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全职/双花]一辆蛇行车

#三观不美,无肉不欢,非清纯不做作的骚浪贱&dirty talk


孙哲平醒得很艰难,混沌的意识花了半晌终于逐渐清明。随即他就觉出不对来。双臂因被动固定而略有酸痛,孙哲平稍使了点力,手腕上的湿毛巾就受摩擦而绞得更紧。绑得相当牢。孙哲平深吸口气,突然捕捉到一丝熟悉的气味,顿时疯狂挣动起来——他被反手绑住,而屋内另一个Omega正在发情期,瞬间太多可怕的猜想汹涌灌入他的大脑。
床头的铁架被磕得直响,那响声吓到张佳乐了。他两步跑过去,推开卧室门,孙哲平登时愣住。

张佳乐完好的站在门口,散着纯净的Omega的香甜,他裹着浴巾,浴巾之外裸露的皮肤白净健康且安全,刚洗好的头发甚至还淌着水。
臆想中可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孙哲平皱眉,说,怎么回事。
张佳乐扶着门框垂下眼睛,看向一旁,嘴唇开合两下,才出声:我们签的合约里有这一条吧,我记得。我没有及时吃抑制剂,现在进入发情期了,作为我的合法Alpha,你——
张佳乐勾起嘴角笑一下,像是重新拾回勇气,平静的抬眼直视孙哲平的眼睛,带笑说,你有义务对我,伸出援手。
说着他手指一松,浴巾落地,在孙哲平无声的注视下走近,抬腿,跨上了床。


张佳乐事先已经把孙哲平扒光,他掀了半盖在他腰上的被单,孙哲平那玩意儿正安静的蛰伏在腿间。张佳乐跪坐进他两腿之间,身上的发尾的水珠顺着落下来在床单上印下水迹。他弯着背探手揉了揉,再全部握在手里,沉甸甸的。其实张佳乐想给孙哲平口的,但是怕被他踹,所以还是垂着眼单纯的用手去套弄。

张佳乐知道孙哲平心里另有其人,即使干他们这一行最忌讳这个。只是自从上次任务中孙哲平险些丧命之后,张佳乐就决定这么做了。他们这种这一刻不知下一刻生死的人,就算明天孙哲平会恨他,或者明天他自己会死,今天他也要活着跟活生生的孙哲平做一次,临死了才算得上此生无憾。

也许是因为受发着情的Omega信息素的影响,也许是因为张佳乐美好的胴体加成,在他不怎么样的手活儿下,孙哲平还是很快就硬了。并且还没有踹他。
张佳乐抬腿跨坐到他身上,到了这一步,孙哲平一直沉默放任他动作,他反而不敢去看孙哲平。他低着头,悬着身子,用沾了孙哲平性器顶端冒出的津液的指尖,去撑开自己已经湿软的后穴。刚才在浴室里他已经做好准备了,而且他正处在发情期,不会很困难的。
张佳乐一边想,一边扶着孙哲平又硬又烫人的性器,慢慢往下含。

最初进入的地方最难了,孙哲平顶端饱胀硬实,才开始就把张佳乐撑得几乎到极限。入口处浅色的褶皱都被拉平,好不容易才终于含进去。张佳乐被撑得又酸又胀, 甚至感到那性器上的经络都在一跳一跳的顶着他,忍着难耐再沉腰去吞那粗硬的茎身。
怎么这么大啊……张佳乐吞得勉强,垂着头小声嘀咕,说完顿感体内的性器又生生胀大了一圈。他惊讶的睁大眼睛,眼波转了转,抬起头,看着孙哲平,说你好大哦。
他眼睛湿漉漉的,因身下的刺激都有些泛红了,看向孙哲平时面上无辜又天真,这样的一张脸说出的话却着实让他胸腔一滞。而且张佳乐还没玩没了,继续耍着他的小心思——他原还担心孙哲平对着他硬不起来。
张佳乐一点点往下沉腰,难过的轻轻纠着眉,咬着下唇又说,又硬又大…我都吃不下了。

