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博多/马场林]一轮玫瑰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博多/马场林]一轮玫瑰

#少量卷一梗/含醉酒+指交描写/PWP


没想到林喝醉了,还是挺有劲儿的嘛。
这是马场被他推得靠上床头,脑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林满二十岁了,可以喝酒了。之前没喝过,他也不知道自己的量是多少,就喝过了头。其实也不存在过头不过头,反正即使喝成一滩泥也有人背他回家。
不过林还远没有醉到那种程度,他有力气把马场推倒,再自己歪歪倒倒地跨上床。他张腿就往马场身上坐,手臂打直“啪”得一声把手撑在他脑袋两侧,像是要把他锁在其中一样。
若不是15公分差让林在马场身上显得太小一只,这么一套动作做下来还是相当有气势的。马场展开笑,伸手抚摸林酡红的脸,沿着他软润微张的唇。长发被摸过唇的手指拨到耳后,隐秘其中充血发热的耳廓便露出来,耳后淡淡的香也愈发明显。
林身上有男人的酒气,还有玫瑰味的女式香水味道。是朦胧如月的花香,却不再清纯地散着甜。那甜味太弱,如今尽数被酒精的辛辣一口吞掉,那辛辣再浇在玫瑰上。像灌醉一朵花,反有种别样的性感。性感又催情。

现在这种程度,恰好是林会做出让明天醒来的自己悔得蹲下抱头的事,那种可爱的喝得过头。
林的脸越凑越近,马场以为他是想接吻了,可醉鬼的行为总是难以预料。林没有亲上去,而是低头向下俯去,像是在隔着两寸用鼻尖描摹,从马场颈边、胸膛再往下。他人也从马场胯间一点点往后挪,从气势汹汹撑在他身上变成小小一团伏在他腿间。越过腰腹,林终于停下。他顿了顿,似是找对了地方,伸手就解起马场的裤扣。

马场一直任他动作,直到被林伏身低脸的几乎贴上自己胯部的模样撩得心下一动,血液也不可控地朝下涌去。他喉结滚动,心想醉了就变这么急色啊?
林是很急,他被酒精催动得燥热,一心只想与马场亲近。可惜这小色鬼醉得手指用不准力,半天才解开。拉开裤链后林没有再去扒马场的内裤,而是真的向那处埋下脸去。他醉得理不清章法,只是傻傻地凑近,仿佛那里有糖。

湿热的鼻息混了酒气隔着布料喷在马场已经起了反应的性器上,马场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器官躁动地搏动了一下,接着更温软的触感就贴上来。
只约莫一秒,马场就拎起林把他抱回来。他搂他的腰捧着他的脸,很宝贝的抱法。马场再没有任他扑腾的气定神闲,连声音都是情欲上头的沙哑。他掌着林的头颈吻上去,告诉他,小傻子,亲这里啊。

情事里用嘴或手是寻常事,都是男人也不存在谁吃亏。情趣而已,马场却莫名舍不得,舍不得看他跪在那里背伏得那么低。他大概也是醉得发昏了,醉给他身上伴着玫瑰的酒香,也为他不得章法的撩人不自知。
林确实不自知,连自己刚才在做什么、马场又做了什么都搞不懂。只知道马场说得对,亲这里果然很舒服。他辗转地歪过头,与马场吻得更深一点。自己的唇舌被吃进嘴里含吮,他就也去缠着马场的舌舔来舔去。

一个吻亲得有了声响,林也时而轻哼时而叹息,投入得很。马场则除了吻他还需帮他脱衣服。
林的身体很热,马场的掌心隔着布料在他身上游走,缓了他两分燥热不安却又增了八分欢喜动情。林倾身就贴上马场的胸膛,挤着正解他衣扣的手。那衬衫只解了一半,手已经伸进去。另一只手也撩起短裙,伸进他俏红的裙底。他揉着他平坦单薄的胸,下面也推开内裤两指摸进臀缝里。手指剥开臀肉碾过穴口,再向下按着会阴去揉弄垂着的两小团软肉。林被揉得哼哼,现在换他捧着马场的脸亲了。他们唇贴着唇对视,吐息混热,才汲取两口氧气复又吻到一起,如有无限吸引力。


