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TOZ#T里番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ATOZ#T里番

#孙哲平生贺/时空跳跃
#time leap的里番



——时空跳跃后的第一次的教♂学PLAY



LESSON ONE.十七岁孙哲平X二十七岁张佳乐


二十七岁的张佳乐听得又窘又逗,忍了半天还是抿着嘴笑起来,一面笑一面抬眼瞅着上方十七岁的孙哲平,就像他刚给自己说了个乐子。
被笑话的孙哲平非但没不好意思,还心里咚咚咚狂跳起来。张佳乐笑起来还是一样好看,却不知怎么,总勾得他心里痒痒的。
张佳乐开心够了,故意板起一张脸嗔怪他,说,这种事当然怪你了,进不去你就那个、咳,做细致一点呗。见孙哲平挑眉,张佳乐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说就是扩张呀,难道还要我教你?

明明耳朵都红了,二十七岁的张佳乐眼角眉梢有一种……孙哲平说不出,那是他们这个年龄也看不懂的,被宠出来的风情。他只觉得成熟了的张佳乐有些陌生,却说不出的撩人性感,像熟透的苹果迷惑诱导他去品尝。他还撑在这样的张佳乐身上,并没有退开,孙哲平低头轻嗅他散落在肩头的柔软头发,他想尝尝。

你教我吧。

二十七岁的张佳乐被带有暗示性话语羞红了脸,慌忙移开目光,年龄压制带来的从容瞬间尽数褪去。他垂着眼睛不看人的样子蓦的就和孙哲平所熟悉的他的十七岁的乐乐重合在一起。
他展开一个笑,伸手摸上张佳乐的脸,温柔的吻落在他的唇上。

乐乐,教教我。


平日里再怎么闹腾的事情他都干过,在床上张佳乐却从来拒绝不了这个总是对他温柔的不行的人。他靠在床头,垂着眼睛不敢看人,面对十七岁的孙哲平毫无保留的敞开双腿。张佳乐将润滑液倒在手心里,说要先捂热一点。不沾色气的教学话语,不仔细听并察觉不出张佳乐害羞的连声音都颤抖着。
孙哲平几乎移不开目光,他点头,后发现张佳乐看不见又应一声。
张佳乐抬眼看孙哲平一眼,心一横便将裹了润滑液的手指像身后探去。他轻哼一声,感觉不太对,内壁有点不舒服,张佳乐没想太多,自行动着手指在身下出入起来。
可是感觉越来越不对,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温度能有这么高。不知是因为第一次做这种事,还是因为整个过程正被人仔细观摩着。这是一次严谨的教学,张佳乐闭着眼睛跟自己说,转念一想……天呐,我在教未成年什么呀!居然在十七岁的孙哲平面前双腿大开的做这种事——
唔!
张佳乐一激动不小心戳到自己,疼的他瞬间眼泪都要出来了。孙哲平实在看不下去……他原本以为要被成熟的恋人调教了,结果,十年后的乐乐还不如现在的自己做得好。当然恋人乖乖在他面前“自己来”给他看,视觉冲击确实非常享受,但万一张佳乐笨拙的弄伤了自己,他又舍不得。

乖,还是我来吧。

被孙哲平接手后扩张就顺利多了,张佳乐身下是舒服了心里还羞窘着呢,他把脸埋在小他十岁的恋人怀里闷闷的凶他,不准告诉别人!
威胁都成了撒娇。孙哲平笑着低头亲亲怀里的人,说保证。
一亲就停不下来,尤其是张佳乐身上那几个蚊子包,实在碍眼得很。他对着人颈窝里那个包就含吮上去,张佳乐被吸得一个激灵,哈哈大笑起来。孙哲平不明所以,茫然抬头,张佳乐边捏他的脸边说真是受不了了,怎么十年前的你也这样。


扩张结束,教学也结束了,剩下只是有情人做快乐事。孙哲平有些拿不准,还是开口发问。
乐乐,能进去吗?
十七岁的孙哲平怎么能这么可爱。张佳乐把他的脑袋抱在怀里,用力揉他的头发。
傻问题。
孙哲平从张佳乐的胸口抬头,对上完全信任,甚至是纵容的笑容,看得他心头一热。

孙哲平搂着他哄吻,慢慢将自己埋进去。刚挤进去顶端,怀里的人就皱着眉细细颤抖起来,连忙停住。

弄疼你了?

