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ll I Have#4

#乱来向/伪性转有

北海的城墙

04.
孙哲平醒来又在床上,他坐起来环顾四周,又是中世纪宫廷房间,尤其床边还挂着骑士装备。心想,怎么着,任务还有后续?
正思考房门突然被大力推开,“砰——”的一声,穿着公主裙的张佳乐冲进来。孙哲平一惊,还没对他这身装扮做出任何反应,张佳乐就带着他层层叠叠的蓬蓬裙利索的蹿上床往他身上一坐。孙哲平被他坐得险些吐血,血还没吐出来,张佳乐照他门面就是一拳。
就听骨头一声响,张佳乐真是一点力都没留。
孙哲平慢慢扭回脖子,对上张佳乐皱着的脸,他眼眶里盛满水光摇摇欲坠。张佳乐用力瞪他,生气且委屈,看起来那么可怜。一垂眼,眼泪就掉出来了。
孙哲平这才慌了,一面疼得龇牙咧嘴,一面手足无措的安慰张佳乐,给他擦擦脸又拍拍他的头,说别哭啊。说着捞起寝衣,露出完好的身体给张佳乐看。
你看,这不好好的。
张佳乐抽抽鼻子,听话伸手去碰孙哲平被刺的地方。温暖而硬实的肌肉,随着呼吸微微起伏,十分健康。
孙哲平轻笑一声,哄他好了啊,不哭了。
张佳乐收回手低头蹭蹭眼睛,扭身从孙哲平床上滑下去,带着他层层叠叠的大裙子。任孙哲平在床上“喂、喂!张佳乐!”,张佳乐看都不看他一眼, 头也不回大步就走了。

孙哲平愣愣看着张佳乐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兀自开始发笑。这会儿再回过头去看,他是挺中二的,也是不该那么吓张佳乐。可张佳乐这反应也太可爱了吧?
孙哲平笑得停不下来,抬手搓把脸,想完蛋,可爱得要了命了。


公主跟骑士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张佳乐不但不理他,而且不见他,孙哲平又不能硬闯公主闺房——他已经闯过了,人物OOC,直接回档。
非但如此,张佳乐还安排他每天干些莫名其妙的事,喂鸡,烤面包,洗马,摘玫瑰花瓣。总之就是故意找事情闹他,绝不闲着。孙哲平左思右想,只能钻系统漏洞。
他系了一堆床单,趁夜没人看见,绕到张佳乐房间正上头,顺着床单往下爬,落在公主的阳台上。

张佳乐见到不请自来的孙哲平,一愣,随即扭过头,不看他。孙哲平又想笑了,吸口气忍着,到张佳乐身边坐下,看着他。
张佳乐穿了长长的白睡裙,白色的衣裳上有许多刺绣与荷叶边,想想初见那天张佳乐华丽的大裙子,这大概是他能找到的最素的一件了。
孙哲平抬手摸张佳乐的头,张佳乐不满的看他一眼,想说话,又不肯开口。孙哲平笑说,我不对,不该吓你。
张佳乐仍不看他也不说话,孙哲平接着说,我就是想,既然会疼,那不如我疼,对吧?
张佳乐又看孙哲平一眼,这次是七分不信任三分还在生气。
真的太可爱,孙哲平笑意更甚,又说,以后都听你的,再不乱来了。
张佳乐终于忍不住,推孙哲平一把,说你还笑!认错态度一点都不好!
张佳乐用力不大,那一下推在孙哲平心窝里,推得他心中一动。孙哲平牵过贴在心口的手,摆出严肃脸,保证道,听你的,不笑了。

其实刚才一见到孙哲平,张佳乐就不那么生气了。他知道那时候你死我活的场合,孙哲平心里怎么想的,他们那么默契,张佳乐全都明白。只是以后他再也不想面临那样的选择了。
勉强原谅你一次。
好,你没真变女孩儿吧?
张佳乐声音没变,喉结也还在,孙哲平倒是不太担心。
果然张佳乐说,没啊。他抬手摸摸自己平坦的胸,说感觉就是个子缩了一点。
说着就拉孙哲平站起来比身高,这下整整比孙哲平矮一个头了。孙哲平靠近一步,下巴搁在张佳乐头顶,把小可爱版张佳乐拥进怀里。说,没变就好。
面对突如其来的拥抱,张佳乐一僵,才慢慢抬手也回抱住孙哲平。他心跳又开始加速了,眼波转了半圈又半圈,轻轻问,怎么了?
抱一会儿。孙哲平呼出口气,说生离死别都经历过了。
张佳乐真是一听那个字就来气,冲着孙哲平的屁股就是一巴掌,凶他,不准乱说。
好,不说。


这次的卷轴又在张佳乐房间里。而且他已经找到好几天了。
出于各种理由,张佳乐并不情愿给孙哲平看见。结果才被人圈着抱了几分钟,张佳乐就晕乎乎把卷轴交出来。孙哲平接过一看,这回终于不是NPC瞎参合的三角恋了,不过也挺尴尬:
公主一直爱慕骑士,骑士从未接受,公主在月色明亮的夜晚向骑士告白并献吻,骑士拒绝公主后离开了。
孙哲平逗张佳乐,说这回换你当主角,攻略我了?
张佳乐不大好意思,脸有点热,拿回卷轴随便一揉塞到一旁,说反正又攻略不下来。

那可不好说,孙哲平看了眼外头,说这会儿月色就挺好,就今晚了?
不,不,还是明天吧……你、该走了。张佳乐说着就把孙哲平往外推,孙哲平顺着他走了两步,才停下转身,说我不能从这边走,你门口有守卫。
噢…对。
我原路返回。孙哲平说,却不动。
张佳乐回头看着垂在阳台中央被风吹得晃动的床单,说不好吧。
那你留我一夜?

