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Make Many Many Wishes#3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Make Many Many Wishes#3

[全职/双花]Make Many Many Wishes#3
#MAW番外/私设张乐乐首都人民,中了南疆汉子的蛊一路相随来到西部荒野(……)/无肉不欢
#孙哲平生贺,感谢你来



3.My Pleasure.



第一届全明星在杭州。连摘两冠的嘉世捎带着所在地让北上广不得不服气,把第一届全明星举办地拱手相让。
张佳乐作为一个首都人民是从不惧寒的,后来扎根昆明也觉得挺好。但偶有几天下寒气他的不耐冻就显露出来了,不是裹着毯子猫在训练室里,就是抱着笔记本窝在床上,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于是全明星赛前一天,一出杭州机场孙哲平就感觉身边的张佳乐明显矮了一截——他缩着脖子,半张脸都藏进围巾里,埋头跟着孙哲平,路都懒得看。孙哲平自个儿一点不觉得冷,特别不理解此刻怏了的张佳乐,好笑道你挂巫毒术了?
张佳乐偎近,忧郁开口,说都快被DOT挂跪了,速度奶我口。两句话还带上牙齿打架的颤音了。
孙哲平大笑,答应道奶奶奶,抬胳膊把张佳乐夹紧,侧身帮他挡住绵里带针的冷风。

所以一到冬天张佳乐就可不想去暖气线以南打客场了!他紧紧挨着孙哲平,想到将来一年一度的全明星,更愁了……

连续两晚北方人张佳乐都欢乐的把空调开到28度,在西湖畔也要四季如春,最后干燥得孙哲平实在抗不住居然流鼻血了。张佳乐连忙按着孙哲平坐下止血,又关空调又开窗通风,夜风一吹屋里那点暖气就全散了。孙哲平说没事儿,温度打低点就成。
张佳乐摇摇头,倒杯温水放孙哲平面前,关好窗,说没关系我还有装备。说着掏出他在训练室不离身的小毛毯,坐到桌前叠吧叠吧盖在腿上,继续玩电脑。

孙哲平真是没想到,打个全明星张佳乐居然能把他的宝贝毛毯带来,之前在自个儿底盘就没少笑话他这行为像小老太太,这会儿简直像极了。
孙哲平忍不住调侃他,张佳乐害人流鼻血了心虚不好回嘴,就悄悄努努嘴,做出个不屑搭理垃圾话的表情却把孙哲平逗得更乐了。调侃变成调情,孙哲平继续说,这小白眼儿翻的……真招人,再翻一个?
张佳乐听得也觉好笑,索性顺着孙哲平说,年轻人就是内火旺,等你老了就知道不保护关节的酸爽了。
是挺旺的,孙哲平坦言。

室内温度降下来了,张佳乐又不自觉缩起肩膀了。他并着腿脚踩在横称上,胳膊收在身前,尽量蜷缩得小小的,像只可爱的怕冷的小动物。
孙哲平看了张佳乐一会儿,考量到明天只有半天团队赛而已,待鼻血止住了,便抬手重新打开空调。他起身掀了张佳乐的装备,把人往床上带,说,放着这么旺的火不用,浪费不浪费?

张佳乐被压进柔软的床褥里才反应过来那句话的含义,孙哲平已经俯下身吻他。张佳乐欣然接受,配合的伸手搂住孙哲平的脖子,贴着人嘴唇含笑半嗔半允了一句,流氓。


一个初始的吻才温情了一瞬,就变得越来越深也越来越热烈。张佳乐原是觉得冷的,他被孙哲平完全拢在身下,孙哲平的气息很热,唇舌比掌心更烫人,口腔内柔软的腺体被舔舐的酥痒甚至教人舒服得轻轻战栗。
张佳乐被吻得享受而情动,就快被孙哲平一波节奏带得沉溺其中,突然想起正经事,连忙挣了一下。
不知是不是第一次从契机到过程都太刺激,那之后的每一次,无论开始多浪漫温情后续发展必须要干柴烈火燃尽方休。享受一场高质量的情事确实相当愉悦,可每次是尽了兴了,张佳乐感觉自己浑身骨头也都散透了。尤其第二天,不睡到下午根本不够。
孙哲平稍后撤结束了这个吻,张佳乐双手捧住孙哲平的脸拍拍,扑朔扑朔眼睛,说你…悠着点儿。
孙哲平挑眉,只觉得这个张佳乐啊,这会儿真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他被自己压在身下,散着发红着脸,嘴唇被吻得水亮,一副等待被亲的模样。到底有没有自觉啊……还不好意思又煞有介事的说这种话,只会起反作用。孙哲平居高临下看了会儿人,牵过贴在脸上有点凉的手握在掌心里压在枕上,继续俯下身去亲张佳乐的耳朵。
张佳乐耳边给那炙热的气息一碰,痒得忍不住动了动,还没躲开耳垂就被含住。
嗯…听到没啊?
孙哲平叼着软肉轻轻咬磨,咕哝声算答应。张佳乐给那声贴在耳边低低的鼻音轰得再记不得坚持。孙哲平根本不客气,伸手就掀了张佳乐上衣要脱,还稍显冷的室内温度让局部的热度更炙热。只是被指尖碰到腰肢,张佳乐就敏感得缩起身体。

