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博多/马场林]Dance with Wolf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ABO/博多/马场林]Dance with Wolf

#卷二小林凛子梗,马场A林O,干性GC描写有


林在包厢里喝着乌龙茶,没等回刚才去卫生间的马场,反倒等来了经理。经理面露踌躇,毕竟凛子才刚来一周而已,之前又说过不接受陪夜,现在却被人指名要她。不过那位指名的马先生也算很捧凛子,几乎每晚都来陪她小坐一会儿,想必凛子不会拒绝得太无余地。
林当然不会拒绝,他按下心中的疑惑,乖顺地接过房卡,又确认了房间号便起身前往。

经理望着凛子离开的背影,单薄而娇俏,暗中摇了摇头。虽然那马先生每晚都来,却从未为凛子开过什么名贵的酒,就那么一点点穷酸的陪伴竟也换取到她的——同情也好不忍也罢,总归是她的真心。
女公关还真是最薄情又最好骗的存在啊。


林可没有经理想得那么千回百转,他单纯的想不通而已。电梯门打开,林来到「Club Eve」高层,这里是专为要留宿店中春风一度的顾客准备的。女公关的陪夜费用加上房费可不是小数目,马场究竟有多重大多等不及的消息要与他商量,需要这么大费周章。
林按照房间号来到那扇门前,还未刷房卡门突然从里被打开,房内漆黑一片,黑暗中伸出一只手将他不由分说揽肩带入。
林的警觉只有一瞬,被拥进熟悉的信息素里他便放下心来。确实是马场没错,可还是不太对劲,林皱起眉,马场抱他抱得太紧,林甚至觉得自己要无法呼吸了。他别扭地抬手回抱住他,手心一下一下抚摸他的背,问他,怎么了?
马场张口回答,声音低沉而沙哑,沾满了明显的情欲。那随着话语喷薄而出的气息同样热得烫人。
马场说,我遇到一个Omega.

那不是一个普通的Omega,而是被喂了A素药品的。马场察觉到隔间内那个Omega的反抗与他瞬间被药物引爆的信息素,那是可以比拟发情期的浓烈味道。
虽然公事在身应该低调,但作为一个拥有Omega伴侣的Alpha,马场不可能坐视不管。
那Omega被救下了,由店员送往就医。但马场已经受足了他的影响。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上,他都要立刻看到他的Omega完好地站在面前。
马场稍弯着身抱他,好把他完全搂进怀里与他脸贴脸地厮磨。他的手掌着林脑后,往日手指可以亲密插进他发间,现下却只摸到他盘好的发。
林林,不可以乱吃别人给的东西啊。
你在说什么啊……
中途离开过座位的话,之前的饮料也不可以再喝了,知道吗?
这个来店里之前不是就说过吗?

是错觉吗,林感到手心下马场的背在颤抖,大概并不是有了重大发现,而是遇到让他担心的事情了吧。林收回抱着他的手去捧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调侃道,没事的,你好啰嗦啊,我像那么蠢的吗?
虽然这世界对Omega并不那么友好与公平,但林并不是一个不稳定的Omega。他是被标记的,除了他的Alpha,他不会为任何信息素,也不会为任何人失控。但Alpha却从不受束缚。林现在面对的是已经动情的Alpha,还是为了别人才动情的。
马场身上沾染的陌生味道着实让人不快。林释放出信息素,甜软的Omega气场全开也同样气势凌人。他甜中透着辛辣,像娇花的刺,又像束人的红线。千丝万缕紧紧将他的Alpha缠绕其间,要洗净他一般。
林捧着马场低垂的头,又踮起脚凑得更近。他的眼看进他的眼,他的唇向着他的唇,唇齿间满是甜蜜地唤他一声,马场,看着我。
马场便得令吻下去。

