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点文/全职/双花]ATOZ#L后续

#孙哲平生贺/单方兽化
#love后续,建议先看正篇好衔接/肉沫,睡醒后撤图换外链地址



要说后来啊,后来孙哲平真的发展成实打实的家里蹲了。
他辞去工作,用积蓄开了个网店,专卖猫宠用品。起初生意不温不火,日子倒也能过。偶然一次,孙哲平翻相册的时候觉得乐乐坐床上歪脑袋看他的样子实在可爱,就进了一批仿真猫耳挂上家宠的照片卖起来。原本只图个好玩,谁知微博一转瞬间卖疯了,孙哲平想想挺后怕,再不敢把乐乐的照片PO到网上。
不过自此之后网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孙哲平不想分太多时间去忙这些,控制发展同时也雇了人打理。生活渐渐好起来,陪乐乐的时间也更多了。

经过长时间努力,孙哲平终于在深秋成功给乐乐完整的穿上衣服带他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尾巴塞裤子里不舒服,只能给他穿件长到脚踝的大风衣,把毛茸茸的耳朵藏进厚厚的毛线帽子里。出门前孙哲平捏他的脸蛋,说可别摇尾巴,一摇就露馅。乐乐不高兴的嘟起嘴,说才不会。
结果看到马卡农尾巴都要竖到天上去了。
马卡农喜欢,甜甜圈也喜欢。乐乐尝过一口就对着玻璃展柜里那些花花绿绿的糕点两眼放光,比看到鸡腿还开心。孙哲平一面拒绝,说不行,再吃要蛀牙,一面每样都打包了一块。

除此之外乐乐对其他就显得兴致缺缺。外面的世界他又不是没看过,做猫咪的时候在外头逍遥了一年呢。做猫和做人,外面的世界于他也没什么太大不同,自他被驯服的那一刻起,他世界的中心就只有一个人。
归家途中乐乐有点迷瞪,他精神了一整晚,早就困了。孙哲平蹲下,说来背。乐乐不太情愿的趴上去,有要秒睡的迹象,还是强打精神跟孙哲平抱怨,不喜欢背。

孙哲平笑,说在外头只有小孩才抱,你小吗?
哼。

乐乐搂紧孙哲平的脖子,贴着他的脸,闭上眼。乐乐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不喜欢拥挤的街道,他喜欢呆在家里,和孙哲平一起。


以前孙哲平刷网页,看到哪家猫咪特大爷猫奴特小媳妇似的伺候时他还得意,边暗爽边拍拍腿,乐乐不问缘由就跑来坐他怀里。孙哲平低头亲亲乐乐的发顶,毛茸茸的耳朵还会害羞的抖一下。孙哲平的猫比别人的都好看,比别人的都乖都粘人,还是自带猫耳猫尾的人形。啧啧,不要太人生赢家啊!

结果大半年过去,人生赢家开始发现自己的待遇明显下降。
大约是认了饲主,且认定了饲主不会抛弃自己,和其他猫咪一样,安全感满满的乐乐也放松散漫起来,没事就跟孙哲平耍耍横。
乐乐躺沙发上看电视,他讨厌穿衣服,在家还是一件衬衫走天下,不过好歹愿意穿条底裤了。孙哲平从房间里出来坐边上。要搁以前人早就爬起来蹭过去了,放现在就是,乐乐看都不看他,抬手指着茶几上的烤酥饼,蹦一个字,吃。

乐乐对电话很感兴趣,他想学会使用它学会说话,这样就可以跟在门外世界的孙哲平说他想他了。于是乐乐学的很认真,到现在不太长的句子都没什么问题。
孙哲平闻声只得去起身去拿烤酥饼,坐到乐乐身前一点一点掰小块喂给那只张着嘴等吃的懒猫。孙哲平瞧他咀嚼起来腮帮子鼓鼓的,嘴唇上占满了小甜渣,忍不住就想低头去亲他。结果乐乐嫌孙哲平挡到自己看电视了,边侧头让边伸手去推那张贴近的脸,别提多烦孙哲平搞突然袭击。

……居然被拒绝了,明明以前很喜欢他亲的。孙哲平有点被伤到,像孩子进入叛逆期的老爸又像七年之痒被嫌弃的恋人。
孙哲平内心正刮着寒冬的风,乐乐吃完嘴里的继续张嘴等投喂,还学会“啊——”了。孙哲平无奈得笑起来,简直拿他没办法。

吃掉一整块糖酥乐乐满足的舔舔嘴,继续盯着他的电视看,大有“朕已吃饱,小平子可以退下了”的架势。孙哲平给他把脸上没舔干净的甜渣抹掉,起身去洗手,结果被毛茸茸的尾巴缠住大腿不让他走。乐乐终于不看电视了,他收回目光看向孙哲平。
孙哲平手伸给乐乐看,乐乐歪过头扑朔着眼睛,孙哲平笑,解释说我得洗手。乐乐拽过孙哲平的手拉着他坐回来,抱着他的胳膊把沾满酥沫儿的手指含进嘴里,柔软的舌头将之裹住,舌尖灵巧的顺着指缝舔到指腹。他看着孙哲平的眼睛,一根一根,将他全部舔干净。

