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Make A Wish#8

#无肉不欢



张佳乐尝起来不若想象中那样只是甜,他口腔里腥咸的新鲜血液甚是勾人,被压在墙上还不安分的动来动去,像是想让自己每一寸身体都与孙哲平贴在一起。紧紧往怀里粘的人将孙哲平的征服欲被催得愈发膨胀,他一手掌着张佳乐的后脑吻得更深,一手掀了T恤掌心顺着腰侧揉摸到后腰,按住扭得人躁动的张佳乐,挺了挺胯让两人下身顶在一起。
这动作太色情,张佳乐被撞了个激灵整个人都烧起来,发出难耐的鼻音。孙哲平反倒压得更近,张佳乐只得缩着肩抬头后仰来承接这个吻。张佳乐柔软的舌瓣完全抵挡不住口腔内攻略池城的势头,仍努力张嘴任孙哲平侵略的同时也吮吻回去。
孙哲平将手指挤进张佳乐裤腰,绕半圈到前头,隔着长裤揉了揉他迅速抬头的欲望,怀里的人就站不住了。他手中解着裤扣,一腿嵌进张佳乐两腿之间以避免他真腿软到支撑不住。而站立不稳的张佳乐却松开了攀着他肩的手,伸胳膊去胡乱的抓,要脱掉孙哲平的T恤。
孙哲平沉声笑一声,收回腿手中一用力把张佳乐的裤子扯了个干净,然后放开他,身体后撤,看着他。
张佳乐被亲得乱七八糟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一样,嘴唇肿了,也破了,那些来不及咽下的津液溢在嘴角。孙哲平一边快速脱了自己的T恤、接着是裤子,一边盯着张佳乐看。看他头发都散了,面上潮红,赤裸着两条腿,也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张佳乐看向他的眼神迷离而充满渴望,那是和自己一样,想要完全占有对方的渴望。

碍事的衣物褪下后不等孙哲平动作张佳乐就迎上来,他勾住孙哲平的脖子索吻,手指插进他的短发里。孙哲平搂紧他,低头吻他,一面舔舐过口腔内每一处柔软的黏膜,一面托着张佳乐的屁股将他抱起来再一次压在墙上。张佳乐立马收紧双腿缠上孙哲平的腰,两人勃起的性器抵在一处,孙哲平一手抱着他一手包裹住两人炙热的欲望套弄起来。
大概是第一次被除自己之外的人摸到那里,张佳乐紧张敏感得不行,没一会儿就连接吻都招架不来了。孙哲平便结束了这个吻,放张佳乐去喘息和呻吟。张佳乐在孙哲平怀里绷紧身体,双手撑在他肩上,不同于刚才毫无遮掩的对视,这会儿不知是难为情还是其他,就别过头闭上眼了。他低着头,长发垂下来扫在孙哲平脸上,发梢轻柔的触感和现下强烈的感官刺激产生强烈对比,招得孙哲平不住地去亲他。

很快张佳乐就撑不住身体了,他软着腰跌进孙哲平怀里,使不上力的胳膊搂着孙哲平的脖子,有心压抑的软糯呻吟都蹭在人耳边。孙哲平侧头一下下啄吻着他,磨蹭着他,用鼻梁蹭开张佳乐的长发,将他红得像要滴出血的耳垂含进嘴里吸吮咬啮。
张佳乐缩着脖子想躲,却躲不开,孙哲平掌心中的性器抖得厉害,他用指腹揉开铃口,就听张佳乐的呻吟都带上黏腻腻的哭腔。听起来那么难受,又比难受还要更多些。同时而来的还有他性器顶端不住涌出的津液。孙哲平手下不停,还增加了力道。他握住张佳乐的性器快速由下捋到顶端,捏住敏感的龟头揉搓,任他在手心抖得可怜兮兮。不多次张佳乐就哭吟一声释放在孙哲平手里。

经历高潮的张佳乐浑身烫得惊人,如落水之人一般紧紧攀住孙哲平,就像离开他会死掉一样。这模样很好的安抚了孙哲平的怒火和内心会失去他的恐惧,他抬头吻住张佳乐,堵截他呼吸的机会,除了在自己这里汲取氧气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亲吻结束后张佳乐脱力般靠在孙哲平怀里,将脸埋在他肩窝里,孙哲平仍托抱着他,这只是开始。
握住性器的手松开,指腹缝顺着会阴按过去,探到张佳乐臀缝间,孙哲平抬手将手心的精液都抹在那里。怀里的人抖了一下,孙哲平就着精液揉按穴口,将褶皱反复撑平,缠在腰上的腿似是难耐的磨蹭着人,张佳乐似想合上腿却只能将孙哲平的腰夹得更紧。
只有精液做润滑,扩张得不甚顺利,张佳乐没出一点声儿,只有喘息越来越重。孙哲平的手指在张佳乐体内进出碾按,感受他最隐秘脆弱的地方在不住的颤抖却对自己完全敞开接纳。耳边是张佳乐压抑的呼吸声和时不时抽气的声音,他的怒意被抚平,更不肯接受张佳乐离开。孙哲平抽出手指,扶着张佳乐腿,将硬得发疼的性器抵住颤颤开合的穴口,挺腰顶了进去。

