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Make A Wish#7

那个吻在张佳乐的注视下稍触即离,孙哲平很快抬起头,他感到不对劲。张佳乐微不可见的皱起眉,这不是他想要的表情。
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如果刚才亲张佳乐时还算淡定,现在孙哲平真的心跳一百八了,那天夜里浓重的失控感再次袭来。

短暂的沉默后张佳乐在孙哲平开口前率先打破平静,他抽出手把腿上的笔记本挪开,然后再次牵住孙哲平的,反握着,念他的名字。
孙哲平,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还什么都没说出口,张佳乐就已经在拒绝了。
怪我太亲近你了……没有把度控制好,后来事情开始不对的时候,我也没有说清楚……让你有了错觉。
——错觉?孙哲平可以肯定张佳乐在自欺欺人,尽管他一字一句都那么认真。
张佳乐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接着说,我对你没有那种感情。

窗外电闪雷鸣,孙哲平一颗扑腾乱跳的心倒是重新归位了,他张口问,这是你的副作用?
……什么?
张佳乐没听懂,脸上悲壮的表情倒是少了几分,孙哲平笑,说,超能力的副作用啊。预知力跟那个隔山打牛,副作用是不能谈恋爱?
张佳乐一愣,连忙垂下眼睛苦笑一下。这份苦落在孙哲平眼里,就像是张佳乐在难过他为了拒绝接受现实,甚至往超能力方面找起了原因。
这让孙哲平动摇了一瞬,心脏有点难受。

张佳乐摇摇头,说我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大孙,我现在不管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你都会信的吧?
孙哲平挑眉,笑道你都隔山打牛了,我能不信么。
孙哲平一笑张佳乐也跟着笑了,他说,我是从十年后的世界重新回到这里的,我已经经历过一次了,所以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么一来一切就都解释得通了。张佳乐提升的操作水平、与他配合的默契度,和那些曾让孙哲平不自在的亲昵,真的不是张佳乐有多喜欢他,只是因为张佳乐曾在另一个时空和自己拥有他所不知的记忆,比他多了整整十年。
包括养大黄两个月的时限,大概就是张佳乐曾见过的它的死期。甚至那些乱七八糟的超能力,他出现在这里,在自己面前,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还真是穿越来的啊……孙哲平试着调整了自己情绪,打趣道,高级啊张佳乐。
他松开张佳乐的手,毕竟俩大男人老这么牵着说话有点别扭。
孙哲平知道张佳乐原本不想说出来的,更不想细谈,他怕自己心里会有疙瘩,但现在那个毒瘤分明已经成了张佳乐的。到了这一步正好把话都说了。

孙哲平问,那在未来,我的手会出问题是吧?
张佳乐摇头,纠正他,不是在未来,是在我经历过的那个既定的时空里。在这里,未来会怎么样,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们都不知道。
哦。孙哲平点点头,又问,那在你那个时空里,你俩在一块儿了没?
啊?
张佳乐都被孙哲平的跳跃性搞懵了。孙哲平只好指指他又指指自己。张佳乐明白过来,瞬间一窘,忍不住扭过头还抬手捂住脸。
……当然没有呀。
哦,孙哲平继续点点头,说那就行。
张佳乐又好气又好笑的睨孙哲平一眼,说你都想什么呢。
孙哲平挑眉,眼神示意你说我想什么呢。张佳乐说不出话来,只好撤开视线不看他。

沉重严肃的气氛算是彻底没了,孙哲平拿过茶几上的烟盒,敲一支出来,捏在指尖,又问,在那个时空,我后来是选择伤退了吧?
嗯。
那你呢?
张佳乐似乎是没料到孙哲平会问这个,一下愣住,半张着嘴,傻乎乎的。孙哲平心里一紧,“哎”一声,伸手把张佳乐捞过来。
没事,队长抱会儿。

原本想很酷的告诉张佳乐做人不该什么都往自个儿身上揽,这会儿酷不起来了。孙哲平一手圈着张佳乐一手掌着他的脑袋,张佳乐搭在他肩头的手也慢慢用力,终于伸出胳膊搂紧他。
他是真的关心他走之后张佳乐怎么过的,他们一起创立的百花又怎么样了。现在看来跟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
孙哲平夹在指缝的烟没能点燃,他们面对面侧身坐在酒店沙发上,窗外狂风骤雨,他把张佳乐搂在怀里,跟他讲道理,张佳乐的湿发都蹭在他肩窝里。

