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piece#11

#张佳乐生贺/题源:相恋十年三十题*从back kiss再开始
#无肉不欢



张佳乐洗好澡出来就坐到孙哲平腿上,面对面的,然后勾着人脖子亲昵的索吻。孙哲平接手他还滴着水的头发,他以为他的小寿星只是要讨一个晚安吻,但张佳乐显然不这么想。
张佳乐与孙哲平贴得很近,羞涩却大胆地去蹭他。孙哲平被蹭得有点冒火,带有惩罚意味地拍拍张佳乐。张佳乐偷偷吐下舌头,冲孙哲平笑一下,凑过去软软的亲他的嘴唇,喊他的名字。

孙哲平。
明天不上学了啊?
我生日当天还上学,已经够惨了……

孙哲平挑眉,张佳乐见他不松动就继续磨他,你怎么这样……你答应过的。
答应等你成年。
那过过了今晚虚岁不就是18了吗……中年人不要那么死板嘛,一点都不可爱。

张佳乐黏黏糯糯的磨人,他的嗓音经历了变声期也没朝着粗犷豪放发展,仍然是符合外观的清澈男声。低着声音撒娇的时候格外招人。孙哲平听得笑起来,把擦头发的毛巾放到一边,搂着人好好吻他。
这一年张佳乐很努力,从来没有因为早恋就掉考试排名。孙哲平顾虑张佳乐年纪小没做过全套,半调情半玩笑说过开荤太早长不高,张佳乐就每天喝牛奶打篮球,个子倒真的拉高了不少。除了瞬间变成十八岁,别的张佳乐都尽全力做到最好。
一开始确实是为了落实这段感情才一股脑地想跟孙哲平发生关系,但后来就不是了。他想和孙哲平在一起,这就是全部。而且他的大孙叔叔忍那么久好辛苦,男人当然都懂的。

孙哲平一手圈着人,一手顺着身侧裸露的大腿向上抚摸。不同于小时候软乎乎的,经过运动锻炼后的身体覆盖着薄薄的肌肉,肌肤仍然柔软却充满韧性,似有张力吸附着掌心。今晚的张佳乐心里揣着小九九,睡裤也不穿,套了个T恤就跑出来敞着腿往人身上坐。孙哲平只觉得他着急的样子挺傻的,又可爱得不行。手指滑入T恤下摆,没有遇上想象中的阻碍,轻易就抚上赤裸的腰胯。他一下想到他曾经做过的那个极尽情色的梦。梦里的张佳乐也是这样散着半干的头发,在他面前撩人的裸露着两条长腿。
孙哲平放开张佳乐的唇,去看他的表情。张佳乐脸有点红,他接吻的技巧已经好很多了,比起第一次湿吻时还不会用鼻子呼吸已经好太多。他半张着嘴轻轻喘息,在孙哲平的目光中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然后倾身过去回吻他一下。


过去孙哲平不太碰张佳乐的身体。长成小男子汉的小乐乐有生理需要,向他的男朋友大孙叔叔求助的时候孙哲平做得最过的也就是帮他含出来。他怕自己触碰他太多,而张佳乐又给予他回应——就像现在,他脱掉张佳乐唯一的T恤,让他羞红了脸却仍然毫无保留的面对自己。而自己则将他压在身下,将他胸前浅色的乳尖舔弄得湿哒哒的,然后含进嘴里轻轻啮咬吸吮,这时张佳乐就因为他的动作细细颤抖起来,发出像是舒服又像是难耐的鼻音,甜腻的缠人的,和他本人一样——这样的张佳乐会把他的原则理智统统烧干净。
好在现在终于吃到嘴里了,即使他还像是未熟透的初夏果实一样青涩,却足够诱人。孙哲平已经等太久,没什么能比十七岁的张佳乐更可口。他一面继续揉捏着那颗充血挺立的小肉粒,一面低头亲亲张佳乐,问,舒服?
张佳乐搞不清楚,那里被孙哲平按弄得酥酥麻麻的,有时候痛有时候又酸胀得不行。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舒服,只知道孙哲平在爱抚他,这就是传说中的前戏,再过一会儿他们就要彻底占有并拥有彼此了。这样的认知让他臊得要命,心如擂鼓且难为情得根本不敢看人。

刚才黏在人身上惹火的不知道是谁,孙哲平沉声笑一声,喊他,乐乐。
张佳乐不情不愿,闻声只得抬眼看人。孙哲平居高临下的模样帅得有点过分了,这一定是荷尔蒙作祟。他眼睛水泠泠的,像是被欺负了似的。孙哲平展开一个笑,用温柔的惯用的语气哄他。

