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Tags.#1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Tags.#19

#甜品先行,无肉不欢



tag19.男友衬衫



俩人夏休基本都是北京昆明一边呆一个月,所以各自衣柜都有一小半空间整齐摆放着对方的衣服。但战队里就不一样了,没有家长收拾,两个大男生的衣服都乱堆,三年住下来早就混的像一个人的。
不过通常孙哲平不会穿错。倒不是张佳乐衣服小到穿不来,男孩子衣服原本就宽松,而是那个张扬的穿衣风格……不是颜色太跳就是图案超级酷炫或者过于小清新。孙哲平一拿到就会默默扔回去。


这日孙哲平尚未完全清醒,从衣柜里抓到件纯色T恤,好像不是自己的,却还挺大的。没拉窗帘看不清楚,是个极素的颜色。孙哲平心叹难得,张佳乐居然还会有这种衣服,套上就出门买早饭去了。
待他拿着吃食回来喊人,原本的起床困难户一睁眼就噗嗤笑喷,立马醒过来。
孙哲平疑惑的摸摸脸,刚才买早餐的路上也被人笑了。正准备去卫生间照镜子,就被张佳乐一把抱住腰,脑袋贴着人蹭来蹭去。

哎,你去哪?还没给我早安吻呢。说着真的仰着脸呶呶嘴。
早安吻是个什么鬼……孙哲平无语,是边俯身搂着人亲了一下。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果然去训练室的路上碰到队友都一脸憋笑的表情跟他打招呼,走远一点立马嘻嘻哈哈笑出声来。
孙哲平扬眉,拿眼瞧张佳乐。张佳乐亲昵的挽过他的胳膊,冲他笑的天真又灿烂,无辜的像六月的晴空。大致猜出情况的孙哲平只得揉揉他的头,随便背后印了什么,张佳乐高兴就行了。


后来百花的小姑娘偷拍下他们向来狂拽酷霸叼的队长今天的背影,米白色的T恤上印着三个粉色大字——

「不靠谱」
右下角还有个不太仔细都看不到的小字「乐」


其实那T恤是很久之前张佳乐网上买的,可以随便印字,他觉得好玩就买了一件,结果布料一般而且尺寸不对就扔柜子里被忘记了。早知道有今天张佳乐一定印点更糟糕的。

相对而言张佳乐就很喜欢拿孙哲平的旧衣服当睡衣穿。大一圈穿起来宽松不说,洗涤多次的棉布柔软无比,穿着睡觉很舒服。孙哲平好几件T恤就这么被光荣征用了。

晚上张佳乐抓了睡裤和孙哲平的衣服去冲澡。
夏天么,一天洗好几个澡人基本都是干净的,睡前囫囵澡快得很。结果张佳乐刚进去没五分钟就郁闷的“靠!”了一声。
孙哲平靠在床头问怎么了,张佳乐在里头答裤子掉地上啦!
孙哲平刚起身准备帮忙,张佳乐就已经套了衣服出来,自己打开衣柜弯腰在一堆乱放的干净衣服里翻找他的睡裤。

孙哲平的衣服再大,张佳乐弯腰也只能盖住一半,露出半截湿掉的底裤。估计睡裤和内裤都掉地上了,张佳乐不好意思光着出来,沾了水也只好先勉强穿着再找干净的。
但是湿掉的布料皱巴巴的半透明的黏在臀缝,完全起不到遮挡的作用,圆润的臀部线条毫无遮拦的暴露在外。简直还不如不穿。

糟糕…鼻血好像要流出来了……
床正对着衣柜的孙哲平突然想吃荔枝,喉头一阵渴,连忙抬头看天花板。在心里才默念了一秒非礼勿视,下一秒就变成及时行乐。

哎,慧根也太差了。


孙哲平起身凑近,张佳乐刚感觉不对已经迟了。
被一口咬在白嫩柔软的臀肉上,惊的张佳乐心都提到嗓子眼,腰一软差点栽进衣柜里,好在被人搂着,却也固定住了。不愧是身上肉最多地方,口感很好,沾着刚洗完澡的湿气和香味,孙哲平很满意。
身后的啃吻还在继续,张佳乐腰都直不起来,双手扶着孙哲平的胳膊才勉强站住,垂着头脸通红。

白花花的嫩肉上好几个艳红的牙印,触目惊心又极尽情色。孙哲平舍不得再咬,索性舔吻起来,湿透的布料太碍事,被手指拨拉到一边。湿热的唇舌一点点画着诱人的臀线,舌尖触碰到最隐秘时地方张佳乐忍不住一抖,腰都酥了,极其可怜的呜咽一声。

乐乐,可以舔吗?

