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ABO/全职/陶叶]莽草

叶秋拒绝服用联盟指定的Omega抑制剂。
即便现在运用于竞技领域的抑制剂对选手的影响微乎其微,叶秋也拒绝。抑制剂会让服用者身体机能产生危机错觉,进入“休眠”的自我保护状态,从而不经历发情期。顶级选手之间原就差之毫厘,赛中保持专注和兴奋太重要,再细微的影响都可能成为决胜关键。
何况只是临近发情期而已,不会是今天,他的身体还没有太多变化。叶秋抬手胡乱揉一把陶轩的臭脸,说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说完又侧头露出后颈给他看,你牙印还在呢。
一段白晃晃的颈子在眼前招摇,陶轩叹口气伸手覆上去,忍下再下口咬他的冲动。叶秋自己不知道,他浑身上下都散着夹杂一点辛辣的甜,陶轩昨夜在他后颈留下的临时印记更让他像是带了虚张声势的刺,无不在宣示着这个诱人采撷的Omega花期将至。

叶秋将身上陶轩的手拿下来,捏在手里晃晃,满是孩子气。他看着陶轩的眼睛说,我拿个冠军给你啊。
有一瞬间陶轩甚至恋爱上脑觉得冠军也没什么重要,可叶秋认为它重要,它就是板上钉钉的重要。陶轩略一点头,说职业联赛第一个冠军,必须是我们的。
必须的。见陶轩终于松动,叶秋很高兴,他靠近短暂的拥抱陶轩一下,不敢吸取太多他的信息素,就分开,说你等着我。

陶轩身体力行的等,就抱臂立在选手操作室门口。没有直播可看,离观众席也很远,那些惊呼与呐喊也仿佛十分遥远,近处只余下他的焦虑与门后他近在咫尺的情人。直到比赛胜利的音效响彻整个赛场。
叶秋对上屏幕中熟悉的荣耀二字,瞳孔一晃,心跳得越来越快,一瞬间分不清这究竟是冠军的感觉还是发情热来袭的感觉。嘉世队伍中不乏Alpha,夺冠的兴奋使他们无意识散发出些微信息素。那些混杂的信息素让叶秋不舒服,也让他确定了,他的发情期真的开始了。他用力撑在扶手上,想起身去到那个让他感到安全的信息素里。
周围的队友才觉出不对,叶秋还没能站起来,身后的门就“砰——”的被推开。他抬头,一件西装外套兜头就罩下来,将他与其他隔绝开来,包裹进他想要的熟悉气息里。


陶轩直径把叶秋带到嘉世休息室,关门上锁,才将他放下。叶秋还算老实,靠在陶轩肩上轻喘。陶轩将随身带的避孕药拿出来,磕出两片喂给叶秋。
来,把药吃了。
叶秋状态不好,脸红得像是醉了酒, 倒是乖乖低头把药片舔进嘴里。还不忘调侃一句,亏你忍得了。

他忍得了个屁。他的Omega发着情还浑身沾满了乱七八糟的味道,喂药是唯一能让陶轩克制住不剥光叶秋把他按在墙上操的事了。
发情期怀孕率太高,避孕药是必须的,叶秋的荣耀生涯才刚开始,陶轩得保护好他。
他一手搂着叶秋,一手扭开矿泉水瓶盖,自己喝口水然后低头吻住他,用这场欢爱里的第一个吻为他送药。叶秋被他亲得呛到,难受得直咳嗽。陶轩也不管,水瓶随手扔到地上,踩着汩汩的水声抱起叶秋往沙发走,跟抱孩子一样,叶秋就伏在他肩上轻轻的咳,随后被放倒在沙发软垫上。
陶轩撑在上方,微眯了眼居高临下看他。叶秋眼睛都咳红了,识相的没再说气死人的话,冲陶轩张大嘴,示意药已经吞下去了。陶轩掌着他的后脑就压下来吻住他。

霸道的舌辦扫过叶秋柔软口腔内每一处腺体。他要他全须全尾,从外到内都只有他的味道。这才只是第一步。这个吻还带着Alpha的怒意与占有欲,一点不缱绻温柔,却亲得叶秋腰都软了,情欲被彻底点燃。


叶秋是被夺冠的过度兴奋,和其他Alpha的信息素刺激得提前进入发情期,欲念到了身体却还没做好准备。陶轩结束了那个吻,继而向下,埋进叶秋颈间亲吮,手指在他体内做必要的开拓。
叶秋被他揉按得浑身发颤,前面未经触碰已经完全勃起了,入口处不但变湿变软,连带里面也被弄得泥泞不堪。可又总也解不了他的难受。
陶轩将他完全拢在身下,挤压在不甚宽敞的沙发里面,叶秋难耐的动动,曲起一条腿,腻着声儿问,好了没啊……

