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魏叶]糟糕时代记事#09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魏叶]糟糕时代记事#09

#非原著向/校园架空
#09主魏叶/两笔魏叶剧情肉,不欢



09.不要以为他的头发开不出蔷薇



真的进入应考年,日子过起来就像破了百的票子,转眼就没了。
恋爱之神是伟大的,从那天起张佳乐所有的衣服都带扣子,新买的衣服也是系扣类。孙哲平从对付衬衫,到对付毛背心和衬衫,最后到羽绒服毛衣衬衫。终于在新年的第一个周末成功攻下高考3500个单词,上了三垒。

张佳乐气息不稳眼睫颤动,轻喘着喊人,大孙……
嗯?
你觉不觉得老魏跟叶不修有问题?
这是孙哲平第二次撑在张佳乐身上吐血。他带有处罚意味的捏一把张佳乐的痒痒肉,身下的人就边笑边扭着缩起来。什么问题?
他俩男男关系不纯洁……

孙哲平现在不太愿意想张佳乐之外的人,还是稍微思考了一下好友,说他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
你看着吧。张佳乐狡黠地笑,一副耍了小聪明的样子,招得孙哲平低头亲他。

现在不看,现在看你。


直到高三上结束,一直没想好的魏琛表示他要考Z大。名气上虽然不及J大,但也是牛逼哄哄的大学,而且他是本地人,确实要稳妥一些。
叶修说喔。这个话题就此揭过。

高三生的寒假不足两周,叶修父母因工作性质越是节假日越忙,从小叶修就没少跟着魏家过年。于是叶修又住进魏琛房间里。

大年初一后半夜叶修突然给烟花炸醒了。魏琛却连个哼都没哼一声。叶修左翻右翻睡不着,索性爬起来,鬼使神差地摸到魏琛书桌前。
就像是冥冥之中有牵引,从来不爱翻魏琛东西的叶修一个一个拉开那些从不上锁的抽屉,在最下面一格空荡荡的抽屉里找到一摞装订整齐的历年J大自主招生考试试卷。
每一张都被认真对待,俱是魏琛的字迹。


大年初二魏家要走亲戚,要换作以往叶修肯定是跟着一起的,压岁钱接得毫不手软。但今年他不愿意去了,赶在魏家出门前就收拾好自己说今天有事就不一起了。魏父当叶修长大了不好意思跟着,就喊魏琛也别去了,陪叶修玩。
叶修说不用,叔叔我跟同学约好了去玩的,真去不了。
哪个同学啊?魏琛显然不信。
张佳乐啊。

再拙劣没有的谎言,大年初二2月13日,张佳乐要溜得出来约的人能是叶修吗。魏琛笑,呵,我问问他怎么不约我。说着掏出手机就要按电话。
叶修自知被拆穿,也不拦。手插口袋,低头闲得无聊拿鞋底蹭地板,说你问呗。声音不大,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魏琛见状便不再跟他较真。掏出钱包抽了两百揣自己裤袋里,把钱包合上塞进叶修口袋,推他的肩转个圈给人推到到门外去。

野去吧,熊孩子。


叶修一直胜券在握,他当然知道魏琛喜欢他。所以才能不温不火这么多年,魏琛总有一天会耐不住捅破那层纸。他有的时候甚至觉得那之后他们关系变了,相处模式大概也变不了。反正不会像孙哲平和张佳乐那么腻歪。毕竟都快二十年了,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早就成了血浓于水的亲情。
他很好,魏琛也优秀。魏琛那稀烂的中考成绩都是故意的,至于原因,不言而喻。

叶修一个人手插口袋走在街上,大年初二的清晨还是冷冷清清的。整个城市都还没从昨夜的狂欢放纵中醒来。他捏着魏琛的钱包,打算给他花干净。
叶修只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感情会让人辛苦卑微。这超出了他的知识覆盖范围。
孙哲平和张佳乐不是处得挺好,孙哲平追人一年是辛苦,却哪有什么卑微的样子。孙哲平英语二十分也狂得跟什么似的。
为什么他跟魏琛不能这么简单,他们之间已经隔着年龄、性别,难道还要再多些莫须有的东西来阻拦。

他走出四个街区,在无人的小公园里绕了一圈,选一支落寞的长椅坐下。
叶修想了很久,坐得四肢冰凉,头疼欲裂。


他找了个附近的小牛肉馆解决中饭,不足十平的小店,生意也冷清。再冷清也要开张,不开张就没有收入,这就是生活。
老板不太面善,并未和他搭话。只是看他一个孩子一个人在大年初二出来吃东西就多给了他好些牛肉。叶修跟他道谢,老板略一点头。

叶修喝一口热汤,身体暖过来一点,他想吃点辣的。


叶修回去的时候已经夜里两点,门没反锁,叶修暗想不会吧……果然推开门就是魏琛的鞋。魏琛大概给他打了很多电话,不过叶修的手机早就没电了。

房里都是暗的,只有他俩的房间透出灯光。


门一开魏琛就听到响了,半天却不见人进来。他等了一晚上,联系不上人着急又焦虑,非常暴躁。随意披了件衣服起来,走过黑暗的走廊就感到客厅一阵冷风,吹得人发慌。

阳台门打开,窗帘被吹得乱飞。叶修就站在阳台上抽烟,一副少年老陈的样子。这小子,终于舍得自己买烟了。魏琛面无表情的走过去,站在客厅和阳台的交界处看叶修在夜风里吞云吐雾,和出的气都成了白的。这买烟的钱大概也是从自己钱包里抽出去。
魏琛不说话,叶修一支抽完倒先开口了。