这个吻起初是霸道而蛮横的,带着情欲的焦躁巡视领土般在林柔软的腔内扫荡。林配合地分开唇张开嘴,让马场强硬侵入。他双手捧着他的脸柔柔摩挲,似是安抚却更似鼓舞,任马场吻得他口中津液都含不住。直到马场终于有了实感,感到他的Omega是安全完好又纯净地待在他怀里,这个吻才终于缠绵起来。
随后他们吻得很甜,唇舌缠着,舔吮舌尖,轻咬挑逗,是情人间前戏的甜蜜。林的手向后绕到马场颈后勾着他,如勾着一匹宠爱的臣服在他亲吻之下的兽类。马场的手臂松了些力道不再紧紧勒着他,林却自己贴上来,紧密地粘在他怀里。于是搂在腰间的手向下,隔着洋裙在他屁股上不客气地揉一把再将他托起。林顺势攀着马场跳起来,被马场托着屁股抱好,往里间的大床走去。
林的双腿环在马场腰上,洋裙被不自然地撑开推高,箍在大腿上不太舒服。但并不是要紧的事,此时要紧的是亲他。林俏皮地晃晃挂在马场两侧的小腿,把高跟鞋踢掉。

也就几秒的事,这个吻还没结束,林闭着眼天旋地转就被压进柔软的床褥里。就着他们相拥的姿势,马场这么大个儿就这样嵌进他腿间,把绷紧的洋裙彻底挤得“嘶”一声崩开了线。
到了床上马场倒是终于放过他的唇了。林的口红早被亲花了,嘴唇微肿,任谁看了都知道刚经历过怎样的热吻。马场用拇指摸过他的下唇,说糟糕,肿了。
说是糟糕,哪有一点检讨的样子,林听得笑起来,本想要他至少对自己的裙子温柔一点的,这下也来不及了。林索性牵过那只乔装温柔的手,按在自己胸前,点燃他道,这里也要。


是要马场亲一亲,马场却吮得那里也充血肿胀,小小的粉色变得艳红不说,个头都变大了。许是被蹂躏得狠了,马场含吮咬嗫他觉得疼,马场亲吻舔舐他也觉得疼。都不知道是太敏感还是真的破皮了,林双手按着马场的脑袋推他,细白的手指被吞噬一般隐进他深色的乱发里。他一面推他一面皱着鼻子哼哼,说不要了……
说完在体内进出扩张的手指就压着他敏感的那里用力一按,按得林惊叫一声,是难耐,也是舒服。仿佛惩罚他的抗拒,马场不收力,还碾按着那里揉起来。揉得林腰眼都泛酸了,他支起一条腿无助地蹭着马场,呻吟都带上呜咽。马场放开他被口水包得水润的乳尖,亲亲它,抬头去吻那张哼叫不停的嘴,问他,不要哪里?是不要我亲你,还是这里不要?

他说着手里又加了两分力,揉得林腹部都难耐地绷紧。刺激太过了,他怕自己会就这样被马场弄出来。
被发情的Omega刺激到的Alpha是不可理喻的,强势而霸道,即使社会性抚平了AO之间的从属关系,但他们骨子里仍流淌着原始的血液。此刻的马场对自己的Omega有疯狂的占有欲与控制欲,而林只有遵循本能去服从他,才能安抚他。林愿意为马场这么做,他瘪着嘴,很委屈地向他服软撒娇,哄他心软。说,要你、要你进来还不行吗……

马场是心软了,可硬的地方太硬,他听话撤了手指就握着林的腰直直闯进去,顶得林瘪着嘴要真哭出来了。
那一下直捅得他声儿都发不出去,林张着嘴抽气,下一秒就意识到马场没有戴套。
他并不在发情期,生殖腔不会打开,马场不戴套也没问题。但为了方便清理他平时都会戴的,这微妙的反常让林更加敏感。他清晰感觉到他是肉贴着肉进来的,那样撑开他,侵入他,又被他缠裹。他的顶端那样鼓胀,茎身粗热,盘曲隆起的经脉就那样顶着他嫩软的肠道跳动。
他进到他好里面,生生把他拓开弄软,又被他缠着粘着向外退。退也不全退出去,龟头卡在穴口,又一个用力就重新挺进来。
林脸红得不行,羞臊劲儿一路蔓延至颈子锁骨,胸前都绯红了一片。那潮红的模样不是情潮胜似情潮,马场太喜欢了,侧头去亲他红得要滴血的耳垂。亲两下又故态复萌咬嗫起来,他一面咬人一面问,我可以直接动吗?

