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全职/双花]被玩坏的Tags.番外#0

#孙A张O/找不到ABO系统说明,私设有
#素食,闻个香,内含4※1※9注意/两笔于远、林方



spe.tagABO#0



在性别比例严重失调的今天,谁家有个O都跟中了奖似的。不但自家宝贝着,亲戚朋友也都惦记着。
孙哲平家就有一个,他堂弟,叫邹远。今年才十八岁就被家里七大姑八大姨催着介绍,谁家的A人品好,谁家的A长得帅,生怕给外人抢走了。
邹远腼腆又温吞,被念得受不住实在不好意思回绝,只得出来跟人见一面。虽是熟人介绍,孙哲平多少有点不放心,便陪着一起。

约在闹市区的咖啡厅,对方叫于锋,也是个小年轻。没上来自报家门再做人口普查,就着最近新上的电影随意打开话题。当然主要是逗邹远说话,也会问孙哲平意见,挺会聊天。孙哲平觉得靠谱,借口上厕所,准备结账走人。

收银台边挤着两个人,一副学生样,其中一个皱着眉头在听电话。
如今除了O的发情期,平日里AO的信息素都是可以自主控制的,几乎不存在被动捕捉,孙哲平仍一眼就看出那是个O,AB里绝对没有脸孔这么漂亮的男孩子。他朋友半哭笑不得,半玩味的在边上看着。
孙哲平等着收银姑娘查账单就听边上终于打通电话的人说,老妈你在哪里风流呢,我跟方锐出来玩忘记带钱包啦!
靠张佳乐这种丢脸事你就非得把我也供出来!

然后俩人就忘了电话里的正事,掐上了。
孙哲平听得好笑,问边上那多少桌的?
B24 桌的,先生。
一并划了吧。

诶?

俩人不打了,张佳乐看向面前的陌生男人,瞧起来有点凶。他不好意思,连忙摆手,别、别,我妈妈一会儿就来,这才想起电话那头被忽略的老妈。
小事情,有幸请你们喝杯水。嘴上说的是你们,眼里却只看着张佳乐。
他说,天热,别喊你妈跑一趟。


XMAN今天上映,方锐想看,林敬言要开会,就喊张佳乐陪他,买了票送他俩过来自己玩。结果那个不靠谱的方锐居然出门不带钱,张佳乐简直吐血,当然他自己也不靠谱的忘记揣钱包了。
林敬言开会是会关机的,他们又实在不想被室友嘲笑,那话唠要知道全院都得知道了。纠结半天只能向张佳乐老妈求救。

下午三点,地面都烤的烫人,张佳乐听话一思量就扯谎说口袋里找到钱了把妈妈哄骗过去。

挂了电话张佳乐刚想对还留在边上的陌生男人道谢,突然发现,谎是扯了,但他和方锐现在仍是除了两张电影票一毛都没。问题哪有解决!他对着人张开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别提多傻。

陌生男人冲他笑笑,倒也不那么凶了。问,接下来做什么?
张佳乐连忙要就着口型回答回家,结果方锐瞬间抢答得分——看电影!
方便一起吗?
必须方便。

这回张佳乐都不跟方锐抢,他抬手捂住脸,觉得自己活了十九年的脸都丢光了。

张佳乐几乎瞬间就辨识出这男人是个A,虽然对方信息素很收敛,并没释放出一丝一毫,但气场是收不住的。他很肯定,觉得别扭,还有点心乱跳。却好像又不是对性别而是对人。


他们旁边的票买不到,临开场又是首映当天,没剩下什么好位置。男人就端着他们要吃的饮料和点心陪到座位上,等他俩坐下抱好吃的,再独自走去前排坐下。

张佳乐,那A挺帅啊。
啊?哦。
哦什么哦,狂拽酷霸屌还挺体贴,正值青春的小O呀,有没有一点点心动呐?
动你妹动!张佳乐对着方锐的就是一脚。明明也是个O,方锐好像从来不在乎性别,随便就拿来开玩笑了。都是林敬言惯出来的德行。

方锐嘻嘻哈哈躲开说再帅也没我家老林苏。抓过爆米花吃起来,结果喝多了可乐没看二十分钟就弓着腰起身要去上厕所。一会儿黑影又回来了,张佳乐刚想说还挺快,就发现回来的换了一个。

你朋友说他对象来接他,先走了。
喔。

他还让我跟你说,男人动手把张佳乐身上堆着的零食甜品挪到自己这边,只留下他开了袋在吃的。张佳乐无端就紧张起来。
说什么……
说他今晚不回去了。

明明跟在坐的两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张佳乐却听得耳朵都烧起来。


一场电影开头看的迷糊拘谨,后头却异常投入。曲终人散意犹未尽。
张佳乐边跟着人流走边跟那个A讨论剧情,口若悬河,刚才的紧张全忘了。聊着聊着就走到日料店门口,男人听他说话,一路表情温和,问想吃什么。
其实张佳乐不饿,他坐电影院里嘴巴就没停过,但听人问的理所当然,便乖顺的回答,不想吃米,想吃肉。
成。

