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陶叶]漩涡

#无肉不欢,吃吃未成年的黏糊小叶/第一赛季前,叶修名字仍用叶秋

小旅馆的暖气到后半夜就不足了,没有暖烘烘得催人欲睡,叶秋就睡不着。他们刚做完,赤裸的汗津津地拥在被子里,胳膊与腿胡乱交叠,倒也不觉冷。
叶秋只觉得身体倦得很,可熬惯了夜,这个点精神正是清明。陶轩感到那小玩意儿在他怀里扑腾,闹得他心猿意马也没了睡意。他掌在叶秋颈子处的手轻施力捏捏他,又向下抚在光滑的裸背上,摸过一双微突的蝴蝶骨。
陶轩的鼻梁高且硬挺,原是埋在他发间,现向下顶蹭着他,经过额头与眼眶,鼻息与叶秋的交织在一起,低声哄他,还要再来?
声音是情事间的低哑,他说话时胸膛微微震动,那震动带着心跳传递给了叶秋。叶秋不说话,抬手隔开陶轩仍炙热的鼻息与他吐息里自己最近才上瘾的烟草味,掩鼻捂嘴地推他。陶轩嗤笑一声,笑他的动作幼稚得可爱,顺势在那软软的手心里舔吻一口。
叶秋痒得收回手,扭身撑起身体从他怀里钻出来,说看会儿电视吧。
陶轩也跟着坐起来,没再纠缠。他靠在床头,让小恋人坐在腿间,一手隔被子搂着他,一手拿遥控器按开电视。他明早约了谈赞助的客户,今晚是不该太纵欲。

屏幕不大,在黑暗中透出冷白的光,随着陶轩换台闪一下,再闪一下。陶轩拿被子把他捂得严实,一丝风都不漏,他歪着脑袋枕在陶轩肩窝里,背靠在他胸膛上,肌肤相亲处热得要生出汗来。窗帘的缝隙间透出街道路灯的光,隔着风雪也被瞧出暖暖的鹅黄。热烘烘的,叶秋终于有些困了,他用发顶蹭蹭陶轩,陶轩随手停在一场球赛。小电视原就收不到几个台。

陶轩隔着棉被拍拍他,低声与他说话,乏味的比赛画面就在这时突然亮堂起来。原来是中场休息,一群金发碧眼的洋妞儿窜出来,前凸后翘的穿着超短裙,拿了手花跳来跳去。叶秋觉得有趣,靠在他颈子上仰头,问陶轩,老板,我们将来有自己的啦啦队吗?
陶轩听话笑一声,逗他道,有啊,不是说好你当队长。
调笑里带着吻,是情人间黏糊的玩闹,叶秋垂着头不让他亲,笑骂起老板来,说想得倒挺美。
人跳得是挺美的,你学一个呗。老板被骂也低头凑过去,半磨半哄的,收了腿把坐在怀里的人夹着,又放了遥控器把手伸到被子里去握他的手。
陶轩的手不凉,却也不比捂在被子里的叶秋身上暖,叶秋仍扭头躲着他的吻,手却老实让他牵着,还把那整支胳膊抱在怀里。玩闹间棉被滑下去些,半个肩露出来,陶轩为他掖好,又哄他说学一个,就给我一个人看。

陶轩大概是叶秋见过最幼稚的成年人了,却又是真的很宝贝他。说是带着他用他的知名度谈赞助,实际上他不愿意出面,陶轩就真的一次都没让他做过这些,却仍要带他在身边,纯当是旅游了。他就这样害得叶秋时不时也要跟他一起犯傻。叶秋握着陶轩的手当手花,与他十指相扣,坐在他怀里跟着电视里啦啦队姑娘们的节奏左晃晃右晃晃。
他晃得敷衍还把自己晃得不好意思起来,真是乖得要命。陶轩的心都被他可爱软了,他弯背抱紧他,再不是许他扑腾的力道,侧头含住他的耳垂吮咬,说,你怎么这么可爱。

湿热的鼻息扑进耳廓里,那酥麻从耳尖一路向下到肩颈,与他十指相扣的手松了,叶秋才发觉竟是连指尖都泛了细细的麻。那只松开的手向下直包住他腿间的那一团,叶秋就轻抽口气,微张开嘴发出可爱的气音。十七岁的男孩儿最是不经撩拨,又是才做过,陶轩才摸了他几下他就有了反应。他仰起头靠在陶轩颈间,泄出鼻音,那鼻音糯糯的,更是软绵绵得发甜。叶秋还在哼哼着问,明天不是要早起吗?
陶轩放开才吮了两下就充血红透的耳垂,捏着他的下巴去吻他,答道,我起,你睡。

