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Tags.#21

#cosplay.喔,真的PLAY了……
#无肉不欢


tag21.HYDNOTIC POSION


我们先走了。

孙哲平的风衣兜头罩过来,将张佳乐裹得密不透风。
张佳乐被带着腰七拐八拐走进电梯,才终于有机会发问,我们做什么去?火急火燎的。
回房。
不是说下午不让走主办方还有晚宴……诶我的衣服呢,你拿了吗?
早就换了常服的孙哲平呆愣了半秒,电梯到达指定楼层,叮一声打开门,搂着人往外走,待会儿再说。
为什么要待会儿再说……话还没问完就被抱进房里。


被托着屁股抱起来的时候张佳乐才突然意识到事态走向,才一瞬就天旋地转又跌进柔软的床褥里。孙哲平已经欺身压上来,气息呼在脸上都是热的。

真这么急?
孙哲平笑一下,抓了张佳乐的手向下探去。
急不可待。

张佳乐脸一红,手缩回来。看着孙哲平情动的样子,心头有种说不出的酸疼,觉得有点帅,又有点可爱,他特别喜欢。张佳乐抬手捂住孙哲平吻下来的嘴,说谁准你亲我了?起开起开。说着真的开始推人。

孙哲平扬眉,顺着张佳乐。张佳乐撑着床坐起来继续指挥,去,床上躺好。


黄金一代的出道让荣耀火得更加彻底,联盟顺势出了个给各大战队主力拍写真的纪念活动。所有选手必须换上自己操控角色的装束,简而言之就是官方带着玩COSPLAY.

张佳乐换衣服的时候才感受到来自自家美工部的恶意。
百花缭乱穿的是酒红色长款束身风衣这他是知道的,由于人物总是闲不住似的被张佳乐操控得蹦来跳去,他还真没仔细研究过风衣里头是什么。
张佳乐看了看手里少的可怜的布料……原来只有件黑色皮质抹胸啊……
下身是深色低腰紧身皮裤,低的张佳乐怀疑待会儿得走一半掉下去。好在还有一串暗金色弹药堪堪挂在裸露的髋骨上,多少能挡一点。

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角色的心情啦,真是的……
张佳乐低头看地上的鞋子,一双高筒尖头系带长靴,居然还是带跟的……还好美工部人性尚未泯灭彻底,给了他个粗跟。


那双靴子设计简单,却被穿的漂亮极了。系带绕过铆钉缠在顶端,晃眼的皮革包裹着紧致的小腿线条热辣而撩人。它们正踩在酒店白净的床单上。
张佳乐站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躺靠在床头的孙哲平,笑起来蛊惑人心,向前一脚踩在腿间,一脚踏上孙哲平的肩,腻腻地喊他。

队长。

孙哲平有危险的笑意,抬手扶着那条撒野的细腿,掌心摩挲长靴顶端繁琐的花结。
还带着妆容的张佳乐漂亮得过分耀眼,用能融化枫糖的声音命令。

队长,帮我脱掉。



一人脱一件哦。

张佳乐叼着指尖脱下另一只手套,孙哲平自觉蹬了裤子。张佳乐敞着腿就骑坐下来,隔着皮革故意去蹭孙哲平裸露的半抬头的性器。

你没得脱了。张佳乐笑眯眯的宣布。
抬手低头解开系着头发的缎带,长发散下来,张佳乐抬眼瞧着孙哲平,好看得人心惊。孙哲平还没看够就被缎带绑住眼睛。张佳乐牵过孙哲平的手放在自己的裤扣上,贴着人耳朵亲一下。心想,让你不给我拿衣服。

公平起见,脱了也不给你看。
孙哲平并未合作的去开裤扣,他手下位置正好,隔着皮革就揉按起来。

哎……

张佳乐被揉得一个激灵,孙哲平顺势扒了他的风衣扔下床。
他早就想知道。孙哲平一手继续揉捏着逐渐充血抬头的性器,一手顺着张佳乐的后颈往下,软软的头发搔得手背痒痒的。
孙哲平看不见,摸的格外细致,像对待挚爱的珍宝。
从后颈顺着颈椎,凸显的蝴蝶骨被包裹在薄薄的皮衣里,形状依旧诱人,经过背部抵达细腻紧致的腰凹,再往下。果然腰太低了,一坐下臀线就隐隐露出来。手指顺着臀线浅浅探入皮裤,又沿着路抚摸回去。
孙哲平呼吸加重,想象若能看见将是怎样一番景象,他将人按近贴着锁骨张口就咬。

张佳乐被揉得受不住,已经完全勃起,但是皮裤太紧了勒得他疼。由于看不到,孙哲平像是要把每处皮肤都吮吻揉捏过才算完。手指轻扯开抹胸,让唇舌能更好的挤进去,却就是不给他脱下去。

唔队长……
怎么了乐乐?
声音带着笑,孙哲平是玩得开心极了。张佳乐可难过了,突然觉得自己真是自作自受,像命令又像祈求。
帮我脱掉……
脱掉,然后呢?

