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孙先生今天感冒了

#张佳乐生贺Be my baby番外
#生日快乐宝贝儿,敲爱你~

继节目录制期间先搞暧昧后高调出柜,孙哲平和张佳乐这对娱乐圈情侣更是一路高调到底,于最后一期《MyBaby》播出当晚,在微博上同步晒出了结婚证。
几周后,就像孙哲平在节目中所说,他们在张佳乐巡演的第一站举办了婚礼。

那之后倒是归于平淡了。无论是趁热打铁的情侣档、亲子档综艺邀请,亦或是相关代言合作,他们无一不拒绝了。只把精力专注回音乐上,也不再让糖糕和小远出现在镜头前。
下半年张佳乐忙巡演,孙哲平则归隐幕后,除了偶尔被张佳乐拉上台当演唱会嘉宾玩儿,他甚少露面。这么一来,CP粉们又怀念起以前嫌他俩腻味的时光了。

当初撕得血雨腥风的两家唯粉,如今也能坐下来说说闲话。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双方粉丝对相方倒是越看越满意,粉丝关系也从商业互吹往适当互损稳固友好发展。乐粉常调侃十项全能的孙先生收了只会煎蛋的张乐乐,可不是从此多照顾一个大宝宝了。
实际上回到舞台,张佳乐就不再是那个厨房里手忙脚乱的实习爸爸。他又变回有才声又美,颜好气质佳的当红歌手,偶尔照顾粉丝的体贴暖心还能引得迷妹们尖叫一把。
只是尖叫完,想起节目里待在孙哲平身边时张佳乐的模样,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也许是见过生活中有点甜有点闹还有点小缺点的他,再见到聚光灯之下的他,就觉得耀眼却遥远。

节目组洞察粉丝们的愿望,当然更为冲击收视率,时隔半年再次敲开了那四扇门。在新春的特别节目中带领大家一起看看爸爸们与宝贝们的变化。
其实原本是五扇门的,不过孙张两家现在共进一扇门了。那扇门打开,节目组全体大跌眼镜,来开门的居然是张佳乐。
张老师好早啊?
是啊,怎么冬天你们也这么早啊!家里地暖开得足,张佳乐只披了件长及脚踝的绒睡袍,里面是单薄的T恤与居家短裤。他冷得直跳,避着风躲到门后只探出脑袋,说快进来吧。

喝茶还是咖啡?
和之前一样,张佳乐先为工作人员准备起饮品,不过孙哲平和他口味不同,于是这次就多了一项选择。
泡绿茶的水不宜太烫,不然会闷坏了茶叶的鲜嫩,张佳乐已经学会熟练对待孙哲平喜欢的各种茶叶了。他一面分杯一面解释道,你们以为会是孙哲平来开门吧?他感冒啦,还睡着呢。呆会儿先把两个小的喊起来吧,让他多睡会儿。我先弄早饭,大家都吃过了吗?


说是弄早饭,其实张佳乐仍是和第一期节目中一样就煎了个蛋。粥与面点都是现成的,他只热一热。
盖上锅盖保温,张佳乐就要喊小朋友起床了。糖糕的房间与小远的邻着,但只要小远来,他俩还是要一起睡。张佳乐在床沿坐下,伸手同时去揉那两个睡得头毛乱飞的小脑袋。小远蹭过来卷着身子去抱张佳乐的腰,哼哼唧唧地假哭,糖糕则向更远处翻个身,背对张佳乐开始消极抵抗。
从一个到两个,两个小孩儿达成同盟反而没半年前好收拾了。张佳乐顺势抱起小远,拍他的背哄他,说今天是幼儿园的大日子呀,你忘啦?你不演你的小花儿了吗?

