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那个谁

[全职/陶叶]甜美生活#9

[全职/陶叶]甜美生活#9
#部分设定与原著有出入
#无肉不欢


09.
叶秋说要试用他的陶老板,就真的从被单下钻出来,扶着陶轩的肩两下跪挪进人怀里。
陶轩只条件反射把他抱好,却没有别的动作。他当然想让叶秋高兴,他做了这么多归根结底不过就是想他高兴,但没想到叶秋能高兴到这种程度。
陶轩刚洗完澡的身体冒着热气,叶秋的薄睡衣也沾上湿气,反倒贴他贴得更近,见陶轩不动作便自己先去亲他。
叶秋的唇薄,却软,每一下都像印在陶轩心上。他甚至探出舌尖去舔他,顺着唇缝蹭他要他回应。陶轩没有一点办法,掌着他的后脑吻下去,叼了作乱的舌瓣惩罚性的缠吮。
叶秋原是乐见的,没亲一会儿却往后让着要分开,陶轩一点不温柔,和平时不一样,他就忘了要怎么呼吸了。奈何陶轩不放,搂紧他继续霸道的侵略城池。害叶秋身体都缩起来,正夹到他的腰,陶轩心下一跳,感觉要糟,紧接着叶秋居然不管不顾就着姿势在他怀里蹭了蹭。

他心上的小玩意儿自己分开双腿靠到他怀里,拽着他的衣领索吻,被亲得喘不过气还要不怕死的撩拨他。
陶轩绷着一根经放开他,抬手捋过他的额发,让叶秋整张脸都露出来。叶秋好容易能呼吸了正不住的喘着气,刚被亲吻过的嘴唇透红水润,陶轩目光上移,看着他的眼睛。
乖,你还小。
小不小,你不是知道的吗。
陶轩听话都乐了,这十七岁了就是不一样,荤段子都无师自通。之前擦边球确实打过,但叶秋这么铁了心的作死下去,陶轩保证自己不会是个好人。
真不行。陶轩揉揉叶秋的发顶,又说,而且家里也没套。
叶秋瞬间表情不美丽,心情也不美丽了。
陶轩看他眉眼僵住就知道他会错了意,不禁好笑,只觉得这人怎么能这么可爱。怎么可能对他没想法啊,都惦记多久了,鬼知道这一年多陶老板经历的都是些什么日子。

太喜欢你了,怕控制不住。陶轩笑说,就没存装备。

叶秋听话脸一红,刚才又亲又蹭的没见半点不好意思,这会儿一句情话能从耳尖红到脖子根。陶轩喟叹一声,收紧手臂抱住他,他可以为叶秋继续再等下去。等他长大,等他不是因为一时冲动。
叶秋顺势侧头枕在陶轩肩上,伸手把玩陶轩的尾发,头发不短却硬,绕在指尖还扎手。心跳叠着心跳还没静下去,叶秋开口说,其实过了十六就不算犯法了吧。
陶轩一梗,在抽他和办了他之间选择忍。叶秋也不需要他搭话,自顾自继续说,你至于吗,我又不是玻璃做的。是不是还得等一年啊……他像是兴奋劲儿都泄光了的气球,失落得都开始碎碎念了:可我已经等了很久了……

还没念完,陶轩就把人从肩上扶起来,似笑非笑地说,看不出来啊,你这么喜欢哥?
叶秋赧然,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喊他的名字,说陶轩,你其实是傻的吧。
陶轩也不生气,扣着人就亲。比刚才还不容抗拒,叶秋被吮得疼,腺体却被刺激得发酥发痒,泄出声难耐的鼻音。陶轩顺着那声儿手探进人睡衣里。
要什么原则,在叶秋面前他是有原则的人吗?他的原则早在最初见到叶秋那五分钟里都丢光了。
叶秋被揉搓得泛红泛热,心想大龄男青年的情绪真是太不稳定了。趁清明还在,趁陶轩放开他的嘴唇转战别处,赶紧确认,不要套也可以,对吧?
陶轩一顿,脸整个黑下来。靠,幸福来得太突然,忘了这茬了。叶秋见他那表情都无语了,大龄男青年总有些让人费解的坚持,试用期第一夜还能不能好好过了。他推着陶轩起身,说,下楼买。边说边开始脱裤子。
你躺着,我去吧。陶轩都没脾气了,他心疼叶秋从被子里翻出来折腾,结果接到一个不信任的眼神,直想笑,只好说,行吧咱俩一块儿,喜欢什么装备你自己挑。


心跳终于慢下来,陶轩衔支烟,推开门让叶秋走在前面。今夜只有薄薄一弯下弦月,月光却十分清亮。陶轩低头点了烟,烟雾散在夜里。他们踩着路灯找了家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再踩着灯光晃回去。
陶轩原是随口一说,没真打算让叶秋自己去挑。叶秋倒没什么,一脸理所当然的比较日货和英货,买完回家,一点儿不矫情。陶轩想起那会儿叶秋脸红的样子,在黑暗的楼道里又对他说了一次,叶秋借着两级阶梯的优势回身赏陶轩一个无声的吻。

