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コメント

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6

#孙哲平生贺


06.
再醒来时昨夜的成像已经消失了。孙哲平过得比较随性,休息日偶尔睡到日上三竿,家庭AI鲜有定时定点的设定,全凭主人随心所欲操纵。
此刻卧室内仍是昏暗适睡的,看不出时间,也没有其他声音,日光与世界一同被隔离在外。
张佳乐也没想到是他先醒来。他懒懒闭上眼又睁开,双眼对焦,世界清晰了一些。趴了一晚上腰酸背痛,不过醒来第一件事还是撑起身体,给还在打呼的孙哲平一个早安吻。接着颜色艳丽的虚拟屏就凑过来。
张佳乐无语,抬手弹小桃红的脑门,把它赶出去。

在他十七岁时的世界,AI还没那么机敏且狗腿。那时候人类还是有隐私可言的。张佳乐靠回孙哲平怀里,拉起滑到腰间的被单把他也兜进去,这样世界就又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现在的AI也太不像话了,男朋友的肉体就是被非生物看到,人类也是会不爽的好不好。

张佳乐抬起一条腿压到孙哲平身上,一动那个不可言说的部位就感觉很不可言说。他埋着脑袋压着人蹭了好几下怪异感才消退一点儿,然后把孙哲平蹭醒了。
孙哲平隔着被单低头碰碰张佳乐的发顶,问饿了?
不饿。声音躲被单下,像软绒绒的毛线头。张佳乐语有抱怨,说总觉得那个还在我肚子里呢,塞那么满哪感觉得到饿啊。哎哟,奇怪得不得了……
说着被孙哲平贴着肉翻过来。

张佳乐小朋友,给你句忠告。
干嘛?
紧张感一下就蹿出来了,这离得也太近了。昨晚也是这样,孙哲平撑在他上方看着他,面对面的……情事后的羞臊终于来了。
孙哲平展开一个笑,说,注意措辞。
切,流氓就是淫者见淫。

张佳乐扭开头拒绝对视,藏在发间的耳朵就露出来。和昨夜红透的耳根不同,现在那里是纯情害羞的淡粉色。可爱得抓心挠肺。孙哲平低头就含进嘴里咬一口。
哎!你!说不过我就咬我!
还好意思控诉,这一大早的真太可乐了。孙哲平松口,下巴冲左肩一撇,问这谁咬的?
其实牙印已经消得差不多了,毕竟那时候张佳乐没什么劲儿。不过他心软,伸出手指摸一摸,还心疼地仰头亲一下。服软道,那对不起嘛。

真的幼稚。
像被张佳乐拉低了这个家的平均年龄一样。孙哲平觉得张佳乐好玩,连他自个儿都变好玩了。他边笑边俯身压着张佳乐抱一会儿,撑起身体,说起了吧。
难得休息日,孙哲平还有正事儿要干。
结果张佳乐抬手就勾住他,说起什么起,不起不起。
哪有新婚燕尔不窝在床上卿卿我我的,张佳乐无情驳回孙哲平的提议。孙哲平说,那你接着睡。
你睡完我就放我一个人睡?张佳乐都震惊了,这男朋友还要不要留着过年了?
张佳乐眼睛都瞪得圆圆的,像只小动物。孙哲平感觉智商又要被拉低了,脑子里除了张佳乐什么都没法想了。笑问,又怎么了?
奈何男朋友笑起来太帅,还是留着吧。张佳乐皱着鼻子,说你不在我怎么睡啊,我很怕冷的。冻了那么多年了。
孙哲平一想刚睡醒那会儿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单,顿觉心一抽,相信了。


孙哲平问起张佳乐到底什么情况,其实张佳乐也觉得自己点子很低。
当年夏天他们那片组了个夏令营,居然凑了十个人。张佳乐很久没跟这么多人一起玩过了,组织方估计也很激动,大手一挥带他们反季节去了雪山。
他们这些自然家庭出生的孩子是很金贵的。而张佳乐偏偏在安保重重的活动区域里穿过那一闪而过的监控盲区,掉进雪面下的山体夹缝里。
也是他的运气,让他直接摔晕过去。没有被生存在地下的人灭口,夺了他的手环就走了。在脑死亡变死亡之前,张佳乐被他口里的BOSS捡到。