与其说是征求意见,不如说是好心报备。
张佳乐不肯再出声只是摇头,羞耻的好像快要哭了。底裤最终被扯下腿根,孙哲平安抚的摸着张佳乐轻颤的腰腿,说,你不舒服我就停下。

舌尖舔过红润的穴口,温柔的将褶皱一点点弄开。张佳乐感到有种异样的酸热游走全身,最后聚集到下腹,陌生而难以言喻的快感让他羞臊的不行又招架不住。
张佳乐看不到,那里被舔的湿漉漉殷红一片,没被进入过就自己轻轻开阖起来。孙哲平确实很想舔进去,但他怕张佳乐一会儿真的哭起来,只敢在外围打着圈,弄得张佳乐腿间滑腻一片。

张佳乐腿不停打颤,再也站不住,终于发出细不可闻的邀请。
进来……


紧接着就被抱到床上,孙哲平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他朝下跪趴着,扩张肯定做不全了,这样比较轻松。

实际上情事上张佳乐基本是随孙哲平折腾的,他负责舒服就行了。除去索吻没什么要求。
但从确立关系到现在他们都没试过后背位,之前张佳乐抱怨腰腿疼的时候孙哲平提过,不过没实施。

这会儿张佳乐闭着眼睛软成一团,却怎么都觉得别扭。他知道这样比较好,孙哲平也好像确实想,就没说什么。
只是换做以往,进入的时候孙哲平总是将他搂在怀里哄吻的。现在张佳乐只觉得有手指沾了温热的润滑液探入,做着必要的扩张,随后就是熟悉而烫人的物什抵在穴口磨蹭,内壁随着它的侵入被缓慢撑开。他感到巨大的压迫感和不适感,还有疼。其他什么都没了。

第一次从后背进入孙哲平很小心,而且说实话扩张太草率。张佳乐趴跪着,侧脸埋在枕头里不住的喘息,腰臀被抬高。他皮肤白骨架窄,整个人显得很纤细,一双漂亮的蝴蝶骨随着自己的进入无助的颤抖着,这姿势极为诱人。
浅色的头发从肩背上滑下去,遮挡住露在枕头外的侧脸,让孙哲平突然产生了微妙的错觉,瞬间违和感爆棚。

乐乐?
嗯……

当然还是张佳乐的声音,孙哲平才进去一半又退出来,将张佳乐翻过来就看到人眼睛都红了。

弄疼你了?

张佳乐并不作答,抬手去勾孙哲平的肩。
抱抱我。

听得孙哲平心一抽,俯身将张佳乐搂好,亲了亲他的额头和眼睛。
趴着不喜欢?怀里的脑袋摇一摇。好,知道了。说完孙哲平含着张佳乐的下唇吻上去,拿了枕头垫到人腰下,再次小心翼翼把自己埋进去。

全部进去后两人都舒口气,很好哄的张佳乐被温柔的亲吻了就满足起来,搂着孙哲平的脖子,贴着额头露出一个甜人的笑容。招的孙哲平忍不住又去亲他,身下开始小幅动作。

什么都不如这张脸煽情。


因扩张不足而产生的胀痛在逐渐适应之后一点点转换成酸痒,好像因为刚才被过分温柔对待,整个后穴从穴口开始都异常敏感。体内性器顶入的时候被捣弄到的地方又酸又软,连带整个肠道都被磨蹭的酥麻麻的。

张佳乐原想着在宿舍,怎么也得遏止着不能出声,结果做到情难自持再忍不住,俱是软软腻腻的鼻音。孙哲平只得吻上去,将那些甜腻撩人的呻吟尽数吞下。没了人声,那些淫靡的肉体拍打声和滋咕滋咕的水声却更清明,好像放大了好多倍响在耳边。
听得人心脏狂跳,张佳乐被吻的快要喘不上气,稍微挣扎就被放开。轻度缺氧使得人晕乎乎的,有种仿佛醉酒的微醺感。

孙哲平也发现张佳乐今天简直缠人,起先稍稍抽插时湿热的黏膜就敏感的收颤着,等到动作大起来,每次退出去都感到内壁黏人的吸吮,捅进去则被包裹绞紧,一点都不愿放开。逼得人理智快崩溃,操干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深。
这股狠劲儿张佳乐根本受不住,又不敢喊,一口咬上孙哲平硬实的肩膀,心里还阿Q的想着终于轮到自己咬人了。

下身胀的发疼,自顾自的流出液体,顶端一下一下蹭在孙哲平腹部,蹭的到处都是滑腻腻的。几乎是即将高潮临门一脚的状态,孙哲平适时的握在手心抚弄。
在一起两三年了,孙哲平早就把张佳乐每处敏感带都摸的透透的,他顺着经脉从根部向上揉捏,绕过开阖的马眼,用拇指平短的指甲轻轻抠弄着茎皮,张佳乐就难耐的哼起来,后面也跟着颤抖的大力收缩起来。

张佳乐被刺激的浑身酥麻,连自己什么时候射的都不知道,只觉得腹部粘腻一片。结果牙都咬酸了这场情事还没结束,他不满的松口,拿软软润润的眼神瞧着孙哲平,立即就被吻了。
?和刚才前端被温柔抚弄不同,亲吻蛮横又霸道,张佳乐出不来声又喘不上气,津液盛不住流到脖子上黏哒哒的,他只能靠鼻子不住的吸气,却根本不够支持呼吸。孙哲平也不想再折腾他,边要把人亲窒息了身下边发狠抽插数下,最后肿胀着一抖释放出来。

张佳乐难得没哭喊到嗓子都哑了,却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囫囵澡白洗了,被抱去又洗了个彻底的。过程迷迷糊糊基本不记得了。
等他想起要讨伐孙哲平破廉耻的流氓行径,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的事情了。



#抱歉又玩起了男友衬衫梗……杀伤力太大百玩不厌……
#这个标签应该叫捡肥皂才对(死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