马场的拇指按着那颗小小的乳尖揉捻轻掐,把那里弄红弄得充血挺起。林下面也半硬起来,内裤只被马场褪下一半,前面就把包裹的布料撑起来。马场包着那里抚弄,顶端已经冒了水,把布料都弄得湿濡了一小片。
这里比平常湿得快呢。他沉声发笑,用调情的浑话揶揄他。
换做平时林要红着脸装作听不到的,臊得狠了还会咬人。但他醉了。林不自觉地扭腰,在马场手心蹭着自己,伸出舌尖去舔他,讨好地撒着娇,呢喃道,喜欢你……
马场顿了顿,还未开口,林又亲上来,含糊地催促他,快进来。

马场一面吻他一面抬起他一条腿给他脱内裤,只脱掉一边,另一边挂在大腿上也顾不上了。怀里的醉鬼难得急色还坦诚,当然要好好满足。也好哄他再多说两句好听的话。
马场挤了润滑剂在手上,再次探入裙底。又圆又翘的小屁股,连穴口也那么小。他揉那里,那里就软软地缩又放松向他张开,配合得很。
手指插进去了,熟练摸到林的敏感处,稍一用力林就发出甜腻的鼻音。他的腰塌下来,黏黏地哼叫也黏黏地攀在马场胸膛蹭。马场低头去亲林的耳尖,叼在齿间轻咬一口,哄道,小林,喜欢我吗?
怀里的小脑袋动一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点头。马场的手指退出再进入,把润滑剂抹到深处。林哼唧着要他,说再进来…唔!

马场失笑,是真的想下口咬他了。他的手指不再进进出出地扩张,而是专注按在林体内的腺体上,欺负似地揉压,问他,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进来啊?
啊!马、马场…嗯……!
刺激来得直接,快感也尖锐而强烈,林塌着腰屁股却更向后翘起。他仰起脸去看他,念着他的名字,红着脸,眼睛似蒙了一层水雾。
喜欢、马场……

他是什么让人欲罢不能的瘾吗。嘴里的酒与耳后的花,柔软的唇与印着自己模样的眼。
又吻到一处去了,津液与唇舌交织纠缠,分开就会死掉那样。马场的手指就碾着那里弄他,甚至分开两指隔着薄薄的皮肉去挤捏那脆弱敏感的腺体。林抽气般惊叫了一声,身子就彻底软下去。
他射了。被马场的手指操射在自己的红裙里。

他醉得不知羞,只觉得好舒服,就坦诚地告诉马场,反而说得马场脸都燥热起来。林还连连喘息着,却笑得很甜,他攀着马场的肩侧头在他脸上亲一下,像是奖励他。
这个落在脸颊的吻与刚才的深吻比起来仿若蜻蜓点水一般,却甜蜜异常。


马场扶着林的腰,林自己跪起身一点点往下含。刚才高潮的刺激冲淡了一些醉意,林动作自如了些。他一手撑在马场硬实的腹肌上,一手向后扶着马场的性器抵在自己穴口,慢慢沉腰。
被过分开发的肠道异常敏感,只是刚吃进了顶端林就满足地呻吟出声。本不是用来性交的地方,身体却懂得了从那处获取快感,便主动去接纳挺入体内硬物。那里泌出湿粘的水,哆嗦着缠住马场的性器,收缩着想要更多。
林吞到一半就停住,即使扩张得彻底可手指与性器怎么能比。方才马场没碰过的地方现在被撑开顶到,酥麻的感觉顺着尾椎骨向上攀爬甚至痒到后颈。
林缩着肩垂着头,薄胸伴着呼吸起伏,马场也与他同样难熬,却并不帮他。他伸手挽起他垂落的长发,摸他的脸。林贴着他的掌心,侧过头把马场的拇指含进嘴里。