啊——!呜……

张佳乐用力捂住自己的嘴,惊叫只发出了半个音就被压抑下去,红红的眼睛变得湿润,像是要落下泪来。孙哲平只挤进顶端而已,就被里头撩人的热度和黏膜紧致的包裹催得头皮发麻。可张佳乐抖得不成样子,可怜又可人疼的模样,孙哲平忍下一插到底的冲动,缓慢而不可抗拒一寸一寸占领进去。
他一面进入张佳乐,一面吻尽他的泪水,亲吻温柔得完全不似身下不容反抗的动作。张佳乐在孙哲平怀里紧紧闭着眼,敞开身体任由他进犯,还乖乖将呜咽都捂在自己手里,温顺得更惹人心疼。孙哲平终于全部埋进去,他喊张佳乐一声,问还疼不疼?
张佳乐听话摇摇头,还可怜的抽了抽鼻子,一点可信度都没有。孙哲平心都软下来,酸胀酸胀的发疼,他用鼻尖去蹭张佳乐的手背,说,别挡着脸,我亲亲你。
张佳乐就放开手,搂住孙哲平的肩,睁开眼睛。他眼底蒙上一层薄薄的水汽,看起来迷人又遥远。孙哲平尽量温柔,再问一次,还疼不疼?
张佳乐收胳膊抱紧他,摇头,呜咽着告诉孙哲平,大孙…我不想走……
孙哲平顿了顿,死死将张佳乐按在怀里,答应他,不走。身下一下下动作起来。


孙哲平抽插的幅度不大,却很用力,每一次都要完全契入张佳乐身体里,而粘人的甬道紧紧绞着他,邀请他一次比一次进得更深。张佳乐受不住,第一次被侵犯的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上来就被全部吃掉。可他完全靠孙哲平抱着压在墙上,脚都碰不到地面,也没法躲,只能条件反射般在每次孙哲平插入时绷紧身体。孙哲平被缠得汗都淌下来,在张佳乐屁股上轻拍一巴掌,说别那么紧。
唔你太深了…嗯、不行,腰没劲儿了……呜大孙我受不了……
他不再凶张佳乐了,张佳乐就顺着就撒起娇来,反正他向来最知道怎么让孙哲平心软。软肋啊,孙哲平想。张佳乐哼哼唧唧的,不知是在委屈还是在撩人。孙哲平被勾得把持不住,一面加快进出的频率一面吻住张佳乐,把他夹在呻吟里的嗔怪都吞咽下腹。
都是甜的,连嗔怪都是。


张佳乐的反应很可爱,接吻久了会呼吸不过来,被咬耳垂会缩着脖子想躲,孙哲平顶对了地方他就颤抖着夹紧腿,发出小猫一样呜咽的声音,被操干得狠了还在孙哲平背上胡乱的抓。
这场性爱终于在野兽般的相互占有之下满足了心理需求,接着往享受的方向发展。孙哲平想品尝更多,想用双手用嘴唇抚摸亲吻过张佳乐每一寸身体。他就着两人还腻在一处的姿势抱着张佳乐走到床边,将他压进柔软的床褥里。

张佳乐不必再撑着身体,终于放松下来。他仰着脸去亲孙哲平,眉眼垂下来,充满包容宠溺的意味。呢喃道,都要被你干死了。
听起来更像缱绻色气的情话,孙哲平应邀去吻他,保证道,好。

