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Hello stranger

#题源:相恋十年三十题*16
#无肉不欢,两句dirty talk



市场又推出了新的聊天软件,挺小众,和以往的同类软件差不多,不过界面更酷炫一点,而且重点是表情很多。走在潮流一线的张佳乐果断下了一个玩,研究新应用的同时把一旁孙哲平的手机拿来也给他下起来。孙哲平随他去,继续看新闻。
安装完成,张佳乐用右手的去加左手的好友,通过后就得到一条消息——

「hello stranger!我叫张佳乐,约吗?」

哈哈哈,这什么鬼!
乐什么呢?孙哲平收回目光去瞧张佳乐摆弄的两部手机,看清后也笑起来,说,你弄半天就下俩约炮神器啊。说着把自己手机拿回来,很快回复道「约,你住哪儿?」
张佳乐忍俊不禁,看孙哲平一眼,手里回复了地址。孙哲平嘴边也挂着笑,并不看他,专心回消息,按完就起身走了。张佳乐一愣,也不顾消息震动了,问,你干嘛?
孙哲平头也不回摇摇手机,在玄关处换鞋,张佳乐低头按开屏幕去看。

「我孙哲平,十分钟后见。」

看完就听一声关门声,孙哲平人都出去了……真玩啊。


张佳乐忍不住想笑,真是大周末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明知道一会儿要敲门的是谁,他却还是跟第一次约炮似的紧张且期待着。张佳乐坐立不安,把沙发的靠垫摆了摆,摆完觉得自己蠢透了。
等会儿孙哲平进来了要怎么跟他说话啊……聊聊天?问问你是干嘛的,我是干嘛的,再、再然后呢……处了小半辈子,老夫老妻一朝变成陌生人还真挺难入戏的。

张佳乐跟这儿满脑子思绪乱飞,那头门铃已经响了。管他的,就侃大山呗!这么想着张佳乐一鼓作气就过去开了门。

孙哲平手插口袋站在门口,脸上没什么表情,见到张佳乐便展开一个笑。他挑高眉毛,看起来有点坏坏的,调侃道,不问问我是谁就开门啊?
张佳乐一窘,糟糕,开场就弱爆了。门一开就闻到孙哲平身上有烟味,张佳乐在心里暗暗记下一笔,心想多抽烟的事儿晚点再跟你算。也不接腔,直接问道,孙哲平?
嗯。

孙哲平不等人请,自觉进屋,带上身后的门,咔嗒一声落锁。才确认道,张佳乐?
张佳乐没有让开,两人就距离极近的站在门口。孙哲平身上带一股熟悉又陌生的侵略性,压迫感随着他的吐息扑到张佳乐脸上,叫人兴奋心跳。他没有低头,反倒抬高下巴回应道,是我。
这挑衅落在孙哲平眼里全然和诱惑无异,他直截了当单手掌着张佳乐的后脑低头吻下去。

靠,还走不走过场啦!张佳乐连忙挣起来,对方霸道的唇舌丝毫不放行,烟草味道随着津液交换充斥整个口腔,被舔过上颚的酥痒感过瘾得简直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张佳乐身子一颤,挣得更卖力了,却被吻得后退给压到墙上。
推拒在人肩上的手被捉了手腕抬高,孙哲平直接挤进张佳乐腿间。张佳乐双腿被分开两人胯下相抵,这样的姿势让他羞臊不堪,喘不过气、激烈得连津液都顺着嘴角流下来。被压得太死,张佳乐扭不开身体只得发出难耐的鼻音去抗议。
好半天才终于被放开,但显然不是因为他挣得多厉害,孙哲平亲爽了,笑着说,我当你喜欢直接一点的。

孙哲平真太赖皮,张佳乐软着身体靠在墙上大口呼吸,听了话倒心一横。反正他也没玩过419,索性不要管过场了,约的重点当然在“炮”上。
张佳乐双手都还被扣着,整个人像落在对方手里任其宰割,却主动抬腰去蹭两人贴在一处的地方。羞红了一张脸也不遮掩,还乱鼓动人。
别在这儿……去床上。

接到邀请的人从善如流就将到手的美人托抱起来,往卧室走去。


孙哲平将张佳乐压进柔软的床褥里亲吻,方才的霸道少了些许,多了几分缠绵。才把有些充血的耳垂含进嘴里舔吮,就听到一声撩人的轻喘,孙哲平满意的掀了张佳乐的衣摆,探手在细腻的腰肢上揉摸一把,驾轻就熟把人睡裤扒了。张佳乐上衣领口还整整齐齐,身下突然一凉,瞬间羞臊起来。
确实比以往直接,耳侧湿热的吸吮感弄得他痒痒的忍不住想躲,却仍然配合得手脚并用的去缠压在身上的人。

