搂着人哄吻一面挤了润滑剂在手里,捂了会儿,大概这种没他们平时用的升温快。

有点凉。
唔……!

抹在后穴上张佳乐还可以忍受,但刚进到里面他就打了个寒颤。真的太凉了,连在体内温柔出入的手指都不像是孙哲平的,像是……不知道什么没有生命的东西。这种错觉让张佳乐有点恐慌,他往孙哲平怀里缩了缩,委屈的小声抱怨,太凉了……
其实孙哲平也发现捂不热,但他手的感受和敏感娇嫩的内壁黏膜的感受差太远,还当张佳乐在撒娇。就把人搂紧,亲亲他,说忍着点?
嗯…不要……
孙哲平一面加快扩张,一面继续哄,那怎么办啊?
张佳乐勾着孙哲平的脖子,挺身他亲密的挨在一起,只觉得热量都被体内偏凉的触感一点点吸走了。他说不出话来,只想要和孙哲平再近一点,糯糯的喘息都贴在人耳边。

怀里的人轻轻颤抖着,贴着自己小幅度磨蹭。孙哲平也不需要张佳乐再回答什么了,撤了手指给自己戴上套子,顶开湿软的穴口,缓慢而强势的占领进去。


安全套也有挺多款,不过孙哲平没仔细看。它们五颜六色的,有汽水一样的橘色,霓虹灯一样的玫红色,稀奇古怪什么都有。孙哲平果断选了个最低调的颜色,免得俩人做到一半被这奇葩的套子弄笑场。而被孙哲平选中的这个是茎柱上有小凸点的。

那粗硬的性器简直烫得不行,只是刚刚进入就让张佳乐有点耐不住。终于不用再被那个讨厌的润滑剂冰着了,他恨不得孙哲平快一点,全部都进来,把那些凉凉的地方都磨蹭得热起来。张佳乐哼哼着去抬腿去蹭孙哲平的腰,没蹭两下就老实了。肉刃拓开甬道的挤压感很熟悉,可是伴随那些不规则的小凸点顶在黏膜上的奇妙触感却异常又陌生。他们强烈,且刺激。

等全部进去张佳乐就真的受不住了,腿再没力气自己支着,直打颤。涂满润滑剂的内壁现在敏感得不行,孙哲平只是插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些小凸点都在细细密密的顶着他。孙哲平感受了会儿被全部接纳、包裹缠绞的感觉,边吻张佳乐边小幅度抽送起来。

他粗神经了半天,直到进到张佳乐里面终于反应过来。不是润滑剂捂不热,这根本就是冰感的。那处还是湿湿软软的,却不像平日里那么热了。但相对的,由于温差导致黏膜上的嫩肉更敏感,缠紧他不住收缩着,离不开似的努力吸吮着体内炙热的性器。紧致得要命。
难怪张佳乐抖得那么厉害,缩在他怀里粘人依赖得不得了。孙哲平心疼又无奈,张佳乐也是傻,觉得不对劲儿也不说,全凭他动作。孙哲平沉声贴着人哄吻安慰,帮他放松,想让他快点舒服。

刚才还觉得冷,这会儿被那又烫又硬的物什压迫着占满好像身心都终于得到满足,热度与如麻快感从尾骨沿着脊椎向上攀爬。丝丝密密,挠着心。孙哲平等张佳乐适应了会就慢慢加大力道与幅度,从抽出一半到整根抽出再全部顶入,特别卖力。他不紧不慢,在那蚀骨销魂的紧窄束缚中抽送,每一下都准确碾过柔韧甬道内熟知的敏感地带,一下一下把身下人干得软成一捧甜水。
被顶弄的动作不快但舒服得紧,张佳乐眼角泛红,双手勾着孙哲平的脖子与他耳鬓厮磨在一起,甜腻软糯的声儿都送到人耳边。孙哲平将那双无力敞着的长腿撩起,让交合的姿势亲密。两人胸膛相抵,随着操干的动作滑腻腻的相互磨蹭,心跳都在一处。

那些情不自禁的呻吟太催情,孙哲平耐不住越插入得越来越急,力道太强悍。张佳乐眼底的水汽愈来愈多,终于成了生理性泪水。情欲与快感像热浪一波波打下来,他给冲刷得浮浮沉沉,周身每一处都在热浪上翻滚,酥麻酸胀得人战栗不已。

到后来那些小凸起一个劲儿来回反复的蹭,内壁都有点疼了,越疼越爽利得直哆嗦。张佳乐呻吟都带上哭腔,却没像以往一样受不住就没出息的“不行、不行”。他放纵孙哲平,又乖又招人疼,只呜呜咽咽着索要一个吻。
孙哲平将那些咸涩的泪水都舔吻干净,应邀含住张佳乐软软的嘴唇亲吻。

张佳乐都搞不清楚做了多久,快感比以往来得强烈,他迷迷糊糊的都也弄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硬的,直到最后肚皮一热才后知后觉释放了。而体内不饶人的性器恰好抖动着也迎来高潮。


醒来时孙哲平不在身边,闻得到骨头汤的香味,估计是在厨房。阳光统统被窗帘挡住,张佳乐在柔软的大床上翻个身,身体餍足却清爽,心情很好。床头柜上手机一闪一闪的,他抓来看,是条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

尊敬的客户,您好,请问您对我们为您准备的惊喜还满意吗?

张佳乐往下一拉,再看落款,当即臊得恨不得吐血……知道你们服务好,也不带这么跟踪服务的啊。羞窘半天,慢慢按键盘,回复个”一般“。
人作为一个与国际接轨的牛逼哄哄的大牌,是绝对不允许客户体验感受出现”非常满意“以下评价的。立即转人工客服一条售后回访过来:”感谢您的回复,不好意思打扰您两分钟,请问您对哪里不满意呢?是润滑剂的气味,口感,热度冰度,或是安全套的质感,薄厚,颜色,凸点设计,还是……“
张佳乐还没看完就脸颊发热,一甩手把手机塞到枕头下头,缩回被子里将自己整个藏进去。打定主意一会儿就去把那什么破会员注销掉。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