仿佛是因为不会被孙哲平看到,张佳乐比平时放得开多了。虽然还是红透一张脸,倒也敢接那些撩逗的情话。

他挺起身将胸口送到孙哲平唇边,虽然隔着薄薄的皮革仍能明显感觉到乳尖已经站立变硬,急切想要安慰。孙哲平隔着衣服咬下去。
嗯……张佳乐一阵颤。不够……他嗫喏地小声抱怨,然后回答刚才的问题。
脱掉,然后亲亲我……

孙哲平听话立刻扒了那些碍事的装备,只留了腰间一串弹药匣。
胸口终于被湿热的口腔直接包裹,张佳乐满足地呻吟一声。舌头把乳晕都舔的湿漉漉的,挺起的乳尖被牙齿叼着恶意磨咬,疼得他发抖。随即又被温柔舔舐吸吮,反复折磨。
烫人的双手继续游走在全身,检验所有物一般,要把看不见的地方都印上印记。

挺立的性器终于脱掉束缚反而不受照顾了。孤零零的站立着,可怜兮兮。张佳乐难耐地拉过孙哲平的手包上去。
这里……

孙哲平沉声笑一声,连带握住两个囊袋一起套弄起来。从根部向上推挤,细致地揉捏过每一处凸起的经脉,到达最敏感的头部却马上收力。如此反复惹得张佳乐呜咽出声,反而更欲求不满。

弹药匣是选手要贴身的,所以主办方制作得细致,虽然是金属却每一处都圆润光滑,绝没有会划伤皮肤的地方。
孙哲平就捏着性器顶端往弹药匣上蹭,炙热的头部一碰到冰凉的金属就惊得一阵抖,张佳乐终究是咿呀喊着射出来。然后脱力一般软进孙哲平怀里,头靠在颈窝里大口喘气。

错过张佳乐高潮的表情让孙哲平终于耐不住,他解开最后留在身上的弹药匣扔下床,搂着人低头哄吻。

乐乐,能摘了没?
颈间的脑袋动动,头发软软的蹭过皮肤。嗯…不行……

孙哲平牵过张佳乐的手向身后探去,手指触到臀缝的瞬间,感到怀里的人明显一抖。

那这里你自己来?

张佳乐恨恨地撑起身体咬孙哲平的鼻尖泄愤,看他笑得一脸得意就不肯服软。自己来就自己来!张佳乐不语,探身拿过床头抽屉的润滑液倒在手里,也不知道捂热就一鼓作气往自己身后抹。凉得惊喘一声。
孙哲平沉声笑着安抚地捏了捏掌心柔软的臀肉,继续舔吻嘴边被过分吮咬因充血明显胀大一点的乳尖。

温柔地揶揄,笨。
张佳乐小声嗔怪,你又不帮我……

冰凉的水性液体被自己抹开,张佳乐甚至能感受那里细细的褶皱,羞耻心得都要跳出来。他看着孙哲平,还老老实实被遮住眼睛,忍耐太久汗水都将缎带染湿了。心下一横,终是把自己的手指刺进去,细细颤抖着出入起来。却不知道是力道不对还是角度问题,总是弄疼自己。
他不住地轻哼,孙哲平听不得,也伸手摸到臀缝,沾着穴口的润滑剂帮着揉按。然后缠着那根黏哒哒的手指,紧贴着一起捅进去。

孙哲平的手指勾着他的,正一同在自己体内进出,这简直比自己来更让张佳乐羞臊不堪,抖得比刚才更厉害。
孙哲平自觉逗弄过头了,伸手扯了缎带,短暂的适应对焦后就见方才还气场十足的人间妖孽这会儿像修炼不足现了形。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咬着下唇不肯出声,眼睛都红了。