琴师在弹奏海上钢琴师,格子桌布上玻璃花瓶里盛放着一枝白玫瑰,男人坐在对面为他切牛排。
再粉色没有的恋爱画面。张佳乐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真想让方锐来看看,谁说没老林苏,简直苏爆了。

在笑什么?
笑我犯蠢出门不带钱包,居然能碰上心甘情愿付钱陪吃陪玩的,跟玛丽苏小说一样。
对面的男人也笑起来,把切好的牛排推到他面前。按照剧情我是不是该喂你?
按照剧情你应该说那琴师有个音弹错了,然后过去弹一首献给爱丽丝给我。
呵,男人笑着摇摇头,那个我真不会,我还是喂你吧。说着插起一块肉送到张佳乐嘴边。
张佳乐垂着眼睛张嘴,顺从的吃到嘴里。

他心里有点打鼓,他想吃完饭后男人若是再次理所当然的问他去不去喝点东西,他会拒绝不了。


甜品是香草布丁,张佳乐说好吃。男人说好,买点回去跟你室友一起吃。张佳乐挑眉,你就知道我是学生了?男人笑笑。张佳乐觉得自己一开始觉得对方凶大概只是个错觉。

哪个学校的?吃完送你回去。

然后张佳乐就真的被送回了学校门口,之前还乱琢磨怎么拒绝,这会儿倒有点委屈了。闹了半天就自己在想着若是继续呆在一起接下来会做什么。
男人将后座的点心盒放到张佳乐怀里,看着他,终于忍不住伸手轻刮一下他的鼻子。

你也真是没心没肺,不怕我拐你去卖了。
张佳乐低头揉鼻子,我哪没心没肺了……就听到低沉的笑声,今天听到好多次了,男人把名片给他。说,好歹要弄清楚上的什么人的车。

喔,孙哲平的车。

张佳乐念了名字就抬眼看人,孙哲平应一声,又揉揉他的头发。对视半晌再没别的话。张佳乐一郁闷,鼓着脸说我走了。打开车门就跑,到宿舍楼下才想起来,今天一整天都没跟对方说过一声谢谢。


张佳乐把甜品盒放到桌上,说方锐今天不回来了。无视黄少天叽里呱啦一大堆,捏着张名片好像看不够,北京义斩天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职称,姓名,手机号……孙哲平。想给他发个消息道谢,又生气他都不问问自己叫什么。

算了不想了,洗澡洗澡。


张佳乐擦着头发出来,就看到被他放置PLAY的黄少天正干掉了甜品盒里最后一个布丁。

靠黄少天!你全吃了!?
被点名的人歪过脑袋对他笑,汪?

张佳乐气死了,却拿卖萌的人没办法,愤恨的转身跳上床抓了手机和名片就大爆手速按起来——
「我室友把我那份也吃掉了Q」
张佳乐还愤愤儿的,刚发出去没两秒就收到回复「你现在方便的话,我们再回那家店买?」
看了消息张佳乐再恨不起来,注意力全部转移到跟孙哲平的短信上。
刚还在想对方居然没一点意思,这会儿就约上了。但是……「太麻烦你了吧……不是又得开回来。」

「不麻烦,我还在你学校门口,没走。」

瞬间就心跳的咚咚咚的,这、这什么老梗!

「为什么」
「在想你」

老梗的杀伤力他不能挡啊……过于直接得暧昧都被跳过,三个字看的张佳乐立马按熄屏幕。他把脑袋埋在膝盖里,想下楼跑三圈。还没想好怎么回,对方的消息又进来了。

「刚才太紧张,忘记找你要号码了。」

好像气氛缓和了一点,不过这个转弯不怎么高明,张佳乐红着脸边露出笑容边拆对方台。

「切,我怎么没看出来你紧张。」
「看不出来啊,刚才应该让你摸摸,心跳大概有180吧。」

谁要摸……「现在呢?」
「你走了就降了,现在大概又有了。」
……靠我要摸我才不信。

「等我」

张佳乐下床踩了鞋就跑。

张佳乐你衣衫不整的去哪里啦?有伤风化!不要说你是我们寝室的!
那我今晚就不回来就寝了!


