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Honeymoon#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Honeymoon#5

#不知道算什么PLAY……星光PLAY(闹)/无肉不欢


等孙哲平把张佳乐背回酒店,他人都睡着了。昨晚睡得早,今天总算没又赖到中午才起来,外头的天比房间里的壁纸还要透蓝,两人吃过早饭就出发去旧港溜达溜达。

岸边的鱼市很热闹,傍海而生的人们早早的就将刚出海的海味摆在摊上。张佳乐拉着孙哲平还真逛起了鱼市,特认真的这瞧瞧那看看。孙哲平打趣他,认得一百种花的张佳乐同志。
嗯?
这都什么鱼啊?
张佳乐眨眨眼,答道我就认得几种。说着板起指头数:清蒸的、红烧的、糖醋的、椒盐的……孙哲平大笑,好、好,今天吃什么?
烤鱼!

海味都很新鲜,偌大的渔市也没什么腥臭味。海港则停泊了许多小船,大多是白蓝色的,一排排整齐地码着很是壮观。一开始俩人还打赌总共有多少艘,沿岸边走边点数,数着数着就乱套了。
大朵的云堆积在天边像一展吹得鼓起来的帆布,张佳乐闭上眼,让那些海里来的风夹带着水汽拂在脸上。风的味道就像大海的邀约,让人有乘帆出海的冲动。

今天再没有别的安排,俩人就一整天都泡在这里,沿途走走逛逛。广场很繁华,人来人往的。一架纯白的巨大摩天轮就矗立在那儿,边上都是跑满车的马路,总觉得有点突兀。外国人的设计规划有点难懂……不过站在摩天轮下抬头望的时候,不自觉就满足起来。

晚饭吃得很早,张佳乐问一会儿要去干什么吗?
孙哲平边吃边应一声,说,带你出海。
你还会开船!?张佳乐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对面不以为意的人。
是啊,以前在昆明不是跟你开过。
……公园里的天湖船不算呀!
真会,孙哲平见张佳乐叉了鱼肉都忘记要吃,就笑起来不再逗他。说,真会,快吃,咱们去还是看夕阳。


于是租了一支小游艇,张佳乐看着孙哲平一手掌着方向盘,一手拨弄了几下那些乱看不懂的键,马达就真的“哒哒哒——”启动了,带得整个船身都震动起来。孙哲平冲他笑一下,张佳乐心脏胀胀的,傻乎乎看着孙哲平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起航咯!船长说完小游艇便驶了出去。

行在海中那海风要强劲的多,张佳乐将吹乱的头发拨到耳后。落日将连绵的云都染上了艳丽的红色,云朵有的浓厚有的轻透,像涂了满天油画一样。而海天俱是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身边的孙哲平也是。张佳乐回头远远望一眼越来越远的海岸线,整个港口也都沐浴在夕阳的光辉里。
也许这就是马赛旧港的风情。

这片海域上有许多小岛,他们就找到一座。整座岛小得可怜,一座三层古堡就占了全部。孙哲平把游艇停在岸边,俩人踩着礁石登上去瞧瞧。这古堡也不知以前是拿来做什么的,扔这里可怜兮兮吹了几百年冷风,当年的风采大约早就没了。
小古堡是个方顶,还能上去。孙哲平在游艇里翻出两条厚毛毯来,在海上玩了一会儿天也渐渐黑了,索性留在这里等星星。


毛毯一条拿来垫一条拿来盖,俩人就这么靠着墙并肩坐在地上。就其实他们并没有开出多远。张佳乐稍侧头,远远望向灯火闪耀的港口,听不到声音。这里只有海浪拍打在灰白礁石上的声响,仿佛那些繁华与喧嚣都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他收回目光,靠在孙哲平肩上仰着脑袋看不同于城市里的,明亮的漫天星光。

夜风有些凉,孙哲平动动肩膀抬胳膊搂他,张佳乐偎靠过去,抬手勾了孙哲平的脖子索吻。孙哲平刚低头还没亲上去,湿软的触感就顺着唇缝舔上来。孙哲平一愣,捣蛋的舌尖还露出一点,张佳乐弯过眉眼得逞似的笑一下,就闭了眼再次靠近。孙哲平也笑,配合的张嘴任灵活的软舌探入,勾了自己的就缠上来,还要顺着黏膜胡乱舔舐,四处点火。

