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5

#孙哲平生贺/无肉不欢

05.
自恢复记忆之后,张佳乐对和孙哲平滚床单这件事,就有着近乎献身般的执着。现下要来真的了,他才后知后觉骤然紧张起来。
张佳乐脑袋埋在孙哲平肩上,只露出两只眼睛瞧着玄关墙上密码锁小小的灯光。进了卧室,那光就看不见了。重心倾斜,背部碰到床垫,孙哲平的吐息出现在上方,张佳乐一下连呼吸都滞住。

孙哲平本想把张佳乐搁床上,结果一放不下,怀里的人一言不发手脚并用紧紧挂在他身上,像团胆小的树袋熊牢牢抱着自己的树。孙哲平失笑,心想这也太好玩了。早上还豪言壮语“什么sex都可以”,这会儿憋气憋得连他手里的脊梁骨都绷得笔直。
为避免失而复得的小情人再把自个儿憋死,孙哲平就兜着人又直起身,换自己靠上床头。他手里拍拍张佳乐的后腰,说先抱会儿。

姿势变换让压迫感退去一些 ,张佳乐动动,收腿侧身坐在孙哲平怀里。膝盖因紧张而并拢,上半身倒仍是紧紧贴着孙哲平,脸挨在他脖子那儿,信任又依恋的姿态。
乱跳得人发懵的心脏似又落回来,像是落进他正靠着的硬实胸腔里,与孙哲平的跳动在一处了。张佳乐感觉到身后有光,转转脑袋就看那个桃红色的虚拟屏在跟前,孙哲平一手搂着他,一手在屏幕上点点点。
见张佳乐在看,孙哲平解释道,买点一会儿要用的东西。边说边侧头拿嘴唇碰碰他额头安抚,说别都紧张完了,留着点呆会儿再紧张。
张佳乐接口问,你要买围裙给我脱光了穿吗?
孙哲平又给他逗乐,手臂收收力,张佳乐就跟着动一下。他笑说你怎么那么多招儿?
手下操作完成,孙哲平挥散了小桃红,两只手都落回张佳乐身上。

张佳乐是正长开的时候,薄薄的肌理覆着经骨,孩子气已经是褪尽了。伸出去的一双脚踝相互挨着,那么细,勾出引人遐想的线条。
孙哲平捏把张佳乐的脸,不同于身体,他脸蛋还余点肉,显得稚气,捏起来手感倒是不错。张佳乐仰起脸,配上他的眼睛,看上去就更比实际年龄小了,再与自己一对比,便生出三分禁忌的刺激来。孙哲平开口,说他,招儿那么多,还那么乖。
记忆里的张佳乐是个会玩爱闹的,太乖他就要舍不得了。

张佳乐抬手把孙哲平的手指握在手里,倾身去亲他。他不想孙哲平把这种对待小孩儿的动作用在他身上。怕孙哲平又觉得他小,也怕孙哲平当他是为了补偿这么多年的等待。
补偿当然是有的,他多心疼呀。可他自己也是想的。张佳乐期待与孙哲平更亲密一些,要最亲密那种才行。
张佳乐将他的手按在心上,软软地说,我拿到它的时候是冰冰凉的。
他眼睫扇动,落在孙哲平眼里,正经告白都像在撒娇。张佳乐说,挂到脖子上可冰人了,我贴身带了好一会儿才变热的。

孙哲平指腹碰到的硬物就是张佳乐说的那个边边了。衍生所里的孩子才有的东西,一人一块带芯片的金属挂牌,长成离开衍生所时收回。当年张佳乐送了孙哲平一包糖,孙哲平就切了自己挂牌的金属边,穿上链子给了他。
按在胸口的手很热,隔着T恤都能感受到。张佳乐说话也变轻:我当时就想,见到你的第一次,我一定要摸摸你的牌子,看看你的有多热。