孙哲平眼神一暗,终于说了到此为止的第二句话,声音低沉的吓人。
别说了。

可张佳乐不怕,反正孙哲平被他绑了也跑不了,反正他都破釜沉舟了。就轻笑一声,说你们Alpha不是都喜欢别人夸你们大嘛,唔…真的填的好满……
张佳乐双手撑在孙哲平腹肌上,慢慢坐到底,他的头因难耐渐渐高仰起,露出一段白而腻的颈子。待全部含进去,张佳乐叹息般甜甜呻吟一声,低头收手摸摸自己的肚皮,傻傻的说是不是都顶到这儿了……
……张佳乐,给我松开。
才不要。张佳乐斜孙哲平一眼,绯红的眼角俱是风情,后面故意收力夹了夹,问,我里面不舒服吗?
他双手撑回孙哲平身上借力,轻轻款款的摆起腰来。可是你让我好舒服……嗯、孙哲平……
真的好舒服,舒服得张佳乐将他名字那么生硬几个字都喊得绵软。张佳乐恨恨的想以前真是白瞎了一副Omega的好身体 ,好想以后都不吃抑制剂了。里面被孙哲平的东西蹭得发软发热,撞上腺体时那股酥麻酸胀真叫人腿直打颤,却又欲罢不能。他喜欢得很,又不敢太用力,顶着那里弄一次要浅浅蹭好几下来缓一缓,他害怕刺激太过一会儿自己就跪不住了。
他口中边念孙哲平的名字边自己扭着身子吞吐孙哲平的性器,一声一声叫着他,混着下面湿粘的水声。明明就在他面前,又好像怎么也够不到。

发情期的Omega体能实在不行,张佳乐动了一会儿腿就没力了,便不再花力气上下抽插,而是坐在孙哲平身上前后扭起腰来,让他硕大的顶端抵在最舒服的地方慢慢磨,磨得张佳乐不住轻轻地哼,磨得他浑身都软软的发颤。弹腻的臀肉就贴在孙哲平囊袋上,随着动作一波一波的晃动着。他里面泛出的水都被挤出来浸在连接处身下人砺韧的耻毛上。
唔我好像…被你弄得更湿了……
每当他边呻吟边喊孙哲平的名字,或再说些撩拨他的话,体内的性器都会顺势跳动一下。张佳乐知道这么做孙哲平就会有反应,生出小小的欣喜,他看着他,说你流汗了…是因为对我有感觉吗?
说着抬手将坠下来的长发拨到耳后,露出红透的耳朵,那么诱人采撷。边轻哼边腻腻的问,孙哲平,你喜欢我湿一点…还是紧一点?

孙哲平不但在淌汗,呼吸也粗重,听在张佳乐耳朵里心都热化了。但孙哲平可没张佳乐那么爽,张佳乐那个磨蹭的力度就跟小猫在舔一样。而且他里面正越来越热,湿濡娇嫩的内壁紧紧包裹着孙哲平,除了更湿还他妈更会吸,愈是会缠人后劲就愈发不够。孙哲平强忍着向上顶胯的冲动,微眯着眼注视着张佳乐,看他敞着腿在自己身上一下一下扭着腰,又美好又艳情得叫人生恨。

张佳乐边说话边舒服的哼哼,也不需要孙哲平回答。
他渐渐掌握了让自己爽的地方和力道,缓了些力又自娱自乐的起起伏伏,自己把自己操得心神荡漾。
张佳乐又说,不能就我自己湿……就边摆弄着腰边含了拇指在嘴里吮舔,与身下含着孙哲平吸的节奏一致,看着他的眼睛,把手指舔得湿哒哒的,然后倾身顺着孙哲平的腹肌向上摸,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津液。摸到他硬实鼓涨的胸肌,水腻腻的揉两把,再经过锁骨肩颈来到孙哲平的脸庞。他温柔的捧着他的脸,说我们都没接过吻…真想你亲亲我就好了。如果你亲我…哈…我大概直接就能射了。
见孙哲平呼吸愈发粗重,却仍锁着眉不说话,张佳乐又自说自话起来,算啦还是不亲啦,嗯、怕你咬我……

