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wow

#脑洞与表情来自某个说要拿很可爱的东西投喂我的小可爱
#女装有/全程都有点糟糕
#Tanning in your sunray


张佳乐照例踩着点走进训练室,还在连连打哈欠,刚落座就听身后爆出一声惊天:“卧槽!”
哈欠打得泪眼朦胧也不影响他及时凑热闹,闻声就边扭身边揉眼睛去瞧,谁想声源处的队友也正在回头看他。张佳乐给人看得一愣,瞌睡褪了大半。附近同样爱凑热闹的队员都围过去,围观完也齐刷刷抬头看向张佳乐,一个个眼神分明有戏。
张佳乐在队员们一脸“wow……”的表情里醒了个彻底,一脸懵圈的问,干嘛啊、什么情况啊?
说着自己也过去,然后就禁声了。诡异的沉默出现在一大早朝气蓬勃的百花训练室。

孙哲平放他们玩了一会儿,结果全队包括他的副队都不自觉散场,就摘了耳机问,天塌了?不用训练了?
没人回答。他起身长腿一迈走近,先看眼烧得要冒烟儿的张佳乐,再挑眉看向八卦聚焦点——屏幕上一张照片,稚嫩版百花副队长穿着一条毫无疑问是裙子的东西,牵着自己的手腕面上冷淡而自然的看向镜头外。

张佳乐整个从懵圈到羞愤再到不知所措,他又气又臊更怕被笑话,磕磕绊绊的开口:这是几年前,给我姐当衣架子拍的…我姐、是做时尚杂志的…她只是随便拍来记搭配方案啊…怎么会被发到网上啊我去……
张佳乐的表姐什么都好,就是个子小,搭衣服不好亲自上阵,于是常常拉张佳乐来用。两三年前的张佳乐还不高,骨架窄且人瘦胸还平,跟女模的骨架也差不多。张佳乐从反抗到妥协再到习惯,一开始穿女装还会拧巴,后来当衣架时基本处于大脑放空的状态,相当专业了。再后来他身高蹿过175,他姐就弃用了。
张佳乐边解释边紧张的去看他的队长兼搭档,还好,孙哲平并没有露出什么糟糕的表情。跟百花队员们不一样,孙队脸上就一个淡定的“哦”,尽管他内心在狂刷“wowwwww——”。

操纵电脑的队员手一滑刷新了一下,原本三位数的转发量就这么会儿功夫已经跳四了,首条热评还是“百花福利?副队求更多!”
张佳乐见状“嗷……”一声蹲下,整个把脸埋膝盖里。
孙哲平脑内弹幕终于消停,说行了,都回去训练,我找公关部解决一下。说完矮身顺着他副队的小辫子摸一把,说,又不是你的错,虚什么。


照片当然是从张佳乐表姐那边流出来的,他姐整理文件时扔错了包,还好就这一张。经过不少人的手,都没人察觉哪里不对,直到这份文件出现在某个身为百花粉的同事手里。
战队找过去后粉丝很是配合立即就删了,并且对给百花以及张佳乐造成困扰表示了抱歉。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关于百花副队女装照的话题在荣耀圈已经十分火了。战队并不觉得全是坏事,毕竟挣了一波热议,不过还是放张佳乐一天假去调整心情。

张佳乐只花了十分钟气呼呼的跟表姐打电话吐槽,打完就回到训练室。他感觉一个人待着肯定会忍不住去刷微博刷QQ,还不如投入训练分散注意力,然后在训练中被孙哲平杀了个片甲不留。
他们每天都会换号打几把,张佳乐从来没输得这么彻底过,孙哲平瞥他一眼,见张佳乐面无表情,眼神特犟,耳朵却还是红的。他无声叹息,心想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吧……
实际上这当然是大事了!张佳乐,男,今年十九岁,什么大风大浪都没见过,女装照被爆出后真切感觉天都塌了。电竞圈也不是很火,他还没过过万众瞩目的瘾呢,偶像包袱就已经离他远去了。
孙哲平正想着,就听见面无表情的张佳乐又吸了吸鼻子。


午休时孙哲平拐出门,溜达了半条街,最后在母婴店找到他要的东西。
接着鲜少自个儿发微博的百花队长更新了张自拍,拍摄角度不太娴熟,脸只拍到个下巴,人穿了个深底小白花的宽敞裙子,特大爷的翘着脚。配字——裙子哈?
他块儿大,普通女装实在塞不下,只好弄了条孕妇的。

于是下午训练室内,百花全员看他们队长的眼神都十分有戏了。什么叫为朋友两肋插刀,这就是啊!太仗义了我的队长!有裙同穿!
孙哲平无所谓的问,热闹不?
已经三千多转了……
这三千跟张佳乐那条大多是求福利的画风十分不同,由百花队员自发的刷一波“孙队666”后带起了节奏。
孙哲平估摸这波仇拉得还行,笑说,还挺好玩儿吧?
队员们不吭声,乖巧点头。
行了,到此为止,微博都关了。裙子我还没扔,以后谁按时完不成训练,轮流穿啊。