他脸庞有多天真,言语就有多撩人。孙哲平看着他的眼睛,想把他最后一点纯情也吞下。手掌使了力,五指连同掌心揉搓向下,就真真是对待情人的意味了。
张佳乐从没被人这样碰过,不由自主红了脸缩起肩向后让,才让了一分又迎着胸前的热黏上来。 那条金属边从孙哲平指缝溜走,他摸上疯跳心脏上那点小小的突起,手掌揉捏两下那里就立起来,在手心里挺得人痒痒的。
孙哲平抵着张佳乐的额头,边揉边问,那个第一次,你还想什么了?
张佳乐被揉捏得轻哼两声,微弱的气流带着湿濡的热扑在孙哲平唇上,他张口想吃下去,张佳乐就探着舌尖舔上来,默契实在太好。他甜甜软软的腻在孙哲平的唇缝里,贴着他的唇说话,如缠绵摩挲,那声音更小了,像是悄悄的。
孙哲平听得笑了,叼着送上来的软舌就吻下去。

他一面吻张佳乐一面含糊地下达了指令,卧室里的景象就渐渐变了,成像出透明的玻璃花房,开满了花,空气中缠绕的香甜伴着头顶星空莹莹的光而来。
张佳乐被含吮得嘴唇透红, 孙哲平放他去喘息,他一被亲就又傻傻的不会呼吸了。他顺着啄吻到张佳乐耳根,问他,是这样的花房?
张佳乐仰着脖子任孙哲平吮吻,微微分着唇吐息, 星光落进朦胧的眼底,像一个愿望被实现。张佳乐带着鼻音回应他,嗯,好喜欢。

一面送他奶糖,一面就幻想和他睡了。还是野合,可以,会玩。
孙哲平下口咬住张佳乐小小的耳垂,最是天真的孟浪引人疯魔。要是让他在17岁那年见到张佳乐,他大概真的会抱紧他与他滚在地上,在花叶里混莽地将他一口吞下。


按在乳尖的手径直向下摸到两腿之间,都无需孙哲平去剥衣服,张佳乐原本就挂了空挡在等他。张佳乐被又亲又揉得早就不自觉夹紧了腿,在别人怀里动来动去,蹭得衣摆都撩到腰边。被孙哲平一碰才意识到那里半点遮挡都没有了,再要害臊也来不及了。
手指探进腿缝,张佳乐条件反射腿并得更紧,耳朵就被炙热的吐息笼罩,接着又湿又烫的舌头就钻进来。张佳乐一个激灵,瞬间满心乱炸:天呀!这是在干嘛?他舔我…好色……
那麻痒从耳道爬进骨髓吞噬百骸四肢,连带着人半边身子都酥了。攀着孙哲平肩膀的手指都使不上力,心纠紧却是连腰都被舔软了,他脑子混沌一团,双腿也被分开,孙哲平把那团软肉全兜进手心里。
呀!张佳乐惊叫一声,孙哲平按着一揉,他又是一声,哎呀……
孙哲平真是被他的反应搞得绷不住,也就S级小可爱这时候还能逗乐子。边笑边亲了亲张佳乐湿哒哒的耳朵,揶揄道,宝贝儿,不是这么叫的。
张佳乐被刺激得羞臊都顾不上了,也知道自己的青涩闹了笑话,傻傻开口问“那怎么…”那里又被捏着会阴轻轻捻拧。
嗯——!

孙哲平嘴上温情,手下一点儿不放过他。张佳乐只觉得那处酸到发痛,快感上涌性器在孙哲平掌心抽搐般跳动两下,险些被弄出来了。
孙哲平沉声笑,哄他,再叫一声。
我…唔!结果那声儿刚冒出个糯糯的鼻音就被孙哲平吞进嘴里,他的舌头插进张佳乐口腔,一分缝隙都不留。这么色情的吻法张佳乐实在招架不住,他寥寥的接吻经历全在这十几个小时里了。他乖顺的承接,也想给予回应,生涩的回吻反被缠吮得津液外溢。最柔软的腺体被肆意舔舐,水声作响,那细密的麻霎时攀上头皮与后颈。他小腹绷紧,就颤抖着浸湿在孙哲平手里。