还冷……

孙哲平顿了顿,轻笑一声,心想真这么怕冷啊。他就松了握着张佳乐的手,去顺他的头发。拿嘴唇他的额头,安抚道好,好,先不脱。说着拉好下摆,手心贴着人摩挲,顺着腰身向上,让掌心下的皮肤都跟着热起来。
张佳乐双手获得自由之后便再次去搂孙哲平。无论多少次,那些来自孙哲平的亲吻和爱抚仍会让他心跳得厉害,紧张又期待。他需要抱着孙哲平。
孙哲平顺势嵌进张佳乐腿间,抚摸着身体的手已经探上胸口,拇指按着软软的乳尖揉搓,感受指腹下的小肉粒一点点挺立起来。张佳乐被揉按得轻哼一声,左胸口酥麻的感觉让他条件反射般想收紧双腿。孙哲平感觉腰被夹了一下,便侧头问张佳乐,这么舒服?
说着孙哲平加重手里的力道去捏拧碾转指尖下硬硬的小东西,弄得张佳乐喘息更重了,甚至难耐的颤抖起来。不用看都知道那里肯定充血得红透了。孙哲平贴着张佳乐泛红的耳廓继续说,乐乐,反应越来越好了。
张佳乐在床上一向不经逗,孙哲平被他搂得太紧,看不到他的表情,有点可惜。比起越来越契合的身体,张佳乐在克服羞耻心这方面真是毫无进步。孙哲平只好哄哄他,问还冷么?
怀里的脑袋蹭蹭他,孙哲平撑起身体,说来衣服脱了,我亲亲你。

张佳乐虽然不要说话,配合度还是很高的。他早就不会再像第一次时那样青涩得不敢看人了,他们爱着彼此,与孙哲平亲密的拥抱在一起感觉很幸福。坦诚相见后张佳乐仍红着脸,伸手勾了孙哲平的脖子要他贴近自己,抱抱自己。
孙哲平把张佳乐搂进怀里,刚才被他欺负的地方果然红了,隔着衣服没个轻重,都充血肿胀起来了。孙哲平刚伸手揉揉,张佳乐就闷哼一声,孙哲平便低头将那处含进嘴里。
刚才弄得厉害了,一碰就疼,疼完了又是过电般的爽利。爽利得张佳乐享受又羞耻,原还是能忍住的,这下再忍不住了。温热的湿润的触感,以及唇舌柔软的拨弄挑逗让张佳乐的情欲迅速汇聚到下腹。张佳乐边低低呻吟,边清晰的感觉自己与孙哲平紧密贴在一处的性器正在慢慢充血,蹭着孙哲平,一点点勃起。
孙哲平嘴里的嫩肉都被反复吸吮得变大了一点,细腻而柔软,口感太好就轻轻咬了一口。那里早就被折磨得敏感得要命,哪里经得住这么对待,张佳乐立刻吃痛得抽了口气。

唔…!孙哲平、你是不是欠肉吃……

难得在床上被完整念一次名字,孙哲平抬眼就对上张佳乐皱着眉的模样,像是真委屈了。孙哲平想笑,又不好真笑,只觉得张佳乐今天要求特别多,多得特别可爱。就探身亲了亲他,自觉道,我轻点。


之后孙哲平真的轻点慢点了,尽量温柔。温情的亲吻与爱抚,体贴而细致的扩张和进入。孙哲平将张佳乐完全拢在怀里,张佳乐手指插入孙哲平的短发摩挲,与他亲吻。直到俩人真正契合在在一起,孙哲平终于埋进他身体里,最隐秘的地方,缓慢而小幅的律动,赤裸的相互的感知着彼此。
若非出言逗他,情事中孙哲平习惯不出声音,只听得到低低的鼻息。以往张佳乐总是无暇顾及,他常常连自己都顾及不来,可此时却再清晰没有了。
孙哲平正在他体内温柔的进犯,这甚至比曾经那些如雨如麻的快感更让人难以招架。张佳乐甚至感觉自己呼吸到的不是孙哲平的气息,他一定是直接把荷尔蒙灌进了自己胸腔里了。那炙热的气息就贴在自己颈间,喷在静脉血液流过的地方,低沉的呼气声同身下的动作节奏一致。
张佳乐双手撑在孙哲平肩上,皮肤相贴的地方都是汗,粘腻着人。他分不清是自己手心紧张得出汗了,还是孙哲平的,就像分不清正细细颤抖的是掌心下的可靠双肩,还是自己。
张佳乐想,大概是自己。他还想,他热得要化了,那他可以和孙哲平融化在一起。

