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Be my baby#10

#带张乐乐做一点儿轻松又不累(不过量不大)的运动/无肉不欢

10.
张佳乐只留了一盏床头灯,此时交叠着的二人都笼上暗黄的光,像是亲密得成了一体。张佳乐听了情话就只知道埋在孙哲平颈窝里傻笑,不知害羞也没有紧张了。
虽然已经明白远在最初孙哲平心里就也是有他的,但五年的单恋毕竟太长了。现在他被孙哲平好好地抱在怀里,并亲吻着头发,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张佳乐摸了摸孙哲平的脸,他们对视,然后自然地吻在一起。他分开唇,任他温柔侵入,细腻的舔舐与缠吮带来叫人微醺的痒。张佳乐的手心贴在孙哲平后颈处厮磨,手指缓缓插进他的短发里。
孙哲平结束了这个吻,张佳乐抿着唇对他浅浅地笑,孙哲平亲了亲他的眼睛,张佳乐就顺着地合上眼。
于是更多细密的吻落下,顺着他的眼睫向下,软软散着的长发被硬挺的鼻梁蹭开,带着湿热的鼻息。孙哲平碰了碰他的耳尖,把耳垂那一块小小的软肉轻轻含住,再舔湿它。

越是温柔缠绵,那些细碎的舒服就越是清晰,张佳乐发出绵长的叹息,越过孙哲平肩膀的手轻轻抓着他的背心,不自觉就收起未被压住的那条腿,紧密倚在孙哲平身侧。

孙哲平说要他洗干净等着,他就真的乖乖洗好坐在床上等,上面睡衣扣子还扣得好好的,被子里就连睡裤也没穿了,只有一条小内裤包住屁股。
他不知道孙哲平今夜过来是不是要做什么,其实时机好像不合适,家里张佳乐也还什么都没有准备。但如果孙哲平觉得可以,那他也都行的。
孙哲平吻到张佳乐的颈侧,张佳乐微微偏着头任他,酒红的长发间他露出的颈子就像下午那团印了唇印的白面一样撩人,但现在孙哲平还不能施力也给他留下艳红的痕迹,只能拿嘴唇细细地亲吻。

他的手掌贴上身侧那条裸露的大腿,刚摸上张佳乐就在他掌心悄悄颤一下,孙哲平安抚地捏了捏他,然后顺着抚摸揉捏到膝弯。张佳乐怕痒,颈间被舔吻得更是难耐,不自觉就缩着腿把孙哲平夹得更紧,还偷偷地蹭。手掌再往下是盈盈一握的小腿,覆着薄薄的肌肉细却不软。他一贯爱惜身体,孙哲平掌心所到之处俱是滑腻的,叫人离不开。到最纤细处是微凸的踝骨,之后便是他的脚,圆圆的脚趾凉凉的,怯怯地蜷在孙哲平手心里。
冷?
张佳乐摇摇头,他真的不觉得冷,心口太热了,其他就顾不过来了。

孙哲平搂着张佳乐翻了个身,让他趴在自己身上,把被压住的被单抽出来搭在他肩上。
张佳乐撑起身体,长发就垂下来落在孙哲平脸上,香香又痒痒的,他脸有些红但笑得很甜,主动低头去亲孙哲平。
孙哲平两手搭在他的腰上,一面亲他一面掀了睡衣下摆探进去,摸过性感的腰窝再贴着颈椎骨向上。一寸一分,渐渐整支胳膊都进到张佳乐的衣服里,指腹摩挲着那对诱人的蝴蝶骨。他扣子扣得不算严实,这会儿也是没什么空隙了,孙哲平便用手托着张佳乐的屁股把他抱上来些,然后仰头头咬开他锁骨间的扣子。
笔直漂亮的锁骨完整地露出来,连带着那片白嫩的胸口。孙哲平张嘴吮住一小块皮肤,稍一用力,就在张佳乐身上留下今夜第一块印迹。
张佳乐吃痛微弱地哼哼一声,像是撒娇,更像是纵容。孙哲平抚在他背上的手略略施力,将他按进怀里,张佳乐就塌着腰贴下来。

他们离得极近,下一秒就能亲在一起,却只是相互地看着。孙哲平掌在他背后的手在睡衣里从后面挪到前头来,他握着他,把那粒软软小小的肉按进乳晕里,再按着圈儿揉他。有点痛,但又不只是痛,张佳乐很轻地叹息,接近气音了却还是那么粘。
他的脸也愈发红了,仍没有移开视线,任孙哲平瞧着。
孙哲平盖在他屁股上的手指推起贴着肌肤的内裤边儿,问,进去了?
张佳乐眨眨眼,发出一声鼻音。应完声再不好意思对视,就闭上眼去亲他。其实有什么可问的呢,他怎么会对孙哲平说“不”呢。


