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孤独患者#7

#孙哲平生贺


订完建材与花,孙哲平也不打算干正事了。虽不至于末日,但多少有点先狂欢了再说的意思。
张佳乐想打游戏,还想有零嘴吃,就自己动手用昨天采购的食材炸了可乐饼,边玩边吃。

他俩戴上虹片并肩靠在弧形沙发里,游戏接入神经系统,由大脑直接控制游戏中的角色。此时人体感官敏感度会降低,对外界无法及时做出反应。弧形沙发关合闭口,形成相对封闭的安全游戏空间。
游戏开启没一会儿,孙哲平就老感觉旁边有动静。他调高敏感度脱离游戏,就看张佳乐已经从老实呆在他身旁的姿势,变成了下半身跪地毯上半身趴沙发的模样。
游戏内手中放着枪,游戏外手中边抓着可乐饼准确喂到嘴里, 身子还随着游戏BGM款款摇晃。两方世界都很协调,还十分乐在其中。孙哲平挑眉,张佳乐这精神控制分离的能力很耀眼了。
而且,难道以前网恋时他俩联机游戏,他也这样?孙哲平不自觉乐起来,时不时就要脱离出来看看张佳乐又在旁边作什么妖。

张佳乐没多一会儿又翻过来,彻底坐到地上。然后一条腿翘上围在一旁的沙发软垫。
边翘腿边一个手榴弹轰飞孙哲平侧前方的小怪。孙哲平扭头去看他。这是他们曾经常玩的一款,张佳乐建的人物被孙哲平拷贝保存下来。游戏里的张佳乐有酒红的长发在脑后飞扬,手里风骚地转着枪,冲孙哲平飞一个眼神,三分意气风发三分明艳动人,再三分俱是挑衅。与从前别无二致。
其实不同也有,他们身体较从前亲密了,那份挑衅就带上些瑰色的暧昧。
张佳乐此时已经转了个圈,人躺在地毯上,腿搁到沙发上。他在游戏里调戏孙哲平,说你不行呀,怎么年纪大了技术也下去啦?
接着就看到人物溶解与「你的好友已下线」。

孙哲平取下虹片抓起在身边要来晃去的脚丫,开始咯吱张佳乐。然后张佳乐引以为傲的控制分离就崩盘了。
原本体型力量上就有悬殊,他笑得没劲儿,又是倒挂着,更是踢不开。虚张声势都免了,游戏外的张佳乐十分没出息地立即求饶。
我错了我错了,哈哈哈、饶、饶了我吧……
认错吧,我听着。
张佳乐身子缩成一团也躲不过,脸都笑红了,眼泪沾在睫毛上,趁孙哲平停下审问赶快呼吸。他又叫又笑得脑子缺氧,还转不过来,不知道要答什么孙哲平才肯放过他。就本能地盯着他的眼睛瞧,睫毛软绵绵地扑闪着,亮亮的,企图麻痹软化敌人。然而并不成功。
孙哲平!别弄我啦…救命呀!


孙哲平收拾完他,把彻底躺到地上的张佳乐捞起来。张佳乐整个脱力歪头靠在孙哲平肩上喘气,还没缓过劲儿来,圆圆的脚趾还蜷着,白白的脚心也是红的。孙哲平任他当树袋熊,点着虚拟屏把刚才的游戏进度存下来。
如果时限到了,他们还是解决不了张佳乐的身份问题,如果家庭AI也被攻破,孙哲平失去了记忆第二次弄丢张佳乐,他也可以循着这些细微末节知道张佳乐的存在。
孙哲平给游戏档取了个不易暴露的名字,叫可乐饼。虽然他觉得这些应该用不上。如果他们不能一起活着,肯定不会有这种退而求其次的选项。要么一起逃离,要么一起消失。

张佳乐终于弄懂自己傻犯在哪里,想起刚才又觉得孙哲平也好笑,就伏在人肩上吃吃地笑起来。突然听间“滴滴”两声。
新的窗口在虚拟屏上跳出来。时隔不久,信息栏里又躺了一条打眼的红色消息。
张佳乐伸手去点开,大致几眼理清重要信息——“心理数值如低于红线,将被判定为社会不稳定因素,需强制接受干预治疗 ”。张佳乐睁大眼,看回孙哲平,捧起他的脸简直有点崇拜了,问你想什么呢这么酷……轰炸地球吗?
孙哲平听得一乐,笑说想个备选的PLAN C.


