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双花]All I WANT

#all i have番外/无肉不欢


张佳乐穿回来后接起孙哲平的电话,跟对暗号似的问了句,是你吗?
孙哲平配合他答,是我。
张佳乐摸摸鼻子,说我们这就回来了啊……
嗯。孙哲平应一声,问他,干嘛呢?
啊?我刚洗完澡。张佳乐有点不适应孙哲平跟他在电话里扯淡,回到现实了,他俩就没什么任务身份了。他扶着手机坐下,想了想笑起来,又说,洗澡之前在等你电话。
突然空气就变很甜蜜。电话那头顿了顿,就听孙哲平说我明天过来,你们是今晚复盘还是明天?
今晚。张佳乐说完又补充道,我们复盘都在比赛当天。

于是从那天起每周休息日,张佳乐都不待霸图宿舍了,遇上实力太悬殊没什么盘可复的队,结束的早当晚张佳乐就溜了。
两周后被张新杰问到,张佳乐坦诚的回答,去见孙哲平。

他们没有特意去告诉谁,也没藏着掖着。对队伍内是这样,对外也是这样。
孙哲平和张佳乐不但出现在Q市各大餐厅、公园、影院等常见约会场所,在B市也没少闪耀。
虽然部分霸图粉并不多待见张佳乐,但路遇粉丝被认出来的次数还是不少,以前PO他单人照的不多,现在频频PO出他和孙哲平的合影,还要加个#惊恐表情。粉丝拍到夹娃娃机前张佳乐在奋斗,孙哲平在旁观战,身上还挂一堆他的成果,发现粉丝在拍照也满不在乎。画风太清奇,难怪人家要惊恐。

那些张佳乐短暂畅想过的,更多还来不及畅想的事,孙哲平真的在一件件陪他做。两个正年轻的荣耀老将搞起对象来,大有一尽方休的味道。


虽然恋爱谈得像老房子着了火,可到情事上,就老道不起来了。孙哲平到Q市的第一个周末,酒店订的就是双人床。
两个人洗了澡光着就滚到床上,亲也亲过了,摸也摸过了,到扩张这一步,就怎么都不对了。

为图方便孙哲平靠坐在床头,张佳乐张着腿跨坐在他身上,孙哲平的手指在他身体里揉来按去。本来在异世界憋了那么久,亲都没法亲,张佳乐一见到孙哲平是很激动的。现在激动劲儿过了,快感没跟上,体内的异物感还那么明显,张佳乐的羞耻心后知后觉得一股脑全冒出来。
他双手扶在孙哲平肩上,垂着脸埋在他肩窝里,完全不想面对他俩现在赤身裸体的糟糕姿势。
孙哲平边弄他边问,这儿?你给我点提示啊。
张佳乐只好闷着摇摇头,就听孙哲平沉声笑一声,低头贴到张佳乐耳边问,躲着干嘛?
张佳乐特别容易红耳朵,稍微欺负一下就红得发烫。孙哲平就老爱这么逗他。张佳乐一下只觉得从耳朵到肩膀都细细酥酥的麻了,连身下的异物感都没那么难受了。孙哲平手指往更深的地方按了按,问这儿呢?边问边拿嘴唇碰了碰张佳乐红得可爱的耳朵尖尖。
炙热的鼻息打在右边耳廓上,张佳乐只觉得再摇头,孙哲平可能就要张口咬上来了。只好收紧胳膊,搂紧孙哲平的脖子,细不可闻的说,你进来吧。

兴许是润滑液用太多,或是扩张做太久,穴口湿濡得一塌糊涂。孙哲平顶端刚贴上那里,就是勾人的湿热触感。他握着张佳乐的腰,碾开软得毫无招架之力的入口,一寸寸埋进去。
才进到一半张佳乐就开始抽气,那里太涨了,涨得都发疼了。什么欲仙欲死,小说里果然都是骗人的,张佳乐咬着唇,边忍着不适感边在心里愤愤儿的想,孙哲平说得对,垃圾小说,欺骗纯良青年!
孙哲平感觉到张佳乐在紧张,抬手抚着他的背,问,疼?
也没有……张佳乐还是羞赧,就小声说我也不知道,算了,你来吧。