新年联欢会他们七班要演白雪公主,都排练半个多月了。小远演森林里一朵花,糖糕重要些,演白雪公主要吃的那个苹果。之前张佳乐和孙哲平一块儿给他俩做头套、戏服,做了好几个晚上。
小远心里惦记他的小花儿,乖乖收声,张佳乐带他到洗手台前给他挤好牙膏,又回去抱糖糕。糖糕的头发睡得全立起来,和小远一起踩在小矮凳上刷牙,像只小小狮子。

都知道孙哲平感冒了要多休息,小朋友们醒来也很安静。吃过早饭再换好衣服,张佳乐开车送他们去幼儿园。他掌着方向盘,说好好排练,下午我们就要去看演出的,你俩可别在台上忘词儿了。
姥姥姥爷也去吗?
摄像叔叔也去吗?
张佳乐看后视镜一眼,笑答,去呀,都去。明天我们去游乐园玩好不好?上次放烟花你们都睡着了,什么也没看见。
小叔叔,糖糕晃着脚喊他,说,上次去游乐园的时候你还不是我的爸爸。
张佳乐听话笑容更显,说那时候你睡着了还不是我抱你的,明天可别再睡了啊。


一部分摄像老师留在幼儿园拍糖糕和小远,一部分跟着张佳乐回来。张佳乐到家时屋里还是静悄悄的,孙哲平还睡着,张佳乐换回居家的衣服,推开卧室门。
卧室里窗帘拉得严,仍是昏暗的,张佳乐俯下身摸摸孙哲平的脸,还没出声先被他抓了手。孙哲平闭着眼,抓着那手指放到唇边,不知是亲还是咬的,昏暗间就生出暧昧来。张佳乐看一眼正对着他们的摄像头,羞窘又尴尬,又被握着腕子拽得歪倒下去。
孙哲平还半昏睡着,病中用力也没个自觉,拽得张佳乐压到他身上,他刚好抱着继续睡。
张佳乐都被孙哲平下意识的一串反应闹得乐了,他轻轻地笑,被搂得结实就探着头凑近他耳边,小声说,醒醒……
张佳乐捂了麦克风悄悄在孙哲平耳边喊他几句亲昵的爱语,孙哲平这才终于醒了,他缓慢眨眼,再低头去看张佳乐。张佳乐都笑得不行了,埋着脸肩膀一个劲儿地抖。

喊醒了孙哲平,张佳乐再一次去厨房盛温着的粥。那粥是孙哲平前一晚煮好的,张佳乐是有心学做饭,可孙哲平说用不着,于是半年过去了,他还是只会煎鸡蛋。张佳乐盛了粥出去,孙哲平听话已经起来了,没坐到餐桌旁,而是套了个睡袍靠坐在沙发上。还是单人沙发。他仰着头、合着眼、十指交叠搁在身前,像个等人伺候的大爷。
张佳乐端着碗过去,问他,牙刷了吗?
孙哲平略一点头。张佳乐又问,喝点粥吃药好不好?
孙哲平再一摇头。张佳乐忍不住地想乐,把碗隔着软木垫轻放到茶几上,问,您是不想喝粥还是不想吃药啊我的老爷?
孙哲平可算睁了眼,正经得诚恳,说,我头疼。


沙发靠背高,张佳乐就面对着孙哲平侧身坐到扶手软垫上,并了食指与中指按在他两边太阳穴,给他揉脑袋。才揉没两下,孙哲平就不靠沙发了,歪过身低头埋在张佳乐胸前,过一会儿又抬臂环过他的腰,斜靠到他身上。

感冒发烧当然难受,但张佳乐觉得孙哲平感冒都跟别人感冒得不一样。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体格好,一年到头都很少生病,难得感冒一次就表现得跟经了不得了的大病一样严重。他渴睡、怕冷,嘴里没味儿犟脾气上来说不吃饭就不吃饭,还变得像个小孩儿似的特别黏……张佳乐觉得好笑,他手里给孙哲平揉着脑袋,又觉得偷偷笑话他对不起他。可感冒的孙哲平实在太好玩了,大概是一年限定一次的好玩。