问得像个绅士,明明都已经在动了。马场以往埋进去后会给林一些适应的时间,这次他没有,林竟是也不需要了。他闭着眼不愿意出声,不知是扩张时被马场用手指欺负狠了,还是真的是因为这次没戴套的缘故,里面真是敏感得很,才几下就被马场弄得酥软又发麻。
马场原是缓缓地动,见林不吭声便抽插得快而重了。马场完全压在他身上,林两腿原就被彻底打开,马场这样重重撞上来,硬是强迫林更加努力对他敞开身体。
交合处传来闷闷地拍打声,穴口那么小小一点,为了吃进他粗硬的东西连褶皱都全被撑开了。软软嫩嫩的地方被那样粗粝的耻毛一下一下重重地蹭压,敏感地含着他缩个不停。马场为林的反应沉声笑一声,说林林,你嘴上不说话,可是里面很会吸啊。
林有些委屈,有什么好问的呢。他小声说,因为喜欢你啊。

这下可真的点着了,假面绅士与乔装温柔都没有了,心软与克制也是没有的了。马场抱紧他,吻住他,狠狠地操他。林觉得自己就要疯掉,汹涌的快感要把他逼疯了,心跳得就像随时会冲出身体那样,他却被吻得叫不出来。肉贴肉的摩擦让他又爽又痛,马场不放心这里的东西,扩张都只用了唾液而已,可他们做起来那里却完全不涩。Omega的身体天生就适合这样的性交,激烈抽插刺激着林自行泌出肠液,任凭这个凶悍的Alpha侵入他,拓开他,欺负他。
疯狂的抽插带来吓人的热度,接连处好像要化掉一样。林觉得自己大概也会化掉,化在马场双臂间。他出不了声儿,那他就无声地化了吧,在他怀里化成一滩春水。

林的性器早在他们站着接吻时就硬得翘起了,现在贴在小腹上被马场挤压着,随着他操干自己的节奏被他硬实的肌肉蹭来蹭去。小眼张开已经冒了不少水,终于一抽一抽地出了精。插射的高潮是钝而绵长的,精液都不是射出来,是一股股缓缓流出来。可马场不管,在高潮里仍按着他猛干,干服了里面,粘粘软软的连不应期都不拒绝他。
不应期就罢了,Omega的不应期原就短,可刚出了精的性器仍被压着挤蹭真的很难受。而且林还觉得痛,不是下面痛,是乳尖。被马场弄得挺立着,又被他压着蹭,一开始还能忍,现在越来越痛了。
林呻吟出声,鼻音糯糯的,又软又可怜,说好痛……
马场很爱他,即使是这样刹不了车的情况,林一喊痛他的动作也立即缓下来。他啄吻林的眼睛,问他,我太用力了?
林摇摇头,牵了马场的手来盖在乳尖上,说这里,都红了。

真是个小傻子,那里原本就是红的吧。马场想得笑起来,低头看看,倒那里确实红得很可怜。小小薄薄的胸,乳晕外还有一圈齿痕,难怪林要喊痛撒娇。
马场支起膝盖弓起身,也将林上身抱起来些。这样他们抱得不那么紧,马场蹭不到他胸口,林却被压得腰都弯折,两腿大张,全然承欢的姿势。幸好他身子软,任马场欺负也能承受,可马场不光要摆弄他,嘴上也要欺负一下,问他,这样干你行么?
他想再讨一句软话,可林傻傻的,被做得沉溺快感不那么羞了就点点头,还说来嘛。
真是要命,马场吻一吻他的额头,复又动起来。