其实孙哲平已经等在那里一个小时了,张佳乐却不想让他再多等十分钟,一路飞奔到校门口。果真还在那里。
孙哲平就看到个穿着睡衣人字拖的人急匆匆跑过来,幸好一路没摔。他张开手臂,洗的很香的人就扑进他怀里。他稍稍弯身搂紧气息不稳的张佳乐,两个人的心跳乱七八糟的叠在一起。明明只是分开一个小时而已。


结果孙哲平真的开回了餐厅。张佳乐穿着睡衣拖鞋,孙哲平就把他留在车里。他突然想到,孙哲平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会占他便宜的人……等一下买完布丁不会又把他送回去吧……他都破釜沉舟了!想到这一层张佳乐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个布丁孙哲平买了好一会儿,上车就看张佳乐坐那儿不知道在想什么,自己把自己弄得又羞又窘。刚关好车门张佳乐就探过身子抓着孙哲平的胳膊,低着头,也不看他。

我、我宿舍门已经关了。

明明才十点半,哪家大学宿舍关门这么早真是要被驴踢死。孙哲平笑,也不拆穿他,只觉得张佳乐的小把戏可爱得不得了。他伸手拍拍张佳乐的头。

跟我回家,行吗?
……嗯。


被压进柔软的床褥张佳乐才从他一整晚的疯狂中清醒过来,他从来没这么冲动过。

我不是那种……

但是此刻他正穿着睡衣躺在别人床上,被一个才认识不到12小时的男人压在身下,默许男人边抚摸他的身体边解开他的衣扣。这种话怎么看都不太有说服力。

孙哲平撑在上方,看着只是被爱抚了腰侧就红透一张脸的张佳乐,露出笑容。我知道。
你怎么知道……

孙哲平掌心贴着人向上探索,指尖触碰到胸前的突起,张佳乐就惊的缩一下,嘴里泻出撩人的气音。

你的反应,一看就是个雏儿。
你才是雏!

我也想。孙哲平低头亲亲张佳乐的嘴唇,说,乐乐,来这么晚。
原来孙哲平知道他的名字,也许是听他们互损的时候方锐喊过的。
张佳乐说不出话来。现在这情况怎么看都像419,但张佳乐总觉得不会是这样。他感觉他这辈子,就是孙哲平了。他不知道这算不算一见钟情,或许世界上真的有什么命中注定。他心里很肯定,就是这个人了。

对不起,张佳乐抬手勾着孙哲平的脖子索吻。他不再隐藏自己的信息素,霎时卧房里充盈着甜腻辛辣的诱人花香,性感的迷迭香。张佳乐为他的迟来而道歉,你对我好一点……
孙哲平笑着应一声,搂着人吻下去。


张佳乐很青涩,只是被亲吻耳垂就羞的颤抖起来。而孙哲平像是最耐心的探索者,温柔而饶有兴致的开发着每一寸领地。
而当体内被初次触碰到的时候,张佳乐还是因为过电般的异样感觉而抬手遮住眼睛。

张佳乐是个Omega,而且是个觉醒时间很晚的Omega,几乎快到十八岁才经历首次发情期。但是他从小性别就很明显,确实生的过分好看,家里很早就向他灌输了Omega相关知识。张佳乐的抑制剂总是带在身上的,哪怕是第一次遭遇毫无前兆的发情期他自己也应对的很好。
Omega的终身伴侣通常会是Alpha。Alpha会赡养他的家庭, 而Omega会给他的伴侣生孩子。
社会上大多数O都是如此,张佳乐也没有特别强烈的反抗情绪。他发情期不稳定,所以他都把自己保护的很好。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十九年来都不曾如此直面的认识到自己有一天会被捕获,被驾驭,被占有。

所以当张佳乐,仅仅是因为被孙哲平的手指反复而折磨人的揉捏捻按着体内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地方,前端就宣泄出来。他仍感到难堪,陌生的快感让他无所适从,他甚至觉得自己被欺负了。

孙哲平抽出手指,将张佳乐搂进怀里。张佳乐的皮肤是像孩子一样的象牙白,此刻因情潮而染上一层薄薄的粉色,纯情又蛊惑人心。孙哲平温柔的将他挡在脸上的手捉住,举到唇边亲吻,就看到张佳乐红着眼睛泪水氤氲的模样。
他揉揉张佳乐的头发,说,真可爱。张佳乐就抽抽鼻子,抬手去搂孙哲平的脖子,要他亲。


睡得迷迷糊糊的张佳乐感觉有人放开他,亲亲他的额头说了些什么。大概是马上回来,喊他乐乐,还有让他再睡一会儿。
张佳乐非常听话,翻个身埋进柔软的床褥里。

等他真的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整个房间都不认识,而被子的另一半已经冷透。哇,床头再来一叠票子,就真的是419了。
结果床头没有票子,有张佳乐昨天要吃的布丁、面包和牛奶。啧,没肉。还有一方黑丝绒首饰盒,下头压了张纸。
张佳乐心想孙哲平不会老梗的要宣称一见钟情然后求婚吧……他到底多少岁啊,总用老梗。他扯了留言来看,说是公司上午有个会非得去,让他醒了就吃点东西去书房找游戏玩,中午一起吃饭。

好吧没有求婚。张佳乐将留言对折,才发现自己手指上已经多了个圈。不知道是昨晚被做晕过去之后套上的,还是今天早上孙哲平离开前套上的。难怪昨天买布丁要那么久。
……靠。

张佳乐抱着被子打了个滚,捂住脸不想出来,简直比老梗还糟糕!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1. 無題

啦啦啦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