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全职/双花]被玩坏的Tags.番外#2

(闲话两句:一直有姑娘问到关于TAGS出本的问题,首先感谢喜欢。其实我有点懒(死,遂来问问各位的意见。有意向的话请让我知道,人多我就爬起来搞搞……调查请走:http://vote.weibo.com/vid=2663352



#孙A张O/找不到ABO系统说明,私设有/有孕注意自行避雷
#无肉不欢,大肚PLAY
#主要是孕期描写



spe.tagABO#2



一开始他们都没想过要孩子。虽然A都特有让O给他们生孩子的欲望,但孙哲平在外硬汉霸气,私下占有欲爆棚,根本不打算跟人分享张佳乐,孩子也不行。张佳乐则表示人生苦短,还没蹦跶够,要及时行乐。

直到有天夜里孙哲平做了个梦,梦见他们都老了,自己无意识躺在病床上,张佳乐独自坐在床边,稍稍佝偻着背,一个人自说自话。说的什么还没听清楚,孙哲平已经惊醒。贴在怀里的人连带着也醒过来。当然不同于梦中可怜的老人,张佳乐的声音年轻不过不太有活力。他睡得迷迷糊糊,疑惑的喊他,大孙?

没事。

孙哲平翻身将张佳乐搂近,亲吻他的额头。做了个梦,睡吧。
喔,张佳乐糯糯应一声,伸手环住孙哲平,拍拍他的背,别怕,有我在呢。

我命由我不由天都是故事里的,活在世上不过听天命,尽人事。
那个梦魇缠了孙哲平好几天,思来想去还是得要个孩子。


好不容易做通了张佳乐的思想工作。既然决定要了,当然是早要早好,毕竟生产存在危险,身体年轻风险小点。
原想顺其自然,总会怀上,毕竟好不容易可以肆无忌惮卡结了……为了少让张佳乐吃避孕药,孙哲平的日子过得还是有点不满足的。结果造人计划开始没两个月就中奖了,这下孙哲平还没爽多大会儿就直接从之前有点不满足降级为啥子都没得。

比起孙哲平内心忧郁,张佳乐的不高兴都摆在脸上。
他不舒服,没胃口,整个人恹恹的,喜欢的甜品一闻到味儿就会吐。而且注意事项一大堆其中最不能忍的要数孙哲平不让他打游戏,并且连睡觉姿势都要管——不让他抱抱枕,烦死人了。

张佳乐趴在洗水台垂死干呕,把好不容易吃下去一点早餐吐了个干净。
孙哲平把张佳乐脸洗干净,扶着人站直。张佳乐吸吸鼻子,精疲力尽,垂着头靠过去。

大孙…能不能不怀了……
孙哲平无声的叹息,抱着人顺背。好,都听你的。

这当然只是气话。虽然才五周,还只是一只不成型的小胚胎。但这个小生命现在就在他肚子里,脐带已经形成,和他相连。这是孙哲平的孩子,张佳乐怎么可能不要它。


张佳乐玩不成电脑看不成电视,孙哲平就陪着他一起过电子设备缺失的生活。
他在阳台上置一张柔软宽大的躺椅,每天早上吃过早饭俩人就窝在躺椅里晒太阳。孙哲平将人搂在怀里,给他念书。
有时是旅人的游记,有时是天真的童话。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张佳乐稍向后仰头就会被温柔的亲吻。他双手叠上孙哲平盖在他肚皮上的手,听他念当天的晨报,或是缠绵的戏剧。
孙哲平低头亲吻张佳乐的发顶,念情诗给他——

If u taste I'll taste,wait I'll wait.
If u love I'll love,run I'll run.


头三个月比较不稳定,体质差的稍不注意就有流产的危险。
张佳乐倒是健康得很,孙哲平还是很小心。就把他当刚出生小奶猫养着,不是窝床上就是窝沙发上。家里屯了各种吃的,结果张佳乐嘴巴也是叼,偏偏总想吃屋里没有的。
孙哲平把常用的东西都摆在床头柜上,让张佳乐乖乖一个人呆床上别闹腾。张佳乐看他一脸紧张就好笑,捏孙哲平的鼻子嗔怪。你给我上个脚铐得了,一会儿想吐也吐床上是吧。
孙哲平也觉得好笑,揉一把张佳乐的头发,说怎么能这么蠢,非得吐床上,你不能吐地上等我回来收拾啊。
张佳乐实在受不了了,说瞧你没出息的,快走快走。说着乖顺的躺下盖好,我向组织发誓绝不闹腾,就在睡在这儿等你。


稍微接触点电子设备也没那么要紧,晚上就靠在孙哲平怀里俩人一起逛网店看小孩子衣服。现在是春天,张佳乐就看春装,孙哲平也不提醒他等孩子出来都立秋了。
小孩子衣服都可爱,张佳乐这个也喜欢那个也喜欢,孙哲平倒是看到边上推荐的相关产品都是准妈妈的衣服。张佳乐买了一堆宝贝的,孙哲平买了一堆麻麻的。
张佳乐心情很好的一件一件打开看,结果里头居然有几条南瓜裤……轻便倒是轻便,但是……算了,孙哲平喜欢他就穿。