这具身体虽没能自行做好准备,却十分配合。陶轩直起身看他,叶秋微张着嘴在喘息,面上的情潮已经向下红到胸口,漫过他肩上,胸前被陶轩留下的齿印与吻痕。他推高叶秋难耐曲着的腿,把它挂在沙发靠背上,让他毫无保留的对自己敞开,然后握着他的腰一寸一寸埋进去。
叶秋含得吃力,又因情欲催得愈发敏感。硬实而炙热的性器正碾过湿濡的内壁,他甚至能感觉到体内那物什上凸起的经络像活物一般随着心跳一动一动,挤压着撑开他,然后贯穿他。让他疼,又满足得无以复加。
发情期的身体比往常情事中的更热,陶轩刚全部进去就被缠得头皮发麻。他俯身搂好叶秋,待他适应,身下逐渐加力的动起来。

体内侵犯着他的性器越来越凶,腺体被顶撞得爽利又发酸发热,叶秋恍惚间觉得那里好像要化掉了。酥麻的快感发散至全身,好像不光是腰腿,每处筋骨都软了,除了高高翘起的性器随着主人被操干的节奏晃来动去。肠液随着律动被带出,再打回在敏感的会阴处,发出不堪入耳的水声。连接处的软肉被耻毛一下一下蹭得通红,又痛又舒服。陶轩顺着那里向上摸,揉过他软软的囊袋,将叶秋无人照顾的性器握在手里。
刚被触碰叶秋就受不住般闷哼一声,糯糯的鼻音透露着他想要更多,陶轩有求必应一面顶弄着他,一面包他在掌心里套弄。边套弄边用拇指揉开不住流水的铃口,磨蹭着最敏感的凹沟。叶秋被刺激得很快到顶,却被陶轩施力按住,他堵住叶秋颤颤开合的马眼,不让他射。
叶秋难过得直哼哼,去推禁锢着自己的手,可他软绵绵得使不上力气。而快感还在持续涌入,找不到出口,只能抬眼去看陶轩。

唔…我刚拿了冠军,你就这样…对我?
他眼眶泛红,瞧着自己的眼睛水泠泠的,像是被逼迫得没有办法了。陶轩低头亲亲他,手里的性器抖得更厉害。
所以我在疼你啊。
说着又用力顶上叶秋体内要命的那处,碾住不放。他手里才松了力道,叶秋立刻射出来,流了一身。


陶轩不再动作,体贴的让叶秋度过高潮,渐渐缓过来。他抬手抚开他的额发,露出叶秋一整张脸,低头拿嘴唇碰碰叶秋的额头,说,让我标记你。
叶秋从分化起就只有陶轩这一个Alpha,陶轩至今没有标记过他。不是不想,只是不想草率。他想等叶秋再长大一些,到他们可以领证的年纪,相互宣誓了,受法律保护了,再在他身上印下自己不可逆转的标记。可现在陶轩不想等了,他会一辈子对他好,因此更无法忍受叶秋因为其他Alpha进入发情期。标记之后这种情况再也不会出现,叶秋只会对他一个人的气息产生反应。

高潮过后,发情热也褪了一些。叶秋恢复几分清明,抬眼与陶轩对视。情事之中如见天堂如堕地狱,都是这个人带给他。这个始作俑者还一脸深情,叶秋是有点生气的,生气陶轩作弄他,所以转过脸不说话也不答应。
虽然叶秋总是嘴上使坏,但实际上他脾气很好。说得过就说,说不过就沉默,实在太好了,几乎没和任何人发过脾气。陶轩早就知道,因此平日里更愿意惯着他顺着他,可到了床上却反过来。
他总要一而再再而三去探寻叶秋的底线,然后越过去,总要欺负到他没办法为止。
谁让他确实不是个好人。对上叶秋,陶轩也不想做什么好人。
他硬挺的鼻梁蹭着叶秋侧头露出的红透的耳朵,蹭开他因汗湿黏在脸上的头发。陶轩就在他脸颊边腻来腻去,炙热的鼻息全扑在叶秋耳朵里,那里红得像是要滴出血来。他嘴唇贴在叶秋耳边,连吻带啄的说着情话,身下复又开始动作,一下一下慢而粘的操着他,每一下都蹭过他颤颤开合的生殖腔入口。

让我进去啊,宝贝。
陶轩在诱导他,蛊惑他,蛊惑一个才刚刚满19岁,性经验只有自己的稚嫩的Omega。他甚至信息素全开去捕捉索套住他,身下刺激着同样只有自己熟知的敏感处,让他沉沦于情欲,从而想要更多。
叶秋难耐的扭腰,很快就忘记要生气了,身前的性器重新又有了反应。体内的入口处已经被陶轩撞得酸软作一团,早就挡不住这个温柔逼迫着他的Alpha进犯了。甚至不要陶轩多大力,只要他进得再深一点点,就能打开他最隐秘脆弱的地方,然后彻底占据进来。用他的结,用他烫人而浓稠的精液彻底占有他,填满他,标记他。
越是想越是难受,那个还空虚着的器官兀自泛起酥麻的痒来。陶轩在贴着他的耳朵说话,他说我爱你,你是我的。叶秋就埋在他肩窝里呜咽着点点头,他当然是陶轩的,不然还能是谁的。
接着就听陶轩沉声笑一声,又亲了亲他,说,会有点儿疼。说着握住叶秋的腰一挺身顶开那泥泞不堪的入口全部捅了进去。

