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全职/双花]被玩坏的Tags.番外#3

#孙A张O/找不到ABO系统说明,私设有/生子注意自行避雷
#素食,闻个香



spe.tagABO#3



再后来到了八九个月,窝躺椅上念书的时候,准爸爸盖在准麻麻肚皮上的手偶尔就会被里头的小宝贝踹一脚,踹的张佳乐“哎”一声。
孙哲平教育他儿子,你把我媳妇儿踢疼了,别那么用力。张佳乐无语,睨他一眼,去去去不准凶,你儿子活泼你还不高兴。


离预产期还有两周孙哲平就陪着张佳乐住进医院,医院当然比不了家里,为求稳妥张佳乐也没什么意见。九个多月的罪都受了,也不在乎这一点儿。

医生还笑话孙哲平,表示母子情况都好的不能更好,不必那么紧张。孙哲平直摇头,说您不懂,他老喜欢来这种。说着回忆起标记那次张佳乐突然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进入发情期的场景,真再危险没有了。
果不其然,入住第三天就出现临产症状。

医生检查了一下状况,说没什么问题,等开口期差不多了就能进产房了。张佳乐点点头,宫缩产生的阵痛让他不太愿意说话。双方都很淡定,只有孙哲平很不淡定。

他在病房里踱来踱去,像只暴躁的狮子。走了一会儿又怕晃的张佳乐烦,坐人跟前牵过张佳乐的手握手里。一句话不说,面上挺镇定,其实冒了一脑门汗,把张佳乐的手都捏疼了。
张佳乐在心里笑话他,现在就这样了,一会儿进产房这准爸爸在边上不得自己把自己急死。他抬手把孙哲平额头上的汗水抹掉,被孙哲平一并捉来握在手心里。

没事儿,疼是正常的……
倒变成张佳乐安慰他了,孙哲平叹口气,不说话,沉默的用嘴唇贴着张佳乐的手背。
张佳乐从没见过孙哲平这样,也笑话不出来了,心里认真的想着一会儿真的别让他进去了。


进产房前签责任书,填关系,然后签名。就几个字的事儿孙哲平半天没写好,张佳乐正疼的汗津津呢,睁眼看孙哲平到底在墨迹什么。就看他捏着笔手都在抖,一脸严肃认真的问边上的小护士,“夫妻”的“妻”怎么写。
张佳乐“噗嗤”就笑出来,没乐一下又疼的“哎”上了。

紧张的连字都不会写的人递了责任书,弯身握着张佳乐的手,揉他的头发。孙哲平亲亲他的额头,说别怕,我在这儿呢。
一路都十分淡定坦然的张佳乐,这会儿突然就委屈害怕起来。他把孙哲平的手抱在胸口,说你要陪我……
肯定一直陪你。


过程很顺利,母子平安,但该受的罪还是免不了的。
孩子被送到保温箱里去了,张佳乐还呆在产房里观察情况。量过血压,也没有异常出血的现象,医生和护士就先出去了,嘱咐孙哲平两个小时内都没有异常情况就可以喊护士来送张佳乐回病房了。
孙哲平一一记下,守着张佳乐,他一路没怎么说话,开口声音却是沙哑的。

乐乐,咱们再也不生了。

张佳乐突然挺感慨的,当初拍板说要孩子的是孙哲平,现在再也不敢要孩子了的还是孙哲平。肯定是因为特别爱他,特别舍不得他受罪,才让这么一个硬汉都变得没出息起来。

好,都听你的。


他们的孩子出生在夏末初秋,大名秋子,小名儿叫末末。
张佳乐抱着这个皮肤红红皱巴巴的小东西,觉得有点丑,又可爱的看都看不过来。他突然想到什么,抬头冲孩子他爹问,大孙,是不是都要取一个贱名好养活啊?
孙哲平想都不想,说你喜欢就取一个。