他们都在摸索学习中一点点做着迎接小生命的准备,过程里那些折磨人的慢慢也就克服了,过去了。但情欲哪里是说克服就克服的了的。

头三个月绝对不行,孙哲平只为满足媳妇儿。他撑在张佳乐上方,小心不压到他还完全看不出里头藏了个宝贝的平坦小腹。嘴唇顺着舔吻,一路悉心撩拨过张佳乐所有敏感点,手指沾了润滑液揉按着穴口,然后一点点向里面探进去。被熟悉的触碰了,不多一会儿肠道就自动分泌着液体,弄得张佳乐身下滑腻腻一片。
孙哲平对这具身体太熟悉,手指摩挲过颤抖湿软的内壁摸到张佳乐最难耐的地方,专心挑逗折磨那一小块皮肤,揉来按去,甚至试着用食指和中指要将之捏起来。
张佳乐被弄的浑身发酸,体内酥酥麻麻,孙哲平试着捻起那里的时候甚至有点疼,疼过快感就像过电一样迅速聚集在那处然后游走全身。

很快张佳乐就被孙哲平揉按的宣泄出来。他大口喘息,纯粹的快感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孙哲平抽出手指搂着张佳乐哄吻一阵,等张佳乐逐渐平静了再亲亲他的头发,说我去拿毛巾。
刚起身就被一把拉住,那你呢?
孙哲平显然硬了。而且一早就硬了。他面上倒是淡定,捏捏张佳乐因情潮而红透的脸,说等等我自己解决,你躺一会儿。

不行!

那根凶悍的东西久经人事,一夜回到解放前又得自给自足了。张佳乐心觉未免太凄惨,他低着头支支吾吾,我…我可以用嘴的……

孙哲平倒是给张佳乐含过太多次,但张佳乐从来都没试过,情事上都随孙哲平折腾。孙哲平也不是什么喜欢玩花样的人,唯一目的就是把张佳乐压在身下吃干抹净。
这会儿孙哲平听话就挑眉,笑,不说话。张佳乐羞着羞着倒恼起来了,双手用力把人往床头推,你那什么脸!别不信!

孙哲平从善如流在床头靠着,张佳乐跪坐在他腿间,他的发绳刚才都在枕头上蹭掉了,长发顺贴着脖颈散下来。张佳乐将他们都捋到一边肩上,平直的锁骨就显露出来。他扶着孙哲平的坚硬烫人的性器揉捏两下顶端,眼睛都不敢抬却几乎没做什么心理建设就俯下身,背部一对诱人的蝴蝶骨就露出。他太瘦了,有孕三个月了脊椎仍是一节一节尤为明显。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跪在他面前弯低身子,心里不太舒服。张佳乐嘴唇才刚触碰到就被孙哲平扶着肩掰起来。

怎么……
亲一下够了。孙哲平也说不清怎么不舒服,情人间这种事并没有什么,但他就是有点舍不得。

孙哲平让张佳乐转个面背靠着自己跨坐在怀里,牵着他的手握住自己的性器,带着他撸动起来。刚才宣泄的还没清理呢,张佳乐身下粘腻一片正贴着孙哲平,自己分泌出的淫靡液体统统黏到他手心中粗大的性器上。
张佳乐从没试过这样的,一下子目光都不知道往哪里搁。孙哲平习惯性闻到张佳乐的味儿就想亲他,一口咬住白湛湛的肩膀就舔吻吮咬起来,环着人的手摸上挺立的乳尖就揉捏起来。
张佳乐坐的地方不好,孙哲平粗粝的耻毛正蹭在他后穴,敏感的嫩肉随着两人的动作被粗暴摩擦着。他被撩拨的受不了,别无选择的注视着这一切,看着自己的乳尖被孙哲平玩弄后就兀自颤抖着,看着自己方才宣泄过的性器在毫无触碰的情况下又硬了,顶端被冒出的液体染的油光水亮。他看着孙哲平带着自己的手将两人的性器包在一起,看着两只手一起抚慰着他们颤抖的欲望。
张佳乐都不知道他是在视奸孙哲平,还是在视奸自己。


头三个月安稳度过了,情况很好,按照医嘱张佳乐可以适当的运动运动了。

地板上早就铺了厚实柔软的地毯,午饭后张佳乐就跟着轻缓温柔的音乐在屋里伸伸胳膊伸伸腿。
后来有了肚子终于有点孕味儿了,其实张佳乐除了肚子别的地方还是一样纤细,几乎没长多少肉。家长们都说大概闺女是抱不到了,八成是混小子。不过张佳乐的身体轮廓倒是柔和了些,那些突出明显的骨头都圆润了一点。
每天下午张佳乐就穿着孙哲平选的宽松的套头短款孕裙和南瓜裤在屋里随着音乐扭来扭去,蓬蓬的衣摆盖住需要保护的肚皮,下头露出南瓜裤的小荷叶边,把在一旁守着的孙哲平萌吐血。