张佳乐无力地揽着孙哲平的脖子,浑身轻颤,像一尾离了水却放弃挣板的鱼。他初尝情事,还未从高潮中回神,迷茫的眼底水润潮湿。他还什么都不明白,只知道依靠在孙哲平耳边细细地喘。
孙哲平把他发软的身体按在怀里,手指夹着仍半硬的性器,顺着茎身捋到嫩粉色的顶端,将那处包在手心里。刚打开的脆弱的小孔被磨蹭得合不上,可他才射完又硬不起来。
张佳乐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他从没受过的,像是另一种难受,难受得腰眼都酥了。

孙哲平……
张佳乐不知所措,就喊孙哲平的名字,像念求生的祈文。孙哲平置若罔闻,嘴下啄吻着宽大领口下的肩颈,在半露的肩头吮出红痕。张佳乐太久没见过日光,白得有些过分,此时通体染上一层情欲的薄粉,像不谙世事的处子被捕获,懵懂的承受,再诱惑他种下更多情爱的印迹。
腿间的手指狎弄不停,张佳乐瑟缩身体往孙哲平怀里躲,哼哼唧唧的。赤裸的臀肉隔着布料腻腻地蹭在那一团饱胀的硬物上,也不知害羞。铃口处还在泛酸,酸得好像还有什么就要流出来一样。
孙哲平…我好酸呀。
张佳乐躲不过,就又喊他,被孙哲平转过来挺胯顶了两下,示意道,拿出来。

张佳乐听话垂着头去解孙哲平的裤扣,孙哲平低头一下一下亲他,手里抓着张佳乐的臀肉揉搓,肤脂软腻在指缝里随着动作颤动,两手都是。张佳乐跨坐在孙哲平身上,被他弄得手都不稳,那物什就在他手下顶着他,却放不出来。脸已经是红透了,正戏还未开场,他已经这样了,接下来可怎么办呀。
张佳乐脸埋得太低,孙哲平亲都亲不到,就在他发间低低的笑。好不容易解开,张佳乐拉低内裤,那根深色充血的性器就弹出来,顶部圆润,经络鼓胀。
会摸吗?
张佳乐点点头,听话伸手去触碰,青筋脉络的硬物被他细白的手指松松扶着,反差强烈,格外淫糜。

孙哲平顾着他是第一次,直接来吃不消,就让张佳乐先用手给他消消火。张佳乐也是乖的,两手并用的握着他缓缓套弄,他腿间的泥泞被黏答答的衣摆堪堪盖住,更欲盖弥彰,再往外露出就是不着一物的白皙大腿,内侧还沾了些他自己刚弄出来的乳白精液——如同火上浇油。
啊、你轻一点……
孙哲平捏他屁股的手太大力,张佳乐娇气怕疼,终于肯抬起眼睛去看孙哲平,问我弄的对不对?你舒服吗?
不等他再说,孙哲平略显凶狠的吻住他柔软的嘴唇。臀肉被掰开,手指终于按上穴口,一下一下绕着圈。那里那么小,那么软。张佳乐紧张的轻哼出声,那手指又离开,带了湿濡的液体重新摸上来。

