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Tags.#27

#无肉不欢


tag27.情事


孙哲平一面慢慢将自己一寸寸挤进去,一面哄着吻着他。终于全部埋进去后两人都满足地舒一口气。
他们的身体很切合,孙哲平能细数所有张佳乐有感觉的地方。所以他直接抵在张佳乐最敏感一处,便不再动,等待肠道适应他的尺寸。
然而上来就被直直顶住的感觉太过刺激,张佳乐难耐地扭动腰,发现毫无改善,伸手去推对方埋在自己颈窝舔吻的脸。

哎…大孙……别……

孙哲平退出两分,不再逼迫着他。脸贴脸厮磨着,含着张佳乐的耳垂问,动了?
混热的气息和因情欲而沙哑的声音让张佳乐忍不住一阵战栗,他呼吸不稳,抬手去揉孙哲平刺拉拉的头顶,侧着脸和对方对视,浅浅笑着。
好。

孙哲平露出一个笑,身下开始缓缓动作。低头啃咬张佳乐的下唇,而后继续向下。
张佳乐皮肤白血管细,很容易就弄出痕迹,惹得孙哲平尤其喜欢去吸吮揉捏。常被对方打趣不愧是狮子座。每每情事才开始张佳乐就已经被布满或深或浅的撩人颜色,仿佛和长发呼应一般,色气十足。令人血脉贲张。

抽插的幅度越来越大,润滑剂和肠液被带出又拍回皮肤上,发出羞人的声响。轻喘变成舒服的呻吟。孙哲平并没有像一开始那么直接,而是每次都堪堪避开重点,蹭着边缘挤过去。快感一开始并不激烈,所以张佳乐的注意力都随着被重点照顾的胸口跳动。

早已站立的乳尖被捻捏得红肿不堪,掐弄后轻微的刺痛化作阵阵难以纾解的酥痒,想要被更用力的对待。张佳乐轻哼着,马上就会被温柔回应。湿热的舌头包裹上去,孙哲平用舌尖碾压舔尝。被指尖揉按过的肉粒异常敏锐,带动着身体都轻轻颤动,每每舔舐过就会听见情难自禁的叹息。
而身后数百次快感累积的酸麻爽利像毒药一样侵蚀百骸四肢,越来越强烈。张佳乐这才晓得厉害,身体软得双腿都要支不住,艰难地靠在孙哲平腰间。他想缓一缓,又希望来一下刺激的,他还没有想好。而情潮和快感一波波袭来已经越来越快,他不知所措地喊着孙哲平的名字。

唔…大孙……
怎么了,乐乐?
不知道…嗯……

孙哲平笑着换了个角度,一记深顶重重压向刚刚一直刻意忽略的地方。

啊——

直顶心底的酥麻酸胀像被一锤擂破的大坝,累积的快感如破堤的潮水汹涌而出,张佳乐被激得直接哭了出来,麻利地在孙哲平背上留下爪印。

不行、不行……
声音软软的,无助极了。孙哲平一手温柔揉着张佳乐的头发,一手搂住他的腰将人圈在怀里。
舒服吗?
嗯……
张佳乐有些迷乱地不住摇头,承认得难得坦然,像是委屈又像是祈求。
大孙…受不了……

孙哲平轻吻舔舐怀里人的眼角,带着安抚意味。身下动作未停,仍时不时蛮横地捣向要命的地方,和嘴上的温柔截然不同。张佳乐生理泪水控制不住,再度溢满眼眶,鼻尖和耳朵都红红的,边呻吟边哭起来,用湿漉漉的眼睛向上望着他,浑身都是光亮的水渍和瑰丽的玫红。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孙哲平心动又心软。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正做着最亲密淫靡的事情,张佳乐的眼神却可以那么无辜天真。他一面想将之吃拆入腹,一面又恨不得卸下獠牙为之臣服。
最后还是猎性占了上风。他沉声笑着,情动地诱哄,乐乐,哪里受不了?