那位老先生既然把张佳乐治好又完好无缺的还给他,也无须问他对张佳乐如何了。所以孙哲平只问,你在那儿呆得还挺开心?
还行吧。张佳乐捏孙哲平的手玩,说就是世界变得太多了。我花了好多时间才跟上时代的步伐培训上岗,然后第一单就被你包了呗。
孙哲平略一点头,肯定道,业务水平还可以。
只是还可以吗?
S级。孙哲平哄张佳乐笑一下,问正经的,你们一直生活在地下?
是的吧,我也没出去过。
见过多少人还记不记得?
张佳乐摇摇头,说黑店小作坊嘛,也没几个人。说着拿孙哲平的手贴到肚子上,说我有点饿了。


等小别胜新的两人终于从卧室出来,已经下午三点了。孙哲平的T恤又被征用了,宽松舒适,就该慵懒的和情人窝在家里的时候穿。
他俩分别顶着鸡窝头坐在餐台上,没让清洁系统整理,都觉得对方比自己的更好笑。生活就该适当乱糟糟一点儿。
张佳乐懒得下厨,就指挥孙哲平。幸亏烹饪器材很智能,新手也差不到哪里去,这餐张佳乐不用吃营养剂了,感谢科技。张佳乐喝着热腾腾的粥,说宵夜给你煮红鸡蛋吃。
什么玩意儿?
哈哈哈,就是有好事发生就要吃的。
那我得吃多少个啊。

张佳乐出不了门,孙哲平就拿出他的藏品给张佳乐挑。
当初网恋那会儿他俩最爱干的就是一起打各种游戏。张佳乐下滑屏幕,翻不到头还每个都想玩。
有张佳乐熟悉的系列,还有他喜欢的类型。再后面的就是酷炫得他猜不到内容的了,肯定也都是孙哲平觉得他会爱玩的 。孙哲平真的收藏了不少游戏,在这十一年里。
张佳乐翻着翻着眼睛就红了。其实孙哲平不愿见他不开心,但也知道难以避免。其实现在他们又重新拥有彼此了,过去种种都只是一份以此刻为目的地的经历而已。就像张佳乐拿怕冷套路他赖床,调侃着去回忆就可以了。那些错失的苦涩的时间,正在一分一秒变成甜蜜。
孙哲平还没动作,张佳乐先按住他的手,认真的说,孙哲平,其实我骗你的。我在地下一点都不开心。我不想你跟我回去那里。

张佳乐没说实话,他知道在地下生活着很多很多人,那些衍生所里一出生只有芯片编号没有名字的孩子,不是每个都能活到拥有名字。
那些残疾的、有疾病的甚至不会活到出生,即使医疗完全可以治愈他们。但衍生所认为他们不值得。
而顺利出生的孩子也要经历数据筛选,只有足够优秀的基因会被留下花费资源养大。弱一些的则会被“处理”掉。
地下的生活的就是原本应该被“处理”掉的,不该再存在于世的人们。讽刺的是,这些人类为了换取活下去的资源,只能在这个社会的各个小小的角落里充当起人工智能。
BOSS救下了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张佳乐不希望孙哲平知道这些。他们并不是带着决策者的期待出生的,没有期待,更没有爱。他们甚至是像物件一样被筛选,像瑕疵品一样被销毁。

对另一个人的保护居然会削弱一个人的勇气。张佳乐还不到十七岁,这甚至早就不是他十七岁那年熟悉的世界了。他也许还不够成熟,考虑的不够深远。但如果换成自己,他一定会很难受。
所以至少不是现在,等到他们拥有更多经历与回忆,等到他的爱意能为孙哲平铸造最坚硬的盔甲的时候。他们再一起面对。至少不是现在。

张佳乐说,我想和你一起走到地面上去,在阳光下。我想和你一起去我们没去过的地方看一看,就像以前在游戏里逛地图一样。我还想和你一起造个花房呢,要真的花房。
孙哲平琢磨到现在,确实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但是张佳乐说要个花房,这让他怎么拒绝。
孙哲平搂过张佳乐靠近自己,向他保证,行,明天就造花房。


#不该调情的时候乱调情,大难临头的时候非要滚床单,滚完该解决问题了吧居然赖在床上说没营养的情话说得差点又来一发。
啊!!!这个孙三岁和张四岁,真是急死我了。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