然后他把孙哲平的手还回去,继续看起了电视。孙哲平手撑在沙发,欺身将人拢在身下,刚低头乐乐又不配合往后让。脸上表情有点嫌弃,尾巴却圈在人腰上圈得紧紧的。

有点小性子反倒更撩人,孙哲平笑,说乐乐亲一个。

乐乐自然不是真的要拒绝孙哲平,他伸手勾着人脖子将人拉近,脸贴得足够近了,就稍抬头碰碰孙哲平的嘴唇。跟打发哭闹着要糖的小孩似的。完事了就收回手臂继续侧躺人身下,安然的看电视。
孙哲平亲亲乐乐的耳朵,直起身子满手口水的坐在一边,陪他看电视。


乐乐喜欢看电视,尤其喜欢躺着看。孙哲平担心他看坏眼睛,老强迫他坐起来。乐乐不愿意,坐孙哲平怀里还可以,孙哲平一走他又懒洋洋的躺下了。孙哲平买了个视力表回来要跟他说明问题,结果一检测,他有点懵,再没干涉乐乐躺着看电视的问题。

大约就和习性一样,乐乐身体构造上也或多或少保留了一些猫的特点。意识到这点之后孙哲平做菜也不太敢放盐和味精了,许多猫咪忌口的东西都不再出现。毕竟万一乐乐病了,孙哲平也没法带他去看医生。好在被糊里糊涂养了一年,乐乐依然很健康。

其实看电视也有好处,每天被人类语言包围着学起来也快。不过当晚饭时乐乐把鸡腿递到孙哲平面前,满脸期待的说,这只鸡,你承包的!孙哲平一面满脸黑线的叼住鸡腿接受乐乐的好意,一面决定以后得有选择的给他看电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黄金时间的肥皂剧播完了,乐乐爬起来钻到孙哲平怀里靠着他,毛茸茸的耳朵尖尖搔过下巴痒痒的。孙哲平有点惊喜,抬手顺着乐乐的头发,他这人生赢家平日里好久没感受到投怀送抱的待遇了。

孙,香浓丝滑的……
孙哲平看一眼电视中的广告,点头嗯一声。
想吃……
不行,巧克力对你不好。

唔……乐乐有点委屈,他觉得电视里那块黑糊糊的东西看起来很好吃,至少大家吃得很美味的样子,就他一个人吃不成。他耷拉着耳朵,把脸埋在孙哲平肩窝里,闷闷的发问,什么味道?
孙哲平笑,搂着人拍拍背,哄着他不高兴的小猫,说尝起来蛮好的,味道和你有点像。
一听这话乐乐更不高兴了,脸皱着,耳朵都立起来,要是有胡须大概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你尝得到,我又尝不到!

孙哲平捏着他的下巴舔吻上去,半温柔半霸道的安抚着他。乐乐有两颗小虎牙,孙哲平很喜欢舔那里,只要用舌尖舔来弄去的就能把人腰都吻软了。孙哲平含着他的唇说话,手里还扶着他的腰。

我尝的时候,你也很舒服,对吧?

确实很舒服。有情人做快乐事是本能,在这件事上乐乐从不掩饰。孙哲平不让他尝巧克力,总得给他点比巧克力还好的做补偿。
乐乐推开孙哲平的脸结束这个吻,分开腿面对面跨坐在孙哲平怀里,扶着他的肩将自己贴近,直到脸颊相抵。他伸舌头去碰孙哲平的耳垂,像是逗弄一般舔得那一小块肉动来动去。尾巴早就悄无声息的缠上腰间的手臂,身下贴在一处的地方难耐的蹭来蹭去,昭然若揭的邀请。孙哲平很享受,放任他再多做一点努力。

很快身下就被蹭得有了硬度,鼓囊囊顶着他,乐乐伏在孙哲平耳边回答刚才的问题。
舒服,想要。

情动的话语却奶声奶气的,像把腻腻的小刷子在骚动。明明说话者带了祈求意味,却叫孙哲平无法自控的想为之臣服。恨不能使出浑身解数让他舒服,舒服到尖叫。
孙哲平直接对着上下滑动的喉结下口,一手伸进衣摆里揉捏刚才就酥软的腰肢一手胡乱扯了衬衫的扣子将衣服剥下。
大力的爱抚揉的乐乐轻哼一声,咽喉在人齿下的感觉让他本能的服从,他服从孙哲平,同时向他求欢。他贴在孙哲平身上讨好的蹭着他,暴露在空气里有点凉凉的乳尖立马蹭的挺立起来。