乐乐,我爱你,别怕。

张佳乐很想告诉孙哲平他不怕,告诉他自己也爱他,还想说他一直都想跟他在一起。但张佳乐说不出口,巨大的幸福感充斥胸口叫他说不出话来。他只能搂紧孙哲平,埋在人肩窝里傻乎乎的点头,没出息抽抽鼻子,嗯一声。


接下来孙哲平一面亲着人一面将张佳乐的性器握住套弄,张佳乐原本就动情,被孙哲平一直捏着脆弱的铃口刺激没坚持多久就射在人手里。高潮后的身体绵软而放松,比较好操作。但这是理论上的,当孙哲平将捂热的润滑剂涂在那处连身体主人自己都没怎么碰过的地方,张佳乐还是一下就紧张起来。
孙哲平无奈,边揉着穴口打圈边笑着打趣他,放松点啊,小笨蛋。
说得好轻巧……张佳乐意识清明着呢,那里被人又揉又往里挤的感觉太耻。孙哲平不想办法让他迷糊点还特认真看着他跟他讨论,张佳乐简直吐血,斜睨人一眼咬着牙说下回你试试……
哟,志向还挺远大?
为孙哲平同志服务……
乐乐真棒,孙哲平低头亲亲他,说,穿个小护士裙子服务一下?跟张佳乐打嘴炮真是其乐无穷,孙哲平边笑边趁他放松稍施力终于进去了一个指节。

……唔!

身体里含了东西的感觉好奇怪,那东西还不老实,一个劲儿往里。张佳乐皱紧眉头不知道是不适多一点还是羞臊多一点。孙哲平看着他,眼底有笑意,实时汇报,进去咯。
……老流氓。


开了个头后面就好办很多。孙哲平做得细致,张佳乐也配合。很快他就找到那处能然张佳乐舒服的地方,并当即一面扩张一面下手折磨那一小块皮肤。
那感觉很奇妙,一开始有点疼,可疼后的爽利比性器被直接触碰要蚀骨销魂得多。难以形容,又酸又麻,身体像过了道电一样。张佳乐从被触碰的第一下就忍不住呻吟出声,粘腻又撩人,连忙羞臊地想捂住嘴。可孙哲平不让。他含着人耳廓说话,别忍着,我想听。而张佳乐就像是魔怔了一样,乖乖听话放下手,任那些羞人的声音泄出口。
甜腻的鼻音很是催情。孙哲平硬到发疼,他耐着性子低头舔吻着张佳乐,在那些已经被吮红的皮肤上再次印下吻痕。这个人是他的,全部、全部都是。
张佳乐不知不觉二度勃起,而且完全硬了,他觉得自己有点糟糕,纯粹的快感让他难以自持。孙哲平原想让张佳乐适应一下从刺激前列腺获得快感,却不想刺激的太过了,张佳乐受不了。他推拒着孙哲平,要他停下,忍着羞臊邀请似的用腿去蹭他的腰。张佳乐不要只有自己舒服,他想要和孙哲平一起。

内壁已经被打开到大约可以承欢的程度,孙哲平撤了手指想起身去拿套子,被缠人的小东西抱住不准走索性就不带了。不带当然不对,孙哲平不该第一回就放纵,但就是因为是第一次,总想占有得更彻底点。无论是身还是心。

张佳乐被温柔的亲了亲,然后被翻过去趴跪在床上。他看不到后面,有点不安,还没来得及在心里偷偷吐槽一下姿势好像小动物就感到有个又烫又硬的东西抵在身后。终于要来,张佳乐说不出是期待多一点还是紧张多一点,孙哲平扶着他腰,一面安抚的亲吻着他颤抖的肩胛骨一面缓慢却不可抗拒的将自己埋进去。
肉刃拓开后穴的感觉难耐却清晰。就好像随着性器的向内侵犯,身体被一点点的彻底的打开,被毫无保留的占有了。孙哲平的动作很慢,张佳乐并不觉得疼,只是胀得发慌,他觉得已经到顶了,而那粗硬的性器还在继续推进。有点难受了,以前他都没怎么碰过,现在却可以感觉出那凶悍物什的模样,甚至连那些凸出的经络在如何碾挤着他都清楚感受到。
张佳乐闭着眼,忍着不发出声音,孙哲平却欺身过来吻他,问,难受?然后温柔地把这具细细颤抖的身体搂进怀里,在张佳乐开口前就继续吻他。他的乐乐喜欢被亲吻,从小就是,他是知道。

