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Honeymoon#3

#达令你要的肉(好嘛我知道不是这个肉…但眼下我真搞不来肘子……
#无肉不欢/浴室PLAY/直接外链,阅读不便见谅



睡醒天都暗了,回到酒店还没来得及按开灯,张佳乐就被搂着腰从背后拥住。他向后靠去,贴上孙哲平的心跳,稍侧过头就被人低头亲吻。孙哲平口腔中还存有明显的酒精味道,津液在舌瓣缠搅间交换,腺体被吸吮舔舐的酥麻感叫人再度陷入酩酊。张佳乐只觉得方才昏睡那么久,酒都白醒了。
腰间的手一只还牢固地圈紧,另一只已经掀了衣摆探进来,烫人的掌心贴着皮肤摩挲索取,撩起一片痒。原本温情的姿势瞬间因衣服下的抚摸变得情色起来。

嗯…先洗澡……

张佳乐好不容易在鼻息间说出要求,俩人睡得一身草叶子和泥印儿,他也很想要,但不想就这么脏兮兮地做了。孙哲平放开他的唇,顺着脖颈向下吮吻舔得人细细战栗起来,手下已经揉捏上胸前小小的突起,问,去浴室做?
张佳乐被按得轻哼一声,感到身后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自己。孙哲平显然不想等。张佳乐在怀抱里半转个身,伸手去勾孙哲平的脖子,纵容地邀请,好。


浴室的灯被打开,照亮洗手台前一面大镜子,张佳乐小小的僵硬了一下,不过孙哲平没有在那里逗留。他径直带人到淋浴间,打开洒花,温热的水就向两人淋下来。
张佳乐容易害羞,红着脸眼神乱躲的模样总是可爱又招得人想欺负。情事上孙哲平经常忍不住做些让他更羞臊的事,但并不会刻意去挑战张佳乐羞耻心。

玻璃墙很快就被热气蒸腾得模糊一片,他们站在其中拥吻,水流打湿身体。张佳乐长长的头发服帖在脸上,浅色的衬衫湿透后再无蔽体功能,身体曲线展露无遗。他整个人湿漉漉的,被亲得眼睛也蒙上一层水雾,显得迷茫乖顺又色气非常。
孙哲平拨开他的头发,将已经泛红的耳垂含进嘴里,一面逗弄着敏感的软肉一面将他黏在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脱掉。张佳乐享受随着舔舐而来的痒和快感,也伸手把孙哲平衣服推高,渴望亲近一般在人身上胡乱地摸。孙哲平剥光了张佳乐,再把自己的也脱了,两具身体终于赤裸的亲密的贴在一起。

孙哲平捏了两把手下软软的臀肉,手指顺着臀缝向下滑到穴口,打着圈揉按。囊括约肌逐渐放松下来,习惯情事的身体似是迅速做好准备,那里已经开始敏感的开阖了,自主的吮着孙哲平的指尖。
张佳乐紧紧搂着孙哲平的脖子,两人身下贴在一处,坚硬炙热相抵,就挤在小腹间。
身后的指尖借了温水做润滑挤进去了一半,正在内壁上施力碾按。张佳乐被弄得有些难耐,忍不住稍稍蹭孙哲平一下,性器相互磨蹭的感觉像过了道轻微的电流。就像正在进行某种非插入式性交,异样又刺激。孙哲平被人偷偷蹭了一下,就笑着也挺胯蹭回去。这下连性器上凸起的经络都感觉分明,火热得像是有脉搏一样。张佳乐连连“哎”两声,孙哲平带着笑容低头吻他。

边亲他边哄着人“乐乐,腿打开一点”。怀里的人有点害羞,仍是配合动了动。但润滑光靠水还是太勉强,孙哲平挤了些沐浴露涂在手指上,这下轻而易举就整根刺入。沐浴露多少有点刺激,张佳乐感觉怪怪的,体内的手指出入时不会觉得太压迫,反而有点痒。而且沐浴露遇了水就起了好多泡泡,张佳乐一想到自己体内说不定都有泡泡了,更是一阵羞臊。
结果他一害羞连内壁都紧张的缩起来,孙哲平的手指给缠绵地束缚绞紧,都要没耐性做扩张了,恨不得把人按在墙上分开双腿直接一插到底。张佳乐垂着脑袋靠人肩上小声呻吟,孙哲平侧头亲他的耳朵,拍拍白嫩的臀肉,说放松点,太紧了。

唔!

要他别那么紧,倒起了反作用。孙哲平低头吻他,帮他放松,问怎么了?
白亮的灯光将一起都照的太明了,张佳乐很不习惯,他们连在床上都不常开灯。就小声要求,能不能把灯关掉……
灯的开关在门口,孙哲平就拉上淋浴间的玻璃门,空间感骤然压缩多少增加了些安全感。他边动腰磨枪边自欺欺人的哄骗张佳乐,说关门行不?就我们俩,就我看得见你。

张佳乐给人磨蹭得一个激灵,刺激又舒服,性器硬到不行都开始颤抖着流水了。门一关热气更多了,他被蒸得晕乎乎的,不说行也不说不行,红着一张脸勾人索吻。孙哲平低头叼着张佳乐软软的下唇吮两下,舌瓣就霸道的探入,蛮横的攻占索取。张佳乐被吻得腰都软了,身下扩张做的差不多,体内的手指专注于他最难耐的那一小块地方研磨碾按,孙哲平甚至试着用两根手指将之拎起来。疼,又爽的要命。