乐乐的身体很漂亮,和他还是猫咪的时候一样,通体雪白,成了人连乳晕都比寻常人颜色浅一点。孙哲平应邀低头将那处粉嫩好看的地方叼着吮咬起来。
刚有点冷就被湿热的唇舌含住,乐乐满足的呻吟一声,肉粒被坏心的磨咬的时候有点疼,之后被舔吮一下疼痛很快就被酥麻取代,很舒服。乐乐小声要求,另一边也要……
孙哲平有求必应,稍侧头含住另一边硬挺的肉粒。而刚才被侍弄得红肿的乳尖湿哒哒的,暴露在空气里更冷了。乐乐还没出生抱怨就被拇指按着捏拧起来,平滑的指甲轻轻刮弄过乳尖就引得他无法自控的颤抖。

身体在爱抚下很快热起来,而胸前甜蜜的折磨还在继续,乐乐在下体毫无触碰的情况下就完全勃起了,顶端甚至从底裤边缘探出头,颤颤开阖着寻求安慰。底裤勒的他难受,可他坐在孙哲平身上又不好脱,所以说穿什么裤子嘛,孙哲平烦死了!

难受……

说着乐乐拉过在胸口作乱的手,带着他向下去摸自己被包裹在底裤里受到束缚的性器。孙哲平隔着布料抚弄安慰着他,问沙发还是床?

嗯…床……

床又大又软,享乐主义者想都不想就作出回答,反正不用他走路。孙哲平将人抱起来几步走回卧室,放到柔软的大床上,褪下烦人的布料。他撑在乐乐上方,亲亲他的额头、眼睛,最后吻在一处。
舌头扫过齿贝带起牙龈一处处的痒,舔过细腻的黏膜和上颚就能听到柔柔腻腻的轻哼声。孙哲平很快就得到回应,舌尖相触然后迅速缠吮在一起。

好好接个吻,孙哲平将乐乐翻过去,身下垫了枕头让他趴的舒服一点。白皙的皮肤被揉按得好几处都艳红,色气又诱人,一对漂亮的蝴蝶骨轻轻颤抖着。孙哲平将润滑液捂热,像后穴探去,一面做扩张一面从顺着脊椎向下舔吻。
越往下越敏感,湿热柔软的唇舌舔在皮肤上俱是磨人的痒,乐乐难耐的抱怨,孙哲平就用上了牙齿。半咬半吮,轻微的刺痛过后酥痒却加倍而来更叫人难受。


扩张做的差不多了,孙哲平也终于亲吻到尾椎骨,那个长了一根漂亮的长尾巴的地方。换作平日里乐乐才不让他碰尾巴,碰了还要咬人。这会儿换孙哲平咬他了,孙哲平刚含住尾巴根乐乐就不可抑制的战栗起来。最敏感的地方被温柔的舔弄得一阵酥痒,那些酥痒自脊椎骨向上攀爬,途经腰背顺着脖颈汇聚到头顶,使得他连头皮都麻了。
乐乐被激得高仰起头,连连发出小猫一样的叫声。孙哲平撤了口,改用手握住尾巴根揉捏,他起身将性器抵在湿润的穴口慢慢磨蹭,问。

乐乐,舒服吗?

乐乐很疑惑,他明明很舒服,却为什么总觉得胀胀的想哭。他腿直打颤,跪不住,艰难的摆腰去蹭身后抵住他的坚硬炙热的性器,脑子里却冒出一个和问题无关的念头。
这动作对孙哲平来说已经够了,他松了尾巴俯身将乐乐搂在怀里,握住他的腰肢,几乎是凶狠的直接全部大力贯穿进去。

内部被狠狠撑开,在硕大的顶端撞过体内最难耐的地方的那一刻耳朵传来一阵刺痛。孙哲平在咬他,用动物的语言宣称他正霸道的占有。强大的心里暗示与蚀骨销魂的酥麻酸胀统统席卷全身,他难耐的恨不得浑身都缩作一团,终于哭吟着射出来。


接下来才是开始,而乐乐已经酸软的不像话,全靠孙哲平托着腰才不至于直接趴下去。他浑浑噩噩沉浸在逼人发疯的快感里,心里只有那一个念头。

孙……

嗓子早就叫唤哑了,沙哑的声音听起来却更催情,一句姓氏都喊得甜腻腻的。孙哲平亲亲他毛茸茸的耳朵,应一声。

生孩子……

孙哲平眼前一瞬间甚至失了焦。他懵了,巨大的幸福感来的太突然。他一个深顶将自己完全埋进去,便停下不再动作。他将乐乐搂在怀里好好抱一会儿,亲昵的脸贴着脸,告诉他的生理常识为0的小猫,好,我们努努力。


孙哲平以前是个相当洒脱的人,捡到乐乐之后变得放心不下许多东西,连些眼前没有的事情也会控制不住去担心。他不知道乐乐的年龄应该怎么算,他们在一起第二个年头了,乐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他甚至不知道百年之后,如果乐乐还是现在这个模样,自己照顾不了他了该怎么办。
如果可以,孙哲平甚至忍不住这些疯狂的念头,他也能变成猫的话,就陪乐乐一起去流浪。做两只四处撒野的猫,也没什么不好。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