张佳乐被顶弄得颤抖不已。听了问话耳朵都要烧起来,羞耻得不行,他难受地抽抽鼻子,像被欺负到极致。目光下移到那张毫无遮拦的嘴,堪堪挂着的手臂努力将孙哲平拉近自己。
在撒娇着索吻。

哪舍得真的欺负。原本就不坚定的孙哲平立马成了被驯服的兽类,得令吻下去,缠绵而霸道。身下生生又胀大几分,加大力度对准敏感点狠狠捅进去。张佳乐随之呜咽起来。
原本也不指望张佳乐能答出什么花儿来。这么多年连个子都拔高了两厘米,唯独对床笫间的大胆话语还生涩得像个少年。不过也犯不着再说些什么,对他来说张佳乐一个嗫嚅的气音都是最撩人的情话。

经方才一撩拨,张佳乐却更加敏感,内壁被粗热的分身摩擦得愈加充血肿胀。他甚至能感受到体内茎具上凸起的血管,和饱满的顶端一起随着一次又一次快如打桩的冲撞用力研磨碾压着自己,身后不受控制的一阵阵剧烈收缩。早些时间蔓延全身的舒爽被毫无保留地抽插召回身下。前端肿胀的有点难受,但他不敢碰,怕一碰就射出来。张佳乐被快感冲击的意识迷离,像在巨浪中浮浮沉沉难以自己。他难耐地想逃,奈何腰肢早就发颤软在孙哲平手里,想求饶又被亲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尽力气抓对方。

唇间缱绻的呢喃都经过齿舌缠绕最后卷进口腔,被孙哲平统统咽下。浓浓的鼻音伴着哭腔,却随着猛烈的撞击变的短促而高尖,跟着身下粘腻的水声,一叠叠像裹着蜂蜜的糖糕,软糯甜腻。

孙哲平松开张佳乐让他喘气,向下舔吻过他无意识展露的脖颈,头顶马上传来压抑许久的呻吟,拔高的拖得长长的尾音极尽风情。喉结滑动,颤抖的那么脆弱而动人。
他像猫科动物对待猎物一般,本能地张嘴咬下去,张佳乐惊得一抖,声音都变调了,终于释放出来。
随着高潮而骤然紧缩的后穴简直催的人头皮发麻,孙哲平费了极大自制力才忍住往最深处操干的冲动。他体贴地放缓放慢,退出一半,只浅浅抽插。一边继续咬舔着张佳乐的喉结,一边伸手轻握住犹在排精的分身,帮他延长高潮。轻柔地从根部向上揉按,指腹捏蹭着敏感的顶端,抚过张合的马眼时手心的器具便可怜地抖动起来。

过长时间的灭顶快感让人发狂,张佳乐经不住啜泣一声再没了动静。
搭在肩上的手随之滑落,孙哲平了然地松了口,缓缓停下身下的动作,去吻他的额头。


情事上张佳乐对孙哲平是予取予求的,孙哲平很享受这种信任,虽然主导着节奏,仍总是以取悦张佳乐为主要目的。
但把恋人干得太舒服直接插射晕过去,真是……
孙哲平拨开张佳乐湿成一缕一缕的刘海,拇指温柔的抚摸他过眼底的泪痣,好笑地看他哭花一张好看的脸。明明对他那么好还被弄得惨兮兮的。他叹息着凑到张佳乐耳边喊他的名字,说些他也许听得见也许听不见的情话。

短暂的晕厥后,张佳乐很快转醒过来。
怀里的人动了动,眼睛蒙着一层水雾,看起来还迷糊得很。孙哲平轻轻喊他。
好不容易看清上方的人后张佳乐露出一个餍足而甜蜜的笑容。

队长……

孙哲平的心像被狠狠打了一闷棍,一瞬间视线对焦都成问题。他已经很多年没听过这个称呼了,早些年他们还是青涩的毛头小子的时候,张佳乐就喜欢窝在他怀里这么喊他。
一恍惚他们已经在一起这么多年。

见孙哲平没反应,张佳乐不满地又喊一声,费力抬手去勾孙哲平的脖子。
乐乐,队长疼疼你。
唔。

然后张佳乐就如愿以偿的被温柔的亲吻了。


#其实就是特别想看乐乐在床上喊大孙队长
#写完才发现忘记让大孙爽一发了……哦呀……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