下午定好的建材送到,张佳乐选了个样式,随建材而来的机器人就按图把花房搭建好。张佳乐又翻出那只大黑皮手提袋,打开坐进去,蜷身躺好喊孙哲平拉上拉链,好把他挪花房里去。
见孙哲平蹲在袋子旁不动,张佳乐哄他说,不要闹脾气嘛,你抱我过去,等你老了坐轮椅,我也推你。
什么年代的轮椅啊,还要推。孙哲平弹张佳乐一脑门,还是依言合上了手提袋。抱上他出门。

花房就在前院里,孙哲平向来无心修整,前院就一直保持着初始的草坪模样被AI打理着。现下多了一间玻璃房,好看是好看,就是有点儿孤单。孙哲平想,让张佳乐再去慢慢捣鼓吧,将手提袋轻缓平放到地上。
拉链拉开,张佳乐冒出头来,第一眼就是欣喜。孙哲平斜靠在花房中心的木质长桌上,曲着长腿眼睛随张佳乐在小小的花房内溜达一圈,问,你怎么弄张桌子在这儿?不该弄个床么。
张佳乐这里摸摸,那里闻闻,听话就笑起来,脸微微泛红说桌上也别有一番风味。
他转回孙哲平身旁,坐在桌边的木椅下,伸胳膊圈住孙哲平,脸靠在他的腰上,说外面再种两棵树好不好?这样我们白天泡在里面也不会晒了。
孙哲平抬手摸摸张佳乐的发顶,说可以。


安静靠了一会儿,云朵缓慢流动,日光被遮挡,张佳乐仰起脸,说孙哲平,我有个PLAN B.
孙哲平略一点头,示意他接着说,手里仍是顺着他的头毛,像对待柔软又无助的小动物。
张佳乐说,你有没有年龄超过40岁的已婚朋友?最好是已经有孩子的。

孙哲平当然是没有的。不然当初也不至于需要去找陪聊AI改善心理健康。
当初在衍生所内,为了让他们更好的适应社会,接受社会带来的亲密关系,并不会让所内的孩子交往过密。
放宽要求的话,孙哲平倒是认识这么一个人,没有友情加成但承担共同的危险与秘密,有信任基础。

那是两个月前,张佳乐毫无消息,而自己自由时限就快到期。孙哲平曾有过制作一个类人AI搁在家里的念头,他在琢磨的过程中结识了钟少。
钟少和他的匹配在搭伙过日子上十分默契,但始终无法产生化学反应。介于双方都是彼此的最优选项了,便结婚当起了好室友。然后钟少迷上了一个会聊天解闷的AI,其中重重按下不表,结果是他和孙哲平一样,也想弄个类人AI把他的陪聊机器人安置进去。
一来二去,俩人在黑市倒认识了。
法律上规定只有年迈(丧失匹配权)且独身的人可以持有类人AI,对自己进行照顾与陪伴。普通人持有困难不说,孙哲平的麻烦是他对所有按张佳乐性格造的AI内核都不满意,钟少家那位陪聊机器人则十分傲娇的表示并不想被禁锢。
于是互通有无一阵子,俩人的计划又双双被搁浅了 。

孙哲平说有是有,你先说,我掂量人选合不合适。
嗯,张佳乐点点头,说我计划让你的朋友收养我,我查到过一个先例。
孙哲平皱眉,否了张佳乐的PLAN B,说不行。


#戴手环的时候会被手环监测到并上报到健康中心;在家(安全地带可以)脱掉手环由小桃红会帮孙监测,有问题会告诉他,如果孙哲平能在再次戴上手环前解决,就不会被上报啦。写心理数据时突然想到《 Psycho-Pass》,大概可以互通理解一下。
#钟少为什么和匹配对象擦不出火花呢,因为他匹配到的是数据库内已录的最优选项,真正的“命中天子”被“处理”掉了。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