孙哲平低头向下舔吻,叼住张佳乐喉间的软骨吮咬。每当他捣弄到张佳乐体内敏感点时,怀里的人就会发出被操干得受不住的咕哝声,唇下的喉结随着吞咽口液的动作上下滑动。这让孙哲平很兴奋,他已经快到顶,便加强速度与力度专注对着那里撞过去。张佳乐连呻吟都变得湿漉漉的,终于不再压抑,或者是压抑不住。那些勾人的鼻音随着身下猛烈的冲撞变得短促而高扬。
很好听,孙哲平很喜欢,但毕竟是在宿舍里,他只好伸手掩住张佳乐的嘴,哄他,宝贝,忍着点。
张佳乐难耐的疯狂摇头,肠道抽搐般颤栗着把孙哲平绞得更紧,身体像是得了趣儿,不顾主人难堪的处境反倒配合着体内性器驰骋的频率一下下缠吮着。粘得人理智全都烧干净,孙哲平原想抽出来射在外面,结果临到关头没能忍住,一个深挺就埋在张佳乐体内射了出来。
张佳乐浑身都绷紧,跟着发出带有浓浓哭腔的鼻音,孙哲平感到小腹一热才发现张佳乐也跟着再次释放出来。他伸手摸上张佳乐挺立的犹在排精的性器,轻轻套弄帮他延长高潮的快感。张佳乐把脸埋在孙哲平肩窝里不肯出来,浑身都潮红得不像话,不知是情欲使然还是太害羞。
不过都这会儿了,再害羞是不是也反应太迟钝了。孙哲平侧头亲亲躲在怀里的脑袋,问还好么?
张佳乐小声嘟囔一声,孙哲平没听清,凑过去追问,什么?
太烫了……

孙哲平真不知张佳乐是太天真诚实还是太会蓄意撩拨,或许这是孙哲平自己的问题,张佳乐的任何反应成了在旖旎催情的撩着人。他将嘴唇贴在张佳乐耳边,告诉他,你里面一样热。


顺序颠倒,前戏被放在情事途中才进行。孙哲平一面向下舔吻,在张佳乐肩胛啄吮出一个个暗红的痕迹,一面顺着掌心下还在发烫的皮肤由下向上抚摸。高潮后的身体变得愈发敏感,那些轻柔的亲吻与爱抚都引得张佳乐气息不稳。孙哲平手指刚触到浅色的乳晕,身下的人就像是期待一般轻轻战栗着,很可爱。
孙哲平用指腹按住小小的乳尖碾揉两圈,那里就充血站立起来,从粉色变得潮红。张佳乐被揉得小声呻吟,连忙咬住下唇忍住。本是不必担心被隔壁听见的音量,他大概是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难为情,就不肯坦诚了。
男人的胸部大概是没什么敏感点的,张佳乐会有反应完全是因为在触碰他的人是自己,这样的认知让孙哲平很受用,张佳乐害羞的模样让他更受用。孙哲平手指继续捏着那挺立的乳尖拧按揉搓,亲亲张佳乐的额头,评价道,好可爱。
孙哲平的情话毫无安抚作用,张佳乐一听羞得更厉害,抬起胳膊遮住脸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孙哲平沉声笑一声,低头将另一边被冷落的乳尖含进嘴里,舔吻吸吮,时不时用牙齿轻轻磨几下口中的嫩肉。张佳乐像是吃痛又像是舒服,不住发出甜腻的鼻音,伸手去推孙哲平,又没什么力气,反倒成了鼓励。孙哲平感到口中的小肉粒被吮得胀大了一圈,才终于放开,继而向下亲吻。

张佳乐小腹上的精液已经半干,黏在皮肤上白白一片,孙哲平伸手抹开,低头舔进嘴里尝尝。张佳乐像是被惊到,难堪的扭腰想躲,刚出口一句“别……”语音就变调转成一句呻吟。孙哲平分开张佳乐的腿,低头亲了亲他还疲软着的性器。属于张佳乐的腥甜味道,很催情,他干脆的含进嘴里。
这一下太过刺激了,张佳乐不可控的抖了一下,嘴里低吟着“不要……”。孙哲平不顾张佳乐的拒绝,卷住茎身舔舐,舌尖反复舔弄着马眼,刺激着还在不应期里的性器。不多会儿张佳乐就在孙哲平口中再次有硬度,孙哲平放开他,撑着身体居高临下看着张佳乐。张佳乐有些难堪的与他对视,伸手勾住孙哲平的脖子拉进他,嘴唇贴着嘴唇邀请道,进来……

甬道内被灌满了之前的精液,孙哲平第二次进入的很顺利,张佳乐仍是发出满足而难耐的叹息。孙哲平抱着张佳乐翻身靠坐在床头,让张佳乐跪坐在怀里。张佳乐早就没有自己动的力气,乖顺得靠在孙哲平胸口任他动作,与他的心跳叠在一起。
孙哲平支起一条腿由下向上挺腰,这个姿势进得更深,张佳乐所有的着力点都在孙哲平身上。张佳乐靠着他,攀着他,依赖着他。因他而皱眉或沉沦。这让孙哲平产生一种相依为命的错觉。

第二次做得太久,张佳乐被折腾得狠了,迷迷糊糊靠在孙哲平怀里睡了过去,连孙哲平握着他的性器帮他释放出来的时候都只发出了一声模糊的梦呓。



#攻视角的肉真是…写得人一点儿都不满足啊……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1. 無題

覺得攻視角的肉也很好吃啊啊--( 艸)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