林不在发情期,所以马场没法进到生殖腔内成结,只有用普通的方式累积快感。这可苦了林了,马场干起来没完没了似的。搂着他又是亲又是啃,浑话说了,好听的也说了,身下就是不停。
林被做得又高潮了两次,只觉得浑身都酸,两个人混抱着彼此都黏糊糊的。主要还是自己黏糊糊的,精液原是只有肚皮上有,后来胸前也黏黏的,也许脸上也有了。两腿之前更是泥泞一片,里面的水都流出来了,顺着渗进臀缝里滑溜溜的粘腻得难受。
可那点难受他也顾不上了,林感到马场挺送得更快,他知道是快到了。
林软得连呻吟都没之前大声了,仍乖乖攀着马场,随着他耸动身体,承受他的插入与撞击。他敞开酸软的身体接纳他,缠裹他,想让他舒服。乖得太招人疼了,马场很想揉一揉他的头,可他不敢拆他盘起的长发。马场手重,又弄不懂那些发间的样式,怕弄疼了他。他喊他,宝贝,把头发拆了。

林被做得晕乎乎的,听话就扬手向后,只解出两个发夹,那长发就打着旋儿散下来了。马场终于可以捧起他的长发,那长发不似平日的直顺,还带着被束过的卷儿。就像此刻缩在他怀里的人,被欺负得折着身子一个劲儿地抖。
林在他手心发颤,因为觉得那种感觉又来了,那个吞噬身心的感觉。可他今天已经被马场逼迫着高潮了好几次,连不应期都不给他缓一缓,他上次射精后就没再硬过。但这种感觉不会错的,林连大腿根儿都不住哆嗦。
马场也注意到他的变化,缠裹自己的甬道抽搐般缩个不停,再明显不过的濒临高潮的表现。他低头去看林腿间,看他被开发过度的性器正软软耷在那里,随着主人被操干的节奏动一动就罢了。所以他要把林做到干性高潮了。
非发情期的Omega很少会出现这种情况,看来他今天真的太过了。马场笑一声,这可实在是值得骄傲很久的事啊,他一面加紧最后的冲刺一面喘息着告诉他,宝贝,你可以只靠后面就高潮了,真可爱。

林还不明白马场说的和插射有什么不同,他甚至没意识到自己根本没硬。
他只觉得体内被冲撞了一整夜的腺体酸得不行,像是要被撞散了,那快感也要散开了,真是舒服得不行。浑浑噩噩间马场就一挺胯抵那里释放了,于是来自Alpha可怕的冲击力和热度,刺激得林直接从那处获得了高潮。透彻的,那个湿软粘腻的地方,每一处,又酸又酥痒得就那样慢慢散开然后一点点融化掉。

Alpha的量也实在客观,难得一次没有套子,马场终于彻底退出去的时候林都以为自己是失禁了。


马场直到给林洗澡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不知轻重。林身上又是指痕又是齿痕,胸口喊痛的地方居然真的破皮了。就做了一次,林却累得几乎随时都能过去。马场给他吹着头发林就转过身,从背对着他变成靠进他怀里,闭着眼环着他的腰。

马场关掉吹风机,捉起一束他的散乱的长发,低头吻一吻,说对不起。
林不应声却已经笑起来,满足他的Alpha的情欲有什么好道歉的,除了他难道马场还能去找别人吗。林不显山不露水地偷偷吃一下醋,心想那个倒霉的Omega更是不行的。
想到这里他才突然意识到,他们正待在「Club Eve」的房间里,他还是「Club Eve」的女公关呢。
为什么被自家Alpha睡还要付给老板钱啊,真是没天理。林瞬间来了精神,抬头伸手去掐马场的脸,边掐还边晃,生气地问道你就不能忍到回家吗!?
对不~起嘛。


#为情趣世界观设定生理上AO是从属关系
#干性高潮是男性会出现的一种情况,简单来说就是有感觉,没表象
#这次换林林为马场“加油”啦
感谢阅读。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