孙哲平说伤退是他自己的风格所致,从结果上来说张佳乐抗起了这个责任,说明张佳乐比他爷们儿。
又说他现在算是有张佳乐这个外挂了,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他的状态也好得很,这个未来他们一步一步,一起重新走一遍。

道理讲得很慢,孙哲平说一句就低头听听张佳乐的反应,他觉得就是对自己儿子都难有这样的耐性。最后孙哲平还说如果将来他把张佳乐一个人留在百花了,张佳乐比谁都有资格揍他一顿。听得张佳乐噗嗤一声都笑了。
同样的,拥抱也持续了很久,就像一个迟来的欢迎仪式。最后孙哲平问张佳乐,都知道了么?
张佳乐点点头,离开孙哲平肩头,有点难堪的低着头,喃喃回答知道了。


当晚孙哲平躺在单人床上心里空落落的,他失恋,倒是张佳乐帮他哭了一鼻子。
话说开之后一切照旧,除了孙哲平失恋了。但他失得相当不甘心。
不管一开始张佳乐对他有没有移情的情况,一个夏天处下来,就算张佳乐还是半点不动心,现在孙哲平挑明了,张佳乐多少该觉得尴尬。
可他没有,相处时他仍时不时会紧张,会不知所措,会不敢看孙哲平。甚至比之前更甚。


转眼快到中秋,孙哲平问张佳乐放假回不回去,张佳乐听话拿过日历说我想想,过会儿回答不回去。
孙哲平笑一声,说你不着家啊,暑假都没回去。那三天假咱们去哪儿玩玩?
好啊。张佳乐一听真的立马打开网页开始查推荐,孙哲平过去站在一旁看着,突然瞟到日历上被张佳乐写了几个小字,便拿起来看。
是四个数字,最后一个是中秋的日子,中间两个三十一。孙哲平瞬间转过弯来。这就是张佳乐最后瞒着他的事情。就像印证他的猜想一样,边上敲键盘的声音都停了。

你在算什么?

没有回答,张佳乐垂着头,双手都拳得紧紧的。孙哲平心如擂鼓,自问自答道,在算来这边多少天了是吧。
张佳乐还是不答腔,看来真是这么一回事了。孙哲平嗤笑一声,怒意瞬间窜起,真是疯狂,他捏着张佳乐胳臂把他提起来按在墙上,果不其然对上一双明显充满祈求和愧疚的眼睛。
可眼下张佳乐的示弱只能把孙哲平仅剩的理智烧光,而且他完全不介意烧得再疯狂一点。

时间到了你就得回去了,是吧?

话一出口,张佳乐眼睛就红了。孙哲平死死把张佳乐压在墙上,他控制不了手上的力气,就像张佳乐下一秒就要从自己手心里消失一样。
肯定把他捏疼了,孙哲平怒火中烧,心里却不受控制的这么想。

孙…孙哲平。张佳乐被孙哲平抵在身体和墙壁之间,完全动弹不得,他低着头躲过孙哲平的目光,抽抽鼻子,话语里带着明显的鼻音。
你听我说——
你说个屁!他妈当这是哪儿呢!?
孙哲平直接冲张佳乐吼出声,张佳乐的身体不可控制的抖了一下,仍低着头。嗫喏的张佳乐就在自己双臂间,在发抖、在害怕,看起来那么招人疼。孙哲平心里一抽一抽的,疼得暴怒。
张佳乐怎么能说来就来,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扑到他怀里,还咬他一口,留一道现在还有印记的疤;跟他黏黏糊糊三个月,天天腻着他,那么招人;他凭什么自说自话闯进他生命里占地扎根、茁壮成长,这会儿花儿都开出来了,却骗他,说什么都是错觉。
张佳乐口口声声答应要跟他一起走出一个未来,现在转头告诉他,他是要回去的。孙哲平真想知道张佳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他怒极反倒平静,扯起嘴角笑笑,说,张佳乐,我他妈今天要是让你踏出我身边半步——

结果孙哲平的话也没能说完,张佳乐就抬头吻住了他。由于太用力,他柔软的嘴唇碰到孙哲平的牙齿,磕出了血。张佳乐疼得瑟缩一下,孙哲平却像嗅到血气的肉食动物,低头叼住送到面前的唇,舌瓣直接闯进张佳乐嘴里缠※吮住他的。
孙哲平边吻他边放开一直紧紧攥着的手腕,转而把张佳乐按进怀里。张佳乐终于获得自由的双手前伸,在孙哲平颈后交叉,攀住了他的肩。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