在柔柔腻腻的亲吻间孙哲平终于完全占有进去,就这么埋在里头让张佳乐适应了一会儿便小幅度抽插起来。性器的尺寸那手指根本比不了,压迫感成倍增加。然后奇妙的是很快不适就褪去,渐渐的内壁被性器磨蹭得麻麻痒痒的,挺舒服的。孙哲平也没有再忍,里面紧窄得要命,又湿又热。软软的黏膜乖乖含住侵入的性器又缠又裹地吸吮着,简直催人发狠。他便不再拘束着,加快频率,圈住张佳乐的腰大力操干起来。
张佳乐刚体味点什么,体内那炙热硕大的龟头顶着体内最磨人的地方撞过去,发酸发胀的快感逼得他惊叫一声。接着每一下都凶狠的往那处撞过去,撞得他疼,却爽利得要命。不一会儿张佳乐受不住,呻吟都带上哭腔。他分不清是难过还是舒服,浑身都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身子软得一点力气都使不上,他低头抵着枕头,情色的呻吟和身后越来越响的淫靡水声让他羞臊,他却无力抗拒,甚至连自己好好撑起身体都做不到。

孙哲平顶弄得越来越深,囊袋一下下拍打在人敏感的会阴上。含着性器的穴口原本就被撑到极致,这下都给蹭得红肿了,可怜兮兮的。张佳乐被晾了一会儿的性器都硬了好半天了,这会儿甚至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就自顾自淌出水来。孙哲平伸手去绕到前面去抚慰,刚被摸到未经人事的性器就抖动两下,向是又要去了。张佳乐一下紧张起来,呜咽着不要,真是青涩又可爱到不行,让人忍不住想欺负。孙哲平一面吻着他的背,一面问他,这里不要?
嘴上这么说,手下却套弄得愈发体贴。这下张佳乐更受不了了,体内那个不住操干的凶悍东西还在欺负人呢,前面再被这么弄,真的要忍不住了。张佳乐有点不甘心,但很快就被情欲捕获,除了高潮再没有别的念想。
可孙哲平偏偏堵着马眼,还按着那里画圈,问他,乐乐,要不要?
呜…孙哲平……
哎。
难受…呜呜……

忍不住想欺负,可真把人欺负哭了心疼的还是他自己。孙哲平闻声便松了手指,身下的动作也体贴的慢下来。一面吻着张佳乐一面顺着颤抖的茎身捋动,帮他延长高潮的快感。


张佳乐脑内的第一次不是这样的,自己没这么不争气的。他有点气馁,但让他甜蜜又安慰的是孙哲平并没有退出去的意思。孙哲平亲亲他,说咱们慢慢做,做完。

后入式适合初尝情事的人,却不方便接吻。张佳乐不喜欢,他想着下次要跟孙哲平抗议。撑着身子好累,索性把枕头抱在怀里整个趴下去。腿都软得直打颤,早就跪不住了,不知不觉打得更开,他就任孙哲平托着自己的腰被摆成适合承欢姿势。
张佳乐侧着脑袋,身体再度得了趣儿,早就不知羞了,嘴一张随着身后抽插的频率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哭过的眼睛湿漉漉的,慵懒地眯着从下往上睨着孙哲平,像只被宠爱的猫咪。勾着人对他再好一点,多疼他一点。

第三次勃起到射精的过程他都不太清楚,连绵的快感一直一直吞噬着心智。温存了许久,快感累积起来后孙哲平好像又操干得有点狠了,他还哭来着。倒不是不舒服,就像身体已经被开发到极限了,再来就受不了了。
孙哲平原想着第一顿能吃个半饱,结果这只不给力的小乐乐啊……只能暗想,等他再长大点,就是缩在自己怀里哭着求饶他都不会停。不干得他软成一捧甜水声儿都发不出来就不算完。可不是眼下,眼下小寿星要长尾巴了。
张佳乐就记得最后孙哲平搂着他哄吻,把他呜呜咽咽的告饶都吻进嘴里吞咽下腹,体内那个欺负了人一晚上的凶悍物什终于停了,接着就有奇妙的烫人的冲刷感。张佳乐还不明所以,就给人标记主权了。他只知道孙哲平贴在他耳边沉声说着话,说宝贝,生日快乐。


迈入十七岁的张佳乐好像被温柔的亲吻了,接着就给抱着泡进温水里,后来就搞不清楚了。准高三生第二天请了半天假,下午到学校继续参瞌睡,课间迷迷糊糊被人推醒——

哇张佳乐,来签收呀,有人送你花!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