孙哲平只觉得努力配合的张佳乐太可爱,索性看得更清楚一点。他翻个身自己坐靠在床头,支起一条腿让张佳乐趴跪在怀里。张佳乐一下成了上位,水平的四目相对让他很不习惯,好像贴得更近了。刚想挪开点孙哲平的手就已经搭到光溜溜的臀肉上,还试手感般捏了捏。
流氓……明明都要做最亲密的事情了,张佳乐仍感觉跟被吃了豆腐似的,愤愤儿的撤了眼神不肯再看他。孙哲平也不介意,一面顺着露出的脖颈舔吻,一面隔着睡衣去揉弄胸前还柔软的突起。张佳乐被按得禁不住身体都绷起来,那里稍被爱抚就立马变得挺挺的。孙哲平贴在张佳乐耳边沉声笑了一声,还搭在人屁股上的手指顺着臀缝向下滑,干燥的指腹直径揉搓在后穴上。
感觉怪怪的,陌生,且让人更难为情。张佳乐双手撑着孙哲平的肩,别过头小声抗议,润滑剂……
在哪儿?
……抽屉。

那么多抽屉……张佳乐也不说清哪一个,只红透了脸垂着眼睛。孙哲平便不在逗他,侧头亲亲微微发烫的耳朵,将润滑剂取出来倒在手心捂热。


通常扩张总是在张佳乐被撩拨得陷入情欲之后才进行,可这会儿他还清明着呢,体内含着手指的感觉太清晰。指尖温柔却带有力度的推开不住收缩的黏膜,手指贴着内壁进出碾按的同时将软肉撑得更开,甚至每次深入的时候都要故意蹭在他敏感点边缘,阵阵酥麻弄得人腰都软了。
那些忍不住的呻吟更是脱口而出,色气得张佳乐一点儿不想承认是自己发出的,羞得好想把脸埋进孙哲平肩窝里不要出来了。孙哲平却不准他靠着自己,一来姿势不方便,张佳乐的睡衣早就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孙哲平一面撑着他的身体一面揉捏已经红红翘起的乳尖。二来……张佳乐害羞又情动的模样他不想放过,张佳乐一低头孙哲平就贴上去亲他。
碍于姿势另一边照顾不到,孙哲平就推着张佳乐要他坐直一点,哄道,起来点,亲亲你。

两处同时刺激得张佳乐很快就被情潮捕捉,被拧捏碾按的乳尖都舒服得发麻了。虽然孙哲平对他做的事情与以往并无二致,但张佳乐此刻并不是被压在身下听之任之,而是双腿大张的跪坐在人身上。那只在身前爱抚逗弄的手,每个动作都在他眼皮底下进行。羞耻感飙升,却让张佳乐更加清晰的感受到孙哲平唇舌、指尖、掌心带给他的细细密密的快感,并不可抗拒的沉浸其中。

他也很想就这么晕乎乎的随孙哲平说什么都照办,可身子都抖得不成样子,性器甚至在未被触碰的情况下硬挺着流了好些水。身后一直含着手指进进出出的抚慰,腰更是早就酸软得支不住……都这样了还要他坐直,孙哲平也太不体贴了!

不要……

嗯?孙哲平当他害羞,坏心的逗他,你不是喜欢我舔这儿?说着还用指甲轻轻刮过红肿充血的小肉粒,就听张佳乐受不住似的哼哼一声,可怜兮兮的。张佳乐也不说话,拿手去推撑着自己的手,像受宠的猫咪一样一个劲儿往孙哲平怀里钻。
这撒娇的……推在胳膊上的力道软绵绵的,孙哲平顺着他将人搂进怀里,插弄着人后穴的手指也抽出,安抚的在臀肉上拍拍。问,怎么了?
坐不住……
好,那躺着。


又回归到一开始的姿势,张佳乐轻松了不少,刚躺下就抬胳膊勾人脖子索吻。孙哲平边搂着他哄吻边三两下把自己衣服脱了,单手拿了套还没撕开身下的人便等不及似的连腿都缠上来。
身后扩张的手指撤出,空虚感反而更明显,张佳乐有点耐不住。之前还害羞呢,这会儿终于沉沦情欲迷迷蒙蒙的主动想要了。孙哲平了然,大周末也不怕内射清洗起来麻烦,扔了套子没让他再等。

硕大的顶端撑开穴口之后孙哲平便长驱直入一顶到底。

啊——!

张佳乐给顶得整个人一抖,要命的地方终于被狠狠碾到酸麻得他险些就这么射出来。扩张到位,里面又湿又热,肯定不会疼。孙哲平干脆的一点适应时间都没给他,架起人双腿就大开大合的操干起来。
粗大的性器尺寸哪是手指比得了的,真是凶得不得了。肉贴肉的感觉太分明,那物什又硬又炙热得烫人,饱满的顶端毫不客气得将湿软的内壁拓开,在体内冲来撞去。承欢的甬道被顶得连连发颤收缩,性器上一突一突的血管经络他都能感觉到。张佳乐不一会儿就被刺激得腻腻的呻吟都带了哭腔,招人疼又撩人的紧。

孙哲平低头亲亲他的嘴,问,乐乐,舒服吗?