亲吻从一开始就热辣撩人,相当催情。俩人并排靠着,这么侧脑袋接吻有点够得慌。孙哲平还没享受一会儿难得的撩拨,就沉不住气撑了墙壁要翻身压下去,却被扶着肩膀推开。他当张佳乐害羞了,毕竟又是在露天场所,虽然推拒没什么力气,孙哲平还是老实靠回墙壁上。而唇舌缠绵间,张佳乐半推半攀着他的肩,慢慢挪动身体跨坐到人腿上。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动情。张佳乐扶着孙哲平的肩与他额头相抵,喘着气汲取氧气,孙哲平也张着嘴呼吸,吐息纠缠到一起都变得热起来。在凉夜里比气息更热的是搂在张佳乐背后的掌温,隔着衣服的爱抚带着占有欲明显的索取意味,同时又像是特别宝贝他一样,想叫他暖起来。
张佳乐早就想起前一晚的雄心壮志,孙哲平是认真也好玩笑也罢,他都决定配合。张佳乐错开头,轻轻碰了碰孙哲平的嘴唇,比起刚才的色气激情,这个吻就像蜻蜓亲吻水面一样轻柔。对比强烈,皮肤相触的瞬间反倒引出一片片过电般的酥麻。搂着自己的胳膊紧了紧,张佳乐甜蜜的笑起来。

就…在星光底下满足一下大孙同志的不正经愿望好啦。


海风太凉,孙哲平就没脱张佳乐的上衣,可这会儿张佳乐却觉得穿了比脱掉更难堪。为了配合海港风情,他今天专门穿了个海军风手绘T恤,起床时孙哲平还笑他卖萌。现在他就这么暴露在外,在一座没有名字的小岛上,光着下半身坐在人怀里,打开双腿。性器被握着揉捏套弄,硬挺在人手心里得,都流了好些水。上半身越显纯情,下面的动作就愈发情色。张佳乐缩着肩膀低头把脸埋在孙哲平肩窝里,闭着眼什么都不看,也不准孙哲平看他,典型的鸵鸟行径。
刚才挑逗人的时候不知多放得开,这才开始就打回原形了。小猫一样黏着人细细颤抖,连呻吟都努力压低,像被欺负了似的。孙哲平低头叼着张佳乐长发间露出的红透的耳朵尖尖吮吻,伸在人衣服里摩挲揉按的手也抽出来,安抚似的顺顺背。
张佳乐总是一害羞就显得可怜兮兮的,自己却一点儿不知道这模样有多招人。孙哲平才给人顺了两下背手就抚上下面光着的臀肉,不同于手心里烫人的性器,屁股给海风吹得凉凉的。孙哲平拿手盖在上头,像是要给他捂热一般。一面坏心眼的用平滑的指甲轻轻抠弄手中性器顶端的凹槽,揉得马眼不住淌水,一面贴人耳边说着最无关痛痒的话——风有点凉,是吧乐乐?
嗯——

张佳乐原就快到顶,一下被提醒身在何处瞬间更有感觉,忍不住呓吟一声。
拖长的鼻音更显煽情,手中的性器不可控的抖动起来。孙哲平了然,稍施力握住从根部往上一捋,张佳乐就尽数射在孙哲平手里。


精液的淫靡味道盖过了海风的咸湿气味。高潮过后的张佳乐软着身子没什么劲儿,孙哲平向下躺一点,让他趴跪在身上。条件艰苦,照例是精液开路。孙哲平突然觉得在外头也没什么意思,也就紧张刺激多一点。石板太糙,垫了毯子也不顶用,肯定不能让张佳乐躺地上磨蹭。可这姿势太局限,这亲不到那摸不着的。
张佳乐缓过来一些,身后出入的手指让他有点不适,便撑起身体抬头索吻。海军服领口的翻领与领巾都是手绘的,乱萌一把的张佳乐眼底半是清明半是情欲,他背后夜空如缎星光如注,眼里只有孙哲平。
还有什么不满足。孙哲平掌着张佳乐的后脑吻上去。