又回到这张床上,合同还丢在一旁。陶轩没再给叶秋作妖的机会,边褪衣服边把人压到身下,居高临下锁着他。叶秋被扒得一丝不挂,抬眼与陶轩对视,他眉目含着笑意,眼神纯洁而清澈。
他未成年,没经验,却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全部心安明了。他知道陶轩喜欢他,心疼他,会对他好,不会伤害他。叶秋动动手指,陶轩就奋不顾身。陶轩丝毫不怀疑叶秋对自己就是有这样的魔力。他喜欢叶秋这样,这是他惯有的模样,他也喜欢叶秋别的样儿。
陶轩俯身亲了亲叶秋的额头,说,我爱你。
叶秋听话眼神一闪,散向别处。陶轩轻笑,继续啄吻,边吻他边低声诉说着爱语。唇下的皮肤烧起来,陶轩抹了润滑油将手指送进去。

叶秋从没发现一向很酷的陶轩在床上居然有话唠潜质,真是太烦了,他被低音炮轰得一片晕乎几近酩酊,内里被揉得酥麻又不想看人。
别……
陶轩听话手指故意往更热更软处顶了顶,弄得叶秋颤抖着轻哼一声,才笑问,这下对了么?
……别喊名字。
喊名字你害羞啊?叶秋说话时仍垂着眼睛,到现在都不敢看他。陶轩揉揉叶秋的头发,又觉得自己太恶劣,小情人还那么小,忍不住尽欺负他。可他一被欺负就变得可怜又可爱,这模样平日里一丝一毫都看不到。
叶秋不答话,抬手勾住陶轩的脖子,将脸埋进他颈窝里。
陶轩搂着人顺背,低头贴在叶秋耳边,一边亲一边与人商量,语气尽是温柔:喊你宝贝,行么?
他撤了手指,单手带了套抵在湿濡开合处,说小宝贝儿,别怕。

叶秋是头一回,含得勉强,起初闷闷哼一声,进到一半鼻音就变调了。哆哆嗦嗦要陶轩慢点,陶轩哄吻着,说慢着呢,不信你摸摸。
叶秋才不顾不上搭理他,他疼得要命,结果陶轩正顶着那处碾过去,疼又全部变成酸和胀。他受不住,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抱着人脖子的手一使力,指甲陷进肉里。
陶轩肩上一疼,才开始这小猫就给了他一爪子,反手抓了叶秋的手腕扣在头顶。
不能抓,听话,要伤到指甲。
叶秋被顶弄的眼眶泛红,又无处施力,终于看回陶轩。他无助的特别坦诚,糯着鼻子说,受不了……
陶轩喉结滚动,全退出来又大力捅进去,撞得叶秋呜咽一声,那声儿黏糊难耐又裹满缱绻情态。
陶轩问,那舒服么?
叶秋张着嘴吸气,点点头。

身下这具初次承欢的身体从自己这里得了趣,叶秋肤上的潮红已经蔓延至胸口,纯情,又色情得不像话。陶轩欺身吻住他,只允许他从自己这里汲取氧气。之后他褪去温柔,握住叶秋的腰压着他狠狠操弄起来。


后来陶轩弄在套子里,叶秋却弄湿在床单上,两次。结果这床还是不能睡人,所以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套子啊,叶秋特别搞不懂。天边已经泛白,小寿星一夜未睡腰软腿软在一片狼藉里,好萎靡。陶轩不舍得再折腾他,干脆不收拾了,简单把人擦擦抱去叶秋房间睡。

叶秋沾床就翻身闭眼,一点儿没有初夜后的不安,陶轩在他耳边说了一整夜情话,叶秋丝毫不需要什么事后温存。谢谢了,他很累,只想睡。
陶轩正对于叶秋直接翻出自己的怀抱感到有点儿失落,结果这人又翻回来了,没呆一会儿又闹腾着要翻走,好像怎么睡都不对。
不舒服啊?陶轩收拢手臂,不再让他动来动去。
叶秋不睁眼,撇嘴,说怪怪的,总觉得那里像是合不上了。
陶轩深吸口气,感觉总有一天要被叶秋这不讲究的措辞玩死。手掌顺着脊椎向下到腰尾,给他揉揉。说,这就合不上了,你也太不经操了。
叶秋身体餍足却敏感,一被摸又唤醒了刚才的感觉,往陶轩怀里缩了缩。
困……
知道你困,想我,别想那儿了,睡吧。

像是笑他这种臭美的话张口就来,叶秋嗤嗤笑了下,又轻轻“嗯”一声,靠前勾住陶轩的脖子,嘴唇也贴在他皮肤上。再明显不过的依恋姿态。
陶轩一面顺着叶秋的背,一面把他更深的往怀里按。只觉得叶秋这样,别说组个战队了,就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没二话。
刚美了没几秒,怀里的人就挣了挣。
你抱太紧了……
才想着要把人宠上天的陶轩抬手捋了捋叶秋的头发,说,忍着。
叶秋皱着鼻子嘟囔一声,烦人。倒也没再挣。

叶秋睡着后陶轩放松了力道,胳膊仍圈着人,叶秋在他怀里自在的转个圈,裸背贴着胸腔下的心跳,在晨光中妥帖安稳到梦乡。


后来合同在叶秋的要求下改了改。虽然他还在吃陶轩的住陶轩的,但也不需要陶轩给他股份来满足安全感。何况随着战队发展,架构会调整,股权会变更,他一个人持那么多总是不好。
陶轩随他,不过找他拿身份证办了张卡,打算将来嘉世的收入,按季度打一半给叶秋。
股份你男朋友帮你变现,算零花钱,可以吧?
叶秋收了卡,笑说,好,听你的。


感谢你读到这里。
PR

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HN:
you know who
性別:
非公開

P R