陶轩只把他摸得有了反应就继续向下,揉开茎身下两颗小小的软肉按着会阴就往穴口去。那里才被使用过,还湿软得很,手指轻易就插进去。休息还没半小时的内壁又被唤醒,回忆起方才被撑开磨蹭的感觉不自觉就自己蠕动收缩起来,连一直被顶弄的腺体都自发的微微泛出酸来。那小口一下紧张地箍紧他一下又含着陶轩的手指要吞得更多。
一上来就太刺激了,叶秋不自觉收起腿,更夹紧了在腿间作弄的那只手,却在手指进出间失了力道。那腿是悄悄地抖的,也是软了,陶轩施了点儿力就分开他,借姿势把他打开的双腿分别压在自己膝弯下。

叶秋被亲得说不出话,体内正含着的手指又再进一根,专按在他今夜已经被开发过的腺体处揉,揉得他坐都坐不住,背贴着陶轩的胸膛一点点向下滑,软腻的臀肉蹭过抵在身后又硬又热的东西。
叶秋想抓点什么借力,可他们早就浑身赤裸,陶轩也没有领口给他拽。那手指就软软蹭在陶轩颈子上,无力又无助。陶轩放他去呼吸,转而低头把那手指含进嘴里,他用牙叼着,喜欢得甚至想蹂躏他,又哪里舍得真咬。
没有霸道的唇舌堵住嘴,叶秋的呻吟再关不住了。腺体被不住地揉按挤捏,刺激得不得抚慰的性器也翘起来了。即使情事上经验还少,叶秋也知道被指交到高潮是丢脸的事。可陶轩用手指欺负着他,又欺负着他的手指。湿热的舌尖舔在他敏感的指腹上,舔出难耐的痒。
叶秋哼哼唧唧地说话,说不要手指,陶轩便真的抽了出来,搂着他的腰要往上抱,说坐上来?
陶轩已经松了双腿的钳制,但叶秋早就腰软得使不上劲,更合不上腿,他摇摇头,细软的头发蹭着陶轩,就像乖乖蹭在他的心上。他软软地说,我坐不住……

大龄差就是这样,小情人服个软就是撒娇了。真是没辙,陶轩搂着他向下躺进被子里。叶秋侧卧着,任陶轩覆在他身上抬起他一条腿,随便什么姿势了,那硬物终于进到他早就泥泞一片的甬道里,填得他满满当当。
叶秋满足之余悄悄松口气,哪怕是陶轩刚进来弄他几下他就射了,也比刚才那样要好的吧。


没有套子,比前一次更贴近,性器分泌的津液和肠液也混在一起,使连接处湿得更厉害。里面的水被性器带出又随着插入拍打在穴口处,甚至化成了白色的沫沫。
体内的腺体被手指弄太久了,敏感得不行,被性器碾着顶过更是酸胀,那酸胀从体内不可说的地方,一直蔓延到身前贴在小腹上的性器。尤其是顶端,铃口处酸得像是合不上,不住有东西流出来,弄得身上黏黏的。叶秋也不确定那是什么,好像不是精液,又好像是的。陶轩每次操得深些,他就觉得好像是高潮到了。

叶秋难耐得肩都缩起来,腰也是软的塌着,呻吟都带了呜咽,像是受不住,又像是特别有感觉。陶轩握着他大腿的手往下,捏在他屁股上。叶秋瘦得很,怎么也喂不胖,有点肉都长在屁股上了,翘翘的可爱,后背位时陶轩总要咬他。
他捏了满手软腻的臀肉,被他进出间撞得不住地颤,想起刚才叶秋在他怀里左晃晃、右晃晃的模样,忍不住拍打他一下,说,跳那么敷衍,屁股也不扭一下。
叶秋原就觉得学啦啦队又蠢又难为情,要不是为陶轩高兴,他才不做。现在这人发狠弄着他,还要说他,叶秋就羞得恼了起来,抬眼去瞪他,又凶又可爱。
唔…你就是、带我出来睡我的……还说带我来玩,嗯…!骗子……
陶轩笑一声,说带你睡遍大江南北好不好?明年联盟开赛了,嘉世每到一个客场,宝贝,我们就在那座城市打一炮做纪念。
陶轩说着往他深处重重一挺,顶得叶秋惊叫一声,他笑意里流氓劲儿有了十成十,说,到此一游。
叶秋的声音带着粘得化不开的甜腻,也轻笑出声,夹在呻吟里凶他一句“神经病”,似嫌又似嗔。
陶轩喜欢极了他这个调调,粘得他一颗心都扑在他身上,一面更大力往他体内进犯,口唇一面贴到他耳边,温柔发问,神经病你喜不喜欢?
叶秋在冲撞中抬手抚上陶轩的脖颈,从喉结向后,细白的手指插进短发里,软嫩的肌肤被硬刺的毛发扎着。他的手心贴着陶轩的动脉,一如他本人掌着他的命脉,在不稳的呻吟中坦然答他,唔…喜欢……


#聊天时突然得到Q版老叶手拿手花做啦啦队动作跳来跳去的gif表情,太可爱太欠日了,无法冷静,连夜小日一下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