做完操睡个午觉,醒来在床上腻歪一会儿,晚饭后一起下楼遛个弯。然后回家洗完澡就谈谈情睡睡觉。
一旦成为法律保护的配偶关系,O怀孕后另一半是无条件休假的。毕竟不让一个A守着自己情况不稳定的媳妇儿和孩子,他会暴躁的成为一头易怒的狮子,强留在工作岗位也一点好处都没有。
张佳乐觉得蛮好的,以前和孙哲平呆久了还觉得腻歪。现在即使24小时都黏在一起,他只觉得满足又安心。而且他们现在是三个人,他肚子里的小东西在慢慢长大,坠感一天比一天愈加明显。


三个月之后适当的进入还是被允许的,只要小心温柔。

一隔数月终于又能占有进去,两人都舒了一口气。
孙哲平太久没被湿软温热的内壁包裹了,被黏膜颤抖吸吮着就迅速恢复那些美妙记忆,奈何尽情操干肯定是不能够的。张佳乐只能侧躺着,孙哲平便架着他一条腿缓慢抽送起来,两人时不时腻腻的接吻,一场情事漫长而又缠满温存,屋内早已充盈张佳乐旖旎撩人的香甜味道。

手指当然不能跟体内尺寸骇人的性器相比,许久未被彻底打开的后穴更加敏感,温吞的抽插都刺激的张佳乐酸胀难耐浑身颤抖,软软腻腻的呻吟根本止不住。
孙哲平舔吻着张佳乐发红的耳朵,问是受不了还是太慢了?

张佳乐一向不想跟床上的孙哲平对话,这张毫无遮拦的嘴总是一再突破他的羞耻心。
张佳乐抬胳膊挡住自己的脸,不让孙哲平看自己。典型的鸵鸟行径,孙哲平将舌头伸进细细舔过耳蜗,湿热的触感和烫人的喘息笼罩住整只耳朵,惹的张佳乐忍不住缩起肩膀更想藏起来。

孙哲平当然知道答案了。
内壁缠人的紧,吸附着他根本不让他出去,连挡在生殖腔入口的嫩肉都边细细的抖边微微开阖着。他看着缩作一团的张佳乐,只觉得好玩又可爱。
说,太久没做了受不了是正常的,都变更紧了。
张佳乐听的心里一跳,身后剧烈的收缩了一下。而孙哲平不等张佳乐说些什么——当然通常这种情况张佳乐也说不出什么——他就贴着开阖的入口蹭过去。张佳乐立马呜咽一声,尾音撩人的扬高。

生殖腔当然不能进去,但入口处仍是一样敏感,孙哲平坏心的将最粗大的顶端抵在那处稍稍用力的磨来磨去,蹭的张佳乐不住战栗近乎痉挛,声都发不出,整个人难耐的蜷起来。

孙哲平挂着笑容,掌心覆上张佳微微隆起的肚皮,身下像敲门似的连续温柔的撞了两下,说,宝宝,我是爸爸。
张佳乐原把脸埋在手臂下,听到这话瞬间臊的不行,顾不得体内挠人的酥麻抬手就赏了孙哲平一个爆栗。

有你这样…这样……跟孩子说话的吗!

孙哲平捉了张佳乐的手亲一下,放过那处极尽敏感的地方,轻柔而温情的将自己全部埋进去,亲密的贴在一起。他俯身把张佳乐整个搂进怀里。

你麻麻很容易害羞,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他怀你吃了很多苦,你要特别爱他。
当然,孙哲平亲亲张佳乐的耳朵,接下来的话是对孩子麻麻说的,乐乐,我也特别爱你。

张佳乐鼻子有点堵,他稍正过身子双手用力楼主孙哲平的脖子,心里有点不甘心。床第间的情话赢不了孙哲平就算了,连煽情也煽不赢他。孙哲平揉揉张佳乐的头发,他的O已经做了20周准妈妈了,再有不到20周,他们的孩子就会来到这世上。
而承担着孕育生命重任的张佳乐,仅仅只是因为他的爱语就连鼻尖都红了,都怪他以前说的太少。孙哲平抵着张佳乐的额头,重复道,我爱你。


高潮过后孙哲平慢慢退出来,他搂着人小心调整姿势让两个人都能舒服的依偎在一起。并不着急做事后清理,先温存一会儿。
张佳乐餍足靠在孙哲平怀里,没办法贴近,他们中间横着个霸道的小东西,此刻正在张佳乐肚子努力吸取爱和养分,快快长大。
他闭着眼睛,缓慢而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孙哲平的手也叠上来。

孙哲平,张佳乐仍是闭着眼睛,满足且幸福的,一字一句的念过他爱人的名字。
我要给你生孩子。



#抱歉有点出戏但是我真的特别想用生孩子名句!!!
#情诗译做:
如果你品尝,那么我陪你,等待,那么我陪你。
如果你想爱,那么我陪你,奔跑,那么我陪你。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