啊——

惊叫只有堪堪半个音,后边就连一丝气音都出不来了。那一下过电般的刺激让叶秋近乎失神,他张着嘴,身前直接释放出来。边射边被陶轩握住捋了一把,排精的快感被强制延长,舒服到发痛。
与此同时,刚埋入生殖腔的性器直接了当就横冲直撞起来,全然不给叶秋喘息的机会——他也不需要,对一个发着情的Omega来说,接受Alpha的结比什么都重要。
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甚至让人战栗,那快感如暴雨般袭来,迅速蔓延至全身又涌入大脑,刺激得原本混沌的叶秋复又清醒过来。他清醒的感受着它,那个从未接纳过外物的地方被填的满满当当,是陶轩的东西,又烫人又凶悍的顶着他。那里随着抽插被挤压碾蹭得泛出水来,让陶轩进入得更顺利更深入。整个生殖腔都在发酸发胀,细细密密的酥麻感觉愈加强烈,就快承载不了了。

陶轩、慢点…嗯不行……
慢不了啊宝贝。陶轩轻笑,叶秋在他怀里难耐得直摇头,他低头与他脸贴着脸,想宠宠他安慰他,又想再欺负他一些。他边用力撞进去,边温柔哄他说,是你在缠我啊。

确实是自己在缠着他要,叶秋能感觉得到,那个地方在随着每次呼吸而颤颤缠吮着体内凶悍驰骋的性器,因Omega的繁衍本能而紧紧绞着Alpha的器官刺激他成结,一味索取着全然不顾主人能不能承受得来。可他受不了,真的经不住了。叶秋不知再说什么好,也被陶轩顶弄得再说不出话来。呻吟都带上可怜的哭腔,又引人犯罪又惹人疼的。
起初叶秋在床上总是不肯出声,总要被陶轩欺负到没办法才能不管不顾的叫出声来。现下他被自己操干得都要哭了,实在让陶轩很享受,听得胸腔一滞心脏都发麻。他看着叶秋满是情欲的脸,诱哄他道,大点声儿,大点声儿我就疼疼你。
其实这时叶秋已经不大听得懂了,他也说不出完整的话,被快感刺激得受不住也只能喃喃喊着他的Alpha的名字哭出来。
呜……

结果真把人操哭了陶轩又舍不得了,真是矛盾得要命,是叶秋在要他的命。陶轩抬手揉揉叶秋的头发,低头哄吻安慰,乖,别哭。
边哄他身下边放缓节奏,让叶秋喘口气。

可来不及了,叶秋缓不下来,之前累积的快感太过了,陶轩再一个不多大力的深挺就被全部引爆。
怀里的人好可怜地哭吟一声就痉挛得抖了一下,紧紧包裹他的甬道更是抽搐般不住收缩起来。这情状陶轩再熟悉不过,是叶秋高潮时才有的反应。陶轩低眼去看,他前面还软软一团垂在那里,之前射过就再没什么变化。
可他高潮的模样不是假的,所以叶秋是被他干到干性高潮了。

理论上Omega可以在发情期中不用前面就达到高潮,但实例并不普遍,没想到叶秋会被他做到这种地步。
陶轩胸腔满得发胀,连同Alpha的征服欲都被彻底满足。他在叶秋高潮的过程中仍不轻不慢的操干着他——毕竟干性高潮可以连续获得,甚至没有不应期。陶轩边低头亲吻叶秋,边喟叹,你好可爱。
叶秋还在轻轻战栗着,眼睫毛上挂的泪水也跟着颤抖,纯情,又色情得不像话。
靠后面我能让你爽几次?陶轩吻掉他的泪水,继续说,你这样太可爱了,我都舍不得成结了啊。
叶秋或许听得懂,或许听不懂,陶轩每落一个吻,每插入一下,叶秋就可怜的呜咽一声,口中呢喃着不行、不行……

陶轩拿他没办法,扣着叶秋复又大力抽插起来。如果不快点成结标记叶秋,他很肯定自己会一次一次继续欺负他。何况眼下叶秋被他操到失神的模样实在太诱人。
叶秋再次被巨大的快感淹没,浮浮沉沉的连哭都为难,很快就迎来又一轮高潮。同时陶轩也被他绞得快要到顶,他抱着叶秋翻身坐起来,让叶秋能舒服得靠在他怀里,拥抱着他在他体内打入双向标记的印记。
叶秋被突然涨大的结撑得发痛也没有任何反抗,只是顺从地哆嗦着埋进陶轩怀里,下意识往他认定的信息素源寻求保护与安慰。


嘉世获得荣耀职业联盟大赛第一赛季冠军时,队长不但没有出现在颁奖现场,连赛后新闻发布会都未曾出席。后来的两冠亦是如此,不知该算是战队传统,还是都市传说。


#看了动画才觉得叶是嘴很坏但性子挺软,脾气也很好的人。在床上虽不害羞但很适合被欺负(终于不是性冷淡画风了——可日。不一定对,我还挺喜欢。
#既然可日,说日就日,先放飞5K字的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