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全职/双花]被玩坏的Tags.番外#1

#无肉不欢/无剧情只为行乐/48小时后撤图换外链地址,莫点推荐,偷偷得……
#孙A张O/找不到ABO系统说明,私设有/发情期注意/标记有
#为了终极目标抱歉张佳乐得O一把……哪个说O身娇体柔好下口的,这就让你们晓得好不好下口(别闹



spe.tagABO#1



认识张佳乐以前孙哲平从来没想过气味可以如此旖旎。剧烈的香甜中透着撩人的辛辣,刺激中枢神经在脑中炸出满满香艳的光影。孙哲平也没想过他会那么快就标记张佳乐。毕竟对于O来说标记是不可逆转的事情,张佳乐没心没肺的,他不想草率。
结果别人家O发情期前都没胃口又恹恹的,缺乏安全感粘人的不得了,他家的原本周期不稳定不说,发作前一分钟都能元气又活泼,整个撒欢的不行。

于是就这么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说来就来,跟咳嗽似的。

一个未被标记的O就这么散着气味暴露在外实在太危险。
孙哲平不得不信息素全开,极尽霸道的宣誓主权才逼退附近几个A虎视眈眈的试探。好在只是出门遛个弯,孙哲平脱了外衣将人用兜头裹好,抱起就走。
草率个屁老子又不是不负责,孙哲平想,这事儿必须办,回家就立刻马上给他标了。


张佳乐一路还算乖,孙哲平把人放床上掀了外衣,里头的人闭着眼喘的不行,都不知道是抗人的被抗的。张佳乐眉眼半睁就红着脸伸手勾人索吻,急不可待。
孙哲平一面啃吻着一面剥张佳乐的衣服,底裤已经被自行分泌出的液体沾湿,粘哒哒的贴在皮肤上。发情期刚到情欲就上来的又快又猛,张佳乐就是这么效率。

孙哲平也蹬了鞋子上床,将自己嵌进张佳乐腿间,那里湿得泥泞一片,他一面吮吻着人,手指已经捅进粘腻的后穴做起必要的扩张。张佳乐被揉按的直哼,接着吻气都喘不顺,手还能作乱的去撩孙哲平的上衣,在硬实的肌肉上胡乱的摸。腿已经缠上来,即使是做无用功也努力用脚趾去蹭孙哲平的裤腰。
孙哲平没有让他再等,利索的脱了衣裤,一吻结束他便给张佳乐腰下垫了枕头,推高腿扛在肩上。反正要标记,套也不用带了,他连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将硬的发疼的性器狠狠操干进去。张佳乐便立即发出满足的呻吟。

处于发情期的身体已经自行做好准备,孙哲平刚挺入湿热的内壁就卷上来紧紧包裹着粗大的性器。收缩挤按着要求更多。孙哲平马上动腰,快得像打桩有求必应。

耳廓被舔吮的发出水声,张佳乐听得忍不住一阵羞臊,乳尖被捏揉拧转,刺痛过后是酥麻的痒席卷而来。他自己看不见,那里像熟透的果实泛着诱人的艳红,被粗暴对待就瑟瑟发抖起来。肉贴肉的结合果然比隔了一层薄膜要来的舒服,他能感知孙哲平性器上每一条凸起的经脉都挤按着他。
孙哲平上来就直接大力抽插,张佳乐完全经不住,性器还未被触碰就已经流了好些水,弄的不光腿间湿漉漉的,肚皮上也粘腻一片,整个人淫靡得乱七八糟。呻吟带上撩人的哭腔让人忍不住想再多欺负一点,挺立的性器随着主人被顶弄而晃来晃去抖的更可怜了,似就要到顶。

O只有后面高潮才能缓解发情热,前面宣泄再多都没用。张佳乐发情期不长,有的O要折腾五六天,他三天就完了。但势头凶得不得了,每次发情期都过了还得再躺三天,根本下不来床。

孙哲平怕他才开始就出来一会儿身体吃不消,便握了性器手指堵住颤颤开阖的马眼不让他射。张佳乐难过的直摇头,呢喃着难受,像小奶猫的叫声一样挠心。孙哲平边哄他边狠心的加大抽插力度,给予后穴更大的刺激。这下张佳乐更受不住,性器抖的厉害,软绵绵的拿手去推孙哲平扣住不松的手。

呜放开……
孙哲平亲亲他,乖,再等等。

孙哲平……张佳乐一字不落的念了全名,那么生硬的几个字给他喊得粘稠绵软,他眼神水泠泠的瞧人,说,孙哲平…你疼疼我……
听得孙哲平都魔障了,这人怎么可以这么甜,血一定也是甜的。他跟猪油蒙了心似的,手就松了,侧头对着张佳乐的动脉咬下去。张佳乐脖子上一阵刺痛,体内要命的地方被用力捣弄到,内壁抽搐着收缩。浑身像过了道电,张佳乐就在痛楚中迎来了他想要的高潮,高吟甜腻得像爱人的血液。