再后来,那些一点点累积的快感才更叫人难以招架,每次缓慢而亲密的契合都留下一点点不给体味的甜,它们渐渐变得琢磨人。张佳乐还很清明,他难得到了此刻还明明白白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不是一味的交给孙哲平去主导,可张佳乐宁可自己混沌一点。那些沉在身体深处的酥痒叫人贪婪,叫人蠢蠢欲动,张佳乐真的再忍不了更多,终于用支着的膝盖去蹭蹭孙哲平,小声要求,你快点……

声儿小得跟小猫似的,但孙哲平听到了,也不要张佳乐忍着羞再重复一遍。他自己早忍得百爪挠心,便握着张佳乐的腰,性器退至穴口,招呼也不打就大力全部捅了进去。

啊——!

张佳乐给一下撞了个激灵,要命的地方终于被狠狠顶到,那些积累的磨人的酥痒酸胀瞬间引爆,快感迅速游走百骸四肢,连指尖都麻了。张佳乐仰着头,生理泪水几乎不受控制就淌了下来。

这样的好点儿?

孙哲平好不容易得了令儿也不急着出来,他全部埋在人身体里,感受爱人体内温热湿润的缠裹,柔嫩绵软的内壁因刺激而抽搐着绞紧。这是他疼爱过太多次的身体,他当然知道怎样让彼此更舒服。孙哲平碾着张佳乐的敏感点慢慢退出来,果不其然身下的身体就跟着抖了一下,鼻音都带上哭腔。硬挺的性器退出大半后再次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道快速插入,可怜张佳乐这次连声儿都发不出了。可孙哲平没再给他适应的机会,直接将夹紧腰间的双腿架到肩上,将他完全打开,大力操干起来。
身下边蛮横的抽插,孙哲平边俯身贴在张佳乐耳边,又问,是不是要这样的?

张佳乐终于迎来熟悉的酩酊感,他一面觉得自己要死掉了,一面又觉得那就死掉好了。听到孙哲平的问话想也不想就点点头,呢喃着“要……”过会儿又因为那里被疯狂的连续顶戳而颤抖着摇头。
孙哲平弄得他疼,而快感就要失控的感觉更让人害怕。张佳乐几乎被对折,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他闭着眼睛伸手胡乱的抓空气。孙哲平见状便放下他的腿,俯身把张佳乐搂进怀里哄吻。张佳乐抱紧孙哲平的脖子,才觉得安心了点,呜咽着说我要死掉了……
孩子气的话惹得孙哲平笑一声,哄他说不会的。
真的…呜…不行、受不了……
张佳乐真的被操干得哭起来了,孙哲平却一点儿不准备放过他,一下一下啄吻着人,边揉上张佳乐硬得淌水的性器边问,哪儿受不了?

张佳乐蓦地被握在手里套弄,身体一紧张缠人得更厉害了,孙哲平顺势进得更深。张佳乐真的受不住,难耐的再次示弱,别那么深…嗯、慢点……

这撒起娇来真是没完没了了。麻烦又甜蜜。孙哲平沉声笑一声,喊他宝贝儿啊,要轻的是你,要重的还是你。
张佳乐被顶得呜呜咽咽话都说不清楚,半天才在那些个支离破碎的鼻音气音里夹了小半句话,你嫌我……
孙哲平哪听得,边说,不嫌啊,就喜欢你事儿多。边堵了张佳乐的嘴去吻他,把他甜糯腻人的呻吟全部吃下,吞咽进腹。身下的进犯一刻不停。


第二天张佳乐被闹钟吵醒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浑身的骨头就是被孙哲平拆吃入腹后吐出来重新组在一起的。他闷闷的看一眼身边那张一点儿没被叨扰的睡脸,忍不住又看一眼,终于用尽全力把孙哲平掀下床去。

虽然困得要命,好在全明星的团队赛不用费太多脑子,打得炫就好。比炫没谁比得赢张佳乐,尤其是当孙哲平被分到对面那组的时候。


实际上半年过去了,从炎夏到寒冬,他们仍然没能找出短时间内降低孙哲平操作强度的方法,能做的只是尽早向专业人士求助,遵循医嘱做好防范。
张佳乐当然想过的,该来的总会来。少了那份无知的无惧,那一天的到来将是一个不仅痛苦而且漫长的过程。但那是他们的选择,选择了就要承担,没有回头的道理。何况张佳乐根本不想回头。
只是在那之前,作为见证彼此梦想的初始、与延续的那个人,他要跟孙哲平相伴走到最远的地方。刀锋前行光影相随,直到尽头。



FIN.




#遇见全职太晚了,这么好的故事,早点儿看到就好了。又觉得遇见他俩并不晚,总是最对的时候。
#第二次给大孙过生日,希望你快乐!爱你!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