这下张佳乐脸更红了。
孙哲平捏把他的脸,说逗你的。

结果孙哲平又用张佳乐的各种床单系了个绳,向下滑了一层。张佳乐也搞不懂自己脸红个什么劲,明明以前双人宿舍都住过好几年了。孙哲平落地后仰头看张佳乐,张佳乐趴在阳台围栏上也在向下看他。
孙哲平看了一会儿,挥挥手让他进屋里去,张佳乐点点头。孙哲平看着他抱了一大堆粉粉花花的床单进了房间,也走了。


第二夜的月色也很好,似乎自从来到这个世界,月色总是很好。
张佳乐的蓬蓬裙子太占地儿,孙哲平就只把他放马背上,自己牵了缰绳领着马走。也不知走了多久,城堡已经小了许多,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呼啸而来的海风在路上都辗转变得温柔,张佳乐才说就这里吧。
孙哲平扶着他又托了一把,把张佳乐连人带裙子抱下来。张佳乐捏着他的手,清了清喉咙。他心理建设得差不多了,结果对上孙哲平似笑非笑的脸,感觉一路的建设又白做了。
月色明亮,让一切无处遁形,又照得面前的人朦胧暧昧,好像能让自己堪堪藏得住心事。

带我一起走吧,我无法想象没有你的生活。
张佳乐说得干巴巴的,他俩倒是难得没笑场,对视了一会儿,张佳乐窘迫的小声说,够不着。
孙哲平听话就略低下头,张佳乐抬头抓着孙哲平的衣服踮脚凑近一点,刚完成字面意义的“献吻”动作,孙哲平掌着他的后脑就亲下来。
柔软的嘴唇相触,那一吻像是印在心上,张佳乐睁大眼睛。

世界闪回,张佳乐坐在床上呆呆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谁都没为那个情不自禁的吻说些什么,这一天它都像是一个隐秘的秘密。夜里再次走剧情,他俩没折腾远了,就近选在城堡自带的花园里。
张佳乐刚说完台词,孙哲平就搂了他的腰低头靠近,张佳乐怔怔让孙哲平欺到面前了,吐息都交织在一起,才小声提醒他:你不能……
嗯。孙哲平的鼻息随着声音扑到张佳乐唇上,炙热的气息让张佳乐紧张得一动,嘴唇微微分开,孙哲平湿软的舌瓣就贴着唇-缝探进来。

再次闪回,张佳乐在公主床上滚来滚去,有点想再来一次。孙哲平想,这回好像亲了两秒。


他们不止再来了一次,还再来了好多次。到第七次张佳乐终于崩溃了,推着孙哲平的脸死活往后让,说你照剧情走一次不行啊!?
孙哲平圈着张佳乐的腰,听话脸一板,说你不让我亲?
张佳乐真是拿他没办法了,说亲亲亲!然后抱着孙哲平的头自己主动亲上去。
他把孙哲平的下唇含进嘴里,有点笨拙地伸出舌头与他唇-舌纠-缠在一起,孙哲平很快掌握主动权,一面含-吮着他一面扫过张佳乐口腔内柔软的腺体。张佳乐被舔出一片细细密密的痒,忍不住咕哝了一声。软软的鼻音撩得孙哲平手下用力,把张佳乐更紧密的按在怀里。

这下亲了个大的,直到两人喘着气分开,世界仍然没有闪回,这就很尴尬了。
张佳乐一琢磨,估计剧情才走到公主献吻这里,下面该拒绝了。他们还贴的很近,他双手还捧着孙哲平的脸,孙哲平一手在他腰间一手已经滑到他屁股上了。张佳乐抬眼看着孙哲平,小声说,孙哲平,你快点拒绝我。
孙哲平正儿八经的回答他,休想。再次扣着他吻下去。

再到第八次,公主又各种不理骑士了,还把城堡里所有床单都烧了。孙哲平心想这脾气也太大了。他又趁夜猫在张佳乐楼下,用小石子丢他窗户,张佳乐到阳台向下看。
孙哲平看着月色下张佳乐轮廓柔和,真是喜欢得挠心挠肺。不自觉就开始笑,说还来不来?
张佳乐居高临下看他,明明在赌气,结果忍不住也笑了,问你还亲不亲?
孙哲平真是拿他没办法,保证道不亲,说不亲就不亲。

终于做到一回美色当前不为所动,再没整什么幺蛾子,献吻被拒这一段可算过了。
张佳乐小声说,这次我想回家了。
孙哲平点头,心想这破地儿亲一口都不行,是得回去了。

结果久违的提词板亮起来,孙哲平皱眉,后又恢复表情。
原来骑士拒绝是因为要去打仗,基本是殉国的节奏。孙哲平带着笑与张佳乐对视,说,对不起。
这回他主动伸手捧着张佳乐的脸了,张佳乐心想这快穿好厉害,低情商(被掰弯)宇宙直男都会调情了。孙哲平说完低头在他唇边落了一个吻,很轻的,像风拂过花叶。张佳乐怔怔的看着他。
孙哲平笑说以后不能跟你一起了,你好好的,别等我。

世界融化成纯白。

张佳乐一把埋到他怀里蹭,估计是想到他退役那会儿了 ,依恋得不得了。孙哲平低头揉揉张佳乐的脑袋安慰,打定主意不管下个世界是哪里,都先抱着张佳乐啃个痛快。
新世界开始着色,怀里的缩小版张佳乐缩得更小,变成了一只猫。
我就日了这个系统了。同样缩成猫的孙哲平如是说。


#停两天出去浪,再两发完结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