张佳乐并不正面回答问题,他料想十七岁的孙哲平对十七岁的自己肯定就是这样,只要他露出一点难过的表情对方就会停下来。就是因为这样你们才总也上不了本垒呀,真是笨死了,这种事一开始哪有不疼的。
张佳乐轻刮一下孙哲平的鼻子,说我才没那么精贵。说着勾住他的脖子索吻,进来吧,我想和你在一起。

十七岁的孙哲平心里胀起一股强烈的满足,在他将自己全部埋入张佳乐体内之前。太好了十年后他们仍然在一起,他笃定在那之后他们还会在一起更长更长的时间。为了张佳乐,他要变成更好的人。

孙哲平缓慢而温柔的全部占领进去,将身下较他年长的,不住颤抖的人搂进怀里。
乐乐,孙哲平亲亲二十七岁的张佳乐的额头,说,在未来等着我。



LESSON TWO.二十七岁孙哲平X十七岁张佳乐


为了显得这是一场正经教学,目的并非吃干抹净。孙哲平没怎么碰张佳乐,没有在他细腻光润的白皙皮肤上印吻痕,放过他粉色的小巧可口的乳尖,甚至没碰他可爱的未经人事的性器。
当然主要是为了照顾十七岁的张佳乐的情绪,他这么害羞,一会儿被欺负哭了更难操作。孙哲平保有理智,将手心的润滑液捂热,直接向张佳乐身后探去。

作为熟练工,孙哲平对这具身体不能再熟悉。他把人搂在怀里哄着吻着,即使是再一次面对从未被侵犯过的羞涩紧窄的地方,孙哲平也迅速而悉心的完成了扩张。

接下来就重头戏了。孙哲平带了套,将自己抵在浅红水润的入口轻轻研磨。

乐乐,进去了啊。

张佳乐不说话,逃避一般闭上眼睛,还自欺欺人拿胳膊挡着脸。孙哲平笑,亲亲他的头发,一点点将顶端挤进去。过于紧致的吸附感催人发疯,孙哲平绷着神经,温柔安抚不肯出声却浑身颤抖的人。
疼?
张佳乐摇摇头,太胀了……压迫得他都不敢呼吸,他很不适,但确实不疼。
孙哲平想到十七岁的张佳乐之前伏在他耳边的形容,笑起来,牵过他挡着脸的手,说太凶了是吧?
红扑扑的脸蛋被暴露出来,张佳乐只得点点头,委屈的伸手抓紧孙哲平硬实的肩膀,指甲都陷入皮肤里。

没事,宝贝,别怕。

孙哲平搂着他一面亲吻一面缓缓往里推进,终于埋进去一半,张佳乐都抖的不成样子了。他不再动作,让湿软缠人的内壁慢慢适应。
孙哲平自然尽不了兴。十七岁的张佳乐青涩像初夏的小颗草莓,小小的身体没那么甜却浑身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让人恨不得一口吞下。他贴在张佳乐发顶狠嗅一口,小幅度抽送起来。
张佳乐刚被蹭弄立马就发出软软糯糯的鼻音。受不住似的,可怜兮兮的,连呻吟都是小小声,像小奶猫粘人的撒娇。搭在肩上的手都要抓不住了,孙哲平拉过他的胳膊挂在自己脖子上,张佳乐就乖乖攀住他,绵软腻人的呻吟都热热的贴在耳边,只给他一个人听。
孙哲平被撩得青筋都要爆了,他从没想过情事会成为煎熬。实在太想扣住十七岁的张佳乐细瘦的腰肢狠狠把自己全部捅进去。他要连续的用力的,快如打桩的撞在张佳乐的最要命的地方,每一下都是。恨不得把怀里的人干得软成一捧甜水,操得他统统都坏掉,除了哭着喊自己的名字什么事情都思考不了。