孙哲平原只打算来搂着他睡一夜,在一起到现在,他们还没有同床共枕过。他感觉张佳乐还挺喜欢肌肤接触的,只要张佳乐乐意,那孙哲平觉得黏糊点儿没什么好。
但此刻外面有摄像机不说,明天一整天还要录节目,今晚做到底,明天要他早起未免太辛苦。结果张佳乐整个听之任之的,是亲是碰都可以。真是太爱他了,所以即使害羞也连一点点矜持都没有,对孙哲平完全敞开,乖得要命。
既然这样了,再要做柳下惠未免太不解风情。孙哲平被张佳乐舔得笑起来,勾了在口腔里乱蹭的软舌缠吮,手指伸进内裤里贴着肉摸了进去,把那团软腻的臀肉捏了满手,不太客气地揉一揉,揉得张佳乐短促地哼叫一声,多半是给惊了一跳。

张佳乐惊得险些咬了孙哲平的舌头,好在他被亲得早就晕乎发软了,没真用上劲儿。但他的反应还是被孙哲平发现,他压着他的的舌头从上颚舔进喉头,又酥又痒得张佳乐口水都含不住了。
他想停一停,又撑不起身体停下这个吻。
屁股刚被揉捏了两把,孙哲平拉下那片小布料就给张佳乐脱了,接着侧过身让张佳乐落到床上,紧密相拥的身体间终于有了缝隙。他松开臀肉,手掌绕到前面包住张佳乐已经硬了的性器。

张佳乐很早就有反应了,几乎是从孙哲平那么近地看着他开始。他知道孙哲平也是,那个又烫又硬的东西也一直贴着他,就顶在他身上。
其实就这么硬着亲亲抱抱也很舒服了。
那里一直没人管,现在蓦地被人握住张佳乐头皮都麻了。孙哲平的手掌好热,把性器顶端按在张佳乐自己小腹上,没揉两下顶端就湿哒哒的。他用手指夹着茎身向下摸到会阴处还不停,继续挤进臀肉之间的缝隙里,指腹在那么小的穴口磨上一磨。
张佳乐缩着肩呜呜出声,被亲得说不出话来,不明白怎么刚才还挺温情的,突然就这样了。要是孙哲平要来真的了,那前面那些难道是在逗他玩吗?

孙哲平搁在张佳乐腿间的手被夹得紧紧的,原是紧张他动,倒成了不让他抽出去了。
这股迟来的紧张劲儿都让孙哲平笑出声了,他结束了这个吻,搂着他拍拍头。他原想哄哄他,看着他被亲得艳红水润的嘴唇,话到嘴边又变了。
你还有挺多围巾的吧?
说着掰起张佳乐一条腿挂到腰上,把他搂紧,两个人面对着面侧卧着,胯贴着胯,勃起的性器也相互顶在一起。
张佳乐望着孙哲平连呼吸都滞住,刚还有点儿气要生的,这下又全忘记了,听话地答道,有啊。
孙哲平就贴到他耳边舔吻说话,叼住耳垂与颈间那一小块肉舔吮两下后重重一吸。
嗯那里不行,太高了、遮不住……唔!
是孙哲平的性器挤着他的,被握在一起上下撸动。
宝贝儿,小点儿声。
张佳乐这才想起外面还架着摄像机,隔着门,他明知道不可能,但仍羞耻得仿佛之前那些声音都被一丝不漏地记录了一样。他哼哼的声音,孙哲平对他的爱语,甚至是两具身体相互摩挲的声音——思及此,真是臊得连心跳声也放大到叫人无处可躲,震耳欲聋。

明明在自己的卧室里和自己的男朋友增进感情,结果搞得像偷情一样。真是有多羞耻就有多刺激。刺激让快感来得愈发强烈,顺着脊椎骨直向上蹿到后颈。张佳乐不自觉弓起背,孙哲平已经在他颈间胸口吻了许多,张佳乐这样缩着身子亲不到,他便用嘴唇碰碰他的额头。
孙哲平带着他的手向下,一起将他们包裹在一起,张佳乐连指尖都是颤抖的。两人的性器流出的津液混在一起,分不出彼此,弄得两人手指都黏糊糊的,又湿又热。
张佳乐垂着眼都不知该往哪里看了,他抿着嘴不想出声,腻腻的鼻音还是泄出来。
亲你?
张佳乐点点头,嗯……
谁想孙哲平说完自己就笑了,又否定道,不行,明天得肿了。
张佳乐终于肯抬头看人了,他十分想真的咬孙哲平一口,想说孙哲平你真是跟叶修学坏了,但他说不出那么长的句子。只能红着眼角,看着他,不断重复、呢喃着他的名字。
孙哲平、呜……


最后两人出来的东西全被孙哲平抹在张佳乐小腹上,没弄湿床,还能继续睡。他在被子里摸到张佳乐的内裤,又给张佳乐把肚子擦干净。
洗不洗澡?
不洗了,你抱着我。
孙哲平料事如神,张佳乐果然很喜欢抱,便收了手臂圈好张佳乐让他撒黏糊劲儿。张佳乐蹭到孙哲平胸口,再一次忘记了要生气,只是闭上眼满足地叹息。
他觉得这样就很好,没有更好的了。
如果他们就这么做到最后,张佳乐会觉得很幸福,不做到最后,他也觉得同样幸福。


#一直觉得乐就是个天然撩(情事里还特别容易生气(生完自己又忘记)
#孙大大表示,这个运动量不行,明晚录完节目得来正经的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