是孙哲平买的东西到了,被家里的地控机器人送进来。张佳乐一偏头就看到机器亮着灯正对着他,像只小眼睛,惊得也不给孙哲平亲了,赶紧往前跪一步埋进他肩窝里,用孙哲平的身体挡开它。
羞什么?
嘴上这么说,孙哲平仍搂着他的腰安抚拍拍。跪起来些更方便进入,孙哲平压着他一些,腰塌下去,双臀就向后翘起,淋满湿液的手指挤开穴口插了进去。
唔……
他插入的缓,张佳乐没有太难受,只觉得热热胀胀的。孙哲平侧头问,疼不疼?张佳乐摇摇头,不说话,那进去里面的手指就动起来。按捻着内壁浅浅抽插,弄得里面又胀又怪。这样就好奇怪了,张佳乐刚要开口,另一只手指撑开穴口也挤进来。指腹并拢蹭着娇嫩的黏膜一起进到深处,一下按过什么地方,酸得张佳乐轻叫出声。孙哲平就每次都碾着那处过去。
很快张佳乐前面就被刺激得又有了硬度,从荡来晃去的T恤下摆探头来,刚才被蹭红的马眼泛出津液,把原本乱七八糟的T恤弄得更湿了。腿间的润滑液太多,都顺着张佳乐大腿根滑下来,像是他自己出的水,被头顶的星光照得透亮,一清二楚,情色至极。
后面的手指都有三只里,孙哲平却还没有结束扩张的意思。张佳乐攀着孙哲平的肩,腰软得实在跪不住了,里面那个发酸发胀的地方,被孙哲平用手指碾过就更是难受。张佳乐扭头用鼻尖去蹭孙哲平,学着他的样子去舔他的耳垂,再把软舌伸他耳朵里,粘着人说,你进来好不好?


润滑液有少许催情成分,适合初次承欢的人使用。大龄无经验男青年自己挖的坑,只能自己埋。
孙哲平把张佳乐放床上趴好,起身脱衣服。张佳乐侧着脑袋不讲话,眼角绯红地瞧他,等着他。
衣物落进花丛里,孙哲平靠过来,托起张佳乐的腰,性器抵上湿濡的穴口。饱满的冠头对张佳乐来说太大了,但他乖乖配合,咬着下唇任孙哲平撑开他,再一分一厘地拓开他。孙哲平俯下身,把张佳乐完全拢在身下,哄吻着他不让他咬自己,慢慢一寸一寸把自己埋进去。

疼是有的,比手指更胀,又硬又烫人。张佳乐有点怕,那些抵着他的饱满经络,他才刚用手摸过。一只手都握不住的尺寸,现在要进去他身体里……这么想着张佳乐忍不住缩了一下,夹得孙哲平闷哼一声,险些不管不顾就全部捅进去。
你怎么那么会吸。
我没……张佳乐冲孙哲平眨眨眼,睫毛上的湿气轻轻颤动,孙哲平到底还是没把持住。
嗯……呀!
那一下正顶着张佳乐难耐的地方压过去。肠道受刺激般含得更紧,孙哲平对准那里就动起来。他抽送得不快,力道却足,一下一下,顶得张佳乐跟着一声声溢出呻吟。
孙哲平问他受不受得了,其实张佳乐想摇头的,孙哲平撞得他好酸好痛,腺体被欺负很久了,即使是第一次从那里汲取快感,孙哲平的每一个动作他都太有感觉。身后的插入还一次比一次大力,一次比一次深。
张佳乐抓紧床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里面的痛被快感盖过,细细的痒却从深处泛出来。只有体内那凶悍的物什重重碾过去,才能解了痒,变作酥和麻,让他舒服又舒服得承受不起。
张佳乐又想咬东西了,偏偏孙哲平不让他咬,他的舌头在他嘴里乱搅,像体内被侵犯的地方那样。张佳乐被逼得呻吟都断断续续,带上哭腔。
孙哲平当他含得勉强,刚又退出一些,就听张佳乐绵软的央求他,深一点……

疼宠再没有了,全都烧干净。孙哲平捞起他的腰到最适合承欢的高度,揉开他的臀,跨下狠狠一顶全都进去。凶悍的肉刃如凶器一般,顶的张佳乐声儿都发不出了,粗粝的耻毛蹭在那处又软又嫩的穴口,一下就把他蹭红了。肉体拍打的声音漫过嗞咕的水声,孙哲平将他紧紧摁向自己,快速的顶弄,又深又重。
那T恤跟着滑了下去,露出一对漂亮的蝴蝶骨。情欲的颜色随着孙哲平的抽送蔓延,连蝴蝶骨也蒙上薄薄一层潮红。孙哲平顺着那里抚摸,到曲线诱人的脊背,到浅浅的腰窝,到那两团挺翘的连臀尖都泛红的软肉。在那之间,那个又软又小的地方被撑得褶皱都拉平了,像被欺负到可怜的程度,含着他深色硬挺的东西吞吞吐吐。原本的粉色不见了,那处已经变成经了人事才有的艳红。