张佳乐……。
我不会给你松开的,松开你就会走的…张佳乐甜蜜的笑笑,说反正你也要恨我了,恨到底吧……
他沾满情欲的眼睛有些疯狂,那里面像是有引人疯魔的魔咒。他就那样直勾勾的用眼睛锁着孙哲平,刚摸过他的唇的手伸到前面,与孙哲平面对面的,握住自己开始轻轻套弄。他感觉得到,孙哲平的目光像是烫了火的铁烙,在他脸上和身前充血的地方游移。在孙哲平的注视下摸自己,有种奇妙的被视奸的感觉。想到这里张佳乐简直被情潮席透了全身,白腻的皮肤都透出粉色来。从发丝到眉眼再到紧绷的脚趾,全都媚得不可方物。他身子变得更加敏感,无论是快感,还是羞耻感都成倍而来。张佳乐连指尖都在微微的抖,他揉着自己的顶端,那个小口开合着,流了好多水,都要和后面一样湿了,却还不足以到顶。

濒临高潮的张佳乐太缠人,他里面痉挛般不断抽动,绞得孙哲平闷哼一声。而张佳乐自己被求而不得的情欲折磨得更是难过,情欲伴着汹涌的发清热,烧得他脑子都要晕乎了。他颤颤抬着眼睛看孙哲平,软乎乎的央求,孙哲平、你帮帮我……

简直不知道他究竟要折磨谁。
孙哲平一语不发支起一条腿由下往上又快又大力的顶起胯。才一下就弄的张佳乐忍不住抽气,紧接着后面还有好几下。张佳乐这才知道原来之前的快感都只是小儿科,腺体被温柔碾磨太久了,现下大力的顶戳让那里爽利到发麻发痛。张佳乐被颠得跪都跪不住,身体一倾就倒到孙哲平身上,他浑身都又酥又酸,只有攀着他的肩,缠绵软糯的呻吟变成饱含甜意的惊叫,就挨在他耳边,悦耳又荡漾。
再来几下张佳乐就很快到顶,他发出绵长而满足的气音,整个人都脱力般软在孙哲平胸膛。高潮让包裹孙哲平的甬道不住的缩紧,硬是把他也绞了出来。
出来的不多,全打在张佳乐敏感的腺体上,张佳乐难耐的抽搐一下,哼哼唧唧的抱怨,烫死了……


张佳乐半湿的长发散在孙哲平胸口,软软的蹭出一片痒来。他喃喃的说,还以为你在我里面射不出来呢……不过,你怎么还硬着啊?
闹到现在两个人都还硬着,张佳乐是因为发情期,孙哲平是因为压根儿就没得到满足。张佳乐还趴在孙哲平身上絮叨:要不我一会儿帮你打出来吧,憋坏了可不好。不过我现在没劲儿了……你等等我。
他边说边因高潮的余韵微微发颤,孙哲平一低眼就看到他赤裸的薄薄的肩膀。他不着寸缕的在自己身上发抖,除了高潮大概还因为他冷,他的头发还带着潮气,看起来那么可怜。

张佳乐,起来把被子捡上来。孙哲平顿了顿,又说,你得喝水。
都说了我现在没劲儿了……
高潮后的空虚袭来,张佳乐迷茫,还有点儿难受。他开口,小声说,别指使我做事了……你文件归档里的那个女人,我见到她的照片很多次。张佳乐吸吸鼻子,笑一声,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不想哪天死了,闭眼前还要遗憾的想起你。
你从哪儿看出来我不喜欢你?
张佳乐愣住,仰起脸怔怔的问真的吗?你…不是为了骗我给你松绑吧……

他们搭档多年,Alpha凶悍Omega机敏,非常默契。因职业特殊且需保密,不适合找伴侣,所以协议结婚,好给家里有个交代。初见时张佳乐就闯进他心里了,所以这些年,张佳乐都是他的命门。但孙哲平不想当张佳乐的命门。他们这种人最忌讳这个。
他也不知道张佳乐口里的女人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想深究,他现在只想得了张佳乐。愤怒的想也好喜悦的想也好,都好,但不能是这么个姿势。