叶导说过的,婚后幸福的男人会变胖。张佳乐是被孙哲平喂胖了点儿,抱着比以前软了。孙哲平紧了紧环在他腰上的手臂,他好抱,身子又暖和,是治疗他感冒难受的一味良药。
只是现在鼻子堵了,贴得再近也什么他的气息都闻不见。孙哲平隔着张佳乐的T恤嗅嗅,他鼻下紧贴的胸腔就轻轻震颤,接着听到张佳乐轻笑的声音。声儿好听,还有对待病患的纵容与温柔。他说鼻涕可不许往我身上蹭啊。孙哲平听话故意又吸鼻子,惹得张佳乐笑个不停。

孙哲平收臂把他往怀里带,张佳乐就从扶手滑坐到他腿上。熟悉的重量落进怀里才舒心,孙哲平额头抵在他颈间满足地长出口气。
那气息贴着张佳乐裸露的颈子,带着不正常的病中的热。张佳乐柔柔抱着孙哲平的脑袋,指尖一下一下梳着他的头发,又有些心疼,小声嘀咕道,真是变成黏黏怪了。
他膝弯还挂在沙发扶手上,居家的长袍垂落下去,露出一节白白的脚腕子。绒拖鞋扣在脚背上随着小腿晃一晃。他说怎么办啊孙黏黏,全都拍下来了,你狂拽酷霸的形象要崩塌了我跟你说……

孙哲平不知是头还晕乎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还是听明白了也懒得搭理他的嘀咕,反正不吭声。就这么抱了老半天,张佳乐又给他揉揉太阳穴,都开始想他们这段肯定又要垮掉了,孙哲平这才终于说了话。鼻子堵着声音听起来就闷闷的,问他中午想吃什么,要给他做。
张佳乐笑起来,捧着他的脸捏捏,他这两天病了都没刮胡子,有点渣手。张佳乐说,昨天的粥还没喝完呢,就跟你一起喝点粥呗。
孙哲平是没胃口才喝粥,自然不让张佳乐跟着对付,重复道,给你弄别的吃,想吃什么?
那我想吃排骨。张佳乐报了个孙哲平爱吃的,指腹摸摸他刚才被自己捏过的地方,声音放软,说,感冒能不能快点儿好啊,明天那俩小魔头就放寒假了,你再不好我可就惨了。

他软绵绵的,像在撒娇,可心又可爱,孙哲平喜欢。他掌着张佳乐的后脑往下带,亲吻他的额头。张佳乐垂着头任他亲,又说,说好了我生日去小木屋过的。
撒起娇来就没完没了了,孙哲平笑一声,哄他,等你生日我肯定好了。又说,就是不知道到时候那儿的向日葵还开不开。


中午他们一起在厨房做午饭,仍是孙哲平动手张佳乐瞧着。做了排骨,还有别的,又一起吃了。正经吃了饭孙哲平精神也好些,张佳乐折腾着给他刮胡子又涂发蜡抓了抓头发,手法和早上给小小狮子抓头发如出一辙。
快两点的时候就要出发了,幼儿园的联欢会三点整开始。
孙先生感冒了,张佳乐就没再让他继续酷下去。一贯被孙哲平嫌弃的帽子围巾手套,这下得来全套了,张佳乐也陪他一块儿舍弃风度穿得严严实实。

出门时张佳乐把一只手套揣在兜里,手伸进孙哲平厚羽绒的大口袋,被他握在温暖的掌心。他们手心相抵,走进正在到来的春天里。


#婚后的张乐乐虽然依然不会做饭,但也变成能照顾全家人的好宝宝了!老母亲微笑.jpg
#至于为什么全家都没感冒就孙先生感冒了,因为之前张佳乐带家人一起去打流感疫苗的时候,孙哲平以“我从来不感冒”的超酷理由拒绝被撅针,so...
#还有发后续车,晚点开~

乐乐生日快乐!希望大家今天都过得开心~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