张佳乐再感受不到难耐的痒,快感太强烈,他受不住,呜咽得可怜却饱含情态。一听就知是被疼爱到无法自己。那里被反复戳弄碾压,更是充血敏感,每每被碾过酸胀感都顺着脊椎骨冲上大脑如攀上极乐,除了哭与爽什么都做不了。
滚烫的性器插得内壁颤抖连连,收缩得更加频繁,张佳乐又热又紧,绞得体内驰骋的性器愈发胀大了一圈。孙哲平俯身去吻他的泪水,吻他迷离的眼睛。温暖的掌心从软腻的臀肉向上,抚摸到张佳乐心口的位置,十分宝贝的把他拥在怀里,与自己紧紧贴在一起。
才亲了两下张佳乐就难耐的扭动起来。在铺天盖地而来的快感里,这样轻柔的吻会把他的心脏都填满的。他鼻尖更酸了,喃喃的说,孙哲平,你抱抱我。


娇气的时候一点疼都不要受,现下眼睛都哭红了也不知道委屈。孙哲平亲亲张佳乐的额头,将他翻过来,把皱皱巴巴的T恤脱掉,面对面肉贴肉的抱好,才又重新埋进他身体里。
张佳乐被拥抱就很心满意足,孙哲平还在温柔的亲他,感觉像是飘到云上了。张佳乐张着嘴与他亲吻,舌瓣缱绻缠绵在一起,随着孙哲平身下的顶弄溢出甜腻的鼻音。

硬了好半天的性器被夹在两人之前,蹭在孙哲平硬实的肌肉上,弄得滑滑腻腻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又要到顶了,但是孙哲平还没有。他伸手揉揉孙哲平的头,说不要紧…你像刚才那样快一点也可以的。
刚才是谁哭呢?
我想要你舒服。
张佳乐说着说着,把自己说害羞了,抿嘴笑,又乖又浪的。他勾着孙哲平的脖子把他拉近,不让他看自己,凑到他耳边悄悄说话。
孙哲平呼出口气,觉得这场迟到了十一年的情事要没完没了了。


床上做完,浴室里没受住撩拨又来了一场。张佳乐今天份额的乖售罄了,对他又是抓又是挠的,还咬他的肩膀嗔怪他流氓。孙哲平打算日后好好教张佳乐引火自焚四个字怎么写。
从浴室回卧室这几步张佳乐就歪到他肩上睡着了。孙哲平把他搁被窝里,又走了出去。他也很累。心惊肉跳一夜,通宵又工作,回来就翻云覆雨。累颓了都。

孙哲平把张佳乐做的饭菜热一遍,摆好,坐在餐台旁一口一口吃掉。餐台上还摆了一堆张佳乐今天新买的烹饪器具。
孙哲平几乎不吃家常菜。衍生所里没有,出来之后他自己也懒得学。营养剂就足够了,方便快捷,之前没有对比,现在看来味道和张佳乐做的实在差远了。
孙哲平把嘴里的最后一口肉吞下,无视身体的胃部消化需求,直接回到卧室搂着张佳乐躺下。他的爱人在等待他,需要他的拥抱,这比那些数值重要八百倍。
如果无法和张佳乐一起待在阳光下,他愿意抛下阳光,和他一同站进黑夜里。


#这个世界16岁匹配,17岁可共处,18岁可生子
16、17和18相当于我们的16、18和20(22),孙哲平之前说乐乐太小了是就生孩子而言,吃掉的话快17岁的乐是OK的,好吃还要多吃点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