话说到一半聚一块儿看热闹的就都散了。孙哲平溜达回自己座位,感觉他副队的目光就跟黏他身上了似的。孙哲平正打算调侃张佳乐两句——看吧,屁大点事儿。
结果刚对上张佳乐的脸,脑子里麻利就冒出那张照片。
照片中少年版张佳乐穿一件爱丽丝蓝一字领棉纹半袖上衣,两条肩带挂在锁骨旁,从颈子到肩一览无余;下身一条高腰白色A字短裙,清纯里带点小性感。手腕上挂着细闪的链子,连微突的腕骨都十分好看。
此刻张佳乐看孙哲平的眼神都在发光,百花正队这一下可把他副队的好感度刷爆了。张佳乐眨眨眼,小声说队长,你真好。
而孙哲平正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罪恶感。


训练结束后孙哲平没留在队里一起吃食堂,他出去吃了,并在外逗留直到休息时间。他警觉的认为自个儿今天最好少跟张佳乐打照面,以打住那些不着边际的脑补。
正往回晃,手机一震,是张佳乐的消息:
「还回不回啊」
「回,你睡」
回完消息,孙哲平又在百花宿舍楼下的花坛旁杵了一会儿。

待孙哲平推门进屋,张佳乐倒是听话已经睡下了,只在床头给他留了盏灯,暖暖的泛着鹅黄的光。孙哲平洗漱完毕躺到床上,睡了却没睡着的张佳乐滴溜睁开眼睛。孙哲平隔着过道低眼看他,张佳乐半张脸埋在被子里,抬着眼看向他的眼神像是悄悄的。
孙哲平手放在过道中间的台灯上,低声问关灯了?
张佳乐在枕头上软软的蹭,点点头,又从被窝里应一声,唔。


和照片对比,张佳乐应该是长开了。他个子高了肩也不再那么单薄,就算扎个小辫子,从背后看也是明显的干练男生。即便如此,换成现在的张佳乐穿那身衣服,违和感也不会太强。他的眉眼没什么变化,还和少年时一样。
还是挺好看的。这是孙哲平入睡前最后一个模糊的念头。

一整日的念念不忘,终于在梦里得到回响。梦境证明,张佳乐再穿那身确实挺合适。他提着小裙子坐在孙哲平床边,仍用睡前那种眼神看着孙哲平。眼神里有什么,孙哲平直到现在才终于明白。
梦里的张佳乐像是被打了层柔光,好看得不像是真的,他羞涩的笑一下,问,队长,我可爱吗?
孙哲平心口发热,干脆的一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张佳乐更是害羞且甜蜜的垂下眼睛,他眨眨眼,睫毛悄悄的抖,又抬眼看向他,问,那我是男孩子,你也喜欢我吗?
这个问题问得孙哲平内心狂跳,却怎么也开不了口。他像是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就如同梦中被按了慢放键,时间拉长,血却在腾,气流从鼻腔下滑进入肺部,在他的器官内翻滚汹涌变得和他本人一样炙热。孙哲平无他法,握住张佳乐垂落在身侧的手,按在自己狂跳不止的心脏上。
张佳乐像是被他剧烈的心跳吓到,手心轻轻怯怯的一颤,离得开些,后又再度按上来。他的手心贴在他胸膛,人也不知何时落进孙哲平怀里,被他搂着坐在腿上。
他的小辫子散了,低下头,长发软软的垂在孙哲平的脸上、肩上还有心上,嘴唇也贴上他的嘴唇。张佳乐在他心上轻轻缓缓的揉,柔柔贴着他的唇,蛊惑着他,那你亲亲我好不好?

当然好。孙哲平近乎莽撞的翻身将张佳乐压进层层叠叠的云里。张佳乐时而轻轻的笑,时而因孙哲平的动作甜蜜地惊叹一声,和白天一样的红透的耳朵也从长发里露出来。孙哲平小心的亲吻他,放肆的抚摸他,再与他融化在一起。

从云端落地后孙哲平猛的醒来,于晨曦的微光中对上张佳乐无辜的熟睡的脸。瞬间血气上涌冲了满头。
张佳乐睡前就向着孙哲平这边,现在仍是。他像是睡梦中觉得闷了,将遮脸的被子掀了些,半个肩若隐若现的露出来。
小年轻孙哲平顿感鼻腔一热,上涌的气血终于找到出口。
他翻身坐起来,算是对自个儿服气了,抬手捂住口鼻。

张佳乐睡得嘴唇微张,像是感觉到动静了就跟着也动动。孙哲平看他一眼,正看到张佳乐在舔嘴唇。孙哲平两眼一闭,感觉真像是魔怔了。
他怎么连张佳乐吧唧嘴都觉得可爱啊?
接着又想起昨天张佳乐说完“你真好”后,抿嘴浅浅冲他笑的样子。孙哲平边淌鼻血边感到受之有愧,那声“好”,受之有愧啊。


#对于在自家队长梦里干的坏事,你的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决定红着脸给你拜个早年
#小可爱收到了,嘚瑟一下

我的傻瓜式拍照水平展示不了我们乐万分之一的可爱!小可爱和可爱脑洞都来自 @格陵兰小海豹 最后让孙大大也穿一穿裙子是我临时起意,打我就好了哈哈哈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