孙哲平没舍得用力,只咬破点皮,透出殷红的血珠子,都被舔食干净。
张佳乐的发情热缓解了一些,情潮虽然不减人还是清明了一点,他被舔的有点痒,忍不住缩着肩膀笑起来。孙哲平抬头亲亲张佳乐,看着他的眼睛问,乐乐,标记行吗。

他们以前从没讨论过关于标记的问题,张佳乐听到却好像一点都不意外。他仍是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很开心,亲昵的伸手去搂孙哲平的脖子,补充道,好的呀。
答应的就好像孙哲平问他甜品带起司蛋糕回来好不好。孙哲平稍拉开距离不让他蹭自己,捏着张佳乐下巴轻晃一下,扬眉以表询问。
张佳乐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他机灵着呢。只是标记这件事原不就是板上钉钉的吗……他伸手摸摸脖子上的伤口,已经没有血迹只存留淡淡的腥甜,将手指送到孙哲平嘴边,就被温柔叼住。
张佳乐甜蜜的笑着,看着孙哲平的眼睛,又复述答案,好,都给你。

虽说床第间的情话还不如空气,孙哲平倒是理解古今那些溺死在温柔乡的英雄汉了。


之后的抽送都温存了些,带了探路的意味。孙哲平低头吮咬着红润挺立的乳尖,那里不知是被过分蹂躏还是因为在发情期稍稍胀大了几分,含在嘴里还有那么点分量了。张佳乐被舔吻的酥麻麻的,不住呓吟,胸前不需触碰都兀自轻轻战栗着。
以前那里孙哲平不是没碰到过,都装作不经意的避开了,现在不消一会儿就找到那个通往生殖腔的小缝,挡在那里的嫩肉正轻颤的开阖着,性器的前端刚碰了碰,它就柔软的凹进去将小缝打开,但是张佳乐也立马呜咽着抖起来。孙哲平拿不准这是不是放行的信号,发情期中的身体敏感又脆弱,他没有贸然挺入,而是哄吻着询问。

进去了?
呜…不知道……好奇怪……

不知道算是怎么回事……孙哲平失笑,拍了板,乖,先试试。说着抵着那处研磨两下算打招呼,稍挺腰就将头部捅进去。

啊——!

张佳乐难耐的惊叫,接着就抽抽搭搭的哭起来,看起来十分难受。但是孙哲平也不好受,他算是明白O的蚀骨销魂了,生殖腔内温度稍高,挤进去的龟头立马被热情接纳,被湿热的嫩肉紧裹着,黏膜似有张力,吸吮缠绞着要他进的更深。
孙哲平不知有多想直接一插到底,但张佳乐实在哭的他心疼。孙哲平俯身温柔的揉着张佳乐的头,一点点将咸涩的泪水舔吻干净。

疼?

孙哲平在小幅度动作着研磨,帮张佳乐放松。
但从未承欢过的地方第一次被侵犯,完全适应不了这种骇人的尺寸,入口被碾按的钝疼。而且心理上,一个自己都不了解的最秘密的地方就这样打开了,接下来会怎么样他完全不知道,未知的恐惧伴随着陌生而剧烈疼痛让张佳乐无助极了。

张佳乐并不回答,只是抱紧孙哲平的脖子呜呜的哭。才亲吻干净的脸又被惨兮兮的哭花了。孙哲平一面顺着张佳乐的头发,一面听他在耳边止不住的啜泣着,却全无办法。
这标记也太磨人了。孙哲平搞不清楚是哪里出了错,但舍不得张佳乐难受,他决定还是下次再来,便动身从生殖腔里退出来。

就这么从发着情的O生殖腔内退出去,孙哲平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这么做的A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哪里搞错了,所有首次被打开生殖腔的O都得经历这么一段,那个最深入最隐秘的地方,在经历过疼痛之后就会拥有孕育生命的神奇力量。

结果孙哲平在这为了媳妇儿忍的神经都要爆了,张佳乐却一脸不可置信的抬头看人,哭红的眼睛盛着水,嘴角都瘪下去。

你不要我了吗……

操……孙哲平险些真的将脏话爆出口。
要你啊,乖,怎么会不要你。
呜……

孙哲平简直要吐血,边亲吻安抚边轻声轻气的解释,乐乐,标记太疼了,咱们这次没准备好,先不标了,下次再接再厉……你看行吗?