见孙哲平又沉默,张佳乐再说,你再说一遍喜欢我,我就松开你。
还不动 ?
好嘛,凶什么凶……张佳乐心跳得乱七八糟,攀着孙哲平的肩去够那个毛巾打的结,可他没劲儿解不开。开玩笑孙哲平一个大A都挣不开,他一个发着情还自己把自己玩得脱力的Omega能解开就有鬼了。这么多年孙哲平从来没觉得张佳乐这么蠢过,那具滑腻腻的裸体就靠在他怀里,黏着他,张佳乐挺起来的小乳尖随着主人用力而一下一下蹭在孙哲平胸膛。孙哲平咬紧牙,牙缝里憋出几个字,去拿剪刀。
不行,我可能拿不住……划到你怎么办。
张佳乐驳回,努力抬高腰跪高一些,孙哲平的还硬着的东西直接从他里面弹出来,带着他自己的肠液混着孙哲平的精液发出黏哒哒的一声“啵”,淫糜至极。张佳乐的脸立刻就红了,他忍着不说话,赧赧再向前挪一步与孙哲平紧紧贴在一起,越过他用牙去咬那个结。费了好半天功夫才咬松一些,孙哲平喊他躲开,用力一挣。

双臂终于恢复自由,孙哲平立刻拥抱住他珍爱的人。张佳乐被用力搂了个满怀,一下眼眶就热了,原来被喜欢的人抱在怀里是这么鼻酸的感觉。他还未来得及喜极而泣,孙哲平就搂紧他往下一按,那玩意儿又直挺挺的全部捅进张佳乐里面。
张佳乐被顶得声儿都发不出来,前面险些直接就去了。孙哲平一手搂好他,一手托着他抱起来就下了床。张佳乐只觉得体内的性器一下进得更深,肯定比他最初自己比划时还深。孙哲平每走一步都大力向上撞一次,回回撞在张佳乐要命的腺体上,酸胀泛得浑身都发麻。张佳乐刚才没落下的泪这会儿全被操出来,呜咽着整个人都可怜的缩起来,都没法好好挂在孙哲平身上了。

孙哲平抱着他走到客厅,单手托他,另一手翻开倒扣的玻璃杯灌水,问过不过瘾?
张佳乐额头抵在孙哲平肩窝里,把脸藏起来,听话就疯狂摇头,忍着不肯出声。他武力值那么高,上来就被操哭也太丢脸了。
孙哲平笑一声,手臂松了力道颠颠他,张佳乐往下一坠,嵌在体内的凶器就进犯得更深。
呜……!
你不是浪么?孙哲平说,补个水,待会儿继续浪。说着自己灌了口,然后捏着张佳乐的下巴逼迫他抬头,喂给他。张佳乐在这个哺水的孙哲平给的第一个吻里,真的直接迎来了高潮。
两人贴在一起,出来的东西就粘了他们一身。孙哲平摸两把,似笑非笑,说,还真是一亲就射了。张佳乐不知是被那个吻还是被余韵冲击得恍惚,眼睛泛水的看着孙哲平,也不说话。


张佳乐全程被孙哲平抱着,下面含着他的东西,在屋里兜了个圈。喝了水吃了高热量补给,边走边被操,再次回到卧室又被压进床褥里。
张佳乐还没看清孙哲平看他的眼神,被单就兜头蒙下来,孙哲平直接在一片温暖与黑暗里狠狠的冲撞他。
张佳乐眼前一黑,发情期内身体反应跟不上,他看不清,没安全感似的连忙抱紧孙哲平。紧接着就被铺天盖地的快感刺激得受不了,心里甜蜜又委屈,娇气的喊疼,呜咽着嗔怪他,你慢点、你刚才还说你喜欢我的……
我喜不喜欢你,你感受不到?

孙哲平说着连续几个深顶,此刻恨不得死在张佳乐身上。终于不再是小猫舔人的调调,张佳乐柔软的内壁被插得发颤,不住收缩地绞紧他,缠吮他,吸得孙哲平头皮都麻了。他内心的恨不得直接反馈成身下侵犯的力道,直直把张佳乐操得边哭边叫又射了一次。孙哲平也终于满足释放一回,一股一股将张佳乐填满。

张佳乐被短时间内的连续高潮刺激得浑身都在抖,孙哲平沉声笑一声,低头啄吻着他哭的乱七八糟的脸。他掌心贴上挂在腰边的大腿,往上摸,趁着不应期把这个在自己面前晃了半个晚上的美好裸体摸个遍。每落一个吻,每揉过一处肌肤张佳乐就不自由自主的抽搐一下,他可怜的求饶,真的不行了…孙哲平、你怎么这样……
孙哲平感觉差不多可以来第二趟了,低头吻了吻他的唇,笑说,宝贝儿,好好感受。


#床上每回都是孙强势,可不可以让乐强势主导浪一个?
#可以,喏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