哎,乖,别哭。
孙哲平连忙搂着人吻过去,想舔舐被咬出印子的嘴。奈何张佳乐不配合,扭头伏在孙哲平肩上。
你欺负我……

恩错了,没忍住。孙哲平认错,低头贴在张佳乐耳边说着安抚的情话。扩张得差不多了,孙哲平也不催,仍是哄吻着他。张佳乐撑起身体,眼睛湿漉漉的。

你要对我好一点……
好,孙哲平亲亲他,任你处置。

张佳乐心里委屈却也不想让孙哲平再等,他扶着硬胀的茎柱对好,缓缓沉下腰。
忍耐太久的性器终于被接纳,才进去就食髓知味。湿热紧致的内壁不住吸吮,要把人绞疯,然而进入得太慢,孙哲平都不知道之前和现在哪个更折磨。
才吞入一半张佳乐就不行了,双腿颤抖得快跪不住。

大孙…进不去……
孙哲平强忍着挺腰的冲动,扶着张佳乐的腿,说慢慢来。
呜…帮帮我……
孙哲平向上一顶,终于如愿以偿。
两人都要欢呼出声,片刻休息,张佳乐撑着孙哲平的肩,腰胯慢慢摆动起来。

刚才没仔细看,现在才发现张佳乐身上哪还剩一块好肉。孙哲平看不见不知轻重,把白皙的皮肤揉捏吮咬得满是红痕,尤其是胸口和大腿,新的覆着旧的,又被方才射出的精液粘了一身,简直情色得一塌糊涂。
这样的张佳乐张着腿坐在他身上扭来扭去,自己那根深色骇人的东西就在红润潮湿的穴口时隐时现。
张佳乐动得没什么章法,把自己顶弄得一会儿呻吟一会儿呜咽,声音软软腻腻像把小刷子,挠得人心痒难耐。被动的抽插像柔韧的束缚,肉贴肉的缠绵紧紧裹着孙哲平,逼得他全然失了从容。
根本受不了。

张佳乐腰肢酸得不行,后方的酥麻堆积更让人打颤,要不是孙哲平还扶着他的腿身体早就软下去。他原想沉腰,歪打正着捣弄到要命的一点,腰一软整个坐下去。

啊——!

张佳乐被激的仰颈惊叫,孙哲平顺势对着喉结咬上去。极端的爽利带动粘人的内壁剧烈收缩,狠狠箍住体内坚挺的硬物。也许是之前忍耐太久,孙哲平竟被绞的泻了出来。

体内被冲刷的感觉引的张佳乐阵阵战栗,孙哲平高潮的低吟响在耳边,他听得脚趾都卷起来,前端再次有了硬度。
孙哲平在情事上很少发出声音,除了笑就是说些羞人的话。张佳乐瞬间委屈全消,腰再酸也值得。他亲昵地抵着孙哲平的额头,问舒服吗。

舒服……抱歉忘了带套了。
没关系,张佳乐满足的笑起来。他知道离结束还早,体内的性器出了精还是直挺挺的顶着他,硬得完全不消停。
但是我没劲儿了,换你动动……
好。孙哲平说着抱住人想放倒。
哎不行,我腰疼着呢,正着做完要断了!
趴着?
不好,不能接吻……

孙哲平索性往下挪一段,躺平,张佳乐面对面趴跪在孙哲平身上,一场情事进展到现在终于能柔柔腻腻接个吻。
孙哲平支起一条腿,开始动腰。

这样进入的不太深却总是角度难料的戳弄到敏感点,有时候撞到正中心的地方,顶得人酸胀的要出水,有时候又只堪堪擦过,酥麻感像过电一样引人打颤。张佳乐吊着一颗心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样,想逃又忍不住期待。
他复又硬挺的性器挤在两人间摩擦,被孙哲平硬实的腹部肌肉烙得又疼又爽。


第二次要做很久,但这也太久了。

张佳乐原还高兴自己终于上位了一次想趁机作乱,结果被长时间持续操干得只能伏在孙哲平怀里胡乱呻吟,嗓子都要喊哑了。
同样是动腰怎么差别那么大呢,他不甘心地想,迷乱地看着远处的落地窗。垂死挣扎的夕阳照着屋内一地狼藉,百花缭乱的弹药匣泛着金色的光。

呜肚子都饿了……


#不负责的去吃饭了……
#达令让我搞个椅子PLAY,原想写照片是乐乐坐在骚包椅子上拍的,结果写完才发现……完全忘记这茬了啊!!罢了下回吧……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