嘴上温柔,身下仍是抽插得快而狠。体内被连续的大力贯穿,热热麻麻的,难以言喻的酸胀酥痒。张佳乐招架不了,挂人胳膊上的腿直打颤。他只能迷离得呜咽着“嗯嗯啊啊”来回应。
孙哲平也不逼他,伸手握住张佳乐被忽略多时,随着主人被操干得一晃一晃的性器套弄起来。

呜…不行……

才一碰前端张佳乐就经不住开口求饶,前后夹击的快感太叫人晕头转向。

嗯…慢一点……
哪儿慢一点?这里还是这里?

孙哲平说着揉了揉他不住颤颤流着水的铃口,同时硬挺的茎头准确碾在张佳乐体内最脆弱的软肉上。
张佳乐哪分的清楚,一下激得惊叫出声,被人握在掌心的性器抖动着就要到顶。孙哲平却在他释放之前堵住了马眼,身下发了狠得抽插起来。肠液被带出复又拍打在穴口被蹭红的敏感皮肤上,随着侵入的动作发出羞人的声响。
硬生生不让射,张佳乐都要疯了,被欺负了似的哭吟一声,迷乱的摇头。他濒临高潮,内壁剧烈收缩变得更热更紧,吸附感逼得孙哲平头皮发麻,仍是快速的冲撞在张佳乐的敏感点上。直到他给予的快感被堆积得无以复加,才松了手。
终于到来的高潮整整持续了十几秒,强烈的快感像电流一般游走全身。孙哲平将架起的双腿放下,靠在自己腰边,让张佳乐躺得舒服一点。怀里的人边释放出来边抖个不停,像坏掉了一样,精液粘在两人腹部上淫糜的乱七八糟的,空气里立即充斥着羞人的腥甜味道。

高潮结束后张佳乐仍是回不了神,孙哲平亲亲他,问,乐乐,舒服吗?
呜大孙……

在一起十多年了,孙哲平愈发宠他。张佳乐心里越是甜蜜越是胀胀的想哭,索性埋到人怀里去。孙哲平应一声,揉揉他的头。身下动作体贴的温吞下来,贴在张佳乐耳边沉声说话。


张佳乐从余韵中缓过来,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更加敏感,孙哲平不厌其烦的吻着他,舌瓣细密的舔吮着口腔内部每一处黏膜,缠绵的索取。情欲再次被勾起,体内的性器硬到极致也只是小幅度抽插着,孙哲平肯定忍得很辛苦。张佳乐抬腿去勾孙哲平的腰,满是纵容意味,小声说,可以了。

做什么都可以?
孙哲平笑着轻咬住张佳乐的喉结,含在口中啃吮,故意曲解他的话。身下才逐渐发力就听人复又呻吟起来。
嗯啊…都可以……

张佳乐那里适才得了趣儿,这会儿体内因高潮飙升的温度还没降下来还更缠人。柔润的内壁颤颤收缩着绞住一次次强悍顶入的性器,不准他退出去,不要分开。
简直粘人。孙哲平似是受到鼓励,特卖力操干着那湿热的小穴,越来越快,那股凶狠劲儿又来了。刚才还说着“可以”的人才一会儿就受不住得呜咽着哭出来。

做到你射不出来也行?
呜…好……

孙哲平想笑,张佳乐浑身都潮红着,一副深陷欲望的模样。他脑子肯定转不过来,还傻乎乎“好”呢。他亲亲张佳乐的额头,顺着人脖颈向下舔咬,那儿早满是不能见人的瑰色痕迹,没一块好肉,手再度摸上被揉弄过度的充血乳尖。

张佳乐越是哼哼得可怜,越是刺激孙哲平冲撞得更加蛮横。张佳乐给顶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被性器大力碾到的地方又酸又胀,浑身都舒服要命,好像马上要融化。被逼得呜咽着手在人肩上胡乱地抓。孙哲平习惯性去保护他的手,捉了手腕带着环在自己脖子上,张佳乐就依着姿势搂紧。缱绻又极度依赖。

啊啊——慢……
乐乐,射里面了?
呜呜……

张佳乐话都说不清楚,孙哲平说什么他都胡乱点头。

内射对承受方没什么好,清理起来也是张佳乐受罪,所以这种不戴套行为其实挺少有。但坦白说,这滋味没哪个男人抗拒的了。生理上爽不说,心理上就跟最原始的雄性动物标记领土一个道理。
孙哲平将张佳乐搂紧,一次比一次插入得更深,既然不能将他拆吃入腹融进骨血,就要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全部都是自己的气味才行。


一下午都在白日宣淫,过了晚饭点反倒不饿,索性晚点再出去吃宵夜。张佳乐给人半抱着洗了澡很快就睡熟了。孙哲平拉了窗帘靠回床头,敲了支烟衔在嘴里,今天已经多抽了一根就自觉没点着。他将张佳乐和自己的手机拿来,调出今天新装的聊天软件,卸载,确定。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