这来个什么劲儿?孙哲平好笑,边亲吻安慰他,边说要是从刚认识你那会儿就开始搞,现在早轻车熟路了。
张佳乐听话心里一跳,连带着身体都起了反应。他身下一紧,夹得孙哲平简直把持不住,一挺腰就全部捅进去。那么又硬又凶的物什一下全挤进来,疼得张佳乐惊叫出声,刚发出半个音,又转成一声撩人的呻吟。孙哲平顶到他要命的地方了,那里像过了到电,被顶得泛酸泛麻让人出水,一下腿软得跪都跪不住。
孙哲平拨开张佳乐的头发,把他的脸从自己怀里抬起来,问是这儿舒服?
张佳乐肤上已经泛起情潮,从脸庞一直向下红到胸口,他像是不敢相信刚才那腻腻的声儿是自己发出的,又舒服又难为情,垂着眼睛不知该怎么办。
孙哲平摸着他的软软的唇,说宝贝儿,给我点提示啊。
张佳乐就愣愣抬起眼睛,点点头,说还想要。
说得孙哲平口干舌燥的吻上去,身下有求必应的自下而上顶弄起来。

这个吻比之前每一个更让人神魂颠倒,孙哲平巡视领土一般扫过他柔软口腔内每一处腺体,舌尖舔舐出的痒,齿间咬嗫生的疼,唇舌缠吮,津液相融,比起亲吻更像是在相互标记。而体内的凶器一刻也不停,孙哲平又一次抓到了他的命门,就不会再放过他。
孙哲平握着他的腰大力抽插,快如打桩的碾过他的敏感点,用力顶着那里,再进得更深,每一次都是如此。张佳乐很快就经不住了,他是第一次从那个地方汲取快感,才只尝了口趣儿都还没来得及适应,就被按着操可实在太过了。他哪里受得了,根本就受不了。那里被撞得爽利又因快感太过而痛苦,热得像是孙哲平再弄他两次都要化了。
张佳乐想出声让孙哲平慢一点,可孙哲平还堵着他的嘴在亲,他呼吸都不顺,难耐得呜呜好几声孙哲平才放开他。张佳乐也顾不上泄出呻吟了,带着鼻音向孙哲平抱怨,疼……

孙哲平听话就把节奏放缓了一些,慢慢的,一下一下的操干着他。缓下来方才那些张佳乐来不及体会的快感才复又冒出来,酥痒从体内一点一点蔓延,到百骸四肢,舒服得他脚趾都蜷起来。也不再难过的直哼哼了,那软软糯糯的鼻音一声一声像是甜蜜的叹息。孙哲平侧头叼着他的脖颈轻咬吮吻,他纤细的皮下血管压迫得显出艳红的痕迹。若不是用得力气大了张佳乐就要委屈的装可怜惊叫一声,孙哲平真想用力咬他一口。
情欲让二人都冒了汗,孙哲平掌下的皮肤变得滑且腻,就贴着摩挲起来。奈何张佳乐最怕痒,被孙哲平握着腰间的痒痒肉一通揉登时浑身都崩住了,要不是腰腿没力恨不得要跳起来。只好扭着身子躲他的手,边躲边攀着孙哲平的肩抱怨他,别弄,好痒……

此情此景下这话要孙哲平不歪着理解都难,他按着张佳乐用力向上一顶,正蹭着那处过去,一下将游走全身的快感都收回那处了似的。张佳乐给顶得呜咽一声,身前未经触碰的性器竟是完全勃起了。

还痒不痒?
呜…不是的……
还痒是吧。

孙哲平故意不听张佳乐解释,也不让他再解释。适应够了,张佳乐该是吃得消了,就又恢复之前又凶悍又逼人的势头。可怜张佳乐被顶弄得呜呜咽咽,太过的快感让他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了。他腿真是软得没办法,越是敞着腿下滑,孙哲平越是进犯得深入。
张佳乐全靠孙哲平托着才没一坐到底,身前挺立的性器随着主人被操干的节奏晃来晃去,兀自留了好些水也没人管,抖得更可怜了。孙哲平便一手搂着张佳乐,松一只手到他身前,握了他的性器套弄。
刚碰上张佳乐就呓吟一声,又甜又腻又招人,情色的高高扬起。惹得孙哲平又想欺负他,他指腹揉开张佳乐柔软的颤颤开合的顶端,平整的指甲按在铃口处一下一下刮蹭。每蹭一下张佳乐后面就紧张的缩一下,缠搅得孙哲平头皮都发麻。那一下让张佳乐自己都能清楚感知到体内驰骋的性器上凸起的经络。羞耻得他都想哭了。可他没有办法,前面的刺激太大了,他还一次都没射过,却被孙哲平弄得有种无法自控的近乎失禁的错觉。
张佳乐有些惊慌的探手向下,扶在孙哲平手腕上软绵绵的推拒。可孙哲平不让,非但不让,还加大了力道,手里的,胯下的。叠加的快感让张佳乐无力招架,真的被孙哲平几下蹭到高潮。
高潮来临前,孙哲平还坏心眼的堵住了他的精孔。濒临高潮的张佳乐真是太缠人,带哭腔的叫床声好听,体内也又热又紧,内壁甚至自发的蠕动着裹紧他。于是先于射精的快感,张佳乐迎来的却是体内羞人的冲刷感,即使隔着套子,孙哲平烫人的一股一股的,也全打在他敏感脆弱的腺体上。那一刻他几乎凭借后面就到顶了。