甜腻的亲吻过后磨人的扩张也终于结束,孙哲平的性器早就硬得不行,忍耐太久连经身上缠绕的脉络都凸出来,显得格外跋扈。张佳乐羞臊却也不想让孙哲平再等,红着脸扶着那深色骇人的物什对着自己后穴,一点点沉腰。
好不容易才把顶端挤进去,张佳乐就停住动作。穴口被撑开的感觉有点难受,尺寸太大了。囊括约肌与肠道为了适应性器的入侵,只得努力收缩。这下孙哲平更难忍了,里头又热又软,紧紧包裹着龟头一下一下吸吮着。孙哲平不知多想握住张佳乐的腰往下一按,或者干脆自己往上一顶,但没有彻底的润滑动作太猛容易伤到对方。他就亲了亲张佳乐,等他慢慢来。

适应之后张佳乐就不再停顿,缓慢却连续的将大半性器都含进去。这才长出一口气,刚才性器进入的过程中硕大的顶端蹭过某个地方,舒服得他一个激灵。可他不敢抬腰再来,怕再蹭两下腿一软一坐到底就惨了。
张佳乐正撑着孙哲平在那儿大口顺气呢,孙哲平挑眉,示意继续。张佳乐移开目光垂着眼不看人。伸手摸了摸连接处,果然还有一小截没能吃进去,连忙摇头。

不行…到顶了……
鬼扯。孙哲平轻笑一声,见张佳乐已经适应就果断不再憋屈自己,握住他的腰肢往下一按。
啊——!

这样进入得太深,张佳乐简直觉得那一下都要顶到胃了,还那么大力,顶得他疼。可是疼完,却是极致的爽利,瞬间腿抖得再跪不住。孙哲平也觉得再要张佳乐自己动未免太难为他,握人腰的手直接不撒手,帮着他上下动起来。
从情事的最初张佳乐就紧张着,连里面都比平时更紧更缠人。被动的被湿热的黏膜吞吐,有种奇妙的被束缚感。内壁柔软的贴着、绕着、吸吮着,快感缠绵却总不够劲儿。孙哲平索性扶稳他,支起一条腿,还是自己来。刚才还温吞的抽插瞬间强悍起来,快如打桩进得更深了。

嗯…好深…啊、不行……太深了……
乐乐,还冷不冷?
呜……

张佳乐也分不清到底是舒服还是不舒服,由下而上的贯穿让他有种被吃死的感觉。那物什就凶狠得在体内冲撞,进得太深力道太大,每每压过体内某个地方简直都酸胀酥麻得要命。张佳乐腿直打颤,再跪不住,腰得软不行连被孙哲平搂着都觉得支着身子累。
海水拍打着礁石,撩人的呻吟都被打得支离破碎。张佳乐给快感冲击得晕乎乎的,在情欲里浮浮沉沉脑子都不转了,一直被顶弄的地方又疼又麻的,大概那里都被撞坏了。操干得太厉害了,他受不住,却除了嗯嗯呜呜也再说不出什么话来。这会儿已经进入身心都随孙哲平折腾的状态。反正孙哲平总会让他舒服的,而且好在就算是骑乘这种姿势,也用不着他酸着腰出力。

顶弄了好半天,怀里的人都软着身子抖不像样子,孙哲平也觉得自己越来越把持不住,指不准再插两下就要被缠人的黏膜给吸出来。他就提高张佳乐的腰臀,整根抽了出来,离开穴口时还糟糕的“啵”了一声。
张佳乐意乱情迷得也一下愣住,这种时候难道还要换体位……折腾不动啦!

没等张佳乐抗议,孙哲平就带着他的手将两人的性器握在一起就快速套弄起来。张佳乐老实坐人怀里,刚才太激烈,后穴还合不上,颤颤开阖着。而没人照顾的性器一下给撸个结实,他整个人都不可控制的战栗起来,疑惑的抬眼望向孙哲平。
迷茫又深陷情潮的表情,纯情与色情俱是到了极致。占有欲没法得到满足的孙哲平只能近乎凶狠的亲他,一副恨不能统统拆吃入腹的架势。


最后两人都释放在手里。孙哲平的T恤拿来善后了,不能及时洗澡张佳乐多少有点不舒服,不过总比灌了一堆精液好,折腾了一晚上终于能躺下。
毛毯够厚,盖在身上很暖和,但垫在地板上还是硬梆梆的。不过张佳乐不太在意,他餍足而疲惫得在意不到这些。而且和以往每个夜晚一样,他还是睡在孙哲平怀里,这样就很好。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