老魏啊,你真以为我都不知道啊……叶修说着靠近他,从他裤兜里掏出烟盒,熟练的单手敲一支,捏在手里把玩。

你敢为我留两级,就不敢跟我说说这么多年你心里怎么喜欢我的吗。

他背靠阳台的护栏上,并不看魏琛,而是侧头去看今夜的月亮,好像这话不怎么要紧。
魏琛站在客厅里,月光照不到,背后一片漆黑像隐藏多年的暗涌情愫。他庆幸自己一早就点了烟,否则此刻大概没法淡定的打火了。他并不接话,所有的勇气都拿来直视叶修那张常年挂着无谓笑容的脸。

叶修垂下眼睛,仍是笑着。一下想不出该从哪儿说起的话……不如就从我十三岁那年说起?你要不喜欢我,那可是重罪啊。当然,喜欢也是重罪。

月色下的叶修,小他两岁的邻家弟弟,从小就喜欢跟着他,给他捣蛋,还要故意使坏,就差没把他捏着玩。而魏琛一直吹鼻子瞪眼地惯着他。
就是这么个人,天生聪明机敏,胸有成竹所以对什么都云淡风轻,偶尔露出得逞的笑容像只狡黠的小狐狸。现在却失了从容,虚张声势地威胁,指尖颤抖得连烟都捏不稳。

魏琛忍了五年,此时此刻再找不出什么理由继续下去。

他上前一步走到月光下凶狠地抓住叶修的衣领将他提到面前,对着那张仍挂着笑容的嘴啃下去。是真的在啃咬,全无温柔,像饿了太久的肉食动物。叶修吃痛却没推开他,被带着腰扯进客厅——他长久独自站立的无尽的黑暗里。

叶修被胡乱推到坚硬硌人的地板上,明明不远处就有沙发……他腹诽却全无反抗,任魏琛简单粗暴剥了他的衣服。他毫无铺垫的直接握住叶修的性器。叶修一惊,被捏的有点疼,原想说两句垃圾话让魏琛别手一滑害他断子绝孙,对上魏琛的表情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下午才被辣的眼泪鼻涕一脸,心都是疼的。太懂那种感觉。

房间里只有肉体摩擦的声音,和叶修越来越重的喘息。叶修终于在伴随着痛疼的异样快感催动下,生平第二次宣泄在魏琛手里。魏琛毫不犹豫,就着手中的精液直接向他身后探去。叶修忍着肉体的难过和心里的惊慌闭上眼睛任他出入,扩张还没两下手指就撤出,换了坚硬烫人的东西抵在入口。
他是真的怕了,睁开眼睛想确定魏琛会不会真就这么办了他……就看到魏琛皱着眉在注视着自己,却好像看的又并非他本人。魏琛身下一个用力真的全部捅了进去。

叶修没出声,他把嘴唇咬出血了,一张脸惨白。过了半天才终于有话冒出来,声音抖得不能听。

我操你魏琛……

魏琛终于埋入叶修体内,看到深藏在心许久的人因为他而痛苦地颤抖着,才恍如梦醒。他突然想起幼儿园时那个伟大的宣言,终于换下严肃而发狠的表情,露出一个笑。

搞清楚,现在是我在操你。

这话太直白,配合着体内缓缓的抽送,叶修疼得直打颤,脸上迅速腾起热度,嘴上并未认输。

我告诉你……你这是犯罪。

魏琛身下边动作着,边低头叼着叶修渗着血的下唇舔吻起来,似乎终于想起要补前戏。然而血液的腥甜味道既催情,且煽动起人类最原始的兽性。魏琛一个重重的挺腰,叶修被冲撞到致命的地方,撕裂的痛楚夹杂着陌生而难耐的酥麻终于让他发出该有的鼻音。

作为一个惯犯,魏琛眯起眼睛危险的笑起来,小叶修,叫声哥来听听?


事后叶修发烧发炎躺在床上不说话,装尸体。
魏琛恨不能抽自己一嘴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像魔障了一样。求爹爹告奶奶哄了半天,叶修终于开了金口,小琛子,朕要上厕所。
喳。


挂了两天水炎症热度就都下去了,等大年初五魏琛家长们就回来叶修基本已经恢复得活蹦乱跳。魏琛终于一颗心放下来。


叶修早就比魏母高了,那位善良的妇人仍会抬手宠爱地揉他的头发,问小修啊这几天魏琛哥哥带你去吃什么好吃的啦,饿到你没有?就跟十几年前一样,甚至连语气都是对待小孩子的温柔。
叶修低头笑笑,一一跟魏母报菜名。他笑容有鬼,心中有愧,平生第一次不敢看人眼睛说话。叶修突然明白,比起那些辛苦和卑微,魏琛这么多年来,也许一直都是带着这样愧疚的心情。



#高中时代要纯洁,要双花的小伙伴们等张乐乐再长大一点
#老魏已经是超龄学生了,他不算在内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