这个体位进得太深了,林吃不下,吞到顶了也还是留下一截在外面。不过马场也不勉强他,任林适应好就骑在他身上自行摆起腰来。他一手扶着林的大腿,一手伸到床边,拉开了床头灯。
实在是叫人血脉贲张的好光景。林脸色绯红,不知是醉酒还是情潮,那红甚至向下蔓延到胸口。他的衬衫被解开一半,堪堪露出被疼爱充血的乳尖,下摆却还好好扎在红裙子里。那裙子也是好好穿着的,可在引人遐想的位置湿了一小块,而看不见的裙底其实还沾了更糟糕的东西。

他敞着腿往他身上坐,手撑在他腰腹上借力,款款摆着腰,自己把自己操得低低叫个不停,叫得像春天发了性子的猫。他向上又坐下,腿间随着荡漾的红裙挡了那处吞吞吐吐的模样,却藏不住那嗞咕的水声。
鹅黄的光笼在他浅色的发上,衬得他的长发格外动人,人也如此。马场支起一条腿,错着林的律动向上挺胯。顶得他里面缠得更紧,呻吟也变了调子,变得更重却更甜,尾音绵绵地上扬。

林的眼睛圆圆的,所以扮起漂亮女孩得心应手。工作之外的他看起来并不具有攻击性,尤其是穿着居家服抱膝窝在沙发上的时候,那圆眼睛里甚至有懵懂的天真。情事中他受不住了就会用这样的眼神望向马场,总能让马场难以克制地为他失了稳重。
但此刻却完全不同。林被马场顶弄得舒服,就不想再费力自己动了。他像被伺候舒服的懒猫儿,哼哼着赖着他动,赖着他让自己快活。他闭着眼,轻合的眼线如凤的尾羽那样上扬,那样神秘而矜娇。
那矜骄叫马场怦然心动,他甚至产生了冲动,想征服他同时臣服于他,想捧高他更想与他下堕。
林……
马场喟叹般叫他的名字,林便睁开眼睛去看他。眼神被情潮冲得溃散,好似在看马场,也像是透过他在看遥不可及的地方,那样遥远又迷人。

林确实是被马场捧高了,又随着他落下来。他坐在他挺动的胯上,体内含着他东西,随着他起起伏伏。是在情欲的漩涡中晕了头迷了眼,浮浮又沉沉。马场就用这个姿势把他做到高潮,也与他一同攀向高潮。


林被插射了今晚的第二次,整个人倦得坐都坐不住。他向后靠上马场支起的腿,浑身的骨都散过一样那么软。身上倦得发酸,林就哼哼着伸手要马场抱他,抱他躺下睡。
马场当然抱他,不过不是抱他睡觉。他低头抹开林的额发,啄吻他的脸,哄道别睡啊,宝贝,再来一次吧。
不来了……醉鬼典型的过了河就拆桥,林还搬出了之前拒绝老板时说的话,理直气壮地凶起来。
我是自营业……想休息就休息!

还自营业咧。马场发笑,倒是想到别的。华九会搞定了之后林就一直跟着他办案子。有侦探的案子,当然也有杀人的案子。这也算是他正在做的工作了。
可林喜欢做这些吗?他的兴趣爱好在哪里呢。以前是没得选,但现在不同了。马场脑中蓦地闪过林钱包中那个小姑娘长大后的模样。他摸摸林的头,心想,会想去读书吗?

明天问问他好了。也不知道明天林对今夜能记得多少,马场想得笑起来。他抱着林躺下,换了个套子再面对面地压上去。那里被干得湿软,一顶就开了。
林不高兴地瞪起眼,眼睛又变圆圆的那么可爱了。马场给他一个吻,慢慢埋进去,身体力行向迈入二十岁的林说起教来。
大人的世界可没有这么任性的事啊,先来为爱加班吧。


#标题来自一支香
感谢阅读。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