于是孙哲平的儿子听到的一个爱称不是孙秋子,也不是末末,而是二蛋。


产后护理孙哲平做的悉心又细致,没几天张佳乐就又活蹦乱跳起来,还是被按在屋里坐足了月子。
孙二蛋他爹的胎教教得好,末末从来不闹他麻麻,除了吃就是睡,饿了哭,拉了哭,别的时候都乖乖的。所以孙哲平两方都照顾的很好,基本不用张佳乐操末末的心。

但是都说母乳喂养比较好,所以奶孩子的活还是张佳乐亲自来做。哺乳期O男性的胸※部会因生理需要稍稍隆起一点,也就那么一点儿,视觉效果……穿上衣服大概就跟刚发育的少女一样。
即便如此张佳乐还是很不适应,孩子都好几个月了他还是很不适应,尤其是胀的很疼的时候。

午后孙哲平给孩子换了干净尿布,哄睡着了就放回小摇床里掖好萌萌的小被单。转身带上育儿房的门回卧室去陪睡午觉的张佳乐。
结果张佳乐根本没睡着,他翻来翻去像个煎饼。孙哲平推门进去就看到张佳乐皱着眉闭着眼,一脸不高兴。

怎么了?
有点难受……

孙哲平了然,上床靠过去,把张佳乐扳正,掀了衣摆就摸上胸口揉按起来。
在孙哲平的要求下南瓜裤被延续了,张佳乐穿着和儿子同款的亲子孕裙,没了肚子身体线条仍然是柔和的。他闭着眼靠在孙哲平怀里,长发散着,胸部微微隆起,倒真的有点像个高挑版少女。

哎,轻点……被孙哲平一揉反倒更疼了,刺痛感让张佳乐有点受不住。
太轻了没用,孙哲平解释说,你摸摸,有点硬,挤出来就好了。
这说法也太糟糕了……张佳乐霎时红了脸,立马回绝,我才不摸!
就听孙哲平沉声笑,手下还是轻了一点。他握着一边娇小的胸部,拇指和食指稍稍用力按压着柔软的脂肪向上推挤。纵是力道轻了些还是疼的张佳乐眼泪都要出来了。好不容易终于有乳白色的液体从红润的乳尖分泌出来,滑过柔软白皙的肌肤向下流去。
浪费是可耻的。孙哲平便低头舔舐过,一口将张佳乐含进嘴里。
靠……张佳乐瞬间羞臊的就爆了一句粗口,结果孙哲平边轻轻吮吸着手下揉按仍然不停,时不时还咬啮两下,粗口又立马转成难耐的呻吟。成人的力道和孩子哪能比,张佳乐被啜的又疼又耻,轻哼着经不住生理泪水就流出来。

差不多好了,孙哲平不再使力吸,安抚的舔舔,亲一下挺立的沾了口水而水亮诱人的乳尖。
张佳乐抽抽鼻子,本想指责孙哲平流氓的,开口却问了一句好吃吗?
孙哲平笑,轻吻过张佳乐眼角的泪水,说三十二个赞。手却已经不老实的向下抚摸过腰肢,伸向萌萌的南瓜裤里。张佳乐听话忍不住笑出来,羞答答的也不看人,小声诱哄那你多尝一点。
孙哲平从善如流,边舔吻边答应,好。

两人情欲都上来了,正贴在一块儿缠绵着就听孙末末嘹亮的大哭起来。张佳乐立马一脚踏上孙哲平的肩要他起开,快快你儿子哭了!
孙哲平都舔※吻到髋骨了,正要扒了裤子入正题。他黑着一张脸认命的从张佳乐身上爬起来,过去一看没尿,那就是饿了,抱过来递给张佳乐。


张佳乐靠在孙哲平怀里,低头看着臂弯里吃饱喝足冲他微笑的小东西。
大孙,眉眼都挺像你的。他用手指轻轻抚摸过孙末末的小眉毛,说这么硬估计长大又得是个A。孙哲平嗯一声,环着他的媳妇儿和孩子,心想这么黏张佳乐肯定是个A,靠。

午后的风在安静的飞,温柔的阳光穿过透明的帘布亲吻着张佳乐的头发。孙哲平也侧头亲吻他。
这个世界很好,不会崩塌,他没有别的愿望。



- FIN -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