不行!

怀里的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张佳乐抬手用力擦眼睛,我不疼…呜……你进来!
这壮士断腕的……孙哲平都折服了。这年头O太稀少,哪个不是被捧在手心里疼的,还没听说O要求标记的。张佳乐真是又蠢又豪迈,可爱极了。孙哲平将人按在肩头,说疼就咬我。长痛不如短痛,对着那个从未完全打开的部位,一挺腰全部占领进去。

尖叫才出来半个音张佳乐就一口咬住孙哲平压过来的肩膀,把叫声憋回去的同时立马尝到一股子腥甜。咬出血了。
而终于全部挺进去的孙哲平最终忍不住爆了粗口,太爽了。软厚的嫩肉立即贴缠上来,带着磨人的热度将他裹紧。孙哲平是如愿以偿了,怀里的人却抖得厉害,孙哲平当他疼的受不住,一动不敢动。

乐乐?
呜…大孙……其实确实很疼,不过也就那一下,被填满之后莫名的满足感就统统抵消了疼痛,不适也真的很快消失,毕竟发情期就是为了这一刻准备的。
但陌生的快感逼的张佳乐完全没办法保存理智,他说不清到底哪里是敏感点,好像凡是被体内性器碰到的地方都酸胀舒服的不得了。反正进来的孙哲平,还要理智做什么,张佳乐决定遵循亘古的规律。他伸出舌头舔过孙哲平冒血的肩头,尝过彼此的血液,腥甜的味道太催情,张佳乐凑到他的A耳边小声求欢,你动动……

凶狠的抽插就铺天盖地压下来,快感像暴雨迅速捕捉了这双沉溺情事的人。


两人接连处湿的一塌糊涂,生殖腔被摩擦的充血红肿更努力的分泌着液体,滋咕的水声随着大力拍打越来越响。
要放做平时张佳乐早就要羞的捂耳朵了,汹涌快感将心智侵蚀干净,身下酥麻酸胀的厉害浑身无一处不舒爽,他只是仰着脖颈放纵的呻吟。刚才被咬破的地方殷红骇人,脆弱妖冶。撩拨的孙哲平越发想将之彻底占为己有。

张佳乐什么时候第二次勃起的,又什么时候释放的他自己一点都不清楚。他意识迷离,只知道孙哲平在发狠的亲他,不饶人的舌头在他口腔里巡视领地,搅的他合不了嘴,模糊间觉得好像有口水流出来了……
他被操干的舒爽却酸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一面想快些结束一面想永远沉溺在灭顶的快感里。正被孙哲平碾压的晕乎乎的,孙哲平突然托着他坐起来。
孙哲平翻身靠在床头让张佳乐趴在他身上。两人身下还腻在一处,张佳乐被一系列动作带的不住哼哼,一下成了上位腰都挺不起来,双腿打颤直接一坐到底,只能软软的倚在孙哲平胸口。而身下的顶弄还在继续,由下而上进入到更深的地方,反正理智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张佳乐难耐得像一尾脱水的鱼,却全然放弃挣板,任快感刀俎。
正急急喘着气,体内的性器突然胀大,凶狠的逼迫着颤抖而敏感的生殖腔。张佳乐吓的绷紧身体想逃却被孙哲平死死搂住按在怀里。

孙哲平亲吻着张佳乐的额头、眼睛,哄着他,别怕。
张佳乐难以承受突如其来的剧烈刺激,趴在孙哲平胸口不住的抖,他明白了,那是结。孙哲平的结正卡在他最敏感脆弱的地方。
他就要被标记了。

张佳乐还没来得及感慨一下就听孙哲平贴在耳边说你睡会儿。
靠…你睡一个我看看……张佳乐抖得话都说不利索,也不知道是太舒服还是气不过。
孙哲平笑,也就张佳乐在这种时候还要怄气。其实这不能怪孙哲平,他一个大A哪里懂O被标记是什么感受,最要命的地方统统被大力顶戳着,还是持续的,还得持续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简直不要人活了。
他扯过被单盖在两人身上,把张佳乐裹的严严实实,喂了点水和巧克力。

张佳乐舔舔孙哲平的手指,贴在他的胸口,听着有力的心跳。感到孙哲平在温柔的顺着他的背,和身下的凶行截然相反。耳边有低沉沙哑的情话,张佳乐一面决定发情期结束后一定要把孙哲平掐死三次泄愤,一面被难以言喻的安心满足感浑然包裹着。
终于倦意压过情欲,他在被标记的途中,真的沉睡在他的A怀里。



#为什么我老是让乐乐哭,还哭那么惨……乖乖,我是爱你的!信我呀!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