孙哲平只能想想,真这么来这小雏儿哪里受得了,他舍不得,甚至此刻只是被稍许用力的蹭过体内难耐的地方,怀里的人都被激得呜咽着哭起来。

孙哲平因心中的妄想升腾出负罪感和一种异样的、难以言说的满足感。他仿佛成了疯狂的亨伯特先生,而他此刻身下正细细颤抖、呻吟、带着哭腔承欢的少年就是他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他的罪恶与灵魂,他的洛丽塔。

乐乐。孙哲平轻轻喊他,舒服吗?受不了咱们就不来了。
任何时期的孙哲平对张佳乐说话都是这样的语气,就像不久前十七岁的孙哲平也这么搂着他,问他疼不疼,说疼咱们就不来了。
张佳乐睁开湿漉漉的眼睛,如愿以偿看到了熟悉的眼神,他仰头碰碰二十七岁的孙哲平的嘴唇,在这场情事里第一次主动亲他。

大孙…轻一点……
好,轻一点。


体内炙热烫人的性器动作温柔,却仍顶弄得他难以招架。陌生且无法抗拒的酥麻酸胀吞噬着百骸四肢,热流汇聚在下腹产生羞人的快感。张佳乐早在不知不觉中就完全勃起了,前端硬挺着淌了好些水,不同于身后灼热的酸软,身前一点点堆积的快感完全得不到纾解,好难过。他难耐的哼哼,想让孙哲平摸摸,却羞于说出口,只能被羞耻心和越来越磨人的快感交替折磨着。
孙哲平发现怀里的人越来越烫,湿热紧致的后穴也时不时战栗着收缩一下。这些小反应他怎么会不懂,不用张佳乐开口直接握住他随着身下顶弄一晃一晃的性器,上下套弄起来。
渴望许久的地方突然就被照顾了,张佳乐被揉得呓吟终于大声,尾音绵软撩人的扬上去。
孙哲平了然,低头舔吻张佳乐因后仰而暴露出的脆弱且敏感的脖颈,拇指揉捏着性器顶端,磨蹭过颤颤开阖的铃口,身下律动逐步加快,专注于张佳乐的敏感点。张佳乐被他突如其来的爆发刺激得意乱情迷,摇头哭吟,不住的求饶。

不要…不要……
孙哲平把张佳乐的小耳朵整只含进嘴里,舔得人缩起脖子躲,他沉声笑着,贴在张佳乐耳边教他。
你要的,乐乐。

那低沉沙哑的话语饱含情欲像一道电流,自耳朵沿着血液游走全身,酥麻感甚至剥夺了他思考的能力,伴随着体内大力一捣弄,张佳乐终于惊叫着释放出来。


孙哲平一面安抚的亲吻软在怀里的人一面慢慢退出去。
张佳乐纵是被做的再酩酊,也知道他是舒服了,孙哲平却远未够。他恢复了清明,反倒更不好意思,眼神乱飘,磕磕巴巴的问,那你呢…你不、不……
现在不,孙哲平笑,那个太凶了,就交给长大的乐乐来解决。

孙哲平靠坐在床头,最后一次把这身小骨头搂进怀里,用手指顺着他柔软的头发。
回去多吃点肉,太瘦,抱着硌人。
乖乖靠在人胸口的张佳乐一听这话就炸了,举起爪子就要打人,被孙哲平捉了握在手心里。
嫌硌人你别抱我!
不嫌,心疼。是了,孙哲平记得,张佳乐以前就是这样,一逗就炸毛。

二十七岁的孙哲平把温柔的吻印在十七岁的张佳乐的额头上。
乐乐,我在未来等你。


#终于还是对小乐乐出手了……我真是个罪人啊(跪
#个么这系列原本准备先多搞点小甜品做前菜……罢了,反正孙哲平生日,左右都是要上大肉的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