等张佳乐射完,脑子都空了。他一点劲儿都没有,慢慢回神,挂在孙哲平肩上喘息。第一次就来了个骑乘,张佳乐感觉自己也是很行了。孙哲平抬把他的腰,把套子拽出来扔了,软下来的那玩意儿又堵回他身体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张佳乐也没劲儿去嫌弃了。
没人说话,喘息间孙哲平一点点把自己小腹上的,张佳乐的东西抹开,往张佳乐腰腹上抹,向上抹到胸口。
那里硬硬的充着血,诱人的泛出艳红,却没还怎么碰过。炮都打完了张佳乐却被孙哲平按着乳尖揉,感觉又痒又羞。可张佳乐真的连羞的劲儿都没有了,刚才的刺激太过了,他像是散了坏了靠坐在孙哲平身上,孙哲平手里弄他一下,张佳乐就哆嗦着大腿难耐的抽动了一下。都烦死孙哲平了,真是好想让他消停两分钟。
好在孙哲平也没太烦人,他打算一会儿再好好摸。侧身动了动。张佳乐枕在他怀里,就听咔嚓一声响,再是火苗噗的冒出来的声音。孙哲平深吸一口,熟悉的烟味冒出来。
他抽的还是早年在K市时那个牌子。张佳乐动动鼻翼,哑着嗓子呢喃,都好久没闻到了。

孙哲平胸腔一滞,说一直想着我?

张佳乐怔怔的红了脸,像是被堪破了心事,其实他的心事一直都明晃晃的安放在那里,从来没有隐藏过,只是他自己都未发觉,更别提让孙哲平看到。孙哲平扶着他的肩把他推起来,就看到张佳乐面上一赧,他们刚做过最亲密淫靡的事,张佳乐情潮未退的脸却害羞得红了,他先是害羞得垂下眼睛,后又抬起来期期艾艾的看向他。
他赤身裸体的敞着腿坐在他身上,体内甚至还含着他的东西,却因为爱着他而像初恋那么可爱又纯情。天真与邪恶相互交织纠缠着他,直击孙哲平的软肋,成全了他深藏内心的幻想。
孙哲平深吸一口,扣着张佳乐吻下去,把那口烟渡给他。
张佳乐被人按着亲,都没法呼吸了,熟悉的二手烟味混合了孙哲平的味道,强行顺着他的气管进入心肺。让不但他忘不了,更逃不掉,从此融进他血液里,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而身体里埋着的那个物什更是一点点在变大,这次是毫无阻隔的插入他体内了,提醒着他他们刚刚做过什么,此刻又正在做最什么。张佳乐有种自己被孙哲平一个充满烟味的吻二度侵犯的感觉。而真正侵犯他的那个东西已经再次将他填得满满当当,好凶的顶在那里。

等这个吻结束,孙哲平已经抱着他躺下,将他完全拢在身下。
张佳乐被亲得意乱情迷,眼眶都泛红了。他里面原本就泥泞得一塌糊涂,现在变得更软更粘了,腻腻的缠着他,要他。孙哲平抚摸他的头发,身下慢慢动起来,张佳乐双臂挂在孙哲平脑后,拉近他,讨一个亲昵的吻。


结果见面第一天,整个白天他们全在酒店里厮混了。
张佳乐感觉自己被榨干了,突然就不是很想下周也见到孙哲平了。可转念一想,也就常规赛能见见面,等进入季后赛,周末时不时也要投入备赛的。
张佳乐懒洋洋的趴在孙哲平身上,使唤他给自己揉腰,边揉还边躲——又开始舍不得的盘算起季后赛前还能见几次面。
夏休想去哪儿玩?
孙哲平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张佳乐睁大眼睛,抬头去看他,孙哲平指尖绕一束他的头发,问,想去看城堡吗?
张佳乐噗嗤一下笑出来,想起那些月光下乱七八糟的短暂的吻,侧着脸趴回孙哲平肩上,又想起那个角斗场,嘴里说道不想。
那想干嘛?
想去看海吧。
行。

虽然他们没能抓住一些时间,但现在开始也挺好的,酒店窗户外面的夕阳也挺美的。


#咦我为什么要提到夕阳红
#好困不查错别字了么么哒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