孙哲平放开张佳乐,趁他被情欲和快感弄得乱七八糟的,带着他双手扶着玻璃墙背对自己。一面搂着他的腰帮他站稳,一面拨开他的长发温柔地舔吻被裸露出来的后颈。早已硬得发疼的性器对着那处粉嫩的穴口,缓慢的一寸寸的埋进去。
张佳乐不喜欢后背位,不方便接吻,所以他们很少会这么做。但实际上孙哲平虽然没说过却挺喜欢的,毕竟是最适合同性间情事的体位,这样能进到最深。而且,他插入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他能清楚的将张佳乐撩人的背部线条全部收入眼底。被插入的张佳乐会因体内性器的碾压而紧张得缩起肩膀;他那一双漂亮的蝴蝶骨会不住的轻轻颤抖,看起来无助又引诱人去将之捕捉占为己有,蛊惑人为之疯狂。
孙哲平终于全部埋了进去,里头又湿又热,滑腻腻的缠着人。张佳乐不出声却抖得厉害,孙哲平便没有立即动作,贴着他哄着吻着,等他适应。


磨人的三两分钟之后,张佳乐不再紧绷着身体,孙哲平就握着眼前细腻柔韧的腰肢动作起来。
孙哲平原想慢点来,毕竟是站着,太刺激了张佳乐受不了。可里面的温度比蒸满了热气的淋浴间还要高,娇嫩的黏膜受了沐浴露的刺激变得更加敏感,不住的颤抖收缩着,蚀骨销魂的滋味简直叫人头皮发麻。而且他只是小幅度抽插两下张佳乐就舒服又难耐的发出腻腻鼻音,在小小的玻璃房里显得更加煽情。孙哲平索性不再忍耐,放开了大开大合操干起来。
才适应了那骇人尺寸带来的压迫感,就被连续大力的冲撞,张佳乐有点受不住,瞬间呻吟都撩高上扬,比冲刷的水声更大声。体内炙热的性器抽出时那些泡泡水就会跟着流出去,蹭在内壁上酥酥麻麻的。不知是不是后背位的角度太刁钻,孙哲平每一下捅入都能强悍又准确的碾过张佳乐要命的地方,酸胀爽利的要把人逼疯了。

嗯啊…不行、那里不行……
嗯?这里不舒服?

体内性器抽插得快如打桩,快感如注,张佳乐被刺激得受不住,手在滑溜溜的玻璃墙上胡乱的抓。可玻璃无法施力,他只能一点点无助的向下滑。孙哲平牵住张佳乐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按在墙上。

呜…不要一直弄……

快感堆积太多反叫人难受。张佳乐濒临高潮,腿直打颤完全站不住,要不是孙哲平还一手圈着他的腰他都要坐下去了。他软着身体扶不住墙滑下去一截,腰臀反倒被抬得更高,承欢的姿势更加情色又勾人。白嫩的臀部挺翘,连一直被迫打开的穴口都看得清。那处含着个粗黑的物什不停出入,都给磨蹭得殷红了。

张佳乐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张口全是嗯嗯啊啊的甜腻呻吟。酥痒酸麻的快感推着他沉沉浮浮,舒服得浑身都软了。张佳乐扶不住,被顶得额头都抵在了玻璃墙上。
傻瓜,别撞墙啊……孙哲平无奈又好笑,只得放缓动作,松了牵着张佳乐的手去护着他的额头,让他压在自己手上。
体内发胀的快感终于不再那么逼迫人了,张佳乐迷离的睁开眼,一下对上近在咫尺的自己的倒影。孙哲平站得远没发现,其实透明玻璃离得近了也是回呈像的。视觉冲击太催情,恰好孙哲平虽缓却重得顶到张佳乐体内要命的地方,他被刺激得就这么看着自己的脸射了出来。

孙哲平腾不出手去摸张佳乐的性器帮他延长高潮的灭顶快感,只能先停下动作让他轻松一点。高潮过后的张佳乐算是彻底站不住了,腿软得直往下坠。孙哲平想,抱去卧室继续也行,就退了出来。
而刚才操弄得太厉害,承欢处被蹂躏得充血红肿,含了半天的粗大性器都抽出来了还是无法闭合。而那些混了沐浴露的乳白液体就顺着流了出来,淫靡至极的模样直叫人狼血沸腾。孙哲平血冲脑门二话不说将张佳乐翻过来抱好,直接再次捅了进去。

这下张佳乐真的被激得哭了出来,他被挤在玻璃墙和孙哲平之前,动弹不得。双腿大开架的在人肩上,重力的缘故让体内的抽插变得更加快且猛,连绵不断的快感像落下的水滴一样细细密密的打在他身上,却比小小的水滴凶狠太多。
过于猛烈的快感让张佳乐受不住,而且他几乎被对折了,压得腿疼。刚才又惊又臊的闭眼不敢看,这会儿只能呜咽着再次睁眼去瞧孙哲平,求他慢一点。却对上孙哲平沉满情欲的眼睛,瞬间就觉得所有难受都值得。张佳乐软绵绵的去勾人脖子,就如愿被抱紧吻住。


被抱着站着做完一次,张佳乐只觉得腰腿都要断了。他都奔三的人了,这个姿势实在折腾人。张佳乐没开口,孙哲平也自知害他不好受了,做完把人放浴缸边坐着,蹲下来歉意的亲亲张佳乐的膝盖。张佳乐笑着摇摇头,揉揉孙哲平的头,就像孙哲平经常揉他的头那样。

浴缸放满了温水,孙哲平坐下,让张佳乐趴靠在怀里,拿来洗发水帮他洗头发。这回是认认真真洗澡,孙哲平帮张佳乐洗头发的时候总会给他按按脑袋上的穴位,很舒服。张佳乐放松下来,枕着孙哲平的心跳,餍足又安心。恍恍惚惚都听不清孙哲平在跟他说什么了,就敷衍的“嗯”一声。
孙哲平笑着低头拿嘴唇碰碰怀里人的额头,觉得他们时差白倒了,明天又是睡到下午的节奏。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